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3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30:15 字数:3758 阅读进度:61/63

(适合播放音乐—— )

=========================================================================

“呃,这个……实在是……”

望着报纸上的头条标题——“残酷!篮球队经理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篮球队队长将如何面对背叛!”以及一旁搭配的自己KISS三井寿脸颊的照片(从那个角度看上去就像是嘴对嘴),碧流的先是嘴角抽了抽,瞳孔也一并收紧了些,随即又很快恢复一贯的懒散样子,撇嘴道:

“真是有够无聊的。”

“的确呢……”

阿神看她似乎不怎么在意的样子,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这图片上的人真的是森田你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图片上的人倒没什么误会,那女的确实是我。”

碧流将报纸重新叠好并塞回阿神的手中,细眉微挑:

“但标题的误会很大,说我怎样都无所谓,但干嘛要把牧学长拖下水。”

“看来森田你还是很关心牧学长的。”

阿神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只是森田……你和那个男生,是湘北的三井学长吧,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昨天。”

脱口而出的回答。

“……昨天?”

阿神显然有些惊讶。

“昨天开始正式交往。”

碧流微微眯起眼睛:

“但其实,我和三井学长也认识蛮久了。”

“这个我知道……”

阿神轻轻点头。晓得森田碧流和三井寿认识是没错,她也认识湘北的其他人,只是没想到两人竟然在暗地里芳心暗许给对方了。

唔……用“芳心暗许”这个词语合适吗?

阿神突然陷入了词语搭配是否合理的思考中,但只是一瞬而已,他又恢复之前的表情。

“关于这样的八卦,我想牧学长一定也看到了吧,依牧学长的性格,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绝对不会在意的,但……对方是你……”

“关于这个。”

碧流打断阿神的话,眉头微皱:

“我会跟牧学长说清楚的。”

“恩,能说清楚就好。”

……你们之间早就该说清楚了。

Chapter. 63 假作真时真易假

碧流突然觉得今天阿神拉他出去以后说的一席话不像他平时的风格。

照通常情况看,他不应该是笑呵呵的说着“真有趣呢”这样胆词才对吗?

结果倒是有些严肃的表情,台词也很正经……

碧流心想估计这次的事件有些严重吧,否则大家也不会讨论的如此火热了。

所以说,越是“重点”学校的学生,就越是对八卦啊绯闻什么的没有抵抗力啊……毕竟那是他们紧张的学习和社团生活中仅有的调剂之一。

“森田……这个报道是真的吗?”

“图是真的,标题和内容都是假的。”

碧流头也不抬的回答着前来问她事实真象的某女生。

“诶?图是真的?”

女生显然对图的真假更感兴趣,末得还小声的说了一句“好大胆哦……”

“我说。”

碧流还是抬起了头,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KISS而已,而且只是吻脸颊,对方是我的男朋友,这样的举动并不有碍观瞻吧,还是说日本社会已经封闭到未成年人不允许接吻和拥抱的地步了?”

她一席话说的极快,把那个问话的女生说的一愣一愣。

“呃……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森田同学你不要误会!”

“我没有误会,是你们误会了。”

碧流挑起眉:

“话说回来,这个松本优作前辈写虚假的惊悚报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以为大家都习惯了呢。”

“恩,我们都习惯了!”

女生郑重的点头:

“我们知道,森田同学你绝对不是水性……唔,那样的人!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还是不敢相信呢……”

女生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哀怨,而她的神色和想法……则代表了海南附中的大多数人:

“……我们大家都一直以为森田同学你是牧学长的女朋友!”

×××××

碧流本来以为,那些流言蜚语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人淡忘,哪知道自己自从当了篮球队经理以后,整个海南附中上至理事长下至各位同学都认定她在和牧绅一交往了……

知道这个事实以后,她一时觉得有些难受。

“呕……”

便干呕了一下,引来班里一震惊慌。

“森田同学你怎么了!?”

“……恶……心……想吐……”

“诶——!?”

要知道一个有交往对象的女性突然说自己恶心想吐……一般人都会不自觉的想到那个方面……

“森田,你是不是吃了凉的东西?”

