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4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30:16 字数:5121 阅读进度:62/63

“他说,没问题。”

藤真打完电话回来,给了碧流肯定的答复。

碧流“哦”一声,问:

“他是谁?”

藤真笑笑:

“如果小碧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吧。”

碧流又“哦”一声:

“我很方便。”

藤真继续笑:

“好,那我们走吧。”

“恩。”

碧流点点头:

“等我换件衣服。”

换好T恤牛仔裤,碧流吩咐北村麦斯先生把新定做的那把红色电吉他抱来。

北村先生自然是以飞一般的速度给自家大小姐提来了吉他箱。

然后碧流问藤真:

“我们骑车去还是走路去?”

藤真想了想,说:

“走路的话有点远,可是我没有自行车。”

碧流立即拍拍手,北村先生又以飞一般的速度抬出一辆崭新的黑色山地车。

“你骑这个吧。”

碧流说。

藤真“恩”一声:

“好的。”

十五分钟过后,两人来到翔阳高中。

太阳早已下山,周遭被路灯的昏黄灯光渲染着,气氛分外静谧。

藤真从自行车上下来,对守门的门卫大伯说了几句什么,碧流就看见电子铁门在面前缓缓打开。然后藤真就跨上自行车,两人就这样并肩的驶入了翔阳高中。

碧流都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两人停好了车,她才开口问了句:

“为什么要来这里?”

“唔……因为对方说,要在学校里才能找到弹贝司的感觉,所以……”

“好的。”

碧流点点头:

“这种青春期的微妙心理,我能够明白。”

“恩,那就好。”

然后两人了一栋黑漆漆的大楼。

然后藤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手电筒,便就着这样的光,两人踏上了三楼。

然后藤真说往左拐,碧流就跟着他往左拐。

然后藤真说到了,碧流便跟着他停住脚步。

身侧被银白的月光所围绕,而耳侧,则缭绕着虫豸的鸣响。

碧流觉得,这种气氛很适合演鬼片。

“我们来了。”

藤真这么说了一句,随即关掉电筒。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视界便突然亮起来。

碧流先是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的眯起眼睛,再次睁开时,视野中迎来一间教室。

而教室里,摆放着架子鼓,吉他,贝斯,键盘,音箱之类的设施。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教室里的某张凳子上,坐着的人。

“花形,透。”

碧流念出他的名字,然后,注意到他身上的黑色印染T恤和水洗牛仔裤。

……不由得,笑了。

Chapter. 64 直到世界终结时

“原来花形学长是同道中人。”

碧流的嘴角虽然勾着笑,但眼神却变得犀利起来。

“恩。”

花形透神色严肃的点点头:

“虽然因为篮球的缘故很久没碰过了,但那份爱却从未减退过。”

“我明白的。”

碧流走上前去,拍拍个子比她高许多的花形的肩膀:

“我也是这样,尽管走上了另一条路,可是每每回忆起曾经的过往,心情就会变得炽热起来。”

花形并没有被碧流的拍肩动作惊到,仍是一副严肃的表情,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沉声道:

“其实我还会打架子鼓。”

碧流神色微凛:

“可是高飞叔叔不会弹贝司。”

“所以就交给我吧。”

花形心领神会。

望着这明明不是很熟悉的两人,突然以一种“同时摇滚爱好者,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状态在这里见面,藤真先是愣了愣,随即轻笑道:

“因为篮球的缘故,我也很久没练过琴了,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恩。”

碧流看向他:

“钢琴比吉他难很多,太久不练的话手指会不灵活。不过,我相信藤真少年你的实力。”

“呵,我会努力的。”

×××××

时间转眼就到了一个星期以后。

6月26日,湘北VS武里,海南VS陵南。

这天碧流的打扮非常低调,从上到下是黑帽子黑墨镜黑T恤黑短裤黑球鞋,在头顶耀眼烈日的笼罩下,她的一袭黑衣打扮是那么的……热。

“呼……”

她喘口气,坐在最隐秘的位置上,观看着湘北队的比赛。

与她而言,三井寿的表现过于的杰出,以至于她完全忽略了其他人。

最后的结果,是湘北大获全胜,接着便是海南对陵南的比赛。

碧流继续坐在那个隐蔽的位置上,看到自家球队以及对方球队成员一一上场。她看到休息区那里,原本该是自己这个经理坐的凳子空空的,显得一旁的高头教练都有些寂寞,她不由得觉得愧疚。

可是愧疚归愧疚,她现在在学校里扮演的角色是病患,就应该尽好病患的责任,不到考试结束绝对不会出现。

所以,她只能,默默的观望。

这样就够了。

够了。

谁也别来打扰她。

“诶?森田?”

