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日常.发簪

小说: 不灭尸王 作者: 影世时崎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3537 阅读进度:17/21

“玄冰,她的名子叫玄冰,还有你活的很久吗?你不是我变为丧尸后接管我身体的产物吗?,你还有过去?”

“可我真的有这种感觉,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姜炎没有说话,丧尸人格很快又打破了宁静,他用冰冷的语气说。

“我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要求你吞噬不属于丧尸一类的充满灵气的东西,然后看在那小姑娘的面子上我会借给你————我的能力。”丧尸人格说完一种奇异的力量就让姜炎感受到了,那种力量是可以感受到的,不像是他的异能虚无缥缈感受不到,只有发动才可以出现,而这种力量则是一直存在着的,姜炎可以感受到雏形的位置,之前只可以知道他的精神状态但现在他不仅可以知道他的位置好像还能控制操控它,像控制那个男人一样,除了雏形姜炎还感受到了那堆铠甲,所有姜炎血液凝成的东西,除了玄冰吞噬的血液感受不到外,另外还有虚空中的一些东西,姜炎疑惑的使用异能想改变它的形态或者让它从不知道哪里出来,但毫无回应姜炎只能放弃,话说他为啥感受不到玄冰吞噬融合的血液呢?

“支配的力量吗?果然符合你的气质,我会尽力寻找”

“哼,但愿如此,我的力量是控制自己的血液,血液也可以操控别人。”至此姜炎脑海中的声音才彻底消失了,既然可以控制别人身体中的血液那么为何感受不到玄冰吸食的血液呢?算了,这个世界的未解之谜太多了,让时间慢慢解答吧!他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开始对那堆铠甲使用异能,只见铠甲升起了血线然后互相缠绕,渐渐的铠甲被分解了成为一个肉球,它在向内蠕动着,似乎想融为一体变成……

于此同时玄冰似乎感受到了一个灵魂在悲鸣,它似乎很伤心,玄冰继续想感受它但一转眼这种感觉就消失不见了,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于是她也没多想,你不能指望一个失忆的人去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玄冰继续“偷窥”姜炎,他会莫名的说出一些莫名的话,做出一些莫名的举动,玄冰就一直不解的看着姜炎的操作,不懂他在做什么,嗯,丧尸人格因为是在他脑海中说的话,所以玄冰听不见丧尸人格在说什么,只能听见姜炎在自自语,过了一会后姜就没在说话,只是眼睛盯着铠甲,铠甲开始融化变成一团正在蠕动的一团碎肉般的东西,玄冰看见这里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她不懂他在做什么,就像不懂这个世界一样,她对这个世界的记忆已经完全模糊几乎消失,只有感觉告诉她,她还活着她属于这个世界,她也一直在摸索着这个世界,现在她所能做的只是依赖他,虽说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说是天生的感觉,倒不如说是灵魂的依赖,她真的不懂,过了好久姜炎也没有完成,只是看着那团东西,仔细看似乎它变的小了一点暗淡了一点,但蠕动的却更快了,玄冰也一直看着姜炎,但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这娇弱的身体,她依依不舍的移开了羞涩的目光,她像之前一样头埋在双腿间,靠着墙,她休息娇弱的身体并等待着姜炎洗完澡出来,但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姜炎还是没有出来,困意不知怎的渐渐的席卷了玄冰,她就伴着昏暗的灯光蜷缩着睡着了,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猫。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终于在姜炎的控制下那团蠕动的肉变成了灰一样的东西,他浑身流着汗水脸色苍白一副纵欲过度流冷汗的样子,但姜炎的脸上也有了笑容,一副满足的笑容,他并没有失败,相反他成功了,但姜炎因为驱动丧尸异能的精神力消耗太多了,他感到一阵眩晕感,但过一会就好了,似乎他和玄冰的灵魂融合后精神力也变强了,既然灵魂都连在了一起那么玄冰的精神力是不是也有消耗呢?姜炎捡起地上灰烬中的形似针一样的东西,这是姜炎送给玄冰真正的礼物,他自己做的红色透明的——彼岸发簪。

