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chapter31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22 字数:3548 阅读进度:31/73

ll司佩噗呲一声笑出来,估计那会是他毕生的阴影吧。

“真的,效果贼拉好了!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招惹女孩子。”夏欣拍拍胸脯,还有些为民除害的自豪,“之后如果我还遇到这种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我就给他来一套惊吓组合,嘿嘿。”

一想到那个人被吓得脸色从红到白,直接从床上跌落的样子,夏欣就憋不住笑。

“你还不放弃网恋啊?”司佩无奈地问,这妮子明明都遇到渣男了怎么还不肯放弃呢?

夏欣摆摆中指:“不不不,自从遇到这种事情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报复渣男的方式只有从根源上杜绝才是最有效的,所以我决定以身作饵,换那些渣男的追悔莫及。”

“感情方面我也不管你,不过你得把控尺度啊,别把人吓出病了,到时候人家找个大师对付你,我若是不在,可救不了你。”

谁能想到夏欣这一个看着文文静静的姑娘居然是个恶趣味十足的热血中二少女呢。可能是当初被锁着太久了,现在天性终于给放出来了。

“好的!我一定会注意不给司佩姐惹麻烦的。”夏欣忙保证道,这可是她的乐趣所在呢,千万不能给她禁了。

司佩点点头,倒不是怕麻烦,只是不想她再受伤,现在见她保证后才放下心。

夏欣跑去冰箱取出冰镇的葡萄,洗净后端到司佩面前,半撒娇半讨好地说:“司佩姐,我为你剥葡萄。”

她手指捏起一颗葡萄,感受那触手的冰凉,笑眯眯道:“现在知道孝顺我了?”

“你可是我亲姐,我不孝顺你孝顺谁啊。”夏欣戴上手套,取了葡萄熟练地剥皮去籽再放到水晶碗中,边剥补充道,“至少在我心里是亲姐。”

司佩捏了颗果肉塞到她嘴里:“吃的都堵不上你那油嘴滑舌的嘴。

*

天色还昏沉的时候,司佩已经带着夏欣坐上了去d市的飞机,他们要在九点半前赶到馥郁品牌总部进行宣传广告的拍摄。

馥郁品牌,是近几年冒头,发展极其迅速的一个国货彩妆品牌,以高性价比出名,受众群体主要是年轻的白领和学生党。

司佩接过空姐递上来的毛毯,先道了声谢,将其披在身上。她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好奇地看着窗外,看着窗外擦过的一朵朵洁白云彩。

心下感觉这和修真界的渡船有些相似,都是在空中飞行的载具,但特别的是这飞机依靠的催动力并不是灵石能源,反而是一种她从未听过的叫燃油的物质。

她没什么睡意,索性一直看着窗外的风光,直到飞机抵达后的广播响起才恍神过来。

夏欣已经拎起背包:“司佩姐,我们走吧。”

机场外已经有馥郁的车在等着了,等到他们上车后就直奔华宏大厦。

馥郁也是今年刚搬来的,大厦上下都被一些彩妆公司跟互联网工作室租下,来去的都是奔波忙碌的人,虽然走路匆匆但脸上挂着的是对生活的向往。

工作人员领着他们上了电梯,中途的时候上来了位大棕波浪卷穿着小礼服的女人,长相艳丽。但显然来者不善,进来后斜着眼睛打量司佩,目光停留在脸上,发出一声冷哼。

她按的楼层比司佩她们要去的低,在电梯开门后,她踩着高跟鞋擦过司佩,肩膀撞了一下。

司佩一脸莫名。

夏欣凑过来小声说:“这是和你同期的艺人,叫朱思媛。不红,还爱蹭。”

“你又是哪知道的那么多?”

“我好歹也是你助理,助理的工作之一就是要了解同期有什么艺人,对他们的性格等等了如指掌。”夏欣有些自得,她先前背诵的资料终于派上了用场,“朱思媛她最近想要争取馥郁的代,天天拍经纪人来谈都没谈下来,没想到被司佩姐你拿走了。”

说完又努努嘴:“估计是觉得自己没戏了,准备换目标了呢。刚刚她按的那个楼层,是viwa彩妆的所在楼层。巧的是,viwa跟馥郁对家已久,可它是个外资品牌,馥郁跟它竞争市场的时候就差了点意思,拼不过viwa。”

司佩被如此一说,终于明白了被针对的原因,有些哭笑不得。

“就因为这个?”

夏欣点点头道:“就因为这个。我看她嫉妒得眼里的酸味快溢出来了。可惜,代偏偏就不是她的。”

不过司佩倒是没什么感觉,没对她造成实质伤害的,她都不会太在意。

这番话已经是出电梯后说的了,因为去馥郁的路上经过的人有些多,夏欣怕被听到吐槽别的艺人不好,快速说完后就住了嘴。

一旁的工作人员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什么话从她耳朵过去都是一阵风,听到后也当做什么话都没听到。

虽然这次品牌签的只是口红代,但这次馥郁却格外重视,他们尝试推出了新的、之前从未产生过的质地,设计了五款颜色不一样的镜面唇釉。

可以说,如果这次推出成功,就代表馥郁彻底在市场站稳了脚尖。馥郁的口红一直比不上viwa,就是因为宣传做得不够到位,明明各方面都强与对方,却少了一些营销。

这次馥郁也是想请位明星代试试水,如果效果好,就有可能再签下全球代。

朱思媛从一些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就想着来争取一下给自己抬咖,没想到馥郁压根没想过考虑她,她自然怒而转向楼下的viwa。

好歹viwa她还有后门可以走呢!

