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chapter16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3237 阅读进度:16/73

ll酒足饭饱后,司佩起身去了卫生间。她没用修为压制酒精,放开了喝,酒量好的把所有人都喝到趴下为止。

唯一的例外是宿露白,他全程都在喝白开水,滴酒未沾,现在算得上是整个包厢里最冷静的人。

司佩的脚步有些凌乱,但大脑还是保持着零星清醒,她走到洗手台前,接了一捧水泼到脸上。

忽然洗手间门外传来了一道故作娇娆的女声:“李导,这个角色我很喜欢,你觉得她适合我吗?”

另一个男声道:“我说合适可没用,得投资方说合适才行。”

“谁不知道剧组是您的一堂啊,投资方也得看您眼色,您同意了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嘛?”

“你倒是会说话,也不知道在别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油嘴滑舌。”

“李导您试试不就知道了?”女声愈发甜腻,仿佛嘴里含了一块蜜糖。

司佩听得浑身起疙瘩,这对话真不是正常人能听的。

她推开门走出去,那两人就站在门口,男的挺着啤酒肚,衬衫被撑到极限,是一有大动作就有可能爆掉纽扣的程度。女的穿着黑色小晚礼服,大波浪卷披在身后,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

女人被开门的声音吓得扭头,看到司佩的脸后惊呼一声:“司佩?!”

“你认识我?”

“你不知道我是谁?”女人难以置信地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脸。

司佩觉得奇怪:“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

不过这个侧脸看着颇有些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女人显然被她这回答气着,原以为她只是装出来的不认识,谁能想到她是真不认识。

明明她当时还拉踩过司佩,是把她给忘了吗?

“我是柳蔓。”她咬牙切齿地念出自己的名字,语气里恨不得把司佩撕碎了吞进去。

司佩听到柳蔓这名字,终于想起来她是谁:“哦,久仰。”

这敷衍的态度,让柳蔓大为不满:“你这是见到前辈该有的态度吗?”

“那你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一个拉踩后辈蹭热度的所谓前辈呢?”司佩似笑非笑道。

“你!李导,你还在看我笑话!也不知道来帮我一把。”柳蔓说不过司佩,只能调转目标向李导诉苦。

李导站在边上看两个美女争执正津津有味,没想到被柳蔓拽了一把,这才回神过来:“你们可别扯上我啊,女人最麻烦了。”

说完,把手硬生生从柳蔓怀里扯出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司佩明艳的脸蛋,心下垂涎三尺。

“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睛挖下来。”司佩冷笑地看他。

李导全然不惧:“小美人的手怎么能做那么危险的事呢?我刚好有一部新剧在筹备,其中有个角色还没敲定,你外形那么好,一定很合适。”

柳蔓踩着高跟鞋不满地跺了下地面,道:“李导你不是说给我的吗?”

心下暗恨,这个司佩生的可真好啊,李导一来就把他视线全拉走了,甚至还决定要把那角色给她。

司佩的回答却在她意料之外:“我不接。”

李导恼怒,还没几个小演员敢拒绝他的邀约呢,这司佩不过是演了路导一部剧里的女二,剧都还没播出便已嚣张到如此地步。

“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我的戏可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

“确实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呢。”司佩手指摸了摸下巴,又道,“恐怕只有上过你的床榻的人才有资格吧?”

李导不怒反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们剧组的面试可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可没你说的这种。”

“有没有不是我说了算,我只能奉劝一句——举头三尺有神明。”

李导身上的因果线缠绕得可不比赵立丰的少,再这样子下去,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遭报应。

“你咒我?”李导笑容一下子消失,脸绿的像个在地里被放烂了的冬瓜。

他执导那么多年,别的人对他都是殷勤讨好的,哪个不是乖乖听话,司佩是第一个敢在他面前摆出嚣张气焰说话的女星。

柳蔓在旁边义愤填膺地说:“你是不是不想在娱乐圈混了?敢这样子咒李导!”

