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0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30:11 字数:3306 阅读进度:58/63

(适合播放音乐—— )

==================================================================

“顺便带你,见见我的父母。”

牧绅一那命令式的口气令他看起来更加老成了。

“……”

碧流一愣,心里瞬间想起以前似乎在哪部狗血小说里看到过这种类型的角色。

一向稳重,偶尔霸道,一向严肃,偶尔温柔什么的……

……心里霎时感到一阵寒。

“呃……”

附带着嘴角剧烈的一抽。

“见你父母?这……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

“实在是……很可怕……”

碧流想要委婉的拒绝,却不自觉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诶?”

牧绅一先是一怔,随即轻笑道:

“呵……放心,我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

“哦哦是嘛。”

碧流撇撇嘴,小声喃喃:

“人说有其子必有其父……”

“什么?”

“没什么……”

摆摆手,碧流的脸上露出绝对真实的无奈。

一边在心里想着“要死就死吧反正自己又不是没死过兴许这次死了以后又有新的人生在等待着自己”之类的,一边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跟在了牧绅一的身旁。

“我的父母看到森田你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牧绅一……已经是一脸的高兴了。

“哦。”

而就在这个时候。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一阵令碧流完全可以用嘴巴哼出来吉他弹出来并且连牧绅一都觉得有些耳熟的音乐声顿然从碧流的胯裤口袋里传来。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很明显的,是手机响了。

“滴、”

碧流迅速摸出手机,一把按下接听键。

“喂。”

如此应答着,那边传来了……

“大小姐,我是北村。”

……北村麦斯先生的声音。

心里一瞬便产生了不详的预感,碧流将此归结于自己曾面临过真实的死亡的原因。

北村先生的语气……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并且毫无起伏。

却传达而来,一个残酷的事实:

“大小姐,田中先生出车祸了。”

Chapter. 60 顺其自然的转折

死是什么?

即使经历过一次,也全然忘记了那种感觉。

死是痛吗?很痛吗?

死是解脱吗?真的解脱了吗?

痛的是谁?解脱的又是谁?

因为太幸福,所以忘记了死亡。

殊不知,所谓的『死』,无时无刻的,就潜伏在自己身边。

抑或是因为太悲伤,所以总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

却殊不知,所谓的『死』,只是看起来离自己很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到达。

所以,我们每个人,对于死亡都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每个人……

“……很……严重吗?”

碧流沉下声,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压着。呼吸困难。

“大小姐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北村先生没有回答碧流的问题,只是反问道。

“现在在哪家医院?”

“大小姐现在在……”

“回答我,在哪家医院。”

碧流打断北村先生的话。

语气里透出的强硬……完全不似她平时给人的感觉。

而站在她身旁的牧绅一……则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

——从她接听到电话的那一刻起。

本来之前还在想着“果然森田碧流的手机铃声是《米奇与汽船威力号》里的啊”,之后便被女生霎时改变的脸色震到。

很少看到她露出如此……如此,悲伤到近乎绝望的表情。

“在北村综合病院。”

“北村综合?好像在哪里听过……难道是湘北附近的那家?”

“没错,大小姐。”

“好的,我马上赶过来。”

“大小姐你……”

“滴、”

还没等北村先生把话说完,碧流便挂掉了电话。

她又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但是,那种没表情……却不是平日的那种懒散感觉。

而是……

那一瞬间,牧绅一甚至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不好意思,牧学长,我有点事必须要离开。”

“恩,好的。”

牧绅一……没法拒绝。

“所以,下次有机会再来见您的父母吧。”

“……恩。”

并且……似乎连说出“发生什么事了?”“我和你一起去吧”之类的话的勇气都没有。

“再见。”

“再见……等等,森田。”

……但终是要说出口。

尽管女生那样的神色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

但既然见到了,就不能逃避……想要知道原因。

“……发生什么事了?”

阿牧压低声音询问道,脸上的表情……是绝对真心的关切。

“……是我家米奇伯伯。”

碧流顿了顿回答道:

“出了车祸,现在我要赶去医院。”

“诶?”

