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chapter2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1-11-12 字数:3517 阅读进度:2/73

ll对面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声音一下子变冷:“你确定要解约吗?”

“确定啊,我明天会来公司付解约金的。”司佩毫不在意地说道。

“解约可是需要付违约金的,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废话,不解约还留在这个破烂公司里做什么。外表光鲜亮丽,内部全是污垢。

“那希望你明天能准时来吧。”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司佩笑着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她委屈巴巴地翻出银行余额给夏欣看:“呜呜呜欣欣我好惨啊,付完解约金我就可能就吃不上布丁蛋糕了。”

“那我银行卡里还有一小笔存款,你拿去先用着吧。”夏欣不忍心让大美人过上拮据的苦日子。

“漂亮妹妹的钱我可不能要。钱嘛,一下子就赚回来了。”司佩收回了刚刚委屈的表情,其实她也就是戏精了一下,只是为了逗一下夏欣,没想到她的反应如此有意思。

夏欣抿了抿唇,道:“那等解约后我给你做助理吧。”

司佩乐了:“好啊,不过你现在的魂魄强度还不能凝聚身体,等我给你画个符你随身带着,估摸着过几天就可以凝魂了。”

她点点头:“谢谢司佩姐。”

“道谢就免了,给我多剥点葡萄就行。”

夏欣点点头,拿起一颗葡萄继续剥着。

如果有人看到这画面,估计就是一颗葡萄自己把自己的皮剥下来,然后跳进了碗里的样子。

第二天,司佩起了大早去公司。

接待她的是一个小姑娘,司佩看着合眼缘,友好地提醒她:“小姐姐,这公司呆着也没啥前途,不如早日换个公司。”

那妹子可能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一脸茫然,不过也没有反驳司佩,只是点了点头,把这话记在了心里。

这个公司确实不太好,老员工总是排挤她这个新来的,她心里早有打算过段时间提离职,听到司佩的话后,把离职的时间默默往前又提了几天。

她将司佩带到了会议室门口后就离开了。

司佩推开门,里面坐着两个人,她只认得一个是经理,另一个不认识。

经理看她来了,亲切地朝她招手,示意她坐到他边上。

司佩坐到了对面,还挪了下位置,挪到了离他三米远的地方。差点就没把嫌弃两个字写脸上。

经理脸上的笑一下子就挂不住了,但还是压住了心中的火气,说:“司佩啊,听我的助理说,你要办解约?是不是我们公司哪里对你不好啊,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的,我们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他倒也没说错。就司佩这张脸,放眼整个娱乐圈也找不出第二张。虽然司佩啥也不会,但是偏偏就能吸引到很多的资源,甚至有很多资方明里暗里跟他提想包养她。

这可是一棵活的摇钱树。

司佩也没给他面子:“哪里都不好。我要是留下来,你能给我开s级合约吗?能让我成一线吗?你能亲自给我当助理吗?要是有一点能做到,我就留下来。”

经理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司佩继续说:“你看你一个都做不到,我不解约还留在这浪费青春吗?”

另一个男人开口了:“司佩,虽然我们不能承诺你上面提的要,但我们可以保证公司有的资源都向你倾斜。”

司佩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给我也不想要。靠艺人出卖身体换来的资源,不给她们反而给我,你们倒是不害臊。”

“司佩小姐是不是需要去看个医生,我们公司怎么会让艺人被潜规则呢。”下之意是司佩需要去精神科看看。

司佩网上冲浪了一个月,怎么可能听不懂这暗藏的意思。

“我觉得我不需要,反而你们可能需要去医院看看脑科。你们不知道我那个前经纪人就是被我举报的吗?哦原来你们不知道啊,那现在你们知道了。”司佩低头,欣赏自己刚做几天的美甲。

这话说的让对面两人的脸都扭曲了,还透着绿油油的颜色,犹如地里过季开始发黄的油麦菜。

他们没想到司佩如此不留情面。

“好,我们同意解约,按照合同规定,你要交给公司十倍的违约金。如果你付不出,就乖乖给我留下来。”他们只能出动最后的一招,料想司佩她也交不出解约金,她一个十八线,拍戏的片酬都少得可怜,哪付得起那么多钱呢。

