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8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30:09 字数:3535 阅读进度:56/63

(适合播放音乐—— )

========================================================================

碧流抬起头,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诶?牧学长刚说什么?”

“我说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不知哪来的勇气和能量,牧绅一一脸平静的重复了之前说过的话。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稳重那么的淡定,令原本沉溺于“逗鸭子逗的一手鸭粪真TMD丢脸”的情绪中的碧流张大了嘴。

明显的惊讶,浮现在女生漂亮的脸上。

本来就大的眼睛更是圆睁着,仿佛以为自己是产生了幻听。

“呃……喜欢我?”

“……是的。”

牧绅一点点头,收回放在女生头发上的手。

似乎终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眼帘稍稍垂下。

“所以之前才会说想和你交往,但那个时候却突然转移话题了。”

“……”

碧流闭上嘴,轻轻抿了抿唇。

默不作声的……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牧绅一望着她,按奈住积聚在胸口处的那股燥热。

原本以为很难说的话,终是说出口,然后就想继续的追问下去。

迫切的期待着答案,但看似短暂的等待也变得极为漫长。

“森田。”“牧学长。”

几乎是同时出声。

牧绅一微微愣了愣,嘴角勾起一个微弱的弧度。

“恩,你先说。”

“我……”

一直都算是有话直说的人。

不喜欢藏着噎着的,又没做亏心事。

本该如此的,但却……

……犹豫了。

犹豫着……自己到底应该说什么。

应该如何回答,才能够……

……能够,表达清楚自己的心情呢。

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

喜欢什么的……原来是如此复杂的一件事情。

“牧学长,我……”

深吸口气。

碧流的神情,顿然变得异常的严肃。

就这么……一把抛开先前的支支吾吾,神色郑重的对面前牧绅一说道:

“……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Chapter. 58 有话直说是忍道

既不是接受,也不是拒绝。

虽然牧绅一早已有预料到——女生大概又会把这个话题转向其他的方向。

甚至期待着——她会如何转呢?

但还是没想到。

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呃?”

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那个,其实啊……”

一向喜欢以极快语速讲话的碧流,此时此刻,语气变得有些一顿一顿的。

这体现了她心中紧张的情绪,以及在酝酿台词的过程中遇到了瓶颈。

实在是不合“常理”。

“……其实,我一直觉得『喜欢』什么的……非常麻烦。”

注视着牧绅一,如同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讲故事一般。

碧流的表情温和,声音轻柔。

“也搞不清楚所谓的喜欢到底是种怎样的状态,常常自以为是自说自话,像个白痴一样。”

牧绅一静静谍。

这是第一次吧?……第一次,森田碧流都自己坦诚她心里的想法。

这么……郑重其事的说着。

“牧学长上次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回答的是『大概有』,还记得吧?”

“……恩。”

“如果你现在再问我一次的话,我会给你肯定的答复。”

“诶?”

牧绅一怔了怔。

……肯定的答复……是指?

“我有喜欢的人。”

像是突然打开了热水瓶的盖子,一股热气喷薄而出。

和无色的空气含混一起,蒸发升空。

虽是透明的,甚至用手也握不住……却拥有的能量。

“而且我,昨天向他告白了。”

×××××

碧流摩挲着手指,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

不再犹豫,而是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一股脑的说出口。

无论牧绅一愿不愿意听,无论如何……自己永远那么自以为是,自说自话。

即使被讨厌,也无所谓。

“……但对方并没有给我答复,我竟然也不着急,很奇怪对吧?所以我才怀疑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而且今天,牧学长,这么突然的对我说喜欢什么的,我除了惊讶之外,竟然觉得有一点高兴,这更加的奇怪了。”

“……高兴?”

牧绅一微微一愣。

仿佛在无止尽的黑暗中发现了一丝微弱的光。

原本有些难过的情绪顿然明朗起来。

“恩,是高兴……”

碧流点点头:

“……本来我以为自己会马上拒绝你,并且告诉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却说不出口,甚至觉得,诶诶……就这样交往吧,好啊,没问题啊……之类的。”

“!”

阿牧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和他稳重的面部表情很是不符。

“……所以我真的很……水性杨花啊。”

“……”

水性杨花不是这么用的!

