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chapter1

小说: 穿成花瓶女星后我爆红了 作者: 薄荷奶青 更新时间:2021-11-06 字数:3719 阅读进度:1/73

ll七月的太阳晒得树上的知了直叫唤,海丰公司的副总办公室却分外凉爽。

奇怪的是空调并没有运转。

赵立丰躲在办公桌下,紧闭眼睛,身体在不停打颤。

他感觉到了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在他的无声尖叫中不紧不慢地将他拖了出来。

那只手把他从桌子下拖出来后,又拎小鸡似的提着他的后颈衣领,把他绑在了椅子上。但在他的视角自始至终是空无一人的。

电脑自动打开,屏幕上缓缓出现了一句话。

[你潜规则艺人的证据在哪?]

赵立丰疯狂摇头“什么潜规则,我不知道。”

[是吗,看来你不诚实呢。]

他的视线里突然凭空出现一把水果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心脏骤停了一下,但还是没松口。他很清楚,如果交出来他入牢是板上钉钉的,不交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我、我给你钱,你想要多少都行,只求你能放过我。”

[放过你?那谁来放过被你下手的她们?]

“她们都是自愿的!!我没有强迫,真的没有。”他咬紧牙关,冷汗从额头上滴落。

电脑屏幕闪烁了两下,白色的字体被删掉,一个个血红的大字出现,张牙舞爪地想要从电脑里出来,将这个虚伪的人掐死。

[我就是被你害死的,下地狱吧!!!]

赵立丰吓得瞳孔陡然扩大,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一个人。

那是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在片场当群演,见到他时也不露怯,俏生生地冲他笑,青涩地让他止不住幻想,把她签到公司里后就找了个时间对她下了手。

但是她挣扎的很厉害,他只能拼命捂住她的嘴,没想到弄出了人命。他觉得扫兴,掩盖她的死因后,又有点害怕,就找了个道士,将她镇压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

“我交代,我交代。视频都被我存在了d盘的一个文件夹里,密码是zlf8537。”赵立丰交代完,眼睛朝上一翻,昏了过去。

“啧,不经吓的垃圾。”

司佩摘下了她的隐身符,玉白的手又往赵立丰的脖子上砍了一手刀。

另一个身影从电脑里钻了出来,是一个很秀气的姑娘,脸上却布满细长的划痕,拘谨地抿着唇:“神仙姐姐,谢谢你帮我教训了这个人渣。”

司佩是从修真界穿过来的,原身是一个十八线的女星,她好不容易花了一个月适应了现代社会,却在昨天收到一条赵立丰的短信,内容大致是问她考虑要不要接受他的包养,如果没考虑好就继续雪藏。

所以她特意去买了材料,画了一张隐身符,今天悄悄地进了赵立丰的办公室,想找到他潜规则艺人的证据,没想到赵立丰很谨慎,很多文件夹都设了密码。在翻找的过程中,她还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困在墙角花盆里的女鬼魂。

司佩干脆推翻了之前的计划,让小姑娘直接钻进电脑里,配合她装鬼吓赵立丰,逼出密码。

于是赵立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被突然翻开的书、自己在纸上书写的钢笔、上锁打不开的门等惊吓吓得躲进了办公桌底下。

司佩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脸,笑着道:“我可不是什么神仙,也不必谢我,我是为了自己。我叫司佩,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女孩的眼眶一下子就盈满了水汽,她声音有点哽咽:“夏欣,我叫夏欣。”

“想哭就哭出来吧,我在这。”司佩轻轻抱住她,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

夏欣头埋在司佩的怀里,放声痛哭。

她才二十出头,她的梦想刚跨出第一步,甚至还没谈一场甜蜜的恋爱,就失去了一切,她也不敢去想她远在北方的父母得到她的死讯会是什么样子。

“夏欣,错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容貌,是加害者。”

司佩叹了口气,她还没穿过来的时候,修真界也是如此,那些虚伪的修士到处寻找炉鼎,大肆宣扬至阴体质的女子天生就是炉鼎,是老天给予她们的机遇。

啊呸,这机遇给他们看他们要不要啊。然后她抄起剑就冲到那些人的门派里,把他们都揪出来暴打了一顿。她拼命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希望那些女子能够和她一样,挣脱这种束缚,不再傻傻地相信命运。

但这种说法从未停止过,让她越来越厌恶那个充满了虚伪和残酷的修真界,恨不得修真界原地毁灭了算了。

穿过来的时候,她原是很开心的,但慢慢熟悉了这个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光明照不到的角落也充斥着各种渣滓。

受害者有罪论,何其可笑。

夏欣摸着自己脸上那些划痕,声音几不可闻:“这些伤口都是我用指甲划的。每过一天我就划一道,就是这张脸让我被这个魔鬼盯上,我恨他,也恨我自己。”

“老天给你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毁了多可惜啊。你要做的不是毁掉这种脸,而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保护自己。如果魔鬼盯上你,那你就让魔鬼灰飞烟灭。”

司佩说完,对着赵立丰的脸重重地扇了一巴掌。

“如果魔鬼盯上我,就让魔鬼灰飞烟灭吗?”夏欣陷入沉思。

“哦,当然现在是法治社会,灰飞烟灭不可取,我们给他交给警察就行。”