虽然预料到是不好的事情,但是牧绅一还是很惊讶。

毕竟女生口中的那位“米奇伯伯”自己是见过的。

……印象中,是头发花白却很有精神的老人。

“是在北村综合病院?那我派人送你去。”

牧绅一连忙说道。

本来是想说“我陪你去吧”……但碍于自己的父母难得回来一次,不好离开,便……

“不用了,我骑车过去。”

碧流迅速的拒绝,并朝着阿牧鞠了一躬:

“幸好米奇牌自行车在牧学长你家,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起身时,她眼里露出的哀伤令阿牧感到一阵心悸。

“恩,路上小心。”

“知道了。”

像是突然触及到了最真实的她。

而之前的一切……便迅速的从心中抽离了出去。

变成了,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次遇到的……虚幻。

×××××

也许这一切,碧流的骑车速度可以挑战……属于自己的纪录。

但是,她完全没有心情去想这些无关的事情。

她的心里只有田中先生的伤势,以及……他为什么会住在湘北附近的病院?……之类的迷惑。

抵达北村综合病院,碧流将车停放在一旁的专用停车棚内。

心情无比忐忑的走进去。

问清了名叫“田中唐纳德”的病患的病房号。

走上楼的时候,发现这层楼……不仅是高级病房,还是……加护……

“大小姐。”

站在病房门口的……北村麦斯先生,一眼注意到了碧流。

“果然是大小姐,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赶到。”

他的神色看起来一如既往的严肃,语气里却带着些许的感叹。

“这没什么。”

碧流摇摇头。

一瞬产生了一种……“这是在演什么类型的电影啊?”的疑问。

直到看到北村先生……如同快速变脸一般的垮下脸来。

……心中的疑惑一下子便解开。

……这次上演的……是有关亲情的……催泪系的影片吧。

“高飞叔叔,我……”

“大小姐,什么也别说了。”

“……唔……我的确……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大小姐……田中先生他……在闭上眼睛以前说过……”

“……说过……什么……?”

“……他老人家说……一定要把大小姐培养成能为国家和人民做出贡献的伟人……”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是的……”

病房门口站着的……北村麦斯与森田碧流两人。

不是仿佛……

……而是的确的……上演着沉重而催泪的戏码。

空气里已然弥漫着悲壮的味道。

“那么……我……”

碧流挺直背脊,注视着北村先生:

“我一定会,努力的,成为……不拖累社会的存在。”

那样的悲壮,那样的……正义凛然。

令北村先生不住的,热泪盈眶。

“大小姐……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你!”

“恩,我也没看错我自己。”

只差一步。

只差一步。便是满怀赤诚以及被热泪渲染的深情拥抱。

真的是……只差一步……

“诶?我就说你不叫木暮公延嘛!流川枫这个名字真是和你本人一样帅气啊!”

……却被,病房里传来的……熟悉而爽朗的声音打断。

“诶?”

碧流侧过头:

“这……这是……怎么……”

“大小姐,流川君和三井君在里面。”

北村先生突然露出万年难得一见的笑容,对碧流说道。

“呃?流川?还有三井学长?”

碧流一惊:

“……他们怎么来了?”

“恩,这说来话长。”

北村先生点点头,伸手扶住病房的门把:

“……等进去再说吧。”

——“唰——”

病房门被一把推开。

视野在一瞬间豁然开朗。

——躺在病床上正吃着削好的苹果碉中唐纳德先生。

——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流川枫。

以及……

——坐在流川枫的旁边,也在吃着苹果的三井寿。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碧流皱起眉头,看着沙发上的两人。

“森田……”

三井一下子站起来:

“我们……”

正准备解释,却……被女生眼眶里涌出的泪水吓住了。

“还有,你……”

热泪盈眶的碧流,转头看向病床上碉中老先生。

像是被什么附体一般,大幅度的潇洒动作……径直的跪倒在窗前……

……附带着大哭出声:

“哇——!米奇伯伯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To Be Continued

小三你终于再次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