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33章 招惹了谁

小说: 超痞兵王 作者: 六品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3496 阅读进度:233/497

变故来的太快,众人甚至没有反应的时间,处在其中的当事人马志文和胡庆海更是当场傻眼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很快马志文的脸上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一脸揶揄的笑道,“胡总,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刚才我说过,风水轮流转,善恶终有报!看样子老祖宗的这句话是对的!”

胡庆海突然脸色阴沉的盯着马志文,双眼血红的样子似乎要杀人。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搞得鬼对不对?”

看到对方的样子,马志文并没有害怕,相反还有种隐隐的痛快,自己被对方打压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回了。

“你认为是我做的吗?”

留下一句冷笑,然后马志文便对着儿子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胡庆海愣愣的琢磨着对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稍微清醒过后,他的思路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首先胡庆海立刻排除了马志文搞鬼的可能,他对这个家伙的资料十分熟悉,之前甚至一度差点让自己给弄的公司破产。

若是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的话,恐怕早就使用了,不会差点要到差穷途末路了才使用。

“我们走吧!”

一旁的马小宁不想和这群人在一起,在加上一旁还站着自己的前女友,虽然嘴上没讲,但是心中还是有一定的疙瘩的。

看到对面的几个家伙离开,胡庆海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自己儿子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不该忍的人?

“清松,你最近有没有招惹到什么人?”

胡清松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没有啊,爸,怎么回事?”

“我们的生意合作伙伴突然单方面和我们提出解除合约!而且刚才还谈得好好地银行贷款现在却突然有终止了,这一切全都发生在同一时刻,这绝对不是偶然。”

胡庆海脸色难看的盯着自己的儿子,他知道这个儿子随自己,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偶尔欺负一下别人很平常,光是自己给他擦屁股的次数就数不过来了。

“你好好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欺负过什么人?”

“爸,我真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不过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昨天我倒是找人教训了一下马小宁!”

“马小宁?马志文的儿子?”

胡庆海有些疑惑的的转身看向一旁已经走了的几个人,难道真的是他们搞的鬼?

“对了爸,我之前找的那群人去教训对方的时候,和对方的几个人闹了点小矛盾,然后几个家伙全都进了局子,我把他们弄出来的时候问了问,当时打架的时候马小宁并不在场。”

胡庆海一愣,“什么意思?”

“就是说,那天晚上那些家伙是和马小宁的那几个朋友起的矛盾啊!当时马小宁这个家伙不知道跑那去了。”

“可是我看了,马小宁的这三个同学,就是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根本没什么特殊的!”

胡庆海一愣,“你是说他们几个是大学生?那么他们难道不是我们杭州人?”

“不是啊,好像是北方那边过来的!”

胡庆海心中一颤,难道是那三个小鬼搞得鬼。脸色阴沉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让你整天学点好,你特么竟给老子惹祸,现在赶紧给我回家!我必须要找到这三个小鬼的资料,想要拖垮我没那么容易。”

胡清松整个人有些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嘿嘿,刚才就像是做梦一样,原本还耀武扬威的家伙转眼间就傻眼了,真该给他们拍下来!”

董帅大笑道,刚才的时候他可是一直尽量憋着笑的,现在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笑出来了。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郭浩也跟着笑道,他们是和马小宁同仇敌忾的,自然是希望看到对方的笑话。

梦萱抬头看了一眼萧阳,对方此刻也看向自己,看到萧阳对自己偷偷做鬼脸,梦萱突然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萧阳做的,而这是属于两个人的秘密,不知为何这一刻,梦萱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

“喂,快看,那位就是小辣椒,今天的生日派对就是为他准备的!”

马小宁突然指着对面别墅中的那个刚刚出现的女孩笑道,“不要看她现在这么端庄,她可厉害着呢,我听人家说在学校中俨然已大姐头自居,很多男生都要敬畏三分!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辣椒!”

萧阳面带笑意的看着对面人群中陪着母亲一脸谦和有礼,文雅漂亮的小女孩,一身蓝色的公主裙,简直就像是童话中走出来的公主。

这和刚才几分钟前萧阳见到的那个脾气火爆的丫头简直就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这倒是让萧阳见识到了这个丫头的两面性。

“我们也走吧,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一群人全都不认识,感觉实在是不舒服!”

