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塔中的生物碳炔(二)

小说: 被女神附体的星际生涯 作者: 簸箕簸箕啵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3555 阅读进度:8/11

这么贵重的东西,没有锁起来,就安安静静摆放在那里。

林客双手合十鞠了一躬,心里默念,“高僧大德在上,您若已经超脱,想必也会对人间疾苦有慈悲之心,这‘舍利子’我拿走可是要救人的,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欲。”

林客刚要伸手去拿出那颗舍利,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林客赶忙把手缩回来,低头假装扫地,原来是师兄。

师兄小声急迫的跟林客说,“客心,师父一会儿过来,你可千万别说今天这塔是你打扫的,听见没有?”

林客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师兄。”

不一会儿,方丈来到塔前对舍利祭拜,然后转身对身后那人说,“离苦,我近日出趟远门,寺院繁杂事务委托你劳心操持,舍利务必要好好看管。”

方丈师弟离苦喜形于色,说道,“师兄,您放心去吧。我保证把院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说完方丈便离开了。

方丈离开以后,方丈师弟离苦对着林客和他师兄说道,“你俩去把你们大师兄叫来。”

方丈师弟离苦口中的大师兄,兼管着寺院里管的香火钱。他叫来大师兄后,拿了香火钱柜钥匙,取了钱便去青楼逍遥去了。

一阵酒肉快活之后,离苦身上的钱所剩无几。

这时候旁边凑过来一个富商,那富商手上带满宝石戒指,一身绫罗绸缎,看起来慈眉善目。

手持佛珠向酒桌上酒醉刚醒的离苦问话,“师父,好不自在。”

离苦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眼,醉眼惺忪地回道,“什么师父不师父的,谁是你师父?”那富商又说了一句,“大和尚,您真的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啊。”

离苦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心想今天专门换了衣服出来的,他怎么能知道自己是个和尚?

然后手往头上一摸,原来是帽子掉地上了,离苦正要在桌子底下四处找他那帽子,一抬头,这富商恭恭敬敬地把帽子递到跟前。

离苦一把抢过帽子戴在头上,转身就要走。

这富商说道,“师父,看起来您没玩尽兴,要不然来我的雅间坐坐,我让这儿的头牌陪您。”

离苦还想故作姿态,但转念一想,反正已经被人认出来是和尚了,有人出钱,自己何乐而不为。

来到雅间,果然好酒好菜等着他。酒过三巡,离苦宿醉未醒又添新醉。

那富商自报家门,然后询问离苦法号,离苦早已喝得荤七八素,回答道,“小弟不才,没有什么法号,诨名离苦。”

那富商抚掌称赞,“离苦这法号好啊,离苦离苦,只有享尽人间极乐才能离苦,来,请满饮此杯,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接着便让旁边的人开始奏乐,然后说道,“您是在这城里的慈悲寺出的家吧?那可是座名刹啊。”

离苦回道,“哈哈哈,没错,兄弟告诉你,这院里的事儿,我说了算”。

离苦就这样在青楼美美地待了三天,等到要离开之时,富商又给离苦准备一桌酒菜。

酒桌上气氛刚刚起来,离苦有些微醺之时,那富商说道,“听说贵剎有件宝物,说是高僧圆寂后遗留于世的舍利子,可有此事?”

离苦边夹菜边说道,“有有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富商满脸堆笑掩盖着一肚子的狡诈,说道,“鄙人不才,一心向善,想借佛宝在家供养数日,已慰礼佛之心。”

离苦看了那富商一眼,想拒绝又不好张开这口,毕竟这几天在这花天酒地,全是花的人家的银子。

离苦磨蹭半天也不说话,这时候那富商两锭银元宝往桌上一放,离苦立即两眼放光,说道,“好说好说,这院里的事儿,我说了算。”

然后他们便继续花天酒地。

而在寺院禅房中,百无聊赖的林客正盘算着找机会再上塔一次,这次要眼疾手快。

拿了舍利子,也就是那块生物碳炔,赶紧按照与奥德修斯约定的方法,回到现实世界。

可是最近这几天是方丈的师弟掌管寺院,寺院的工作几乎陷入停滞,大家全部懒散了起来。

慈悲塔一锁就是好几天,也没人上去打理。

林客跟身体里的小铁商量了一下,看是否能暴力拆门,直接上塔拿了东西就走。

小铁提醒林客,奥德修斯警告过,不要轻易在意识维度空间动用特异能量,万一故事空间受到扰动,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甚至他俩可能会被困死在这个世界中,永远出不来。

