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小说: 被影帝甩了以后 作者: 故事后来都变了 更新时间:2020-07-27 13:32:59 字数:3270 阅读进度:22/22

后台个人休息室内。

叶阑哲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助理阿盛推开门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前的就是两条笔直美观的大长腿,叶阑哲净身高183cm,偏偏比例还近乎完美,别人形容他的“脖子以下都是腿”,真的一点都没有错。

阿盛洗了些水果端进来,叶阑哲见到他,却眉头一皱,坐到旁边的沙发上,问:“怎么是你?”

他语气跟平时没多大差别,不过阿盛听出来,叶阑哲这是不高兴了,可自己没得罪他啊,他回忆一下,今天唯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下午接受群访的时候,叶阑哲对媒体发了一通脾气。

难道还是在为这件事不悦,阿盛立马屁颠屁颠走过去,“阑哥,你跟那些小媒体计较什么,你要是实在不解气,我找我哥封杀他。”

叶阑哲瞥了他一眼,“阿盛,记住你助理的身份。”

即使已经是众人仰慕的影帝,叶阑哲从不在身份上压人,只会在气场上让人惧怕。

比如现在,阿盛怕得不再说什么,见他眼神总时不时往门口瞟去,一下子明白过来,“阑哥,你是不是在等人,是不是在等陆萌?”

叶阑哲弯腰捡起果盘里的一颗葡萄,镇定自若地回答:“我等她?我为什么要等她?”

阿盛以前还不明白他哥林璨为什么会对陆萌另眼相待,现在他陪叶阑哲在剧组一段时间,也是看明白了,叶阑哲不爱近女色,唯独对陆萌是不同的,但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叶阑哲恐怕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更是不敢多嘴,生怕惹得他不高兴

不过阿盛敢断定,将来有一天,阑哥肯定会后悔的。

直到剧组工作人员差不多都走光,只留下几个在整理道具,诸亮给他打电话,“阑哲,你在哪里呢?”

叶阑哲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有工人正在将椅子一个个搬到卡车上,淡漠地说,“我在酒店房间。”

“那我刚刚去找你,敲门怎么没动静?”

“刚回来。”

“正好,我们在外面吃饭呢,就差你一个,来吗?”

也就诸亮敢叫一起他,平时他们偶尔不想吃盒饭,约到附近饭馆提高下伙食质量时,很少会叫叶阑哲,阿盛经常会在外面高级饭店给他订饭,因此叶阑哲可能瞧不上他们这个档次。

好歹导演叫了,这个面子他还会给的。

不消片刻,叶阑哲就匆匆赶到。

他开门后,正巧看到陆萌端着酒杯站起来与电影里的男二号、演将军的男演员沈宇□□杯,她在电影中演暗恋沈宇超的人,可两人现实里不太熟悉,诸亮说电影就快要拍了,你们俩不应该生疏,碰个杯是应该的。

“叶影帝来了啊,快来快来,坐这里。”

大家都对他表示热烈欢迎,然而叶阑哲冷着脸,丝毫看不出高兴,他一坐下,其中某个副导演就让陆萌再敬叶阑哲一杯酒。

“阑哲,其实我们今晚这顿饭就是为你举办的,你看看网络上热搜,全都是下午你替陆萌解围这事,公关组还没来得及买营销呢,这热度就自动来了,替剧组省了一大笔钱啊。”

“对啊,叶影帝,你下午怼人那姿势太帅了”,又有个人起哄,“萌萌,还不敬你的恩人一杯酒。”

说恩人谈不上,不过在那种场合下,叶阑哲能为陆萌出头,确实帮她出了一口气。

她真心实意地将杯子倒满,酒桌文化就是酒喝得越多,越能体现出诚意。

哪知道陆萌还没有开口,叶阑哲已经先一步发话,“不用感谢,今天不管剧组谁出了这事,我都会站起来,跟人没有关系,不要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用得相当微妙,一时之间,原本活络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大家猜不透叶阑哲和陆萌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明下午还帮助陆萌的人,到了晚上,却又当众让她下不了台。

陆萌看起来并不介意,笑着脸,“不管怎么样,叶影帝今天帮的是我,这杯酒还是应该我喝,我干了,你随意。”

