第六十六章 猫戏老鼠

小说: 重生成神 作者: 咸鱼翻身 更新时间:2015-01-28 11:32:29 字数:2151 阅读进度:66/521

ps:本人加精原则:只要是汉字不骂我的,通通加精,当然没精了例外。现在又有100多个了,大家加油啊。另外本书原先开通的群号12699161已经满了,现在从新开了一个,群号:30705909。各位朋友有什么建议或意见都请告诉我,咸鱼当然是虚心接受地,谢谢!另外各位朋友有票票的也都给我啊,哈哈!!!

望着静静的躺在推车上的儿子,哪怕刘波是个副市长,此刻也已经是忍不住的老泪纵横。手抚摩儿子的那双还没有闭上的眼睛,刘波轻轻的说道:“显儿,你安心的去吧,爸爸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一定。”最后那一定两个字刘波几乎是吼着出来的,看上去说不出的狰狞。

说来也奇怪,刘显的尸体好象是听到了刘波的话一样,竟然缓缓的闭上了那双还没有闭上的眼睛。

就在刘显尸体的上空不足两米之处,一个全身**的人就那样飘在那里,双眼紧紧的盯着尸体,眼睛中充满了不舍的神情。这**之人赫然就是那刚刚死去的刘显。

空气中一阵波动,又是两个人忽然出现在了刘显的身边,只见这两个人中一人穿着黑衣一人穿着白衣,头上戴着和各自一样同样颜色的高顶帽子,足有一尺半高。

穿着白色衣服的那人手中那着一跟挂满了白布的驱魂棍,头上高高的帽子上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字;另一个穿着黑衣之人则不同,手中提着的是一条铁链,帽子上的四个字为“正在捉你”。

这分明就是地狱里专门捉鬼的黑白无常。

对于黑白无常的突然出现,“刘显”显然是被吓了一跳,只听的那黑无常道:“大胆刘显,你既已经死亡,就该到鬼门关报道,为何还留恋人间。”说着,就要将手中的铁链往刘显的头上套。

这一举动吓的“刘显”是转身就跑,只见他忽然从医院的墙壁里穿了过去,消失在了黑白无常的面前。

永远都带着一副笑脸的白无偿笑呵呵的对着黑无偿说道:“呵呵,这小子竟然敢拒捕,抓到了先让他下下油锅。”

说着也朝着刚刚刘显消失的那面墙飘去。

对于自己头顶生的一切,刘波和那些医生护士那是一点都没有现,依然是不停的安慰着刘波刘副市长和刚刚赶到已经瘫倒在地上的刘夫人,也就是刘显他妈,上海著名的民营企业家。

……

现在的刘显就如那丧家之犬一般的,四处躲避着黑白无常的追捕。可是这黑白无常两人身上好象带了追踪器似的,无论自己躲到什么地方,不到一分钟,他们准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这让刘显想起了猫抓老鼠的故事,小猫抓到了老鼠从来不会马上就吃掉,总是会好好的玩上一玩,直到自己玩累了,才会吃掉那可怜的小老鼠。刘显感觉自己现在就是那可怜的小老鼠,甚至比那可怜的小老鼠更加的可怜,因为他正陪两只小猫玩。

刘显早已经逃的没什么力了,只能静静的躺在上海某一处阴凉的角落里头,等待了黑白无常的到来,他真已经是逃不动了。

“呵呵,你怎么不跑了?我们兄弟俩还没有玩够呢!”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黑白无常再一次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刘显的身边。

见刘显没有说话,依旧是和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黑无常估计是感觉到了无聊又或者是已经玩够了,只见他冷酷的说道:“兄弟,时间不早了,再迟鬼门关可就要关上了,我们先带他们回去,回去后再好好的玩。”

白无常点了点头,举起手中的驱魂棍,狠狠的打在了刘显的身上,顿时刘显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像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一样,既然自己百般不愿意,但还是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黑无常也拿起手上的铁链,套在了刘显的脖子上,立刻压的刘显差点又倒了下去。要知道,黑无常的这根铁炼可是重达1000公斤,专门用来锁那些死后未自动去鬼门关报道的孤魂野鬼和那些厉鬼的。

在白无常的驱魂棍驱赶之下,哪怕刘显现在心中是百般不愿意,身上再怎么重,还是一步一步在走着,走在上海的大街上。

上海的大街上和往常一样,依旧是人来车往的,所有的都非常忙碌但又非常有节奏的生活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正走在大街上的三个鬼魂。

……

回到家中的张菲雪依旧是心情非常的不爽,原本好好的心情就这样被刘显这样一个纨绔子弟给破坏了,这真的让她非常的不高兴。她现在还不知道刘显已经被她踢死了。

“老婆,怎么了,心情不好吗?”刚刚从火星上建好宫殿回来的欧阳看到张菲雪一脸不爽的坐在沙上生闷气,连上上前关心的问道。

张菲雪哭丧着一张脸将刚刚生的事情对欧阳说了一遍,当他听到张菲雪说自己一怒之下就踢在了刘显的某一地方的时候,欧阳的心中就已经知道,这下那叫刘显的纨绔子弟估计是不行了,别人也许不知道张菲雪的那一脚有多种,但欧阳非常的清楚,一个修真之人虽然没有用上真元力,但其力量也是远远过一般普通人的。

试想就是一个普通人这么踢上一脚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张菲雪这样的修真之人呢?不过欧阳对于刘显的死活那是不会管的,对于这样的纨绔子弟,欧阳恨不得再踢上几脚,让他从里之外从宇宙中消失的连渣都不剩,又怎么会去关系他的死活呢。

欧阳注意的是那所谓的中央办公厅第九局的警卫员。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受国家的重视,竟然让这些专门保护国家主要领导人的“中南海保镖”来保护自己的家人,这真的让欧阳是没有想到。

“有意思,看来国家是怕了我了,竟然派专门保护国家主要领导人的中南海保镖来保护我的家人,真是有意思。”欧阳安慰完张菲雪之后,坐在沙上翘着一双二郎腿一边摇晃一边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