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chapter30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22 字数:3219 阅读进度:30/73

ll司佩弯腰提起那柄宫灯,走到月球灯前。

月亮是半弧形的,内部宽的能坐下一个人,司佩照着摄影师的指示,走到月亮前。

“好,稍微抬头,看着月亮。”摄影师拿着相机对着她不停拍,“现在转头来看我,做一点动作。”

司佩一手提灯,一手伸出似要触碰月亮,脸微微偏向摄像机,侧脸姣美,眼里有风月缱绻。

“现在你坐上去,微倚着月亮,但不要完全倒下,要是倚着的状态。”

司佩把宫灯放在月亮前,月光漏过镂空的灯,在地上洒下一片片细碎的流光溢彩的投影。她坐上月亮,身子慵懒地往旁边倚着,眼睛阖上,沉醉在星河当中。

摄影师有些惊讶,他原本的设想是睁着眼睛,但司佩如此表现竟让他挑不出一点错,似乎就应该这样。

“对!非常好,小王把绢扇拿过来。”摄影师招呼助理赶紧拿上之前特别定做的绢扇。

绢扇的扇面也是淡紫色,一半扇面缝着白紫粉相间的花,扇柄还坠着一把流苏。

司佩手放松地垂下,手里握着柄绢扇,裙子一层层堆叠如云垂落在地上,裙上的细闪被灯光一打竟比星河还要耀目。

摄影师咔嚓咔嚓地拍个没完,期间不停让她变换动作,边拍边激动地喊着,夸赞的话一篓接着一篓往外倒。

司佩甚至分心在想:是不是每个摄影师的通病都是拍照时就变身夸夸机?

“你躺下把扇子放脸上,再慢慢往下挪,扇子挪到露出鼻子后睁开眼。然后从月亮上下来,把扇子留在月亮上,提起灯到另一边空地上坐下,脸再凑上去。剩下的内容你自由发挥试试。”摄影师试着把脑海中的画面用简单的句子描述出来。

她了然地点头躺下,镜头缓缓移过来,那把扇子就像是古代美人带的面纱,遮住全脸。

在夜色昏沉时,有一美人枕着月亮沉沉睡着,被人间的烟火声闹醒,纤纤玉手捏住扇柄将盖在脸上的扇子慢慢取下,露出眉眼姣好的半张脸。

有风吹来,吹得她眼下的花瓣边缘颤抖,睫毛也随之震颤,眼睛迷蒙地在周围搜寻了一圈,似乎是梦里遇见的人在现实中又消失,脸上的表情也从刚睡醒的懵懂转变到心中所想落空的失望和思念。

她撑着月亮坐起来,弯腰提起月亮边的灯,慢吞吞走到一块空地上,裙摆从地面上拖过,再交叠一层层撒开。

银宫灯被拎高,照亮一半的脸颊,另一边陷入黑暗。她低低叹了口气,叹人事变化无常。

“好!”摄像师高呼一声,吸引来边上埋头工作的同事目光,他们好奇地凑过来看他翻阅刚拍好的视频。

“哎呦这个小姐姐长得真好看。”

“要不怎么说是金牌摄影呢,这美人加美景,这期要是发出去怕是要爆啊!”

“这是哪个明星啊,这骨相跟皮相都好啊,一看就是当模特的料。”一个带着工作牌的助理好奇地问。

旁边一人胳膊肘杵了一下他,低声道:“她就是那个之前娱乐圈很出名的花瓶女星,司佩。我之前听说这期首封居然给了她,觉得她是攀了关系来的,没想到还真有两把刷子。”

助理偷偷瞥了一眼司佩又匆匆收回,忿忿回道:“就这上镜度,说是花瓶都是花瓶高攀了。这颜值几乎吊打娱乐圈所有女星了吧?”

“你可小心这话传出去被那些粉丝撕烂嘴。”旁边那位赶紧捂住他嘴,示意他小心点说话,看到他忙不停点头后才放下手。

又补拍了几条镜头后,今天的通告也就结束了。

司佩不经意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身形颀长、带着黑色口罩的青年,提灯走到他面前。

“你还真来探班了啊?”她问。

宿露白垂眸,眼里映着灯笼的点点碎光:“我答应了要来的。”

“那你等我一下。”司佩说完,走回去问收拾道具的助理,“这灯我放哪?”

“交给我就好了。”助理有些惶恐地接过,他没想到女明星居然一点架子都没有,还亲自给他送过来。

他小心翼翼地接过这柄造价不菲的灯,将它放到泡沫箱里安置好。

司佩看宿露白还站在原地没动,提着裙子走回去:“你说你来探班也做不了啥,等会走在一起被拍到还容易上热搜,根本没来的必要。”

“不是你说可以来探班的吗?”宿露白侧头看她。

司佩莫名从他眼里品出了委屈,心里起了些愧疚,她对宿露白是不是有些过于排斥了?