夏欣突然咧嘴笑了,眼睛里有光。

在将证据都交给警察之后,他们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办公室。

回去的路上,司佩撑着伞,还体贴地往夏欣这边歪了点。

“你现在的魂魄有些虚弱,要少接触阳光。等你修养好我就送你去转世。”

夏欣咬了下唇,道:“司佩姐,我可以一直跟着你吗,我不笨,什么都可以学。”

司佩扭头看她,笑着说:“跟着我有什么好的。我现在可是失业人士。”

“司佩姐姐那么厉害,一定不会让我饿死的。”

看着她那满脸信任的样子,司佩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那你就跟着我吧,不过先说好,我只管三餐,没有小零食补贴。”

夏欣刚想说话的时候,司佩的手机响了。

司佩拿出手机一看,是她那个一点用都没有的经纪人打来的。

“有话快说。”

电话里的声音被一句话气得仰倒,暴跳如雷:“司佩你都被雪藏了一个月了,到底还想不想要资源了!”

“当然想啊,我现在可是穷得揭不开锅呢。”司佩假装很忧虑的样子。

经纪人大喘了几口气,语气温和下来,带着几分诱哄:“那你现在来公司,我带你去找赵总道歉。只要你乖乖听话,想要什么资源都有。”

司佩眼神慢慢变凉,一字一句道:“赵总?他怕是已经进局子里喝茶了,大概要喝一辈子吧。”

“你在说什么胡话!既然你不想要,有的是人愿意。”

有个屁的人愿意,真当那么多人愿意被潜规则吗。

没有你们这群傻帽,娱乐圈都能干净不少。

司佩想着,脸上笑意更甚,语气更柔和:“我看你就很愿意,不如你去吧。我看你这张猪头脸演鬼子一定能火。虽然吧你跟赵总这个搭配有点辣眼,但我相信你们是真爱,肯定能够克服一切困难。”

心下暗讽,她这个经纪人啊,谈资源的本事一点没有,拉皮条倒是熟练得很,合作最多的就是赵立丰。他签下来的女孩子,一个接一个地送到了他的床上,来换取资源。

原身就是被他推荐给赵立丰的,在她拒绝后还不停地想要说服她,诱哄会给她提供很多资源,保证她的星途顺风顺水。

这个经纪人留着也是个祸害,要不赶紧丢垃圾桶了吧,也不知道垃圾场收不收这种垃圾呢。

她如此想着,倒是选择性地屏蔽了手机里的叫骂声。

夏欣在边上有点听不下去,忍不住:“司佩姐,我们要不要...”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司佩单方面挂断了电话,污秽语戛然消失。

她好笑地拍了下夏欣的额头:“我不是告诉你,现在是法制社会吗。不要以为你是鬼杀人就不用偿命了,小心因果报应。”

夏欣捂着被拍的额头,嘟囔道:“做鬼怎么也那么多限制啊,跟我在小说里看得完全不一样。说好的死后会变厉鬼大杀四方呢?”

“话本里的都是编撰的,事实上,鬼魂的限制比凡人还大。而且你的怨气还不够成为厉鬼的。”司佩解释道,“做厉鬼有什么好的,他们要么被人控制成为走狗,要么被消灭彻底消散天地间。”

夏欣点点头,她变成鬼之后就被困在了办公室,也没遇到别的鬼,自然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些。

“不过...我上交的证据里面,有他和赵立丰的聊天记录。我猜,他现在已经坐不住了。”

经纪人此刻确实是坐不住了。

他电话里的色厉内荏,不过是掩盖自己的心虚。

他有种感觉,司佩说的是真的。赵立丰真的被带走了。而此时,外面的警笛声越来越响,仿佛死神提着镰刀在慢慢逼近。

手机突然跳出来一条短信。

[祝你入狱期间生活愉快。]发件人:司佩

他气得把手机往墙上一砸。

司佩才懒得去想经纪人此刻的心情,给他发了条告别短信后就关上了手机,舒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一颗颗葡萄被剥好放在了水晶碗里。

司佩拿起一颗葡萄,红唇微张,整个画面美得让人屏住呼吸。

“看我做什么?”司佩歪头,看向愣住了的夏欣,“被我的美貌迷倒了吗?”

那双桃花眼生的极美,特别是看人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含情脉脉,似乎你就是她的心上人。

夏欣呼吸一滞:“司佩姐真的不是神仙下凡吗?”

司佩笑的娇娆:“最多算半个仙人吧,当神仙哪有当凡人自在啊。”

这话也确实是真的,修真界的人一部分平日里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一个个恨不得宅在洞府里永远不出门。还有一部分满世界收集变强的法宝,将弱肉强食的理论贯彻到底。除了司佩这个奇葩,天天到处跑,捉鸟耍猴样样都行,各大秘境随便乱闯,用现代话说就是旅游。

夏欣想了想,说:“也是,我看那些小说里他们都是喝露水的,太寡淡了。”

司佩哈哈大笑,直接笑倒在了沙发上。

电话又响了。

这次是一个年轻的女声:“司佩,你的经纪人有事暂时不能带你们了,现在公司决定把你调到姜诚经纪人名下,明天早上七点你来公司报道。”

“不用了,我要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