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chapter3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1-12-03 字数:3406 阅读进度:3/73

ll目光上移,撞上了一双清泓的眼睛。

司佩顿了顿,让开了位置让男人先过去。

路导走上来:“露白,你不是回去了吗?”

男人:“落了东西回来取。”

路导笑道:“那你这记性还挺差。不过你来的巧,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刚定下的桃灵,和你的对手戏最多,以后你多照顾着点。叫...对了小姑娘你叫什么?”

“司佩。”

男人的眼神落到她身上,带着点探究和惊讶。

他伸出手:“宿露白,日后请多多指教。”

只虚虚握了下她的指尖便收回去了。

司佩眨眨眼,他好像听过她的名字。不过想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评价。

“露白啊,我记得你是开车来的吧,要不顺便捎一程司佩?”路导朝宿露白挤挤眼。

宿露白哪不知道路导的心思。但是他又无意恋爱,只当做没看见他的眼神。

司佩刚想拒绝,宿露白就从兜里摸出了副墨镜带上,对她说:“走吧。”

墨镜挡住了那双眼,只露出高挺的鼻子和紧抿的薄唇。却还是让人心潮起伏,那人只要站在那里,仿佛脚下就是舞台,有镁光灯打在他的发丝上,细软的黑发也染成了白色。

车上很干净,淡淡的草木香冲淡了滚烫的热气,没有挂饰,只有个憨态可掬的小熊猫摆件被固定在仪表台上。

“地址。”

“翠湖别苑。”

一路无话。

到达的时候,司佩突然说:“我可以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宿露白扭头看她,鬼使神差地报出了一串数字。

司佩递交了好友申请,解下了安全带:“谢谢你送我回来,开机仪式见。”

宿露白看她的身影渐渐走远,心里闪过一丝懊恼。

司佩刚进入家门,手机叮咚一声,是宿露白通过了她的申请。

宿露白的头像是一张艺术照,黑白灰为主基调,人坐在沙发上,一半脸被黑暗吞噬,另一半脸用手挡住嘴唇,露出的眼里让人想到冰山上席卷的寒冽北风。

朋友圈空空荡荡,甚至签名就是个点。

敷衍又拒人千里。

她给宿露白发了个打招呼的表情包就摁掉了手机,从袋子里挑了个布蕾,窝在沙发上追剧。

直到开机仪式举行那天,他们的聊天记录都还止步在那个表情包。

在路导的强烈要求下,开机仪式只请了一家媒体,简单地拍了几张宣传照,草草走了个过场就结束了。

甚至他们的造型还没做就被喊去参加第一次剧本围读。

这也是司佩第一次看到完整的剧本,之前交给她的只是桃灵单人的剧本,她只能通过里面的一些描述来推断整个剧情线。

《上青云》是一个修仙背景的大男主文,讲述的是男主仇九霄在童年时因先天不足遭到父母遗弃,被师父栖真散人收养,天赋出众年少轻狂。成年当天师妹桃灵被魔教抓走,逼他挖掉灵根和金丹,桃灵用秘法自爆,和魔教同归于尽。从那天后,那个白马金羁的少年不见了,变成了个阴鸷、阴晴不定的仇九霄,一人将魔教消灭了大半。

在这个过程中,仇九霄和女主秦莺莺相识,俩人慢慢发展出情愫,在围剿魔教时他才发现秦莺莺是魔教圣女,他想放秦莺莺离开,但秦莺莺选择了自尽,并告诉他当年抓走桃灵的幕后黑手是他的大师兄。仇九霄抓到了意欲逃跑的大师兄,让他受尽折磨后才杀死他。

一切尘埃落定后,仇九霄封闭了洞府,从此世间再无仇九霄。

路导敲敲桌子:“大家有什么想法或者对剧本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有,我们就直接开始围读。”

饰演秦莺莺的新晋小花谭夏瑶指了指剧本,说:“女主的结局能不能改成和男主一起归隐或者游山玩水行侠仗义?”

司佩看到坐在对面的宿露白皱了皱眉。

路导摇头道:“不行,秦莺莺是小时候被魔教掳来的,亲眼见到了家人的离世。她在魔教的十几年活的战战兢兢,被迫做了很多坏事,杀了很多人,心里对自己是很厌恶的,所以在魔教被围剿后自尽是最后的归宿。”

谭夏瑶不气馁:“可仙侠剧女主怎么能死呢,观众喜欢看的是男女主之间甜甜的爱情,而不是生离死别啊。”

路导不耐烦的说:“我管他们爱看什么,我只拍我我想要的。我让你们提的是建议,不是让你们魔改剧本。”

谭夏瑶:“我接这个剧本不是为了让我的粉丝看到女主在结局赴死的。”

宿露白的脸色越来越冷,说:“如果你不想拍就赶紧滚。”

谭夏瑶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语带抽噎:“我、我只是想让我的粉丝能多看到我一点。”