“算了,被拍就被拍吧,反正也没什么。”司佩摆摆手。

宿露白忍笑:“现在不怕了?”

“被拍到又不会少层皮。”司佩掀了个白眼,她就很反感那些被拍到恋情也不敢承认的人,生怕演艺生涯就此断送。

两人走到化妆间,cindy刚巧出去了,司佩就干脆坐在椅子上等她回来。

“你杵着做什么,坐啊。”她瞥了眼站在边上一动不动的宿露白,有点奇怪。

他好像很喜欢站着,莫不是得痔疮了?

完全不得而知司佩脑中想法的宿露白从兜里掏出墨镜带上:“我这样,像不像保镖?”

司佩上下打量他,尤其关注脸上,最后得出结论:“那这保镖帅的有些过分了。”

黑口罩和墨镜挡住了大半的脸,却挡不住通身的如雪松的气质。

他的笑意被墨镜挡住:“那我会被解雇吗?”

司佩看不到他的眼睛,心里愧疚感一下子消失大半,顺着他的话说:“会,你被炒了。”

她心中划过一个想法,鬼使神差地对他招招手,示意他弯腰下来,隔着一层口罩勾起他的下巴。

“你是在勾起我的注意吗?我的保镖先生。”

说完,像触电似的放开手,后悔万分。都怪这两天小说看多了,刚刚脑海里一不小心就划过了这奇怪的对话。

宿露白怔了一下,闷笑。

“如果我说,是呢?”

司佩现在恨不得往身上贴一张隐身符赶紧遁走,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他看出了司佩的窘迫,直起身后道:“我这也算是探过班了,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走前又道:“忘了说,你今天很漂亮。”

司佩目送他出门,身体陡然放松靠在椅背上,松了一口气。

*

七夕的夜晚,正是小情侣在外约会,单身狗在家冲浪的时候。

徐咛是一名刚毕业工作的社畜,因为前段时间跟男友分手后,七夕压根不敢出门,只能宅在家中。甚至连朋友圈都不敢打开,生怕自己吃到狗粮。

在她准备打开某个绿色看书软件的时候,手不小心点到了旁边的微博,首页推荐上跳出一个视频。她手指刚准备退出应用的时候,一张姣美的脸庞出现,她瞬间停下了手,选择了放大。

短片放完后,她抑制不住冲到嘴边的尖叫,只能把脸埋到抱枕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手不停捶打旁边的大熊玩偶。

太绝了吧!麻麻我好像看到了神仙!

她眼前弹出无数弹幕,全来自与她的内心戏。

要不再看一次吧!

徐咛又把进度条拉到最初,满脸痴汉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等到第五遍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打开了弹幕。瞬间爆炸的弹幕直接把屏幕给淹没,挡得密不透风。

[漂亮姐姐贴贴!姐姐眼下的花瓣直接戳中了我的xp。]

[是织女姐姐下凡了吗?好可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嫁给她!我倒计时数三秒,数到一的时候立马娶我!]

[前面的来个人滋醒她!明明美女在我怀里,怎么可能会娶你。]

[这好像是yoge杂志的vcr诶,拍的是真的用心了!下期杂志的首封会不会也是这个小姐姐啊?]

徐咛看到这一条弹幕,赶忙退出后,点击关注yoge杂志的微博,还看到了官方圈出来的名字。

她立马寻过去,嗷嗷叫着,这个姐姐的颜值她太吃了。

短短半小时,这个视频便火上热搜,被无数次转载分享,yoge杂志的关注量一下就上去了,许多人跑到下面表示期待下期杂志。

司佩正好在刷微博,门被打开,说好出门奔现的夏欣才出去不过俩小时就回来了。

她转头问道:“怎么那么早就结束了?”

夏欣啪地砸在沙发上,颓废地挽着司佩胳膊,悲伤道:“遇到渣男了。果然网恋奔现不靠谱!”

刚好找不到向哪屈诉的她,一下子找到了出口:“司佩姐你怕是不知道这男的有多渣!你肯定想象不到!”

司佩笑笑:“我可不猜,你直接说吧。”

“他来赴我约之前居然跟别的女生还有一段约会!一见面就开始动手动脚,吓得我直接把他送的花砸在他脸上。”夏欣越想越气,喝了一大口水才好点,“最过分的是送我的花还是他见的上一个女生送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儿?这就是个海王,还是个油腻的海王!”

司佩拍拍她的肩:“现在你可是鬼,没报仇吗?”

“我当然是当场就报了。就在他带我去酒店后,我直接变成最吓人的鬼样,他给吓得屁滚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