可是,还是有人发现了她。

而且这人还不是别人……正是……

碧流连转过头去的勇气都没有,立即站起来,背过身去跑开了。

“唔……”

看到那个眼熟的身影离开的如此迅速,三井寿不由得觉得有些茫然:

“那个是……森田吧……”

他问身边的人。

“……”

可惜他身旁站的人是流川枫,流川枫压根不想理他。

他很是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便自行的选了个位子坐下,开始了观看比赛的时间。

×××××

碧流飞快的闪到最上方的看台上,然后她遇到了藤真健司。

藤真少年身着翔阳的制服衬衫,默默的站在那里,他看向场内的眼神是那么的深沉,仿佛在注视着自己最向往的东西。

碧流本不想打扰他,却没想到被他发现了。

“小碧。”

他转过头来,原本严肃的表情被嘴角掀起的微笑取代。

碧流“哦”一声,走过去,嘴里喃喃:

“原来你也没练习跑来看比赛了啊。”

“我练习的差不多了。”

藤真说:

“……倒是小碧,你身体不适,不要到处乱跑。”

“我可不是在乱跑。”

碧流撇撇嘴:

“只是想见他而已。”

“这样。”

藤真收回视线,在观众席里搜索到了湘北一行人:

“他们下场比赛的对手,会是海南还是陵南呢……”

他低声说着,语气似有些许落寞。

碧流扫过场内的阿牧阿神清田等人,淡淡道:

“应该是陵南了。”

“呵,小碧对海南很有信心的样子。”

“这倒不是。”

碧流说:

“我只是想看湘北和陵南打一场,仅此而已。”

“恩。”

×××××

尽管陵南奋力拼搏的追到了加时赛,但结果还是海南获胜。

而碧流,早在比赛结束以前便离开了现场。

因为三井寿在中途离开了,和流川枫,宫城良田一起。

他们看到了陵南的实力,觉得自己不能懈怠,要回学校练习。

碧流也觉得自己不能懈怠,要好好为明天的表演做准备。

吃过晚饭以后,她和北村麦斯先生一同前往翔阳高中。

花形和藤真已经先到了,坐在部室里等他们。

碧流嘴角上扬:

“就是明天了。”

花形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

“森田,虽然我一直没问,但现在,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表演?”

“诶?花形你不知道么?”

藤真显得很惊讶:

“我以为小碧已经告诉你了。”

“我也以为藤真少年已经告诉你了。”

碧流插嘴道:

“结果……你竟然不知道。”

“呃……”

花形嘴角轻轻一抽,心想自己是不是……过于稳重了。

×××××

6月27日。湘北赢了。以县大赛第二的成绩全国大赛。而第一名,自然是海南队。

牧绅一获得了最佳选手,而BEST5分别是仙道彰,流川枫,赤木刚宪,神宗一郎和牧绅一。

当清田信长在心里嚷嚷着为什么没有我的时候,碧流也在看台上怨念的想着为什么没有三井学长。

然后她拍了拍身侧蒂真的肩膀:

“喂,该过去了。”

×××××

三井寿随着其他队员一起走出体育馆,心心念念着要快点去医院告诉正在住院的安西教练这个好消息。

然后他看到,馆外的广场上正聚集着很多人,像是有什么被他们围在中间。

是出事故了吗?

他暗暗想着。不过身边的其他人都一心想赶往医院,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他当然更没有兴趣。

不过……

“大家好,我们是『SLAM DUNK』。”

……不过,从人群中间传来的……这个声音是……

“为了庆祝海南和湘北代表神奈川去参加全国大赛,我们特意在此献歌一首。”

呃……森田碧流!?

×××××

当牧绅一领着海南队的一行人走出体育馆的时候,一眼注意到了不远处围着的人群。

……那群人中竟然夹杂着湘北和陵南队的队员!实在是匪夷所思!

于是他考虑着要不要去观望一下……但又觉得身为队长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去凑热闹。

就这样挣扎了几秒钟以后,他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

“歌曲的名字是《小さな恋のうた》(小小的爱恋)。”

……这个……声音……不是……

“其实我主要是想唱给湘北队的三井寿前辈!”

……诶!?