“哎,萌萌,别一下子喝这么多,很容易醉”,陆萌哈了一口气,白酒太辣了,又苦又呛人,辣得她嗓子疼。

她放下酒杯,“没关系,我不喜欢欠人情,这杯酒,是我对叶影帝的感谢。”,

叶阑哲嗤之以鼻,也不知冒出的这股子气哪里来的,故意冷漠地忽视她,跟旁边人社交打招呼。

陆萌心想,这样也好,自从上次在ktv那番话后,她和叶阑哲除了对戏没有任何交集,本来她还担心要怎么面对叶阑哲释放出来的善意,现在来看,就是她多此一举。

网络上的风言风语,对演员现实生活勾不成影响。

尤其是还在剧组拍戏时,诸亮给的强度很大,镜头要求也很高,这段时间,每个人都必须要做到全力以赴。

原本诸亮担心陆萌的气场在叶阑哲面前会被压低一头,没想到两人第一次拍对手戏,陆萌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戏份是乱着拍的,陆萌和叶阑哲的第一场戏,就是她已经嫁给他后,精神开始有些错乱,叶阑哲想要强上她,陆萌不从。

在拍这场戏前的十天,陆萌和叶阑哲甚至连一句话都没交流过。

不是她不想跟叶阑哲交流剧本,是从那晚吃过饭后,他就一直对她爱答不理,冷暴力这种事情,没人比他更擅长了。

这回,在一旁观全程的关楠也支持陆萌,“萌萌,你可千万不要再和叶影帝有牵扯了,男神梦破碎,没想到他是这种人,表面上绅士有风度,私下怎么总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模样,你笑什么,该不会真的欠他钱吧?”

陆萌是笑关楠少见多怪,叶阑哲都对她冷暴力两年了,只不过以前不常见面,她不用天天面对,她比任何人都习惯叶阑哲这个样子。

灯光道具全都准备好后,陆萌蜷缩在古色古香的床板上,化妆师过来给叶阑哲补最后一次妆,诸亮在离他们还有段距离的监视器旁边坐着,拿着大喇叭喊,“陆萌,等下保持住状态就行,也不要太刻意,咱们追求自然。”

“阑哲,陆萌第一次跟你搭戏,你带着她点。”

“好了,三、二、一,准备开始。”

导演一喊,陆萌脸色立马变了,叶阑哲强行压过去,“你是孤的小妾,不跟孤睡,你想跟谁睡,还想着你那个姘头吗?”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陆萌拼尽全力推开他,可帝王是个丧心病狂的人,她越是推着,他越撕扯她的衣服,见她崩溃反而有种野兽见到生肉的感觉,刺激、兴奋。

两人推搡一会儿,诸亮做了一个拍打的动作,陆萌抓着机会,狠狠地扇了叶阑哲一个巴掌,“啪”得一声脆响声,听得十分清晰。

不过周围一圈人都投入到剧情中,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诸亮甚至从监视器旁站起来,给陆萌竖起一个大拇指,愤怒到极致的女人,扇男人巴掌再合适不过。

效果和氛围一下子就来了,被一个不爱的男人逼着上床是件再痛苦不过的事情,更为痛苦的是,帝王有个变态爱好,就喜欢在将军面前跟洛月亲热,想到这点,洛月又扇了他一巴掌。

截止导演喊停,陆萌一共扇了他五下,其中有两下更偏向于是挠他,因此叶阑哲不仅两侧脸颊都留着巴掌印,有一处甚至被他挠破了。

工作人员立即过来处理,“叶影帝,你还好吗?”

“没事”,他语气听不出好坏,“阿盛,去拿冰袋给我,快点。”

这下子,大家恍恍惚惚都意识过来了!在刚刚那场戏里,叶影帝居然被陆萌扇巴掌了,还扇了好几个。

剧本没有那一段,所以这是陆萌临时发挥的。

omg!有人给她比了个“666”,敢这么扇叶影帝巴掌的,大概就只有她了。

陆萌却还坐在道具床上,捂着被子哭,她刚刚其实是没有意识的,就随着人物情感走,这会儿,一场戏终于结束,大家都各自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她却还没有解脱出来。

关楠过去安慰她,“萌萌,都是假的,拍戏都是假的。”

她把头靠在关楠肩膀上,都是假的吗?那为何她刚才的情感那么真,心里的恐怕与害怕,仿佛就是触手能够到的。

诸亮在和叶阑哲说话,“你也不要怪萌萌,刚刚那场戏加几个巴掌更能突显人物性格,脸上好一点就去安抚她几句,你看你把她吓的。”

叶阑哲捂着冰袋转过身,见她正委委屈屈地趴在别人肩膀上默默流泪,心里的愤怒瞬间转化成心疼,竟有种想擦干她眼泪,把她揉在怀里哄的冲动。

可惜他不是个会彰显温柔的人,明明是想去安抚陆萌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你哭什么,一个演员要是出了镜头还不知道走出角色,将来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你是刚开始演戏,所以还不习惯,不要再哭了,刚刚演得很好。”

他说了一堆话,陆萌一句都没听进去,她抬起的头又低下,“你可以走吗?我求你快走,我不想见到你。”

叶阑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