馥郁的重视也就导致了总监都跑来监督拍摄,一群高管将摄像围在中间,颇有兴致地看拍摄过程。

短片一共要拍五只唇釉,导演干脆设计了五只不同的画面,最后后期用相同的动作拼接转换。

司佩也没因为那么多人看而紧张,淡定地将道具樱桃从篮子里拾起。

镜头跟随着她,慢慢扫过玉白的手指从篮子里挑出一枚鲜红的樱桃,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再捏着樱桃梗递到唇边吃下。

最后停留在那唇上,涂了樱桃红的镜面唇釉的唇面嫩得马上能滴出水,在樱桃触及唇瓣的刹那,竟不知道是樱桃更红还是唇色更红。

镜头切换,视角转移到一个浴室的镜子前,司佩脸上未着粉黛,穿着浅卡其长裙准备出门,但又纠结于没化妆不知道涂什么口红。

于是顺手拿起台面上一只唇釉涂抹了两下,满意地把唇釉放入小提包里,镜头放大五官再慢慢聚焦到唇上,颜色自然又美丽,正如它的名字透着白桃的粉嫩。

另外三只唇釉的短片也是类似的拍法,但给司佩留下印象最深莫过于最后一只叫梅果黑的唇釉。为了它的拍摄,司佩做了长达一个小时的妆造,再开车前往d市一家出名的私人玫瑰花田。

这片花田对外开放的价格很贵,馥郁难得大手笔一次将摄影师和司佩送进去。

他们找到了一片盛开的黑玫瑰花田,天气也晴朗,太阳打下的光比所有打光灯都来得自然。

司佩穿着西方旧宫廷式礼服,头上的宽檐帽后披着黑纱,妆容妖而不艳,凑近闻花的时候甚至会让人误认那唇瓣是玫瑰花瓣。

拍完后已经是黄昏,司佩抬头看着太阳一点点往下坠,半个身子已经沉入大山。

“咔嚓。”

摄影师举起单反将这一幕收入相机,见司佩回望,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条件反射了,看到美好的画面就忍不住想拍。”

“这个照片,能发一份给我吗?”司佩问道。

她想她应该换一个微信头像了。

摄影师高兴地扬唇:“好。”

司佩收到照片后,马上更换了微信头像,心情很好地提起大裙摆往花田外走。

踩着日落,迎着晚霞。

摄影师跟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心下感慨,司佩她看着高冷美艳,原来内心也是温柔的。

正式收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们没有去机场,反而拐向了d市的一家私厨。

在那里,路导带着他那熟识导演等她前去试镜。

d市的夜晚和c市不太一样,d市夜晚的天空上只挂着几颗星星,寥落地分散,人们大都行色匆匆,大都市的繁忙由此可见一斑;而c市的夜晚抬眼便是星空,路上的行人大多从成群结伴,一旦看到好看的天空就一定要拍照发朋友圈。

夏欣不爱关注这些,抱着手机正在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司佩今天穿的是一条吊带小黑裙,没什么装饰,只耳垂上带了个硕大的红心耳环。不过夜晚有些凉,司佩披了件西装外套在外面。

她推门进去,门口悬着的风铃轻轻响动。这家私厨的保密性做的很好,每一桌都设了隔断,二楼包厢更是清雅幽静还隔音。

她向服务员报了包厢号,被一路指引到了二楼最里面的一间,路导见她来了,招招手让她先坐下。

“这是郑林海郑导。”路导指了指旁边的穿着中山装留胡茬的中年男人,给司佩介绍道。

司佩虽然对娱乐圈很多人事都不了解,却也听过郑林海大名,曾凭一部《醉花阴》狂揽各大国际奖项,可最让人遗憾的是,还是未能触摸到奥斯卡的奖项。此后郑林海每隔几年便会出一部电影,拿奖拿到手软,却依旧没有摘下奥斯卡。

在礼貌打过招呼后,司佩听到郑导和路导轻声交谈。

“看外表是完美符合的,就是这个演技你确定吗?她的花瓶名声我也是听说过的,我可没耐心手把手□□。”

“你还不信老哥我?我最开始也怕,可她的演技真没传闻中那么差劲,而且领悟力很强,还是露白亲手教出来的。”

“真的?那我倒是要看看,如果不行我也不会留面子的。”

司佩觉得自己坐在这就像个隐形人,两人聊天除了声音轻一点,压根没有想遮掩什么的意思。

赵导从随身带的一个公文包里抽出一叠纸递给司佩:“我现在不管你以前如何,我只看你等会的表现。这是我下部电影的部分剧本,翻到第十一页,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准备,只有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