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chapter25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17 字数:3421 阅读进度:25/73

ll市中心商场,正逢工作日,但丝毫没有阻止人的购物欲,每个人都穿得光鲜亮丽,走路带风。

司佩带着徐苒苒走进一家服装店,该品牌主打的是轻奢和优雅风,店内装修整体是白色,别出心裁地加了些亮色设计,优雅又不失潮流。

徐苒苒有些拘束,担忧地悄悄问道:“真的要在这家买吗?”

“节目组掏钱,放心吧。”司佩拍拍她的手让她放心,“这家店只是轻奢,没那么贵的。”

徐苒苒小心地看了眼吊牌,看到价格确实在她承受范围内后松了口气,这样以后她也可以经常来了。

店很大,衣服挂了一排又一排,琳琅满目,让人挑花眼。

司佩取了一件杏色连衣裙,整条裙子没有繁复的装饰,只在裙摆做了抽绳设计,挽出一道斜斜的弧度。

“去试试看。”她把裙子递给徐苒苒。

徐苒苒接过走进试衣间,出来时步子都放慢了。

镜子中的她身材苗条,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裙子丝滑的布料和优良的剪裁让它能够完全贴合徐苒苒的身体,细腰丰臀,露出一截细长的腿。

“唔,还差一双鞋。”司佩沉思一下,找了一双浅棕色方头平底皮鞋,让徐苒苒换上。

因为这条裙子的重心在裙摆那截设计,人的视线会从那里开始被吸引,有一双能与之搭配的鞋子至关重要。

“这条你喜欢吗?”司佩问道。

徐苒苒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摸上自己的腰,喃喃道:“我腰有那么细吗?”

她自嫁人后,为了做家务方便都是穿的裤子,衣柜里都找不到几条裙装。樊逊总嫌弃她不懂打扮,却根本不知道弯腰擦柜子的时候裙子根本蹲不下去。

以前,她也是个爱打扮臭美的小姑娘啊。

“好看,特别喜欢。”徐苒苒想起司佩的话,把眼泪憋回去,挤出一抹笑。

“你身材很好,以后可以多试试这种裙子,但是一定要注意剪裁和布料,有垂感的裙子才会遮住缺点凸显优点。”司佩说完,又从旁边的衣架上抽出一件薄荷绿的衬衫和一条及地的牛仔裤,“去试试这套。”

等徐苒苒出来后,司佩找导购要了条绿色的丝巾,将她金色的头发束起来,丝巾缠了个蝴蝶结,垂到左耳边。

又取了双浅绿色的系带矮跟鞋让她换上。

“司佩姐你真的太会穿搭了。”徐苒苒敬佩地说道,虽然她年纪比司佩大了好几岁,可司佩的气质和通透的性格让她忍不住喊姐。

“苒苒你其实就是缺少出门,多出来走走逛逛,试多了就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衣服了。”司佩一想到她婚后两年除了吃饭就没出过几次门,为徐苒苒可惜不值。

搭上了两年青春却所托非人,一腔少女情怀喂了狗。

她悄悄问徐苒苒:“苒苒,你有想过离婚吗?”

“离婚?!”徐苒苒惊讶地张大嘴,摇摇头,“没想过。逊哥他有时候对我不好,但他毕竟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不能提离婚伤他心。”

司佩看着她脸上离宫处的离婚征兆,只说了句:“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

说完报了一串手机号,让她记手机里。

接着司佩又给她挑了几套衣服,告诉她搭配规则,“要是实在不知道怎么挑,就照我今天给你拿的选。”

徐苒苒点头,暗暗把这些记心上。

“走吧,带你去理个头发。”司佩付完钱,对她招手道。

她们去的那家造型店跟节目组签了合作协议,对她们简直是有求必应。

司佩对着徐苒苒的脸端详了一阵,对理发师道:“给她头发剪到肩膀处,再染成青灰色,烫小卷。”

理发刀一把剪下,瞬间落了一地金黄。

tony老师边修剪边感叹道:“她脸型可真适合这发型,一般人可驾驭不了,哦,小美女,我是夸你的意思。”

徐苒苒害羞得抿唇一笑。

等到染完头发再一番打理后,一个全新的徐苒苒就出炉了——蓬松的卷发挡住了她微微发肿的苹果肌,衬得她脸又小又尖,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扑闪,青灰发色格外显白。

“整容以后不要去尝试了,你长得那么好看,没必要再去动手术吃这苦头。”司佩在她耳边轻声道。

徐苒苒感动得眼眶发红,捂着嘴不敢相信镜中那位温婉可人的美人是她。

“司佩姐,我真的好爱你,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她扑过去抱住司佩,头靠在司佩肩上,她没想到有一天她能变成以前她最想成为的人。

“那么爱我?那以身相许吧。”司佩调笑道。

徐苒苒很可惜地说道,要不是她语气有些笑意,司佩差点就以为她说的是假话:“啊......那我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两人笑作一团。

