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chapter15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3244 阅读进度:15/73

ll裴彦看着地上那被绑得像个蛹的男人,感慨道:“这大兄弟怎么那么想不开呢。”

司佩轻呵了一声:“既然敢做,心里想必也是清楚的。咖啡没倒吧?”

“没有,留着呢。”裴彦推了下鼻梁上快滑落的眼镜,又道,“你是怎么闻出来咖啡被下了药的?”

司佩耸肩,面上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我就是觉得他行举止很奇怪,故意诈他一下,没想到真有有问题。”

她没有说出真相,瞎诌了一个理由。

裴彦想了想:“确实他的举止很有问题。先不说他怎么知道这里的,单看他那半天不走的行为就很可疑。”

“他想亲眼看我们喝下去。”司佩得出了结论。

嘶。裴彦倒吸一口凉气。

这人看不出啊,那么变态。

闲聊间,警察已经赶到了。

他们取走了那两杯咖啡和地上的折叠刀,要送去检验当做证物,把人蒙住头带上了警车。

这边的动静不小,把路导等人都惊动了,赶忙跑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这剧组可不能再出幺蛾子了啊。

“抓到了一个偷溜进来还想给我们下.药的人。”司佩轻描淡写地说着。

路导:......

这姐们是真的绝了。

索性没发生什么大事,媒体也没得到风声,路导松了一口气,给警方留了联系方式,让他们有消息了打电话通知。

警方走后,事情也就算暂时告了一段落,只能等审讯结果出来才能明白那人为什么要冒这险下手。

“你没受伤吧?”宿露白有些紧张地问。

司佩笑得露出八颗白牙:“你看他那小身板能伤到我才奇怪吧?”

宿露白心里埋怨自己太过紧张,明明很清楚司佩的武力值,可还是会担心她受伤。

路导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居然觉得有那么一丝甜蜜。他找不到人聊天,只能扯着裴彦说:“你签下司佩可得好好对这姑娘啊,她性子好能力也好,可别因为你艺人太多就亏待了她。”

裴彦苦笑地把被路导捏皱的西装袖子从他手里扯出来,每次见到路导他的袖子都得遭殃。他点头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棵摇钱树,不然我签她是做慈善吗?”

“果然是资本家啊。”路导装模作样地叹息。

裴彦笑笑:“还不是要养老婆嘛,花销可大了。”

路导想到他那娇蛮的老婆,抖落一身鸡皮疙瘩:“也不知道你怎么受得住的。”

“她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妻子,宠她是应该的。”裴彦想着想着,眼里溢出爱意,直把路导看得发毛。

这俩还真是...一个使劲作,另一个使劲惯。人家夫妻小情趣他还是不参与讨论了。

裴彦走的时候,叮嘱了司佩一句,周六有个慈善晚会需要她参加,当天早上会有造型师上门为她做造型。

司佩嗯了声表示知道了。

路导见裴彦走了,招呼他们过来,说:“刚好你们两都在,我就现在说吧。明天有一场加戏是吻戏,内容呢就是桃灵趁仇九霄睡着偷偷亲了他,剧本最迟会在晚上送到你们手上,能对戏尽量先对一下,避免到时候会尴尬。”

宿露白有些诧异:“之前的剧本可都没有明显的感情戏份,怎么突然加了这场。”

“还不是因为你才给删掉了吗,现在看你跟司佩关系蛮好的,应该还是不排斥这点吻戏的吧?”路导自认理亏,但想到拍出这画面的美好感和收视率,又胆大了不少。

宿露白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司佩。如果是司佩的话,他应该,可以接受吧。

路导好好语:“你们借位我也不介意的,只要拍出那个感觉就行了。”

“好。”

见他们答应了,路导心满意足地走了,背影颇有些志得气满的感觉。

司佩问道:“你不是不拍吻戏吗?”

宿露白一下子词穷了,他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解释这个问题,只能呐呐道:“因为是你,不会。”

司佩也没去深究,只道:“晚上来我房间对戏吧。”

宿露白乖顺地点点头,耳根子却悄无声息的红了。

*

拍戏的时候就会觉得时间流逝飞快,天色没过多久就昏暗下来,黑幕把天空蒙得不露一点空隙。

司佩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坐在镜子前,往脸上涂护肤品。

门被规律敲了三下,“是我。”

她打开门。宿露白换掉了戏服,穿的是白衬衫,一半塞进黑裤子里,眉目清俊,俨然一副校园男神的打扮。

“进来吧。”司佩转身走到沙发边,“把门带一下。”

宿露白手脚有些僵硬,眼睛只能落在地毯上。刚那一幕的冲击太大,她卸妆后脸更白净了,穿着墨绿色吊带睡衣,衬的皮肤更加莹白如玉,腿修长到每一寸都恰到好处,连脚踝都透露着风情。

“开始吧。”司佩下午就拿到了新剧本,吃完饭后就把新剧本里的台词背熟了。

宿露白正了正神色,念出了第一句台词:“灵儿,你今天怎么来我房里?”

