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chapter6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1-12-24 字数:3329 阅读进度:6/73

ll谭夏瑶因为背部的擦伤被紧急送到了医院。

而媒体早就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一个个扛着设备堵在医院大门口,想抢个新闻头条。

网络平台上更是小道消息满天飞。

谭夏瑶的粉丝听到他们的女神因为拍戏受伤住进了医院,气的眼睛通红,抄起键盘恨不得把剧组喷个狗血淋头,指责他们没做好防护措施。

剧组也是焦头烂额,不知道该作何解释,只能发出一条致歉函,为这场事故向谭夏瑶道歉。

路导提了一个花篮放在了病床床头,说:“夏瑶啊,剧组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我们也表示很抱歉,希望你能原谅剧组这次的过失。”

谭夏瑶趴在病床上,闻笑了:“可是我的粉丝不太想原谅呢,我又拦不住。”

那绿茶味飘香整个房间。

路导压住心头的火气,说:“我们相信你只要发个消息,你的粉丝就能冷静下来了。”

视频不能流出来,剧组也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背上防护不当的黑料,一来会让前面投入的宣传成果全部化为泡影,二来也可能会让投资商撤资。

所以路导就算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出面请谭夏瑶出面发声,把这事揭过。

谭夏瑶嘴角的笑意压了下来:“我受了伤剧组连点补偿都没有吗,那谁来理解我的委屈啊?”

路导:“你想要什么补偿,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答应你。”

“路导,你还记得围读时我提出的意见吗,我希望你们能按照我的意见执行。当然,我也不勉强,就是...网友们等不起。”

她的要求也很简单,改结局。

路导差点口吐芬芳:“改结局不行,我们可以给你加戏份。”

“那可以给我多加点和男主的感情戏吗?”谭夏瑶心里也清楚,不改结局是路导的底线,他既然到现在都不肯松口,想来这次也不会答应她。

倒不如让路导答应她多加点感情戏,她还能炒作一下男女主的cp,今年虐.恋cp虽然没有甜宠来的火,但吃的粉丝也不少,也不是很亏。

何况宿露白的粉丝那么多,只要成功捆绑上了,她估计能从二星直接飞升到准一线。

路导面露犹豫,宿露白是个很抗拒感情戏的人,能接下这部剧除了因为人情,也是因为这剧的感情戏不多,肢体接触更是少的可怜,活脱脱的大男主剧本。

“我需要问下露白的意见,如果他不介意,我就答应你。”

谭夏瑶嘴角微翘,点头答应。

她相信,宿露白不会拒绝这个提议的。能有几个人会拒绝和她炒cp呢?

但显然,谭夏瑶想错了。

宿露白进来后的第一句就是:“我不答应。”

“我知道你想要的什么,但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我不能答应你。我和路导商量过了,可以给你加一些高光戏份,让你的角色更受欢迎。”

谭夏瑶抓狂,这宿露白是什么无欲无求的神仙啊,她一个大美女主动想和他炒cp,他还不愿意。什么个人原因,难不成他是柳下惠转世?

宿露白脸上如覆冰霜,说:“你不能接受就算了,我们会付你三倍的违约金作为补偿的。”

路导在旁边心跳漏停了一拍,他可付不起啊!

谭夏瑶:“行吧,我接受。”

就算不想答应还能怎么办呢,她总不能真解约吧。

宿露白这个油盐不进的狗男人!

当天的晚上七点。

@谭夏瑶瑶: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什么事。这次只是个意外,其实剧组的防护措施做的很好的![微笑美照一张.jpg]

[瑶瑶宝贝没事就好了!]

[瑶瑶病美人的样子也好好看啊!给美女吹吹伤口。]

[剧组一定要好好对待我们瑶瑶啊!心疼。]

网上的风波终于平息了。

*

晚上的剧组,依然没有停止运转。

司佩有一场夜间的打戏,是仇九霄应诺带桃灵下山玩,晚上撞到了正在杀害百姓的魔教人士,和他们缠斗的打戏。

戏还没开拍,道具小组突然发现司佩的剑被意外压断了。

道具组里的一个女孩子正想回道具间拿,但她有些怕黑,望了望那仿佛能吞噬人的黑暗,迈出去的脚默默收了回来。

她刚想喊上一个男生陪她一起去,司佩突然说:“我去吧。”

说完还冲着她眨了眨眼。

等女孩子从目眩中回神过来,发现司佩早已走远。

司佩推开道具间的门,还没打开灯的时候就发觉有浓郁的厉鬼气息。

但这个房间却没有厉鬼。

司佩眯起眼,他究竟是为谁而来。

她从桌上摆着一堆剑里找到了和她那把一样的,随手提起后就离开了道具间。

还没走几步,她就迎面遇到了宿露白。

宿露白一袭黑衣,几乎要融入夜色,他看到司佩后向她走近,语气有点不自然:“武指叫我们去练习一下武术动作。”

司佩轻笑:“那就请宿老师带路啦。”

宿露白脸色不太好,沉默地在前面走着,步伐极快。

索性司佩个高,跟上他也不大费劲。

宿露白突然停步回头,看着她说:“宁子默还太小了,和他恋爱后会被他的粉丝追着骂的。”

司佩:???

