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chapter24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056 阅读进度:24/73

ll“你怎么开门那么慢啊。”等在门口的男人见门开了,习惯性地抱怨道,“我来拿一样东西就走。”

他说完,推开挡在面前的徐苒苒,提着公文包往里走。

还没走到几步就闻到浓油赤酱的香味,扑鼻得可以把他肚子里的馋虫勾出来。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回头问徐苒苒:“你点了什么外卖那么香?”

徐苒苒摇头:“不是外卖。你记得你给我报的那个综艺吗,他们今天过来了。午饭是他们做的。”

樊逊回想了一下,从大脑深处捡出了这段记忆——

其实他是冲着节目组能免费重新装修房屋这一点报名的,这房子也上了年头,装修都过时了,他都不敢带人回家,怕被嘲笑。

节目组好像前两天有通知过他,结果他给忘记了,没想到今天就来了。

“有煮我的份吗,有些饿了。”他自顾自走到餐桌前,看到餐桌边围坐的几位光鲜亮丽的明星,他压住内心的惶恐和狂喜,用自来熟的语气说道。

司佩抬眼,眼神冰冷慑人:“没算你的。”

见情况不对,牧希情慌忙咳了一声:“厨房里还有一些饭蒸着,樊先生去盛一点吧。”

虽然她也不是很喜欢徐苒苒这老公,但镜头对着,还是要给点面子。

樊逊被司佩的眼神给吓得心脏漏拍,挂不住脸刚要发火时得了个台阶,也不好再发脾气了,赶忙走到厨房盛饭落座。

落座后才想到应该是徐苒苒给他盛饭的,他居然被一个女的眼神给吓到忘了。

他暗恨地在心里记下一笔,眼神阴鸷地落在徐苒苒脸上。

徐苒苒吓得手腕一抖,筷子差点没握住掉落,她怎么给忘了,晚上不会要受罚了吧?

那威胁的眼神被司佩注意到了,她暗暗留了个心眼。

饭桌上,几人都是用的公筷,唯有樊逊拿起筷子便伸到菜里,夹起来塞到嘴里后还含了一下筷子,再对下一盘下手,用恶狗扑食的速度快速消灭食物。

对面几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从鸿第一个受不了,放下筷子说:“我饱了,不吃了。”

有他第一个带头,剩下的人也陆续丢了筷子,远离餐桌。

樊逊边吃边说,嘴里含糊不清:“苒苒你学一下,这个做的真不错。”

“好。”徐苒苒轻声应道。

只要他喜欢,她都愿意去学,去尝试。

等到樊逊吃好后,牧希情去收拾碗筷,拦住了徐苒苒想帮忙的手,让她去沙发上坐着。

“诶,小姐姐怎么称呼?这个手艺真的一绝,贤惠啊。”樊逊凑上来,眼睛抽风似地对牧希情放电。

他的理想型就是这种温婉贤惠的女人。

和她同行的另一个女人虽然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网上吹嘘的那些第一美女都比不过她,但那性格可真是不敢恭维,只能在心里浮想联翩一下。

牧希情就不一样了,长相也算个难得一见的美人,长相温婉,厨艺又好,性格也是温柔一挂的。

牧希情被油得浑身发麻,出于礼貌还是回了:“牧希情。谢谢你的夸赞。”

“哪是夸赞,我这是实话。你叫牧希情啊,名字可真好听。”

得到名字后,樊逊愈发来劲。她的声音也跟她的容貌一样,透着江南水乡的温婉,说话轻声细语的,让他浑身酥酥麻麻。

“希情,我来帮你吧。”司佩看到牧希情被纠缠,走上来冷硬着语气道,“至于你,离我们远一点,再靠近小心我把你手给折了。”

樊逊不相信,这女人看着娇滴滴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天生适合当做金丝雀豢养起来,怎么可能有力气伤的了他一个大男人。

他笑眯眯地伸手,还没够到司佩手臂就被她捏住手指往后掰,他疼的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了,嗷嗷大叫。

“你以为我说着玩的?”司佩点到就收,甩开了樊逊的手,用水冲洗自己的手,用力搓洗。

碰到了不干净的人,这手差点不能要了。

樊逊吃了教训,悻悻地收回手。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他也不好意思呆着了,捞起放在玄关柜子上的公文包,也没跟徐苒苒打招呼就走了。

徐苒苒那句“老公你东西还没拿”还没说出口,就被嘭地关紧的大门吓得吞了回去。

算了,需要的话她到时候再给他送过去吧。不过他应该也不会同意的,他一向不喜欢她去公司找他,说是她会被同公司的觊觎,不放心。

讨厌的人走了,牧希情松了口气。

洗完碗筷后,她拉着徐苒苒坐到沙发上谈心:“苒苒,你和你老公是怎么认识的啊?”