司佩歪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晃了晃手里的酒:“我偷了师父藏的酒,今天我们就着月色不醉不归好不好?”

“你是不是...有些醉了?”宿露白试探地问。

“还不是,嗝,这个酒太好喝了,甜甜的。”她打了个酒嗝,“九霄哥哥你喝不喝嘛,不喝我就去找大师兄喝。”

“拿来吧,我陪你喝。”他叹了口气。

他酒量不太好,是三杯倒的程度,不过桃灵都醉成这样子了,他也不敢放她乱跑。

两人就着月色,一口一口地喝着。

宿露白扭头看着她倒酒,眼前一阵眩晕,倒在了沙发上。

“诶?九霄哥哥你怎么醉那么快啊,起来陪我继续喝。”她不满的凑过去,玉手轻轻摇了两下他肩膀,没叫醒,“九霄哥哥你闭眼的时候原来一点都不凶...”

她也醉了,醉的身形不稳,倒在了他身上。她撑起身子,低头便是仇九霄那张因为闭目变得柔和的俊脸。这下她脑海中什么想法都没了,只盯着那微红的唇移不开眼。

头情不自禁地靠近,鼻尖呼吸交缠,她没看到的是身下人的睫毛颤动了两下。

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

“好像,没有师弟他们说的那么甜。”她喃喃道。

对戏完后,宿露白睁开了眼睛。司佩此刻还没从他身上起来,他稍稍一垂眸就能看到一处旖丽风景,赶紧挪开视线。

“咚咚。”

门又被敲了两下,打断了这尴尬又有些暧.昧的氛围。

司佩手撑在两侧,借力爬起来开门。

夏欣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蝴蝶包:“司佩姐,你落剧组的包我给你拿回来了。”

司佩接过:“谢谢欣欣。”

“不用那么客气啦。”她察觉到房间内有人,探头看了一眼,“司佩姐你金屋藏娇了吗?”

宿露白刚巧走过来,衣摆还有些凌乱没整理,他对着司佩说:“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明天见。”司佩摆摆手。

夏欣目瞪口呆地看着,嘴里张得好像能塞下一口大瓜:“宿神?”

司佩弹了她一个小脑袋嘣:“小丫头别想那么多啊,我们只是对戏。”

“嗯嗯,对戏。”她头点的出现残影,但心里信还是不信,司佩也不得而知。

夏欣送完包后就走了,她的房间离司佩房间还有一点距离。

回去的路上,她死命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喊出来,直到进了房间才发出嗷的一声。然后拿出手机,飞快地登上wb,关注了世俗的超话。

啊,突然就磕到了,从此我也是世俗的人了呢。

她躺在床上刷了好几个小时的同人产粮,脸上带着姨母笑,才心满意足地合眼睡觉。

等到拍吻戏的下午,路导体贴地让很多人出去,只留了几个摄影师和灯光师。

“你们不用很紧张,大不了就借位,我们可以找个角度拍,保管像真的。”路导拍拍两人的肩。

“我们昨天晚上对过戏了。”宿露白道。

“对过好啊,那就直接开拍吧。”路导高兴极了,没想到两人真的听话去提前对戏了。

演到桃灵醉酒后偷亲仇九霄那段时,司佩发现宿露白的身体有些僵,“放松点。”

哪那么容易放松呢,宿露白苦笑。这就像有人给你发了个预告,告诉你今天会发生什么,你就会开始期待、忐忑、不确定会不会真的发生。

他闻到了司佩身上的苍兰香。

唇瓣接触,一触即离。

“好,卡。”路导情不自禁地鼓掌,这集收视率稳了!

宿露白撑起身子,手指摩挲着唇瓣,他明明是讨厌女人的碰触的,可为什么司佩就可以破例。

他想不通,也不敢去想。

“你们这段表现出的张力,绝了!”路导兴奋地拍了拍手,大掌一挥,“今天我请客,去聚福楼吃!”

大家欢呼一声,纷纷去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吃饭。

司佩见宿露白还呆在原地,手在他眼前摆了摆:“回神了啊。”

宿露白这才反应过来,呆呆地站起来,走出门的时候步伐还是同手同脚的。

噗。

司佩在后面偷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