李导被她一下子激起血性,伸手想直接拽住司佩的手臂,把她拉走。

被司佩一脚踢在了肚子上,重重砸在了墙上。

柳蔓尖叫一声,赶紧跑到他身边想扶起他,小脸因为用力涨的通红也没能把李导扶起来。

“你用点力啊没吃饭吗!”李导身体站不起来但声音依然中气十足。

司佩垂下眼眸冷冷地看他,嘲讽道:“你还挺废的,吃成了个酒囊饭袋,站都站不起来还要女生扶你。”

李导被扶起来后,自认现在奈何不了司佩,只能虚弱地倚着柳蔓,心想绝不会放过司佩,回去就让她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走的时候还不忘放狠话。

“你给我等着,我等着你来求我。”

“好走不送。”司佩招招手,毫不在意。

回到包厢时,宿露白看了眼时间问道:“你去哪了,用了那么久?”

“遇到了一个小插曲。”司佩解释道。

他点点头,拿起椅子上挂着的外套:“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那路导他们怎么办?”总不能把他们都丢这里吧,太不安全了。

“我打电话让助理带了解酒药,等他们吃完过会应该就醒酒了。”

司佩没说什么了,宿露白安排的很妥当,挑不出一点毛病。

两人站在房间门口,互道了声晚安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

第二日下午,司佩刚下戏便接到了夏游的消息,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司佩发了句知道了后,让夏欣去带几杯奶茶回来。

夏欣乐颠乐颠地就跑去买奶茶了。

她躺在椅子上闭目休息,一道剑气破空的声音划过耳膜,还没睁眼司佩便已经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剑尖。

“朋友,一上来就动武不太好吧?”司佩缓缓睁开眼睛,眼波流转,看向出现在她边上的黑衣女子。

“只是试探,若有冒犯请勿怪罪。”黑衣女子将剑收回鞘中,向她抱拳,“在下叶无意,幸会。”

夏游慌忙上前来:“司佩姐,这是我们老大,老大她说话就是这样子的,你不要觉得奇怪。”

司佩自从穿过来后,就没怎么听过这种语调了,现在见到有个如此说话的人,倒是蛮亲切的。

她回了礼:“在下司佩,幸会。”

叶无意心里对她的好感度上升了一个台阶。

“在下此行的目的就是来看看阁下是否真有能力做我通灵局的顾问,今日一见,阁下风采远甚所想。”叶无意板着一张脸,说话的声音却是温柔如水,看起来矛盾又有些和谐。

夏游在旁边额头滴冷汗,老大啊你说话什么时候能正常点,别一紧张就飙古文啊。

司佩觉得叶无意挺有意思的,拉着她的手跟她聊天:“那你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吗?”

叶无意感觉自己的手被一片柔软覆上,目光对上司佩那双琉璃般剔透的眼眸,想拒绝的话到嘴边又咽下,只呐呐道:“有。”

其实司佩的能力是有资格担任顾问的,只是她觉得以前被领导硬塞进来的顾问都是光拿钱不做事,还各种指手画脚,后来上面领导再想招顾问的时候,她就坚决不同意。

谁知道刁远他们几人出个任务还能给人画了个大饼,这答应了的事又不能反悔,索性他们几人没有这个权利,她想着来见一面然后给拒绝掉就好了。

结果见到司佩后,她那些在飞机上想好的措辞一下子全忘掉了。

“你和我打一架,打赢了我就同意。”叶无意憋了半天,终于想出了这法子,赢了她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拒绝,输了也能跟对手打的酣畅淋漓。

“行啊,不过先说好,可别往脸上招呼,我可得靠这脸吃饭的。”司佩笑道。

叶无意点头,抬手向她攻去。司佩反手回挡,两人打的有来有往,一时间难分胜负。

叶无意收手,喊了暂停:“我认输,是你比较厉害。”

夏游看的眼花缭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他们家老大认输了。

“我已经有些气息不稳而你呼吸还很平稳,再打下去你赢是迟早的问题。”叶无意还有些激动,刚刚打的太过瘾,她很久没遇到这样强的对手了,“我同意你加入通灵局。”

司佩眨眨眼:“那五险一金还有吗?”

“有。”

突然安心了。

“你,还有什么擅长的吗?”叶无意问道,她总觉得司佩透露出的能力不过是冰山一角。

“制符算吗?”她试探地回答了其中一个。

夏游倒吸一口凉气,制符诶,他们捡到宝了!

“?”她面露不解。

叶无意看出了司佩的疑惑,解释道:“因为懂制符的人很少,大部分还是世家不外传,这就导致了市面上的符咒有价无市。”

“司佩姐你真的太厉害了!”夏游用星星眼崇拜地看着她,以后局里就不用节衣缩食买符咒了。

司佩刚想开口,门外传了夏欣惊讶的声音。

“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