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chapter5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1-12-04 字数:3251 阅读进度:5/73

ll黑粉还在跟颜粉对撕,撕的兵不血刃刀光剑影。

[我好奇地插一句,露水们呢,你们老公和人跑了怎么完全不急的?]

露水是宿露白的粉丝的称呼。

[急不急的管你啥事啊,咸吃萝卜淡操心。]

[急啊,我们当然急,急着让我们哥哥娶媳妇。]

[毕竟宿神已经单身二十五年了,入圈十年里从来没点绯闻和情史,我们露水真的很担心宿神的身心健康。]

[楼上的姐妹简直big胆!虽然宿神身心健康有待考究,但是你看他平时的直男行为和恐女人设,怎么可能追得到司佩嘛!]

黑粉们被露水这一系列发整的人裂开来。

[slb才二十五为什么你们已经开始催婚了?正常追星女孩不是恨不得哥哥永远不恋爱吗?]

[对不起我们不正常,毕竟宿神早就登顶四年了,事业粉早就圆满躺平了,也就只能催催婚来快乐一下了。]

[别家事业粉路过,好羡慕你们家都不用担心,求求各位大佬看看我家的宝藏弟弟吧!]

司佩早在穿越后的第三天就在街边广告牌上看过宿露白的照片,还好奇地去网上搜了他的名字。

宿露白在福利院长大,考入中戏第一年就被路导挑中出演电影《梦中情人》的男二闻星鹤,一夜爆红,拿下了戛纳最佳男配奖,那角色至今还排在那些年最让你心动的角色第一名。

但一路上也磕磕绊绊地碰了不少壁,幸运的是第三年拿到了国际大导常修远的电影《上天注定》男主角,同年狂揽各大电影节影帝桂冠,成功登顶。

司佩看过他的作品和几个采访,从他弯腰去听记着的话到采访时的沉着冷静,她能感觉到宿露白不像网传那般直男,但确实有在躲避那些肢体接触。

在她还在刷评论的时候,休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脑袋探了进来,说:“司佩老师准备一下,马上到你的戏了。”

司佩点点头,起身理了理裙摆,抚平上面因为久坐压出的褶皱,从容地走出去。

她的第一场戏很简单,情节大致就是桃灵因为仇九霄不肯带她下山,独自生闷气的时候被找到,仇九霄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下次带她出去。

她蹲在湖边,悠悠的往水面上丢小石子,连边上来了人也不愿意分一个眼神去看。

“灵儿。”仇九霄蹲下,语气轻轻。

桃灵的脸嘟起来,没有搭理他。

“我跟你保证,下次一定带你出去。”他的手抬起来,犹豫了半会才落到桃灵的头上,揉了一下立马缩回去了。

她转过头直勾勾地看他:“真的?”

那漆黑的眼珠里清澈地倒影出他的身影,仇九霄点头:“嗯,我答应你的。”

桃灵脸上一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立马站起来,衣服上的尘土都忘了拍,兴奋地跑回洞府。

只在空气中留下了一句话:“谢谢九霄哥哥,灵儿饿了,先回去找师傅吃饭啦。”

仇九霄看着她跑远的身影,嘴角不自觉地勾出一个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弧度。

“好,卡。”

导演拍板,这一幕戏算是顺利结束了。

司佩呼出一口气,走到摄像机后面看录像,自我感觉还不错,没演砸,而且一举一动还是那么美。

她拿着扇子轻轻扇着,带起的风把鬓边的头发吹得微微晃动。

张叔站在旁边手持小电风扇猛吹,满脸诧异地问:“司佩你这么扇风,能凉快吗?”他觉得站在这人都快化掉了。

司佩对他回了个露齿笑:“我不热啊。”

仙女怎么可能会热呢?

她一扭头就看到了宿露白那优越的侧脸,心下感慨,仙男也不会热呢。

宿露白被灼灼的目光盯得不大舒服,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司佩摇摇头:“没有。看你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嘶。

张叔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小姑娘看着年纪轻轻,说出来的话倒是让人惊掉下巴。

宿露白垂眼深深看了她一眼,扭过头继续去看屏幕。

下场戏是配角的戏,她干脆站在边上旁观,想吸收他们拍戏的经验。方才的戏虽然拍的时候很满意,但是一看录像就发现她的站位没找好,有几处人已经出画面了。

老戏骨真的不愧是老戏骨,从站位还是演技都是无可挑剔,连台词都完美贴合了人物。

她看着看着就入了迷,这感觉大概就像是3d版电影,眼前只能看到那些演员的演绎,完全看不到其他事物。

这感觉直到导演喊卡后,她才恍然醒神。

这场戏结束刚好到了饭点,剧组的场务已经运来了订的的盒饭,站在角落开始吆喝着他们来吃饭。

路导的戏一向不缺投资,连盒饭都比别的剧组来得好一些,甚至多了一碗消暑的绿豆汤。

司佩找了个小角落窝着吃饭,筷子都快使出残影了,但面上还是吃的优雅。

剧组的男三号端着盒饭坐到了她旁边。

司佩停下了夹菜的手,不解地看着他。

男三号是今年从选秀节目出道的宁子默,长相是很符合时下审美的奶油小生,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小虎牙,奶的让粉丝纷纷无痛当妈。

