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冰河纪元 第二百二十五章三角关系

小说: 苍穹玄帝 作者: 清炒大葱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264 阅读进度:226/269

第二百二十五章三角关系

一夜过去

这一觉晨风燕儿睡到临近中午,打开房门,扎紧束带,刺眼的阳光随之映入晨风眼中,晨风一步迈出。

“晨风哥哥,我们走吧。”

“嗯,我们走。”

晨风回应一声,燕儿从房中出来,挽住晨风手臂,二人有说有笑走向院外。

“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啊!”

另一处月凤走出房间伸着懒腰,碰巧晨曹从外边回来,刚好看到月凤从房中出来,于是便上前打招呼。

“妹子,你醒了。”

月凤眨巴眨巴眼睛,看起来很是可爱。

“晨曹大哥,你起的好早啊。”

“呵呵还行吧,起早习惯了,到了时间就醒了,妹子,武宗主已经在燕儿院门前等我们了,快走吧。”

说完晨曹转身离去,月凤小跑跟了上去。

天女阁院前风公匿武天明恭敬站在院前静静等候,他们二人一大早就已经早早候着,然而他们等了数个时辰,就是不见晨风他们二人的影子,如今二人已是十分焦急,但燕儿曾说过,任何人不得靠近一步,否则死!

他们二人除了继续等着,别无他法,就在这时,燕儿挽着晨风出现在二人视线中,武天明连忙迎上。

“圣女大人。”

燕儿冷漠点头,晨风挠挠头呵呵一笑:“嘿嘿,对,武宗主的床实在是太舒服了,睡过头了不能怪我。”

月凤晨曹这时走来。

“堂弟,燕儿,你们醒了。”

月凤道:“哥。”

随后看了一眼燕儿,月凤不太情愿开口道:“嫂嫂好。”

“你好。”

燕儿看着月凤轻生回应,但她那会说话的眼睛却出卖了她,得意也仿佛写在她的脸上,那双眼睛就好像在说。

哥哥?呵呵!别想抢我男人!

“武宗主,今日本圣女与夫君一起出去,本圣女知道你公务繁忙,你就不用去了,退下吧。”

武天明愣了一下,随后回道:“是,圣女,若有需要还请告诉小的,告退。”

风公匿行礼后跟武天明一同离开,如此一来这里只剩下了四个人还有一只小兽。

小家伙趴在月凤手中呼呼大睡,淡黄色的绒毛时不时随风摆动。

“晨曹堂哥,我和晨风哥哥想去其他地方逛逛,你和月凤妹妹先去决斗场,我们稍后汇合。”

晨曹点点头:“好,正好我带着小凤也出去溜溜弯,那你们快一些,我们晚些时候在决斗场汇合。”

月凤站出来道:“哥!我也想去!”

晨风还没开口,燕儿挽着他的手忽然用力一些晨风不解,刚才燕儿听后脸色当时就有些变化,虽然只是瞬间,但晨曹依旧捕捉到了,他很好奇,以前的燕儿可从没这样过,这段时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虽心里这样想,但还是将月凤拉到身旁。

“小凤,他们二人许久未见定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们了,我陪你找好玩的地方,等玩够了我们就和他们汇合,走吧。”

“堂弟,祝你们玩的愉快。”

随后不有月凤分说,拉着就走,二人走出武神宗,月凤甩开他的手生气道:“哎呀!干什么?”

晨曹沉声道:

“没看到你说出那句话时她的脸色吗?”

月凤生气道:“她脸色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我找我哥,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感觉她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还是小心点好,小凤,我是为了你好,不知为何,我感觉燕儿不太喜欢你。”

“她不喜欢我,和我有啥关系?我又没求着她喜欢我,她有病吧?要不是因为她是我哥的老婆我早就骂她了!她算老几啊?”

“她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呗,甩什么脸子!我可不欠她的!”

说罢,月凤生气的抱着膀子站在墙根生闷气,眼角中可以看到有几滴晶莹的泪珠在眼眶晃动,她认为自己收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很是委屈。

晨曹走过去安慰道:“好了,别生气了,或许只是误会,以后会有机会解开的,走吧,我带你去散散心。”

“谁要和她解开!我不管!我不听!她不能这么对我!我要去和她理论!”

月凤激动的说完,转身就要回去找晨风,却被晨曹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去?”

“你别管我!我凭什么受这个委屈!”

月凤剧烈挣扎,想要挣脱晨曹的手。

就在这时,燕儿挽着晨风的手臂从里边走出,看见正在拉扯的二人走过来道:“堂哥我妹怎么了?”