几日花天酒地的生活终于结束了,离苦回到寺中,沐浴更衣,然后开始在佛前默念经文忏悔,忏悔他这几日来在外面逍遥自在破了戒律。

离苦几乎每次都这样,一旦有机会就出去花天酒地,花天酒地之后还怕佛祖怪罪,回到寺院就会焚香素食,恭恭敬敬地礼佛跪拜,然后忏悔读经三天三夜。

就这样,他既得到了肉体纵欲的欢愉,又得到了内心平静的法喜,堪称双赢。

三天后,夜深人静之时,离苦支开慈悲塔中守夜的弟子,到达塔顶,伸手就要去取那舍利子。

就在他翻开盒子,取出舍利子的那一刻,突然地动山摇,慈悲塔开始剧烈晃动,离苦顿觉脚底不稳,像在颠簸的船上一样左右摇晃。

离苦大惊失色,东倒西歪之中连忙把舍利放回盒中,然后地震停止了。

离苦慌忙五体投地跪在地上,朝着舍利子使劲叩拜,口中念念有词。

过了好一会儿,精疲力尽之后,离苦魂不守舍颤颤巍巍地走下了慈悲塔。

这一切被偷偷跟着上塔的林客全部看在眼里,他正纳闷为什么拿起舍利就天摇地动,放下之后立即平静如常。

突然被师兄叫住,“客心,半夜三更的,你跑塔上干嘛?”

林客回答道,“我刚刚看到塔上有人点灯,以为有人要偷舍利,所以就上来看看。”

师兄说道,“这是你操心的事儿吗?那是离苦师叔来了,赶紧走,不走你就留在这守夜。”然后林客就告退了。

第二天,那富商托人来问舍利的事。

离苦对那人回话道,“舍利乃是圣物,不可轻动。如果佛祖怪罪,没有人能担待得起。你家主人要是心诚的话,我可以让他来塔上供拜。”

那人气哄哄地走了,临了扔下一句话,“你这滑头和尚,出尔反尔,哄骗我家主人,当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将军府中,奇珍异物摆满了书房。

将军边把玩一个玻璃杯盏边对旁边的富商说道,“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块死人骨头,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富商说道,“那可不是普通的舍利,那东西是世间罕有的坚硬之物,比最珍贵的美玉宝石还要珍贵上几百倍。”

见那将军动了心,富商继续说道,“我本来已经帮您打通了门路,谁知道那和尚出尔反尔,不肯献宝。您说,这城里有什么东西不是您的,他们占着您的东西,确确实实让小的我心疼。”

只见将军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富商便带着将军的卫队来到慈悲寺。

一个小和尚拿着扫把站在庙门前,向那群人行礼,说道,“施主,这里是佛门净地,兵者不祥之器,恐怕会打扰佛祖。”

一个彪形大汉大跨步走来,上来就打了那小和尚一耳光,“小秃驴,敢骂爷爷们‘不祥’?!滚蛋!”

说着就要往里冲。

林客虽然是现代人,但还是粗通一些寺庙礼仪,看到一起扫院子的小师弟被无故打了一巴掌,顿时怒火中烧,但仍然面不改色,径直走到那大汉面前,说道,“这不让进。”

那大汉抬手又是一巴掌,就要打到林客,林客稳稳地一把抓住那大汉粗壮的胳膊,然后小铁在他意识中提醒他别轻举妄动,林客于是就松了劲儿。

这大汉见林客手软了下来,不依不饶,一下就把林客推翻在地,骂骂咧咧地还要再打。

“客心!休得胡闹!”身后传来离苦的声音,离苦穿着晃眼夺目的袈裟,手中拿着一支华丽的禅杖。

“老秃驴,那宝贝在哪?!”富商大声问道。

“你怎么污秽语辱骂于我,这是佛门清净之地。不得放……”,离苦“放肆”的“肆”字还没说出来,那富商又大声呵斥道,“你放屁!你在妓院里面喝酒吃肉玩娘儿们的时候怎么不清净,这会儿你就清净了?快说,宝贝在哪!?”

“你怎么凭空侮人清白?这没有什么宝贝,得罪了佛祖,你们会后悔的!”离苦话音里面已经带着一点慌张了。

那富商给旁人使了一个颜色,大汉直接把刀架在离苦的脖子上,富商说道,“离苦大师啊离苦大师,今天不好好交代,就让你真的离了苦。”

离苦满脸愧色地慢慢低下头,然后指了指远处的慈悲塔。

林客这时顿感不妙,这些人要是把生物碳炔拿走,自己再从他们手里拿过来就麻烦了。

富商和一众卫士,连同带路和陪同的众比丘,一路哗哗啦啦地到了塔顶。

那富商一把抢过水晶盒子,打开之后,拿出那块舍利子正要把玩,突然天摇地动,富商扔掉盒子,揣紧舍利,和众人一齐慌里慌张地逃离慈悲塔。

林客本想趁乱把生物碳炔夺过来,但是无奈情况很乱,而且富商被卫士裹挟着,根本无从下手。

一行人在塔中被晃得东倒西歪,一个踩着一个,一个碰着一个,好不容易出了塔。

出了慈悲塔,来到寺庙院落中。

这时天边云彩赤红如血,大风狂起,把院子中堆积的树叶卷到空中。

众人脚底未稳,正在诧异之间,只见那十二层的慈悲塔轰然倒塌,在塔的地基上出现了一天骇人的大裂缝,裂缝中的磅礴的红光喷薄而出,一头巨大如象,满身红光的豪猪从地底钻出。

(本章完)

s..book561232684134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女神附体的星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