萧阳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几个人的赞同,毕竟今天他们只是跟着马小宁过来玩一下,既然马小宁的爸爸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大家也就没必要呆在这里了。

t5o=p2(xusn75m}獸xi4面对一群端着酒杯脸上带着虚伪笑容的人,对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实在是太不舒服。

同样的被母亲拉着走在人群中的小辣椒同样浑身不舒服,先是这身裙子让自己感到浑身不自在,然后还要跟着妈妈一边走一变跟一些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叔叔伯伯打招呼,脸上还要带着乖巧可爱的表情,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无意间透过人群,看到从大门走出去的几个人,其中就有刚才害自己没有逃跑成功的那个家伙,小辣椒的眼神立刻变得怨毒了起来。

“刚才可全都是因为这个家伙啊,不然的话自己早就跑出去玩了!”

“哼!这个仇,早晚我会找回来!”

……

昏黄的路灯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早就全部被拦截了下来,然后背强制转换路线,这条街道似乎被封锁了。

路口两边全都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把守,遇到经过的行人和车辆立刻要求强制离开,不然的话就上去先砸车然后再把人拖出来,“温柔”的讲讲道理,再“请”人家离开。

巷子深处,安静的异常可怕,两旁的小店并不多,仅有的几家汽车修理厂也早已经关门暂停营业。

两队人马分列马路的两旁,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谈判,双方只是在招呼人手,因此气氛不算紧张,周围的人全都随意的或蹲或站,有的则是靠在墙上或是电线杆子上。

这么冷的天有的还仅仅是穿着弹力背心,短袖体恤,要么有的索性直接光着膀子,露出身上刺龙画虎的纹身。一个个全都是一脸嚣张跋扈,老子天下第一的神色。

终于,随着两旁人群的自动分开,双方的老大各自穿过人群走了过来,过山刀叼着一根香烟晃晃悠悠走过来,视线在对面人群中扫视了一眼,不禁朝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浓痰。

“怎么着,各位,这个架势难道是今天准备打架?”

过山刀原名赖子强,小名叫蛇仔,过山刀是道上的人给他起的一个外号。

过山刀其实是蛇类的一种,遍布台湾和华夏国南部,道上的人给蛇仔起这个名字就是寓意他的为人就像是蛇一样可怕。对待敌人足够的阴毒。

前几天张五爷的人在酒吧中惹事,结果双方发生了斗殴事件,还意外的痛死了对方的人。

但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当天晚上,竟然还有一群自称是阿飞小弟的人在张五爷地盘中闹事,双方同样的发生了口角,最后大打出手,虽然最后没有闹出伤亡,但是五爷的十几个手下却全都重伤被打进了医院。

今天双方就是为这俩件事情来讲数的,用道上的话来讲,现在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能够随便的打打杀杀,大家先通知一下,然后约定个时间出来讲数,彼此说明原因,若是还不能够解决问题,那时候再打也不迟。

原本只是认为这是小事情,所以过山刀仅仅是带了二十几个兄弟过来装装场面,事实上这几个兄弟甚至没有带多少武器。

毕竟现在双方关系很和谐,而且飞车党的内部都知道老大阳哥和五爷的关系。

但是过山刀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想错了,对方竟然喊了近百号人过来,而且对方从一下车就开始分发各种武器,甩棍,钢管,锯条,片刀,几乎是人手一把,一个个全都脸色不善的望着对面的二十几个人。

“草,没必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吧!”

过山刀有些不屑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冷笑一声,看向对面的人群。

对面人群分开,一个中年人缓缓走出,一身笔挺的西装和过山刀的拖鞋弹力背心组合形成鲜明的对比。一眼就能够看出专业和业余水准的差距。

但是服装上的差距并不能够代表全部,真正的打架还要看实力,真要打起来,飞车党的几十个人可不是吃素的。

“我认识你,你是过山刀!我是五爷在南城这边的负责人之一杜佳旺。”

“旺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弄得这么大阵仗,欺负我们人少吗?”

过山刀冷笑道,“大家讲数而已,没必要弄得这么血腥吧,我可是有心脏病的!”

轻飘飘的吐出一口烟,然后一只手在自己的腿上挠了挠,阿飞他们这几个家伙模仿萧阳的动作倒是十分神似。

t5o=p2(xusn75m}獸xi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