只有阿神还算理智,问出了非常有建设性的问题。

迎来碧流一个艰难的点头:

“……来的时候……吃了三个巧克力圣代……”

×××××

后来,碧流选择不接受任何人的搀扶独自走出教室,并顺便走出来学校。

后来,她在学校门口给北村麦斯先生打了电话,而北村麦斯先生以飞一般的速度闪现在她的面前。

后来,她被北村先生用自行车载着回到了家里。一回家,她便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舒服。不仅恶心想吐,还浑身无力,体温也时冷时热的。

老管家田中唐纳德无比焦急的请来了森田家的家庭医生新谷先生,新谷医生在为碧流细心诊断之后得出结论:

“森田小姐在这段时间里做了太多她的身体无法承受的事情,超过负荷的身体便敲响了警钟。”

×××××

原来如此。

毕竟森田碧流自小身体就不好,以前的她永远以汽车代步并且很少参加运动。而现在的她彻底变成了一副活泼好动的样子。当然,活泼并不是指她的性格,而是指她的一些举动……

“是因为当篮球队的经理的原因吗……”

送走医生以后,田中先生站在自家小姐的窗前思索着。

“大小姐只是当球队经理,并不是队员。”

北村先生在一旁附和。

“果然不该让大小姐每天踩那个滑板去上学,一想到她上次因为去追小偷而弄的一身重伤……就……”

田中先生开始垂泪。

“大小姐变得比以前更坚强,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北村先生话是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却变得越来越严肃。

“唉……大小姐啊……”

——“别一副我快死了的样子好不好。”

躺在床上的碧流突然睁开了眼睛。

……田中先生和北村先生同时一惊。

“大小姐,你要好好休息啊。”

田中先生随即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选择离开学校就是这个目的。”

碧流的脸色看起来好了许多。

“目的?”

北村先生迅速捕捉到了关键词。

“恩……”

只见碧流又闭上眼睛,嘴角还勾起一个微微的弧度,轻声道:

“最近小测验不断,接下来还有月考,还是在家里休息比较好。”

×××××

碧流这一病,自是会引来一些人的电话慰问。

电话是打到森田家里的,田中先生接到电话以后,按照碧流的要求给予了每个人“大小姐身体不适,需在家静心修养”的回复。

当然,也有例外的人,就是亲自来到森田家探病的……

“藤真少爷!”

……藤真健司,在这天傍晚适时的出现了。

而他自打一进门,耳侧便飘绕着吉他弹奏的乐音,回荡在大宅内。

“是小碧在弹吉他?”

聪明的他聪明的问道。

“回藤真少爷,是的。”

田中先生自然不会隐瞒他。

“那身体应该无大碍了?”

“这个……”

当田中先生正踌躇着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楼梯那里突然传来自家大小姐的声音:

“哟,藤真少年,听说你会弹钢琴这是真的嘛。”

×××××

“恩。”

藤真健司抬起头,看向正站在二楼楼梯口的碧流。女生一身浅蓝色睡衣的打扮,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身体好些了吗?”

例行的询问。

“嘛,还好吧。”

碧流抬起手来,朝藤真勾了勾手指:

“你上来一下,我有些事想要拜托你。”

×××××

卧室的阳台上,碧流和藤真健司隔着一张小圆桌面对面而坐。

“诶?原来北村先生会打架子鼓?”

听到这个信息以后,藤真有些惊讶。

“我也是刚听他说的。”

碧流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后来又听他说,你会弹钢琴,刚好可以当键盘手,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时间的话……”

藤真健司似有些为难:

“……现在大家都在为冬季赛做准备。”

“夏季赛还没结束,也该适当的调剂一下。”

碧流的神色十分严肃:

“因为你是熟人我才找你的,如果不行就算了。”

“不,并不是不行。”

藤真健司摆摆手:

“没关系的,时间方面我可以稍作一些调整。……只是小碧,你为什么突然想要组乐队?”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碧流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这样……”

只是那抹笑让仍是被藤真捕捉到了眼里,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对了,小碧你和湘北的三井寿在交往么?”

“啊?”

碧流一惊,止不住的张大嘴:

“消息传的这么快?”

“恩。”

难得看到现在的碧流露出如此有“起伏”的表情,藤真不自觉的笑起来:

“因为邻居的山田君是海南的,今天碰到我的时候说起这件事。”

“呃,邻居的山田君……感觉很路人的样子……”

碧流嘴角轻轻抽了抽。

“呵。”

藤真嘴角的弧度越勾越深:

“看到小碧现在这样,我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

“你松什么气?”

“……恩,就是看到小碧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很高兴。”

“你胆词很肥皂剧……”

碧流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不过,还是多谢你关心了。”

“没什么,毕竟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妹妹一样。”

“恩恩。”

点着头,碧流心想……藤真少年你当初那句“我只是把你当妹妹而已”胆词可是把以前的森田大小姐逼得去自杀了啊……

真是……

“那么,有了吉他手、鼓手和键盘手,现在还缺的是……”

“贝斯手。”

碧流接过藤真的话说道,随即陷入思索中:

“……该找谁来呢。”

“呵,这个的话,我倒是有合适的人选呢。”

藤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合适人选?谁?”

“就是不知道他答不答应了……”

藤真眯了眯眼,突然站起来:

“……我现在打电话过去问问他。”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