宿露白薄唇抿地苍白,他真的很烦女人哭。

“桃灵死的比你还早,还是我的白月光,她都没要求加戏死而复生。你最好不演,剧组可以直接换一个女主。”

司佩无奈,没看到谭夏瑶的眼神要吃了她吗,能不能不要扯到我,我只想独美。

谭夏瑶瘦弱的身子晃了晃,默默地抽了张纸巾擦眼泪。

她没想到的是路导那么油盐不进,而且宿露白也跟网上传的一样,对女生不假辞色。她接下这个剧本主要是为了蹭宿露白的流量,最好能炒cp。但是女主如果后面死了,那这个cp也就炒不火了。但现在这个情况,如果要改剧本,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看到她安静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路导:“还有谁对剧本不满意的,没有我们就开始围读。”

围读期间,司佩看着宿露白的剧本上写满了笔记,而她的剧本上只有潦草的几行心得,不由产生了些敬佩。

认真工作的男人真的很迷人。

围读结束后,司佩主动凑到宿露白边上,问:“你的笔记能不能借我看看,让我学习一下怎么写人物小传。”

宿露白点点头,把剧本递给她。

剧本上标注的字迹清隽雅致,已经颇具风骨。人物小传写的也很丰满,甚至能够根据这份小传直接在脑海中勾勒出男主的神态、动作和气质。

她直接对着这份模板重新修改自己的标注和小传。

宿露白盯着司佩随意绑的的丸子头,露出的脖子像一块光滑生辉的羊脂玉。心里推翻了之前对她的看法,她和别人口中的不太一样。

别人口中的司佩是一个演技差到只会张嘴瞪眼、从不参加围读也不会去写人物小传的人,而他见到的司佩认真好学,虽然笔记记得有些拙劣,但人物性格钻研的很透彻。

宿露白突然对她的演技有了点期待。

第二日,正式拍宣传照。

司佩到的时候,听到一个灯光师在跟一个摄影师谈论八卦。

“我跟你说,昨晚谭小花去偷偷敲了路导的房门。我房间就在路导对面,从猫眼上看到的,穿的吊带呢。”

“她那么大胆的?那路导让她进去了吗?”

“肯定没有啊,我们路导可是有嫂子的,哪敢啊。”

两人越说越跑偏,就着这事对谭夏瑶评头论足了好久。

司佩轻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八卦。两人心虚地朝她笑了笑,勾肩搭背飞快的逃走了。

“司佩,轮到你了。”

造型师见她来了,招呼她进去换戏服。

桃灵的衣服以粉为基调,有窄袖和广袖之分,加上杀青那场的鹅黄色戏服一共有三套。

她先换上了那套广袖,腰封掐出杨柳腰,勾人夺魄。

化妆师的刷子温柔地从脸上拂过,妆容一点点完善。再睁眼时,镜中人已经美的惊为天人,头发梳了个双丫髻,多分了一缕头发圈了个环,环上坠了个银色的小铃铛。眼尾用粉色晕染,朱唇不点而红,笑起来的酒窝甜的能腻死人。

出去的时候,司佩感觉到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她身上,眼里全是惊艳,她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单人照拍的很顺利,司佩被摄影师大肆夸赞的镜头感,要归功于她以前的完美女神形象,不停地在镜子前练习,不管是飞行还是打架等等,都要保证每个角度看起来都很美。

但司佩和宿露白拍双人合照的时候,偏偏卡住了。

“你们的cp感不够,我要那种张力,张力。就那种旁人一看就想尖叫的那种张力。”摄影师手舞足蹈,恨不得亲身上阵。

司佩想了想,握住宿露白的手腕,把他的手往她脸上带,小声说:“捧住我的脸。”

骨节修长的手触到司佩的脸上,滑嫩的触感让他变的小心翼翼,怕一不小心就戳破那皮肤。

他的眼神不自觉地被眼尾那抹粉色吸引,食指停留在那里,好像被一点点轻柔碾碎的桃花瓣。

司佩没发现他的眼神逐渐幽深,喉咙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

摄影师站在边上,兴奋地把这画面录了下来,说不定能作为花絮放出去呢。

“好,这个非常好,完美!”摄影师好像被这个突然激发了灵感,“桃灵去抱一下九霄,要那种依恋的抱。”

司佩还没伸手抱住他,宿露白的手臂先勾住了她的腰,把她往怀里带。

“错了错了,是桃灵抱九霄,九霄你不要主动。”

宿露白的手好像被烫到,飞快地收回来,浑身僵硬地被司佩抱住,他感觉到她的手臂轻柔地环在腰上,下巴搁在了他的肩上,他侧过脸,视线落在了那发间坠着的铃铛上。

摄影师飞快地拍下来,对着底片感慨:男主和女二的cp感居然比和女主的强,这对了不得啊。

谁也没发现,一个被道具遮挡住的角落里,摄像机悄悄探出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