×××××

花形透从来没有想到,自己阔别多年的音乐人生会在这么一个地方重新起步……

要说起来的话,自己是因为打篮球而耽误了做音乐。

那么……这次在体育馆外面表演……还真是……

……很合适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便没有那么纠结了。

况且,森田碧流的这首歌,无论是作曲编曲还是歌词……都是那么的帅气,拉风又朗朗上口。

他突然很有自信。

就像是身在有着藤真健司当队长和教练的翔阳队一样。

这次的乐队,有着森田碧流这么一位出色的VOCAL和主音吉他……

……必须要拿出自信来啊!

×××××

( )

“1、2、3∼啪、”

碧流一个响指,吉他率先演奏,接着是北村先生的鼓点。

“广阔宇宙中的唯一仅有的

蓝色地球上的广阔世界中

想起了小小的爱恋

送给小小的岛屿上的你”

她的声音压的比平时低一些。

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声音配合着旋律充满了感情。

“遇上了你

时间在流逝

对你的想念

随着互通的信件增加”

三井寿处于极度震惊的状态中。

当然,湘北队的其他人也是很震惊的……

连一向处事稳重的赤木刚宪,都在这一刻,忘记了要赶去医院向安西教练报告好消息这件事。

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被人群中间的几个人吸引了。

“不知不觉二人互相呼唤着

时而激烈

时而难过

呼唤远方

遥远的彼岸

温柔的歌

正在把世界改变”

碧流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三井。

注意到了他脸上惊讶的表情。

她觉得很紧张,声音有些许的。

但那细微的很快便被乐声覆盖。

“看,那个你想得到的

最重要的人

正在你的身边啊”

她对着他这么唱。

然后看到他的脸,蓦地涨的通红。

“只希望从你那里

得到那首

回响着的恋歌

喏∼∼喏∼∼喏∼∼∼不断回响着的恋歌

两人结伴走

即使是昏暗的道路

月亮也像太阳般照亮”

牧绅一自然是注意到了碧流与三井寿之间的眉目传情。

自从他看到了那张报纸上登载的照片以后,就明白过来。

虽然他完全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输在了哪里……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紧握的手

不会放开

我会内心坚信着

许下永远的誓言

永恒的渊

一定是我所想的那样

不会打破那同样的言词”

阿神清田……以及海南队的其他人,都不敢吭声。

尤其是清田,他一边惊讶着为什么翔阳的花形和藤真会在那里!一边怨念着完了完了森田学姐和神学长之间是不可能了……

“尽管如此并不够

要把你的泪

变成喜悦

虽然能够说出来

但只想抱着你

只想抱着你”

听到这句歌词,三井寿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和森田碧流的拥抱……以及,KISS。脸越发的红。

“看,那个你想得到的

最重要的人

正在你的身边啊

只希望从你那里

得到那首

回响着的恋歌”

三井寿撇头看一眼身边的人。

呃……怎么又是面无表情的流川枫!

“喏∼∼喏∼∼喏∼∼∼回响着的恋歌

如果梦醒过来就变得风平浪静

如果梦醒过来就变得风平浪静

与你度过的时间

会成为永恒的星星”

藤真健司,和牧绅一的目光交汇了。

他们彼此对视着,眼神中……流露着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复杂情绪。

而花形透,注意到了藤真和阿牧的对视。

于是他的心情……又开始纠结起来。

“看,那个你想得到的

最重要的人

正在你的身边啊

只希望从你那里

得到那首

回响着的恋歌”

不过纠结归纠结,歌曲就这么唱完了。

人群中爆发了剧烈的掌声!

花形透一方面觉得非常兴奋,一方面又想快点离开这里。

真是矛盾啊。

而碧流,则在演奏完最后的旋律之后,重重的喘了口气。

“呼……谢谢大家……呼……”

她的脸色过分的苍白,她的呼吸过分的急促。

“小碧?”

藤真收回视线,看向碧流。

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森田……”

而站在不远处的牧绅一,很想上前去扶住她……可是……

“森田!”

可是,三井寿,先他一步的冲了上去。

“喂……你……”

时间是这么的巧合。

当三井上前扶住碧流的时候,碧流就刚好倒进了他的怀里。

人群中蓦地传来“哇——!”的声音。

“唔……”

而碧流,此刻已全然听不见那些纷杂了。

她的眼里,只剩下“不愧是主角!”的三井。

肩膀处感受到了他手掌传来的温暖。

“三井……学长……”

她说。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柔弱。

“请……请……务必……”

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郑重。

“……务必……在我的墓碑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从此,凝结成永恒。

以及,新的开始。

“……刻上……三井碧流……”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