阿牧嘴角轻轻一抽。

“……森田。”

虽然无法对女生的心情感同身受,却感谢……感谢她,告诉自己这些。

“森田,我觉得喜欢一个人是很顺其自然的一件事情,如果这令你感到困扰的话,我会担心的。”

×××××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顺其自然来解释的。

什么我顺其自然就喜欢上你,就在喜欢你的基础上,顺其自然喜欢上另外一个人……之类的。

……听起来实在有够敷衍,完全就是因为理由编不下去了才拿出的最佳借口。

碧流眯眯眼:

“哦,牧学长说的是,那我也顺其自然的拒绝你好了。”

“……”

牧绅一双肩剧烈一颤,这是比愣住还要更加高级的惊讶:

“……什么?”

“对不起。”

碧流的语气极为平静,又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

如同之前说过的那些话……毫无任何意义一般:

“刚才我顺其自然的考虑了一下,发现我和牧学长不能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在一起。”

“……”

“我还有更多想做的事情,不想顺其自然的被恋爱什么的束缚了,就是这样。”

“……”

阿牧没回话,甚至连“恩”一声的力气也没有。

心里是深深的失落,然伴随着失落而来的……又是一股飘渺的“轻松”。

果然是森田碧流。

这的确是……她做事的风格。

呵……也许她就这么答应我。我才会不知所措。

这样也好……

这样就……她既然说不想被这些事情束缚,那么……

……她之前告白的那个人,无论是谁,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她现在离我很近,所以,我有的是机会得到她的心。

——牧绅一扬起嘴角,当心里活动进行到“得到她的心”时,有些轻微的抽搐。

但这些抽搐都不足以影响他的自信。

所谓的自信源于生活,就是这个道理。

连高头教练都说了“你和森田真的很般配”,那还有什么可以阻挡的呢?

“……好的。”

点点头,牧绅一侧过身:

“森田,要不今晚在我家吃饭?”

×××××

“吃饭?不太好吧。”

碧流面无表情的跟在牧绅一身旁。

声音相较之前显得更为的冷淡。

“没什么不好的。”

牧绅一才不在乎这些,他已经沉溺在了名为“自信”的漩涡中。

“难得有机会来我家,吃顿饭是应该的。”

“哦。”

“不过家人都不知道你要来,所以没有特意准备你喜欢吃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森田喜欢吃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

“这样……”

“想吃的东西都会随着心情改变的,比如现在我突然很想吃仓鼠。”

“……诶?呃……仓鼠?”

“看玩笑的。”

“……好的。”

如果是以前,牧绅一一定会觉得“这个笑话真是有够冷的”。

但现在……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无论她说再冷的笑话。

自己都会觉得……很温暖。

想要和谁在一起的心情。

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产生。

尽管被很多人评价称“少年老成”,但是……事实上……真的……

……一次恋爱也没经历过。

是因为之前没有遇到对的人。

现在,遇到了……而且貌似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

唔……这好像是某部肥皂剧胆词?

……反正……似乎是在哪里听过……

不管了。

只管,让自己成为更加了不起的人,这样才能……

……才能,更加有把握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和人。

×××××

牧家的管家——皆川先生对自家少爷带着女生回家这件事情毫不掩饰的显示出的惊讶的表情。

就这么张大嘴,甚至忘记了自我介绍。

直到听到自家少年轻咳两声,才回过神来:

“啊……哦,森田同学你好!我是皆川,牧家的管事!”

“皆川伯伯好。”

碧流的语气谦恭,尽管表情仍是那么冷淡。

“森田同学……就是那辆自行车的主人吧。”

皆川先生对碧流的冷淡表情完全不在意,仍是面带微笑的说道:

“……少爷说过,森田同学很重视那辆车的,所以有派专人打理。”

“……专人打理?”

“恩,就是有进行过清洁和抛光,还把上面脱漆的部分进行了再涂装。”

“哦哦,真是麻烦你了。”

碧流眼里闪过一道光,撇头看向阿牧:

“谢谢你,牧学长。”

“没什么。”

牧绅一轻轻摇摇头,目光甚是温和。

……这令皆川管家一个激动的握了握拳:

“少爷,老爷和夫人今天回来了!”

神色郑重的朝阿牧报告道。

“诶?他们回来了?”

牧绅一很是惊讶的瞥起眉头:

“那……”

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似的,余光瞄向一旁的碧流。

而女生显然是一副“好想骑车快点回家啊”的表情。

“牧学长,我想我还是……”

“森田。”

阿牧打断碧流的话。

虽然显得很没礼貌,但也只有这样了。

“吃过饭再走吧。”

就这么对碧流说道。

声音里竟然透出……命令式的口气:

“顺便带你,见见我的父母。”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