其实姜炎想做的是护腕给玄冰的,只是第一次使用并不太熟练,掌握不好异能,随着姜炎的一次次使用,那团应该是肉的东西变得越来越没有活力了,周围开始变黑,应该是被中间的核心抽取能量来响应姜炎的控制,于是姜炎就一直试验,那团东西就一直缩小,直到姜炎发现这玩意的外围变的太黑了,他上手一摸全是灰,他这才知道控制它们并不是只是单方面的抽取他的精神力,还抽取它们变化的能量,如果能量耗尽的话,姜炎就算精神力足够他也控制不了这种像死物一般的东西了,姜炎试着咬开自己的手指想用血浇灌那团血肉给它补充能量,但,他的自愈能力太强了,刚咬开一个小口下一秒就复原了,连痛感都没有只是感觉痒痒的,要不是他嘴里的那块肉和手指传来的丝丝痒感姜炎真的以为他没有咬破皮,姜炎将肉吞下直接一口咬在了手指尖临近骨头缝的地方,姜炎心一狠甩头手指尖直接漏出白骨,疼痛感席卷着他的大脑,姜炎睁大眼忍受着疼痛回头看着那指尖的白骨,他将撕下的部分含在嘴里想实在恢复不了的话他就将这块肉接上,但事实证明不用如此,只见皮肤撕裂处的皮肤在快速的出血,姜炎将手指拿在那团蠕动的肉上面想浇灌它,但,血并没有流出来,鲜血包裹住了白骨正在迅速化为白骨上的血肉,连指甲盖都恢复了,整个过程从姜炎甩头开始不过五十秒,姜炎不得不感叹自愈能力的强大,于是他将口中的血肉吐到那团蠕动的血肉之上,想着这玩意吞噬血肉也一样吧!果然它吞噬了那块肉变得稍微有点光泽了,姜炎又开始实验,然后撕肉,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只剩下了一点,剩下的则是成为像燃烧过后的灰烬,剩下的一团已经不能算是肉了,它是红色的半透明其中似乎还能看见一丝丝深红色在其中飘荡,姜炎已经蹲下手摸着那团东西,眼神中充满了专注,他似乎明悟了,他再一次发动了异能,那团东西开始塑型,姜炎现在思考不了,这种感觉像是他在血雨之后意识模糊进入那血月空间的感觉,不能思考,姜炎的眼中出现了玄冰,这是送给她的礼物,姜炎的脑海浮现出了一朵花———彼岸,那是在地狱中生长的救赎之花,他看着彼岸花回想起了那一天,几乎是阴阳两隔的那一天,血肉如花朵一样绽放,妖艳诡异但在姜炎心中却异常美丽,那是玄冰为了他而展开的盛宴,她在尸体血液中翩翩起舞,只为他而舞……

拿到发簪时姜炎想立刻给玄冰送去,看她激动和感动的笑容,还有看她有没有消耗精神力,(所谓精神力就是精神头,有的人天生就是昏昏欲睡的样子就是精神力少的表现,像姜炎他们这种的使用精神力则是感觉有点累而已),但转念一想自己还是一身汗,可能还有味,去见心爱的女孩有点不好,虽然是自己费九牛二虎之力打造的发簪,但为了好印象再等一会也无伤大雅,再就是她的安全,但水房中能有什么危险呢?再说了她还没有出去,姜炎还感受到了雏形正在水房外守着!安全应该没有问题,更何况这发簪还有点脏,也得洗洗,姜炎拿定注意,开始又一次冲洗身体,重点清洗发簪,因为这是送给她的礼物。

姜炎洗好穿好衣服就带带着发簪,想赶紧向玄冰炫耀,为了惊喜感姜炎特意没有感知玄冰胸甲的位置,但,不知她是不是还在水房拐角处等着,毕竟最后一次感知她就是在那里,果然刚到拐角处就看见了睡着的玄冰她还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姜炎看见如此心都化了,于是他将发簪放在了裤兜之中,慢慢的公主抱般的抱起了——只属于他的公主,心中一动,用丧尸异能给雏形传递消息,刚传递完门外的雏形就将水房的门打开,姜炎则是抱着玄冰就走了出来,雏形则跟在姜炎的后面向忠实的守卫一样,走廊中阳光昏暗但在姜炎的眼中却看见了不一样的颜色,他将玄冰抱到了一个采光好的房间,黄昏的阳光似乎又是一个末日也似乎是新的开始,姜炎将玄冰放在一个书桌上他则绕到玄冰的后面,散开了玄冰那长如瀑布的秀发,随手从座位上找到一个头梳开始了梳头,姜炎梳的第一下就感到了顺畅,几乎没有任何阻力,原来玄冰的头发这么的好吗?又是自己血液的力量,还是她天生就如此呢?算了,何必纠结呢!不管什么样,我们都相遇了,这就是“缘”,缘分何其奇妙,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却在这末世之中相聚,姜炎将玄冰的头发盘了起来,完成了最后的步骤,将彼岸发簪插进了玄冰那盘起来乌黑的秀发中,姜炎转过去看着玄冰的正面,伴着黄昏的阳光一个穿着紫色裙子的公主出现,姜炎看着玄冰出了神,他摇了摇头轻轻的抱起玄冰,雏形这时不见了,姜炎走出了教室,走出了支离破碎的教学楼,走在了充满腐臭和尸体的操场中。

雏形左手提着行李箱还有“电瓶子”右手则是拿着姜炎之前丢下的黑色巨剑像龙骑士一般,他从教学楼的大洞中跳到离姜炎百米的地方,落地时惊起了一地尘埃,调整一下身形将落下的坠力消散,做出这一点不易,更别说雏形对这个世界来说算是刚出生的生物,雏形卸完力就提着杂物和黑暗巨剑随意的跟随着姜炎,显得十分随意,目光看似随意但却锋利的搜刮附近可能出现的危险,学校后一只躯体破碎的猎豹躺在了冰凉的水泥地上,它血口张开似乎想要撕咬着什么,但它永远也闭合不了,它死了,死在了偷袭姜炎和玄冰的路上……雏形意犹未尽的舔食牙齿上残留的鲜血,看着远处前方的大山中移动的小黑点,血红色的眼睛中暗黑色的瞳孔立了起来,发出毁灭的信号……

s..book568472691409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不灭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