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chapter23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406 阅读进度:23/73

ll叶从鸿内心无语,居然会有人进家门不脱鞋,这打扫起来得多累啊。

司佩冲徐苒苒眨眨眼:“现在没有没关系,这些问题我们都会给你解决的。”

徐苒苒双手放在两侧,拘谨地点头。

穿好鞋套进去,入门便是一个玄关,玄关上摆放着各种杂物,随便拿起一样东西就能听到叮铃咣啷的响声。

容海用手指抹了一下上面的灰,神色复杂:“这柜子多久没擦了?”

他的指尖已经全黑,附着厚厚一层黑灰。

徐苒苒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很无奈,她最近手因为意外受伤了,手指弯曲都有困难,这段时间的家务都没有去做过,本来屋子就有些脏乱,没经常擦拭便落了灰。

牧希情轻打了一下容海的手臂,示意他说错话了,又温柔地问道:“苒苒你老公不在家吗?”

提起樊逊,徐苒苒脸色一下子红润了,语气羞赧:“他呀,上班去了,回来还早着呢。”

再往里走,客厅的玻璃桌上摆着烟灰缸,里面已经堆了一座烟蒂山,周围浮着黄褐色的烟油,整个客厅拥挤狭小还弥漫着一股难以喻的味道,像是烟草、汗味、灰尘、饭菜混合发酵后形成的。

牧希情用指尖小心拎起桌上的外卖包装袋,惊讶道:“你午饭都点外卖的?”

“我手伤了,做不了饭。我做饭也不太好吃,我自己能勉强下咽但我老公不敢吃,我们吃饭都是外卖或者下馆子的。”徐苒苒解释道。

其实她一直觉得自己做的饭菜还是蛮不错的,以前在家都是她做饭给父母吃。

同居后樊逊他吃过一次后就认为这是猪食,一点都没味道,带她去了街上的馆子。

当时他是这样说的:“苒苒,我不能让你受苦,外面好吃的那么多,我们没必要局限在家中对不对?”

她感动得差点落泪,后来也就再也没下过厨。

容海笑:“希情可是大厨师,到时候让她教你几手,保证能抓住男人的胃。”

徐苒苒脸红耳赤,呐呐地点头。

走过客厅便是卧室,卧室整理的还算整洁,窗帘紧闭,室内一片昏暗。

司佩上前把窗帘拉开,金色的日光顷刻将卧室染上金边。

“窗子还是要开着晒晒太阳,不然太阴暗了对身体也不好。”司佩眯起眼睛感受温暖的阳光,这屋子光线那么好,用窗帘挡住可惜了。

“我老公他不喜欢太亮,他觉得对眼睛不好。”徐苒苒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叹了口气。

“你可别什么事都由着你老公,你也是人,为什么只听他的。婚姻中做主的可不止男方,男女是公平的。”

司佩伸手从后面捂住徐苒苒的眼睛:“别长时间盯着看,对眼睛不好。”

徐苒苒的睫毛在她手心里不停颤动,如同拢了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司佩感觉到手心有一滴泪突然落下。

卧室过去便是卫生间,卫生间属于平平无奇的那种,色调是白色的。

卫生间过后,是小书房,书房内的书架上摆着几本书。再过去一点,便是个小小的花园,花园里种了一些小番茄。

牧希情看到小番茄眼睛放光,忙问道:“这个小番茄可以吃吗?”

“可以的,我摘一点给你们吧,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们的地方,这个权当我的一点小心意。”

徐苒苒说完,人已经要走进小番茄堆里了。

司佩赶忙拉住她:“你不是手受伤了吗?你还去摘番茄,我们自己来就好了。”

番茄明显被照顾得很好,红彤彤水灵灵的,一颗颗饱满的挂在枝头,引人垂涎。

司佩在摘番茄的时候,注意到边上有一小片刚刚开垦过的土地,上面冒了嫩芽。

她好奇的问道:“这里种的是什么呀?”

徐苒苒目光看向那一片嫩芽,不好意思道:“是我老公要种的,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玫瑰花。”

牧希情调侃道:“这是准备花开后就送给你吗?天啊,好浪漫。”

这一番话好像戳到了徐苒苒的痛处,她尴尬地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大家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能将话题赶紧往别的地方引去,容海看到叶从鸿还站在台阶上,招呼他下来一起摘小番茄。

叶从鸿摆摆手:“我可不喜欢吃什么番茄。”

几人把小番茄拿去洗,围在灶台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吃一边感慨这番茄真甜。

只有叶从鸿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这都快午饭了吧,难道你们就吃这些番茄吗?”