司佩拿了只唇釉,沾着棉签慢慢涂在徐苒苒的唇上:“你皮肤白,不要涂那种有点荧光的橘调口红,多试试红色或者粉色。”

“化妆后一定要卸干净,你现在脸上的印子可以拿遮瑕膏遮住,但还是配合祛斑的护肤品。”

司佩悉心地叮嘱完,用遮瑕膏一点点遮住她脸上的黑印,到整张脸看着白白净净的,才放心带徐苒苒离开。

*

晚上十点,徐苒苒才等到樊逊回来,司佩他们早就先离开了,她一人守在客厅。樊逊他不喜欢带钥匙,都是她来开的门,根本不敢睡觉。

“你剪头发了?”樊逊看到徐苒苒的变化怔愣了一下,徐苒苒这一变他差点认不出来。

“果然给你报名是对的,你看你现在就很好嘛。”

樊逊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挂在沙发上,走向浴室。今晚看到徐苒苒现在的变化,他有些心痒痒。

目送樊逊进浴室后,徐苒苒瘫在沙发上,她太困了,眼皮子开始打架。

在昏昏欲睡的前一秒,她闻到了樊逊西装上女士香水的味道。

他工作的地方都是男性,怎么会接触到女士?

是去应酬了吗?可也没酒气啊。

徐苒苒越想越不对劲,仔细翻了一下他的西装外套,在衣领上反面翻到一枚不起眼的唇印,衣兜里找到一张酒店的房卡。

她颤抖着手拿起那张卡,卡上印着的酒店名称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市内很出名。

什么情况下,一个有家的男人要在本市的酒店开房,回家了都没退?

她胆战心惊,不敢想可大脑却停不下来,如果樊逊真的出轨了,她该怎么办。

“嘟——”樊逊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几秒后,屏幕弹出一条短信。

“樊哥,今晚的体验愉快吗?喜欢的话,明天,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备注是:琴琴宝贝。

樊逊手机没设锁,徐苒苒一触就开了。她在手机的通讯录里,找到了自己的号码。

她本以为,会是老婆这类的备注,再不济也是全名。可没想到的是,樊逊给她的备注:

黄脸婆。

她情绪瞬间崩溃了,两年的朝夕相处,就得了一个黄脸婆的备注。

她哭着给司佩打电话,又不敢让樊逊听到,只能轻轻啜泣:“司佩姐,我该怎么办啊?樊逊他好像出轨了......”

司佩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轻柔但有力量,“你别哭,在家等我,我马上来。”

挂断电话后,徐苒苒看着那张房卡,心里堵得慌。

他说他要存钱买车,她就一分钱没跟他要过,吃饭都是她掏的钱,甚至想把嫁妆贴点给他买车,让他不用那么辛苦,天天早出晚归。

可他拿着钱在外面找女人,甚至在五星酒店开房就为了让她住的舒服,他也方便过去。

“你在看什么?”身后传来樊逊的声音。

徐苒苒知道,她应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计划离婚的事情,可她半点都忍不住。

“你在外面养女人了。”徐苒苒坐在沙发上,扭头看他,眼角发红。

樊逊一怔,装傻道:“苒苒,你不能随便冤枉你老公啊,我有你了为什么还要在外面找女人呢。”

“我冤枉你?”徐苒苒气笑了,声音有些颤抖,“那你告诉我,这张房卡、这条信息、这个备注,是什么意思?”

樊逊劈手夺过手机,惊怒道:“谁允许你看我手机的!”

话音刚落,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救:“苒苒你听我说,是这个女人她主动勾引我的,把房卡悄悄塞到我兜里,还在大晚上给我发暧昧信息,想破坏我们夫妻感情。其实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徐苒苒第一次觉得他的脸陌生又可憎,这副撒谎推脱的样子,真让她觉得恶心。

“你当我傻吗?你衣服上染的香水味,正常靠近会染上吗?还有那个备注,难道是她拿你手机改的?那为什么我的备注是黄脸婆?”

“该死。”樊逊低咒道,他的计划一下子全乱了。

他走上前去,想揽住徐苒苒的肩膀,好好语宽慰安抚她,却被挣开了。

徐苒苒声音第一次那么冷硬:“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离婚吧。”

“不行!”樊逊拒绝的话脱口而出,“我不允许。苒苒,我爱的只有你,外面的女人再好也不是你。我,我给你写保证书,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外面乱搞了。”

可徐苒苒坚持要离婚,任他怎么说都没用。

他只好板起一张脸,凶恶道:“我说不离就不能离。你要是再敢提,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说着,手中抽出裤子上系的皮带,在空中挥得猎猎有风。

徐苒苒被揪住头发摁倒在沙发上,头顶是蓄势待发的黑色皮带,她害怕地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