“两年前认识的,当时我在银行上班,他是我的客户,沟通业务的时候,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徐苒苒回想往事,嘴角带出甜蜜的笑意。

“他对我很好的,是他追的我,又是送花,又是带我去游乐园,把我当小孩一样宠。”

牧希情奇怪道:“他既然把你当小孩一样宠,现在又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没看出他有哪里宠你了。”

徐苒苒解释:“是因为我结婚了啊,结婚后我就得长大了,负责起家的一切。而且,他赚钱那么辛苦,我要体谅他。”

容海越听越不对劲,婚前婚后转变那么大,这人莫不是精神分裂?

“女人本身就应该相夫教子啊,你这个想法是对的。”叶从鸿由衷地说道。

“男女平等的社会才不需要,这都是以前留下的糟粕,早该丢了。”牧希情不赞成他的看法,气愤道。

司佩听着好笑,问徐苒苒:“他赚钱很辛苦,那这房子是谁的?”

“我婚前父母送的,逊哥一直想等这套拆迁,我们再买套新房。”

哦豁,容海听得一个仰倒。感情这房子也不是男方的啊,那他怎么能那么理直气壮使唤他老婆的?

“那你家平时吃饭的钱是谁出的?”司佩又问道。

“是我,我家里陪嫁给了不少,这两年都是用的那笔钱。因为逊哥说他工资要攒下来买车,我要为他省钱。”

对话到这里,在场的几个人精就都明白了。感情这樊逊空手套白狼,先是靠结婚白套了一套将来还可能被拆迁的房,吃喝又靠老婆的嫁妆,自己的工资一分都用不到。

牧希情语重心长道:“苒苒,你有没有觉得......你老公有点问题?我感觉他对这段婚姻没有很上心啊。”

徐苒苒仔细想想,还是选择了遵从内心点头:“他对我不像恋爱时那般用心了。”

“这哪里是不用心啊,这简直是把你当保姆了!”牧希情一针见血点破。

徐苒苒听完,越想越难受,捂着眼睛大哭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婚前的他小意温柔,告诉她,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她才怀着满腔未散的少女情怀,不顾所有人的阻拦嫁给了她。

婚后的他仿若换人,嫌弃她做饭难吃,不懂打扮,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可有时候他又对她很好,经常揽着她的腰,温柔地跟她说未来的规划,描述出一个美好让人心动的蓝图。

司佩轻拍着她的后背缓解她的哭嗝:“你没嫁人前,也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宝贝。他不过是个上门女婿,凭什么那么对你。”

谁还不是被父母捧着长大的呢,含在手心怕化了,出个远门都提心吊胆的。要是被徐苒苒父母知道他们从小宠爱着的宝贝女儿被一个男的那么践踏,该有多伤心啊。

一句话直接让徐苒苒愣住了,她婚后因为当时闹着要嫁给樊逊,跟父母闹僵了,到现在也没联系过几次。

她这两年都在犹豫徘徊,不知道父母有没有原谅她,内心的害怕让她不敢回去。

可就算这样,父母还是把名下唯二的房子过户给她,又为她备了丰厚的嫁妆。

“我想爸妈了。”徐苒苒啜泣道,哭得有些破音。

容海坐在一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女孩子,干坐着好久终于听到了一句他能回答上的话,赶忙道:“等房子重装好后把你爸妈邀请来吃饭吧。让他们给你看看效果。”

徐苒苒捂着脸,点点头。

“别哭啦,女孩子的眼泪不应该为渣男而流。”司佩安慰她,“擦擦眼泪,我们去挑衣服,我给你打扮得美美的。”

“我也会尽力把你房子重新设计得很好看的!”容海兴奋道。

叶从鸿见他们都发了,也不敢落下:“我,我会教你一些社交礼仪,让你交到更多好朋友。”

“还有我啊苒苒,我们说好要一起学习厨艺的。”牧希情温柔地笑道。

徐苒苒破涕而笑,眼睛闪着泪光,被窗外的日光照射得格外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