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chapter27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21 字数:2543 阅读进度:27/73

ll剩下的四天徐苒苒过的充实又快乐。

叶从鸿虽然人比较自傲、情商很低,但人脉确实很广阔,对于交友颇有心得。

他告诉徐苒苒,别人愿意和你相处,无非是两点:一是觉得和你相处在一个空间下很舒服,能给他带来快乐;二是觉得和你交朋友会给自己带来好处,即利益方面。

他甚至可以很自豪地说,在他成名前根本没什么好友,成名后那些人上赶着跟他套近乎,一个比一个亲昵,仿佛你就是他的亲戚,再夸张点就是衣食父母。

司佩卷起一本书拍他的头:“哪有你这样子教人社交的?”

叶从鸿委屈地捂着额头:“可他们确实就是这样子啊,我又没说错。”

“你是没说错,但是要的是你教她如何和朋友恢复联系,重回以前的关系,不是分析人家接近你的动机。”

叶从鸿想了想:“直接给她们发消息,约她们出来。吃一顿饭、再玩一通不就能解决了吗?”

他根本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能脑子里瞎出主意。

“你说的也没错,但还差一些。”司佩接话,“你发消息约她们来这里,庆贺自己离婚之喜。”

徐苒苒听完,乖乖拿出手机在她们的小群里发消息。她们的号码静静地躺在手机联系人里,最近一次的通话记录还停留在结婚那天。

其实当时她们也偷偷问过她,真的想好要和他走一辈子吗。她们都觉得樊逊不靠谱,但徐苒苒当时被他迷了眼,脑子里想的全是:我一定要当他的新娘。

她们也如约参加了她的婚礼,是她的伴娘。可婚后,她们却慢慢淡了联系,徐苒苒天天关在家里,姐妹们邀约她出去玩,都被樊逊拦下。

她们的消息回的很快,甚至是刚发出去秒回的程度。

“苒苒你终于离婚了,有没有兴趣开个离婚派对?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就是想庆祝一下你摆脱了那个臭男人。

“听姐们一句劝: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他一根。”

“不要太伤心啦,你要是喜欢那类型,我们都可以给你介绍的,保证是品质优良、贤惠居家的男人,能胜他一大截。”

徐苒苒看着那一大段话,心里雀跃,她们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她当时怎么就瞎了眼,为了一个渣男抛弃了那么好的姐妹们呢。

“我后天就办,你们愿意赏脸来吗?”

“来!必须来!我们不醉不休!”她们回的很快。

“好,不醉不休。”

牧希情在旁边看着,提议道:“那我们一起做一桌菜庆祝一下吧。”

“好。”徐苒苒的手已经好全了,这两天也跟牧希情学了不少,自认为厨艺有了大进步,很想让朋友和父母尝试一下。

“你把他们的口味报一下,我们商量做什么菜。”

徐苒苒想了一下:“他们都不爱吃辣。娜娜不爱吃香菜,甜甜对芒果过敏,我妈不爱吃章鱼乌贼,其他人都没什么忌口了。”

“那我们做椒盐排骨、手撕包菜、锅包肉、啤酒鸭和鱼香肉丝怎么样,再榨点西瓜汁做饮品,至于其他菜,我们去超市挑一下,边挑边想吧。”

至于容海已经失踪了两天,加班加点赶工,争取要这期录制前一天也就是明天完工。

*

最后一天的清早,他们带徐苒苒参观“新家”。

她一打开门便被惊艳到了,入目是柔和的白色,打通了客厅和厨房隔断的墙体,地面铺上了木纹瓷砖,窗户挂上白色轻纱帘,清晨的阳光照进室内,洒在木质小圆桌上。

沙发选的鹅黄色,上面躺了几个小黄花抱枕,墙上凿了个半圆的凹槽涂上绿漆,餐桌上垫了块碎花餐布,上方挂着三个小吊灯。卧室也是以白绿色为主基调,透着温馨的感觉。

“这是?!”徐苒苒指着墙角一个白色的小箱子好奇地问道。

容海推了推快滑落的眼镜:“考虑到你做家务不方便,特意买了这个扫地机器人,你设好打扫路线,它就会沿着你定的路线进行扫拖,回来后也会自己清洗,你只需要换掉这箱子的水就可以了。说明书我放在柜子上面”

“这个我真的很需要,谢谢。装修得实在是太棒了,真的太好看了,特别是沙发,很喜欢!”徐苒苒真诚地道谢,这个扫地机器人戳中了她的需求点。她真的没想到容海考虑得那么细,房子的每个角落都让她产生对家的归宿感。

牧希情推着她走到厨房:“你也夸夸我,你看我多贴心,把调味料这些都备好了。”

她指着料理台上摆着的一排贴着标签的瓶瓶罐罐,自豪地说道,“这些是我为你特意准备的,还有这罐牛肉酱,我写了制作配方贴在你的冰箱上了,如果吃完了还需要就根据那个配方做。”

“还有空气炸锅跟烤箱这些,以后想吃什么就可以自己做不用点外卖了,有些商家做的不干净,吃多对身体不好。”牧希情的手扫过那一片,骄傲地仿佛是在巡视自己打下的天地。

“好,我以后肯定不点外卖了,不过奶茶可以点的吧?”徐苒苒弱弱地说道。

“可以买配料自己做!”牧希情说道,“不过外卖的奶茶也很好喝,我也经常点呢。”

“别秀了,苒苒跟我来,我准备了惊喜。”司佩走过来,强势拉走了徐苒苒,把她带到容海特意做出的衣帽间里,打开了衣柜。

衣柜里整整齐齐摆着一排夏季时装,从短袖到裙装一应俱全,大多数是简约百搭款,也有些是明亮色,从颜色上就能感觉到活泼的气息扑面而来。

徐苒苒有些犹豫:“这些花色是不是太少女了?”

她完全没信心驾驭得了,已经快30的人了,再穿那么嫩的颜色怕被人笑话。

司佩看穿她的心思,挑了件嫩黄色的吊带连衣裙:“去试试就知道合不合适了。”

等到徐苒苒出来,司佩给她梳了低马尾,绑上一条黄色波点丝巾。

她看着镜中青春靓丽的女人,岁月似乎格外眷顾她,没有在脸上留下经过的痕迹,嫩黄的裙子愈发衬得她年轻,像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我们做不到让年龄停止增长,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心灵年龄。”司佩给她戴上小雏菊耳钉,抚平她微乱的鬓角,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去吧,让你的亲人和朋友看到你的改变。”

牧希情已经在厨房准备午餐了,见徐苒苒出来,眼里划过惊艳:“苒苒这身好看,很少女!你要不去沙发坐着吧,我不忍心让美女进厨房,染上油烟味可不好了。”

“希情那么好看都不介意,我当然也不会不介意,再说油烟味也不难闻呀。”徐苒苒笑笑,勾起墙上的围裙,系上后就凑过去帮忙了。

司佩厨艺不行,但刀工一流,手提一把菜刀砍在案板上咚咚有声,切出来的叫强迫症看了都极其舒适。

牧希情撇了一眼,胆战心惊道:“佩姐你下手轻点,我怕你把案板剁成两半。”

“我力道收着呢。”司佩头也不抬,提刀继续切菜。

牧希情只能头疼地按了按眉心,一瞥眼看到徐苒苒也是同样的动作,两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