宁子默紧张地递给她一碗绿豆汤:“佩姐,我看你很喜欢这个绿豆汤,刚好...我不是很喜欢喝绿豆汤,所以就想着来送给你。”

宁子默的脸上紧张地通红,连耳朵也是红的滴血。

司佩接过:“谢谢啦。”

“不…不客气。”他声音越来越弱。

“紧张什么啊,我长得很可怕吗?”司佩索性放下筷子,盯着宁子默看。

那双琥珀色的瞳孔在阳光下愈发剔透,简直能摄魂夺魄。

他慌忙摆手:“不是的,佩姐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子。”

“啊,真的吗。那我很荣幸啊。”司佩笑了笑,收回了目光。

“其实,我刚进组就注意到佩姐了,一直没敢打招呼。”他脸上的热度退下去了些,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些,“我只想来告诉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要是不想接受也没事,我愿意一直等你的回复的。”

宁子默飞快的把这句话说完,也没等司佩回应,端着盒饭又跑了。

司佩刚想拒绝的话已经到了嘴边,见状只能强行压回去,拿起筷子继续解决饭菜。

不远处,助理惊慌地看着宿露白捏断了一双筷子。

下午的戏也没有司佩的份,轮到了宿露白和谭夏瑶的对手戏,还是需要吊威亚戏份。

司佩喝着她刚送达的奶茶外卖,站在摄像机后面看着两人在空中被吊着飞来飞去。

谭夏瑶和宿露白相比少了些熟练,被绳子吊着走,而宿露白是熟练地借着威亚飞起来,乍一看就像真的神仙一样。

突然高空传来一声惊呼。

谭夏瑶的威亚绳断了!

在她旁边的宿露白立马拽住了那截要往下坠的绳子。但一个人怎么可能拽得住呢,也只能稍缓速度而已。

两人砸落在地上。

大家慌忙冲上去看,还有人在喊跟组的医生。

宿露白单手撑着地面站起来,摇摇头:“我没事,你们让医生先去看谭夏瑶吧,她情况比我严重。”

也没理大家的阻拦,从人墙里钻了出来。

司佩眼尖地看到他黑色的手套上有一道几不可查的深红色。

她上前,抓住宿露白的手腕,把他拽到了医药箱边上。

宿露白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索性由她折腾。

“你胆子还挺大,钢丝绳也敢抓。不怕钢丝直接割穿你的手?”司佩小心翼翼地摘下他的手套,嘴上却在声讨他。

宿露白手指颤动了几下,强忍住心里的不适。

那手心处被钢丝刻进去深深一道,血还没止住。

宿露白;“我带着手套。”

司佩没好气:“莽夫说的就是你。”

宿露白干脆不说话了。

司佩知道宿露白为什么会去抓住那根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如果换做是她,也肯定会去抓的。

她捏着棉签稍显笨拙地给他消毒。

宿露白看着她扑闪的睫毛,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好了,你等会再让医生包扎一下。”司佩呼了一口气,放下了拉住他手腕的手。

那手握过的地方还留着一丝她手上的凉意。

宿露白点点头。

谭夏瑶的伤势不算严重,多亏了宿露白拉住的那一把,只是擦伤,甚至够不上骨折。

但她此刻惊魂未定,呆呆地站在原地任人摆布。

照常来说,威亚使用前都会检查一遍,谁也没想到威亚绳会突然断掉。

路导气急,也不知道是谁在搞他们剧组,从开机开始事故就层出不停。

负责威亚的刘叔不停地在跟谭夏瑶道歉。

刘叔是负责操作威亚已经有十数年了,跟着路导的班底也有六年,是出了名的谨慎,从来没出过事情。

“刘叔,这个应该不是你的问题。”路导头疼地按着鼻梁。

剧组的威亚绳用的业内最好的,韧度极好,而且一年一换。

司佩捡起了地上的威亚绳,绳子上有一道整齐完整切口,这是自然断裂不会有的。

司佩眯起眼睛。

她闻到了一股厉鬼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