不是?你怎么突然扯到这啊?

司佩无奈道:“我刚想拒绝他就跑了,总不能追上去跟他说吧。”

宿露白此刻也有些后悔,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就说出了这话。

他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没了??

司佩好笑又好气。怪不得粉丝总说他狗,现在一看倒也没说错。

武指早就等着他们,因为剧组赶时间,所以也只能紧急突击一下。

但就算突击,武指也很认真地给他俩设计出了不一样的武术招式。

对于宿露白,武指是一万个放心,演示了三遍后就让宿露白先去练习了。轮到司佩时,武指却有些头疼。

因为司佩这名字就等于无演技、烂片女王、一个美观但不实用的花瓶。

他给司佩设计的动作更是简化了一遍又一遍,只剩下了几个美观的动作。

他使了一遍,司佩马上看出了问题,道:“老师,这动作是不是太简单了。”

武指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女孩子使剑好看就行了,其他太复杂了,也不够美。”

司佩哦了一下,接过剑甩了一个剑花,剑花凌厉,白光晃目。

也差点没闪瞎武指的眼。

司佩又按照她所学过的剑法,对动作稍作修改后就试了一遍。

那剑式如狂风,划出一道道风痕,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好!”武指激动的喊了一声。

喊完又觉得不可置信,这真的是司佩使出来的招式吗?

连旁边的宿露白都有些惊讶。

果然是传误人吗?

武指兴奋地问她:“这是谁教你的?这设计妙啊。”

“以前拍戏时候学的,忘了。”司佩随口扯了一个理由。

武指有点沮丧,但很快振作起来:“那你能教我吗?如果那个前辈不让外传就算了。”

司佩点点头,说:“可以,他不会介意的。”

武指开开心心地拿着剑蹿到司佩边上,兴冲冲地学起来。

宿露白看两人挨的近,脸色更冷,连剑招都仿佛能凝出冰雪。

等武指学会后,副导也来喊他们了。

武指还拉着司佩的衣袖,大老爷们的脸上神奇地露出了不舍的神情:“等你有空,我想教你一些我自己设计出来的动作,我感觉你一定是最适合的人。”

司佩笑着应好。

司佩离开后,武指的脸悄悄红了。这个女人确实很好看啊,比网上说的还好看,尤其是她使剑的时候,剑式如虹,美人如玉。

*

夜晚,街上寂静。

灯笼被风吹地晃动。

仇九霄和桃灵走在街上,桃灵一甩一甩手上的玉佩穗子,这玉佩是傍晚的时候逛市集买的。

没想到这城里晚上安静地像个空城,完全看不出白日里那繁荣的样子。

仇九霄觉得周围的氛围不太对劲,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

刚走两步,他听到左手边的小巷子里有细碎的呜咽声,他扭头给桃灵递了眼神,桃灵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两人敛息融入小巷的昏暗里。

只见一个黑袍人把一个人按在地上,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作爪状向心脏处伸去。

结果手被凭空飞来的刀片划到,黑袍人警觉地回头,说:“何方宵小,出来。”

空气中传来一道女声:“我看你才是宵小。还裹着个斗篷,是不是丑的不敢见人啊?”

黑袍人怒急,袖里甩出一道黑雾往空气中打去。

“打不着,生气吗?”女声嘲笑道。

仇九霄没说话,从黑暗中出来,提剑向黑袍人攻去。

桃灵:“你怎么先动手了啊?!”说完也赶忙现身帮忙,两人配合默契,把黑袍人一步一步地往墙角逼去。

黑袍人见大事不妙,想遁走却被仇九霄阻拦。

“魔教,必须死。”

话音刚落,黑袍人被一剑穿心而过。

桃灵笑道:“这就叫,因果报应。”

路导喊了卡,拍拍手,说:“司佩老师这打戏真不错啊,武指教人越来越厉害了。”

武指凑上去:“这些不是我想的,是她以前拍戏学的,我还跟她学了几招呢。”

路导惊讶地瞅司佩。

你究竟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