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小说: 被影帝甩了以后 作者: 故事后来都变了 更新时间:2020-07-27 13:32:53 字数:3090 阅读进度:15/22

论拼气场,叶阑哲就没输过。

原本被红酒淋到凶神恶煞的副导演,在看清楚门口来的人是谁后,气焰一下子消了下去,态度呈一百八十度转弯。

有人给他递了几张餐巾纸,先把脸上的污渍擦拭干净,可他慌里慌张,随便擦几下纸就掉在了地上。

“叶、叶影帝?您怎么来了?”

这里面的人叶阑哲一个都不认识,不是同一个level身份的,他们也合作不到叶阑哲,但相由心生,他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是好东西。

再看到陆萌穿着黑色裙子站在其中,虽说裙子的长度还可以,叶阑哲仍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这个做法背后的含义再明显不过,没想到他继续将陆萌挡在身后,对面前的人问,“你刚刚想打谁?”

表情是属于“叶阑哲式”的不屑,有种在他面前,别人都是狗屎的感觉!

赵翔站在一边,妈的,他做梦都没想到,陆萌居然真的交了男朋友,这个人还是叶阑哲。

叶阑哲是什么人,目前娱乐圈身价最高的影帝,要逼格有逼格、要人气有人气,这么说吧,但凡和叶阑哲沾上点瓜葛的绯闻,都能闹得腥风血雨,好几位当红小花出圈上位,都是从跟他单方面炒作开始的。

陆萌还真的是沉得住气,抱着这么个粗大腿,这几年事业丝毫居然毫无进展。

那两个投资人眼睛里也冒着精明的光,一心想走过去给他递个名片认识一下,通常叶阑哲出演的电影,投资商们都是抢破脑袋想上,要是没点人脉,很难勾搭上的。

——

直到跟着他坐上车,陆萌都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拿一只手悄悄捏了另外一只手的手背,很疼,不是做梦,那为什么她有种很梦幻的感觉呢。

小时候看漫画书的时候,陆萌最喜欢的情节就是在主角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有股神力突然出现,帮主角打败坏人,每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她就要按暂停键,在地毯上先蹦蹦跳跳鼓掌一会儿。

刚才的叶阑哲,就是她心目中的那股神力。

喜欢的人在你害怕的时候突然降临,这个晚上,她能记一辈子。

陆萌所想的一辈子,在叶阑哲眼中就是烦躁与愚蠢,虽然他帮她出了一口恶气,心里面反而对她多了几分嫌弃,刚准备开口说奚落的话。

陆萌主动凑上前,在他脸颊上迅速亲了一口,那双眼睛像黑葡萄一样,湿漉漉的,很会勾人。

叶阑哲轻佻地笑了笑,手指抵住她的下巴,刚准备吻上去,突然开口问,“你还打算坐在这里看多久?”

后面还坐着个关楠,此刻表情已经彻底呆若木鸡。

从叶阑哲突然拉过她问陆萌开始,关楠就觉得世界真魔幻,没想到这个晚上给她的冲击力远远不止如此。

陆萌也注意到了,不过她现在满脑子想得都是叶阑哲刚刚的动作,哑着声音跟她说,“楠姐,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再找你。”

她“哦”了一声,机械地推开车门下来,想想不对劲,刚刚车里那飘飘欲仙的气氛,这两人接下来要做什么很明显了吧?

尽管关楠口头上也说过她觊觎叶阑哲身体这种话,然而当陆萌真觊觎到了后,关楠的心情又很复杂,算了,看样子他们认识远不止一两天,还是等明天再仔细盘问陆萌情况。

叶阑哲好久都没和陆萌在一起过,此刻摸上她的身体,那种熟悉感扑面而来,她皮肤细腻光洁,摸在手里又滑又嫩,跟剥了壳的鸡蛋,让人有一口吞掉的**。

就在叶阑哲正准备撕开她衣服那瞬间,陆萌终于握住他的手,小声哀求,“我们不要在车里好不好?”