牧希情翻了个白眼:“你已经快饿死鬼投胎了吗?等吃完再做饭又不是来不及。”

叶从鸿被怼的无话可说,只能恼恨的瞪了她一眼,这个不识趣的女人,等他这期拍摄结束后,一定要让导演把她镜头删掉。

容海打圆场道:“从鸿哥来的有些晚,早饭没吃的话,现在觉着饿也是正常的”

司佩看着他,将嘴里那颗番茄咽下后才说道:“我看你站在旁边也挺闲的,要不帮忙把这一袋垃圾提出去扔了吧。”

“行。”

碍于镜头在,叶从鸿不得不应下这个过分要求,憋屈的提着一袋垃圾往门外走去。

心里无数次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接下这个综艺,他们又不能给他当陪衬。

他深呼吸,看在高片酬的份上,他忍。

将小番茄解决一空后,几人开始商量午饭要怎么做,牧希情出生大厨世家,她问清几个人的喜好后,决定做糖醋排骨、油焖大虾和炸藕盒,再备一道紫菜蛋花汤。

这些菜比较常见,更方便于牧希情交给徐苒苒。而且有些菜是有互通性的,学会了这道之后,后面很多菜也能融会贯通。

导演组本想派人去超市买食材,但是被牧希情拦住了:“还是我们自己去吧,刚好我可以教一下苒苒怎么挑选食材。”

能多拍到一些东西,导演组自然求之不得。

不过司佩和叶从鸿的名气比较大,导演组不敢让他们出去,怕被粉丝认出来,造成没必要的麻烦。他们也只能待在屋里,顺便收拾一下房间。

兵分两路后司佩和叶从鸿开始清扫房间里没有用的垃圾,叶丛红戴上了口罩和手套,一脸嫌弃地站在司佩身后浑水摸鱼。

司佩看他这副样子,生气道:“你要是不想做干脆出去好了,站在这里还碍着我们干活。”

叶丛红听罢,终于老老实实地往纸箱里装东西。

几人理出了一箱又一箱的垃圾,这些都是完全用不到的东西,甚至早已过期了。

丟掉后,屋子顿时空旷了不少。

司佩这才发觉,原来房子比想象的要大一些。

而另一波人正在超市购买食材。

超市规模很大,进去就能让人挑花了眼。

“生抽、料酒、白醋、蚝油、冰糖…”牧希情推着购物车,边走边念叨,“还有虾跟排骨没买。”

她突然敲了一下自己的脑壳:“你看我光顾着捡东西了,都忘记教怎么挑食材了。”

徐苒苒摇头轻声道:“不用麻烦了,其实这些我都会的。”

牧希情惊讶道:“啊,你会啊。那你之前怎么没有说?既然你会做菜为什么还要吃外卖呢?”

“其实…是我老公嫌弃我做的不好吃。”徐苒苒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他说我做的像猪食,还是去店里吃比较好。”

“他说你做的像猪食,那他是什么,猪吗?”牧希情气愤道。

她从来没想到有人能说这么过分的话。

“不是的,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做的太难吃了。”

“我不信,像你这么温柔可爱的人,怎么会做饭难吃呢。那中午的饭菜就由我们两个人来做,怎么样?”

牧希情拍拍她的手,提议道。

徐苒苒点点头,心里罕见地升起期待的情绪。

他们在超市挑选的很快,牧希情心里列了清单,一下子就捡完了所有需要的东西。

付完帐回到家中时,正好撞见偷摘番茄的叶从鸿。

“你不是不爱吃番茄吗?给司佩摘的?”牧希情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看到此景好奇地问。

“对,对,我是给她摘的。”叶从鸿慌忙解释道。

这欲盖弥彰的表情,换谁都能看出来他撒了谎。不过牧希情也没想着拆穿他,毕竟叶从鸿好面子的很。

几人推门进去,牧希情将东西放在料理台上,准备处理食材做午饭。

叶从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想偷摘番茄还被当场抓包,搞的他不好意思再吃,脑子里不断暗示自己快吃饭了快吃饭了。

“苒苒,你手伤还没好,在旁边看着我怎么做就行。”牧希情抓了一只虾,利索地剥开虾头,挑出虾线。

“好。其实我手再过几天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到时候我再做给你们吃。”

“行啊。”

虾处理好后放在一旁,排骨过水洗净血丝再焯水,起锅热油,放入冰糖溶解后再倒入排骨,翻至金黄后再倒入调制的酱汁,撒上白芝麻。

糖醋排骨出锅后,开始做油焖大虾。

锅中放入虾和葱姜蒜爆炒,再倒入蚝油等酱汁,再加入一勺水油焖收汁,装盘时满屋鲜香。

藕盒在大厨牧希情手下也做的飞快,不一会儿便做好下锅油炸。

再煮了一锅紫菜蛋花汤后,牧希情就喊他们来端去上桌。

“希情做饭太厉害了。”徐苒苒不停夸赞道。

直把这个从小听别人夸赞她好厨艺的牧希情夸的脸颊通红。

几人刚坐下准备吃饭时,门被暴力敲了几下。

“可能是我老公回来了。”

徐苒苒匆匆站起,跑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