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多宠宠我呗

小说: 暴君他偏要宠我 作者: 风吹小白菜 更新时间:2019-10-09 04:37:35 字数:2211 阅读进度:1065/1089

她泪珠晶莹,仰着头望向宿润墨,精致的妆容早已模糊灰败,却依旧努力笑出最美的姿态,“夫君,簌簌今日,可美”

宿润墨沉默地看着她。

她很痛,却依旧执着地高高仰起头,泪珠顺着下颌滑过纤细雪颈,最后滚进绯色衣领,只留下一痕痕刺目的濡湿。

她倔强地与他对视,似乎一定要从他这里听到喜欢的答案。

而她的目光那么深情款款,如同深深眷恋着夫君的妻子。

她的手紧紧抓着紫檀木书案边缘,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白皙手背上青筋暴起,指尖更是急剧颤动,仿佛下一瞬就要支撑不住。

书房寂静,唯有炭火发出的哔啵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宿润墨终是低低道了一声“自是极美的。”

陈簌便笑了。

她无力地跪趴在地,抱着肚子疼得面目扭曲,泪水打湿了裙裾,她笑着轻嗔“夫君就不能为簌簌挑一款不痛的毒药吗簌簌好疼啊,夫君,簌簌真的好疼啊”

殷红的鲜血渐渐渗出,将她朱砂色的裙裾染成更深的红。

陈簌突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宿润墨给她喝下的并不是取她性命的毒药,而是

堕胎药

她猛然睁大杏眼,泪流满面地望向宿润墨,“夫君”

宿润墨闭了闭眼,“鬼狱的细作,没有资格怀上本座的骨肉。想来,你也不愿意那个孩子生下来之后的命运,是与你一样活在见不得光的黑暗里。”

陈簌小腹绞痛得厉害,指尖死死揪住染血的裙裾,脸色苍白如金纸。

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云髻散乱发钗委地,像是个蓬头垢面的疯子。

宿润墨沉声“对不起宿家的,是你祖父,而不是你。念在你我曾有过婚姻,所以我不取你性命。这是我昨夜写下的休书,从今往后你我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生死荣辱再无瓜葛。你我缘尽于此,望今后彼此珍重,各遇良人。”

他起身,把那封休书丢给陈簌,决绝地转身离去。

陈簌哭得不能自已,一手揪着染血的裙裾,一手抓着休书,眼睁睁目送宿润墨消失在视野中,终是无力地晕厥了过去。

梦境里无光无月无星,只余下黑暗而不见尽头的归途。

宿命如此,她无力抗争。

宿润墨踏出书房,转过两道游廊拐角,面色冷峻地立在凉亭里。

他负手而立,静静盯着平静皓白的水面,偶有锦鲤跃出水面呼吸,却激不起他眼中的灵动与笑意。

判儿抱着一件厚实的斗篷,悄悄躲在不远处探头探脑。

“蠢货,在那里偷窥什么”宿润墨突然沉声。

判儿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才不是蠢货,你这男人说话也忒难听了些。”

她磨磨蹭蹭上前,一脸别扭地把斗篷递给他,“天色瞧着阴沉沉的,好似要落大雪,你穿上吧,冻坏了我又得伺候你,麻烦得很。”

宿润墨每每听她抱怨,眉心总是忍不住突突直跳。

他毫不客气地揪住她的小耳朵,“金判判,连夫君都不愿意侍奉,你是不是想上天”

判儿见他脸色不再如刚刚那般阴沉可怕,于是朝他扮了个鬼脸,好声好气道“你打算如何处置陈簌和花月舞”

宿润墨背转身,继续注视平静的水面,“陈簌绝不能生下本座的孩子,所以本座给她喂了堕胎药。至于花月舞还是留给皇上处置,总归,她姐姐花月姬乃是他的贵妃。”

判儿想了想,迟疑问道“那陈簌以后还是你的夫人吗”

“你希望她依旧是本座的夫人”

“当然不”判儿极快否定。

宿润墨似有所料般低笑两声,听得她颇为脸红。

她上前抱住宿润墨的手臂,仰着小脸温声道“那你以后会待我好吗就像你从前待陈簌那么好”

来自北凉雪山的小姑娘,自幼在马背上长大,素日里总是顽劣放肆地上蹿下跳,难得如现在这般娇软动人。

小心翼翼的询问,令宿润墨冷硬的心脏莫名柔软。

然而他在判儿面前端架子端习惯了,仍旧绷着一张俊脸,淡淡道“那得看你今后的表现。”

“要怎么样的表现才可以”

“最起码会写中原汉字,会刺绣女红,会弹琴作画。”

判儿满脸为难,“如果我学不会,你就不会宠着我吗”

宿润墨挑了挑眉,“你说呢”

判儿纠结地咬了咬朱唇,旋即撒娇般晃了晃他的手臂,“那我试着学一点好了,你也学着就多宠宠我呗”

宿润墨忍不住笑了。

他摸了摸判儿的脸蛋,郑重地道了一个“好”字。

他明白,虽然结束了和陈簌的夫妻关系,但他和判儿要磨合的路还很长。

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苏酒烧了两日。

伍灵脂带着一帮太医从早到晚守在绣云殿,可无论怎样的药物都没办法使她清醒痊愈,他清楚这场风寒只是个引子,苏酒大病不愈的真正缘故,乃是从前身体所遭受的伤害。

傍晚时分,他坐在绣墩上诊过脉,沉默地放下帐幔退出内殿。

萧廷琛就坐在外殿的圈椅上,他两日未曾合过眼,此时眼睛里血丝弥漫,哑声道“可有好些”

伍灵脂摇了摇头。

“砰”萧廷琛拂袖砸碎一只釉玉茶盏,几近暴怒,“你不是说只要养护得好,还能活两三年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伍灵脂平静道“皇上也记得,须得养护得好,才能活两三年。可皇上扪心自问,自打来到西婵,苏姑娘活得快乐吗”

萧廷琛不语。

伍灵脂声音淡漠,“苏姑娘药石无医,不如试试用人参大补。西婵富贵国库充盈,从里面寻一株千年人参并不是难事,熬成汤羹给苏姑娘每日服用,兴许还能再续一段时间的命。只是今后如何,还得看老天的意思了。”

他退了出去。

霜降见萧廷琛脸色不对,急忙带着殿中伺候的宫人一同退下。

萧廷琛独坐殿中,一帘之隔,苏酒面如金纸地躺在榻上。

坐了很久很久,他缓步走到榻前

打算年底开古言新书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