“没关系,我车窗玻璃是经过处理的,外面的人不可能看到。”

陆萌湿漉漉地盯着他看,又重复一遍,“我不喜欢在车里的感觉。”

他一定不记得了,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时,有一次叶阑哲不知为何,心情特别差,找陆萌出来,在车里就对她动手动脚,根本不顾及她的意愿,那次之后,陆萌就对这个地方产生了阴影。

此刻,叶阑哲抓住她的手,“陆萌,你知不知道男人是不能等的。”

不过他还是等了。

这里离叶阑哲的某处居所很近,之所以说是某处居所,因为他在这些年里,投资过不少的房产,这个城市,随处可见都有他的房子。

但这边的房子,陆萌还是第一次听说过。

小区确实离得近近,但外表看起来有些老化了,像是二十年前的老房子。

进去时,陆萌怕被认出来,戴好口罩,头一直低着,叶阑哲却比她淡定不少,“放心吧,狗仔们不知道我家在这里,不会跟过来的。”

而且天色已晚,这周围住了不少中老年人,这个点都上床休息了,一路上,确实没怎么碰到人。

电梯因年代太久了,上面的数字都有些模糊化了,陆萌仔细地盯着数字键看,嘴角忍不住上翘。

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只有叶阑哲能给她这种感觉,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努力爱一个人还是有回报的,比如以前叶阑哲从来不会介入她的私生活、以前的叶阑哲也不会在乎她的想法,但现在,这些都在慢慢朝好的方向在改变。

开门的时候,看着周围已被蒙上岁月痕迹的环境,陆萌开开心心地问,“这个地方,你是不是就带我一个人来过?”

叶阑哲将她抵在墙上,呼吸有些沉重,“重要吗?你知道我忍得有多难受,要怎么好好报答我?”

他摆弄着她的身体,即使之前他们也有过很多千疮百孔,现在看起来仍那么和谐。

陆萌攀附着他,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地想法,想问问他,他们能不能谈恋爱,就跟正常的男女朋友一样,她会好好爱他,珍惜他们这段感情。

以前他赋予她的那些痛苦与伤害,她可以学着一笔勾销。

可惜叶阑哲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

第二天,难得叶阑哲没什么事情,不用早起。

其实这段时间,他把能推的活动都推了,诸亮的新电影就要开拍,通常在拍一部自己满意的剧本时,叶阑哲都会提前两三个月就做准备,进入到电影里的状态。

一夜过后,叶阑哲感到神清气爽不少,丝毫看不出来是昨晚“勤劳”一夜的人。

果然,只有陆萌才能跟他这种餍足感,既然昨天两人又顺水推舟在一起了,维持以前那种关系也不是不可以。

陆萌正在卫生间洗澡,叶阑哲盯着浴室门看了一会儿,打算等下她出来时,找她好好聊聊。

昨天的裙子已经不能穿了,陆萌从浴室走出,身上穿得是一件破旧的白衬衫,男士的,不过因为时间久远,衬衫上的白色被晕染成淡黄色,皱巴巴的。

她见叶阑哲盯着看,解释道,“我裙子脏了,就随便找了件衣服穿,这是不是你上学时住的地方啊,怎么衣服都偏小,就这一件能当裙子穿呢。”

“不好看”,叶阑哲点评着,语气倒是十分普通,看不出什么异常,“还是把换了,这件衣服不适合你。”

“反正就是在家里,等下我让楠姐送一套过来。”

“不用,我妹妹的房间有女人的衣服,你现在就过去换了。”

“哦,好的。”

叶阑哲的表现跟昨晚完全像是两个人,也许这才是平时真实的他,昨晚那个帮她挡坏人的人,反而只是转瞬即逝。

陆萌心里有种淡淡的难过,仿佛是做一场梦,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梦也跟五彩斑斓的泡泡一样,被戳破了。

叶阑哲给她点阳光,她能笑下去,想得全是对未来美好的奢望,叶阑哲冷淡一些,陆萌又一点信心都没有了,一切回到原点。

她在另外一个房间,真的看到有女孩子的衣服,其实穿得有些小了,但陆萌人瘦,勉强能套得下。

出来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客厅的墙角处,有一架钢琴在摆着。

陆萌坐过去,随便按了一个键,屋子里冷不丁发出某个音乐节奏的声音,叶阑哲从房间里出来,本来脚步挺快的,在见到陆萌坐在那里后,他突然停了下来。

陆萌主动提起,“你小时候也学过钢琴吗?我也学过,我们老师还夸过我有天赋呢。”

她作势想在他面前露一手,没想到叶阑哲立马阻止,“有什么好弹的,大白天的,影响别人休息。”

叶阑哲十分后悔带她过来这里,也不知道昨晚是着了什么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