晨曹道:

“哦,没什么,她有东西掉在哪里了,想回去找找。”

转身对月凤说:“我刚才不说了吗,回来再找,没事的丢不了。”

月凤盯着燕儿看了一眼,后者眼中那冷漠让她感到心中胆寒,那双眼睛仿佛在说,你若敢惹怒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看着晨曹改口道:“我不!那是我娘亲留给我的!我一定要去!”

“堂哥,既然小凤要去,你们就去吧,想来一会就找到了,不差这一会,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和晨风哥哥就先走了。”

晨曹点头:“好,记得玩得开心。”

“会的。”燕儿轻轻一笑,挽着晨风转身离去。

晨风二人离开很远后月凤生气的吐口吐沫:“呸!”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覆盖在燕儿的神识之中,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只见她嘴角轻轻勾起满是得意,撇了一眼身后在心中暗道:“臭小三,和我斗,你还差的远!”

这两个女人之间发生的一切晨风毫不知情,他只是感觉燕儿回来后怪怪的,后来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那个老头的原因,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他认为一切顺其自然,一定会有好的那么一天,现在最重要的是他魂牵梦绕的燕儿回来了!

“燕儿,你想去哪儿?”

燕儿转转眼珠子指着身上穿的衣服道:“晨风哥哥,你还记得送给我的这件紫金裙嘛?”

晨风得意的笑道:“那当然记得!这可是我在北水城送给你严格来说的第一件礼物,当初那个奸商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忆犹新。”

燕儿轻轻一笑,万花羞涩的闭上花瓣,这一笑万众倾倒,万千少女不敢看其容颜,足以让世间所有男人失去魂魄。

“哈哈!没想到晨风哥哥还记得那个奸商呢,燕儿都忘记他长什么模样了。”

“怎么?”晨风伸手抓住她的下巴一脸坏笑:“你有我还不够?难道还要记住其他男人不成?”

燕儿一巴掌把他手打到一旁抱着手臂笑着道:“怎么会呢,我可是有夫之妇!再说啦!就他那个模样的哪有我家夫君帅?女孩子可是都喜欢夫君这样的。”

燕儿忽然娇声道:“夫君~你说你长的这么好看,万一有其他女孩子喜欢你怎么办?”

“喜欢我?我这样的会有喜欢我的?”晨风刮了一下燕儿坚挺的鼻梁道:“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没眼光找我这么个倒霉男人?”

燕儿一阵思考后开口道:“嗯!没错,是挺倒霉的。”

忽然晨风想起什么,随即假装生气的托起她的脸蛋:“你还说不记得他长什么模样!小坏蛋!”

燕儿一个闪身跑到晨风身后做着鬼脸:“略略略!你抓不到我!哈哈哈哈!晨风哥哥,你来抓我啊!”

“臭燕儿!你别跑!看为夫抓到你怎么收拾你!”晨风假装生气,撸起袖子追了上去。

两人打情骂俏之际,晨风忘了还有第三人…

灵戒空间

紫鹭看着他们二人唧唧我我气就不打一处来,然而她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她现在也打不过她,正所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燕儿与月凤的恩怨她可是清楚得很,只是这个误会在短时间内怕是解不开了,想到这不禁替晨风这个榆木脑袋感到无奈。

“这头猪!气死我了!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小气!若是你哪天走了,看我抢不抢你男人!哼!气死了!修炼!”

虽然紫鹭气的嘴巴都撅起来了,但也无可奈何,昨夜二人的谈话她听的都面红耳赤,不过好在二人没有进一步发生什么事,而她如今能做的只有修炼。

看着他们二人,忽然他感觉自己心里的某个地方好空…

那地方空的她好难过,好难过…

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心底蔓延,这一刻,她特想大哭一场,可惜她不能,若是哭出声音晨风必然察觉,到时二人将会很尴尬,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到了这时候,她再也无心修炼,只想静静的看着晨风,她发现,自己喜欢他的每一次微笑,不知从何时晨风的一举一动已经可以影响他的心情,见到他笑她也开心,见到他难过,她的心就像被利刃刺穿,就在今日,见他与他的妻子唧唧我我,她又感到难的悲伤,就像整个世界都离她远去,只剩下无尽的孤独…

“那个女人…为何不是我…”

晨风燕儿的目的地最终选在了城北的杂货市场,因为哪里见得光的见不得光的都能找到,晨风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宝物。

s..book432942706895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苍穹玄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