却没想到,司佩未穿来前的早几年,原身的父母出了意外,赔了不少钱,加上她平时也节省,攒下来的钱交了违约金也有富余。

他们只能看着司佩交了违约金后,满身轻松地离开。

背地里气得要咬碎了一口牙。

司佩解决了一桩麻烦,整个人都高兴了不少。特别是看到了街边的一家甜品店的橱窗里摆着的精致甜品,眼睛都在发光。

她轻咳了一身,掩饰了自己渴望的眼神,优雅地走进了甜品店。

甜品店的小哥惊讶地看她几乎包圆了店里的甜品。

买那么多,可能是送人吧。

谁能想到司佩只是想自己吃呢,甚至打算一天就全部解决掉。

司佩走的时候还在想,这个小哥长得挺白净,偷看她的时候还会不自觉脸红,纯情的很,还悄悄给她打了折扣。

嗯,下次还来。

司佩嗜甜,在修真界的时候,吃什么都要偷偷加一勺蜂蜜。

而现代的甜品,尤其对她胃口,她觉得每个都让她割舍不下。

小孩子才做选择呢,大人全都要。

突然从角落里窜出来一个人拦住了她,这人看着四十上下,穿着的白衬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无缝隙地贴在身体上,头上顶着个蓝色的鸭舌帽。

他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语气有几分激动跟惊喜:“美女,你有意向拍戏吗?片酬面议。我们剧组现在就差一个角色了,我看你就特别合适!”

“你慢点说,我先了解一下。”司佩从包里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他点点头,正了正歪掉的衣领,说:“你好,我是《上青云》剧组的选角导演,我们剧组现在就差一个角色的敲定就能开拍了,可是这个角色设定是第一美人,而且导演又吹毛求疵,来试镜的没一个看得上。我是想出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没想到遇到了你!这是我的名片和工作证,我真不是骗子!”

司佩没想到走在路上也能被选角导演看上。她接过名片和工作证,还特意上网搜了一下地址,发现试镜的地方只隔了一条路,信了十之八九。

第一美人啊,那不是非她莫属吗。

她接过了名片,说:“我有兴趣,不过...我这甜品在室外太久可能会化。”

男人方才注意到,司佩手里提了一大袋包装盒。

“我来拿吧,我们试镜的地方有一个小冰箱,我给你放里面保证不会化。”他殷勤地接过,又说,“我叫张斌尧,叫我老张或是张叔都行。”

司佩点点头:“张叔。”

张斌尧笑眯眯地应了声,把她带到了试镜的地方。

试镜的地方应该是随便找的一个空工作室,墙面刷的雪白,墙角堆着一些三脚架和打光灯。

他示意司佩在门口等一会,他进去通知一下导演。

过了几分钟,房门打开了,张斌尧让司佩进去试一下戏,随后他就提着司佩的甜品去找小冰箱。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老张你去哪买了那么多甜品啊,真是太客气了。”

一只手伸过来想直接拿,被张斌尧啪地打在手背上。

“诶,老陈你可别什么都拿去吃,这不是我买的,是一个小姑娘的。她去试镜了,托我帮忙保管一下。”

老陈倒是没想到:“试镜?角色不是都差不多敲定了吗,难道试的是桃灵?”

张斌尧:“对。我方才在路上看到她长得很符合桃灵的描述,就让她来试试,说不定路导那个龟毛就看上了呢。”

“也就你敢说路导龟毛了。”老陈摇摇头。

而那个龟毛的路导此时正一脸满意地盯着司佩看,看得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他本想退而求其次,但没想到老张居然能在找到一个完全符合他心目中桃灵模样的人。

有了西瓜谁还要芝麻啊!他决定了,只要演的还能看的去,那就选她了。

但没想到的是司佩给了他一个惊喜。

入戏后的她娇娆的脸上带有几分灵动,动作似在细嗅花,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到一个地方。

桃灵的设定是一截桃花枝化作的精怪,从小在男主仇九霄身边长大,对仇九霄的依赖很深。但生性好玩,很容易被新鲜事物勾走。

所以才会在日后被魔教诱骗,成为了威胁男主的把柄。

也因此丢了性命。

她眼神突然一亮,放下了花枝朝门口走去,莲步都比常人快了一些。

“九霄哥哥,今天你出去为什么不带我。”她眼里带着控诉,是完全让人无法拒绝的语气,“下次不带我出去,我就自己出去玩。”

下一秒又切换成虚弱的样子,手被绳子缚着绑在柱子上,指尖无力地垂下。这是桃灵临死前的那一幕。

她低垂着眼,睫毛微微颤动,似乎心里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再抬眼时,眼前好像就是她的毕生所有,要把这些都死死刻在心里,安放在无人知道的地方。

“九霄哥哥,你要好好保重啊,灵儿陪不了你了。只可惜,我还没看到遍野的桃花...”

一滴清泪落下,附在下颌上欲落未落。

“好!就你了!”路导激动地拍了下桌子。

“谢谢导演。”司佩并不意外,桃灵的人生和她的人生有一点相似,还没被师父捡走前,她也曾是个娇生惯养的名门小姐啊。

路导越看司佩越觉得满意,甚至已经在脑海里勾画出了她穿上桃灵服饰的模样。

这时,试镜间的门被敲了两下,不徐不疾。

司佩快步走去开门。

入眼的先是一双刷的雪白的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