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3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9:59 字数:3596 阅读进度:51/63

(适合播放音乐 )

“呃……”碧流嘴角抽了抽,“不是内裤,是安全裤。”这么冷冷的说着,便扶着流川的手站了起来。

“……”流川愣了一下,在女生站起来以后,像是受到惊吓似的迅速将手抽了回去。

当然,那所谓的“受到惊吓”,只是碧流一个人的臆想而已。因为单从流川的面部表情上看,除了刚才的那一愣,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啪啪、”碧流拍打着裙子上弄脏的地方,扫一眼流川,“THANK YOU.”算是道谢。

流川“哦”一声,别过头去:“没什么。”

“诶?”碧流停止了拍打的动作,站直看向流川,“什么没什么?”

“……”流川又愣一下,没有回答,只是将脸别的更过去,撇了撇嘴,“切。”

“……”这回换碧流发怔了,半晌过后,“流川少年你……不会是……”终于再次开口。

声音如同坏掉半边翅膀的滑翔机,一顿一顿的滑进流川枫的耳朵里。

他终于将脸转了回来,正视着女生的视线:“……”唇瓣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空气里浮游着一股淡淡的、诡异的气场。透过两人交汇的目光,缓缓散播开来。

“知了、知了、”

夏蝉的鸣叫作为背影音乐连续不断的响彻在周遭。

然后在某一个时刻,碧流的声音突然划破这片平缓: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流川少年你如此这般的看我不顺眼。”

Chapter. 53 树欲静而风不止

“沙沙……”一阵风吹过,拂动着灌木丛。

碧流垂下眼帘,如同总结着什么似的说道:“是啊……早该想到的……”

声音里透出感慨……与叹息。

“……流川少年你每次看到我都是『切』过来『切』过去的,好像你对我说过的最多的话不是『哦』就是『切』,强烈的显示着你懒得理我的决心。”

“……”

“其实我也喜欢对着别人『哦』和『切』,现在终于发现,这样是不对的。”

“……”

“因为我对别人『哦』啊『切』的时候,自己感觉不到对方的不爽,等到我经常性的被流川少年你『哦』和『切』以后,我才深刻的明白到……”

“……”

“真的很不爽啊,作为聆听者的对方,凭什么要听你在这边『切』啊『切』的。”

“……”

“你说是吧,流川少年。”

“……”

自始至终,碧流都以极快的语速说着。

自始至终,流川都以沉默惮度听着。

……当然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听。

……反正从表面上看起来,他的确在听。

因为即使是不想听也必须听……除非他耳朵有毛病。

所以说……完完整整谍完碧流的话的流川……

……大概是觉得要是一句话也不回复的话,会被对方当成聋哑人。

……便有些敷衍的“哦”了一声。

迎来女生一个挑眉:“很好,『哦』比『切』要和善一些。”

“……”流川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真的是……很微妙的……

变了和没变差不多的那种……

只见一贯神色冷冽的他,墨黑的瞳仁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这道光……伴随着他侧头的动作……转瞬即逝。

他的视线定在一旁的某棵树上,从碧流的角度看过去,他那白皙的脖颈上的喉头……轻轻的滑动了一下。

他要说什么?

……他是在酝酿台词么?

这么想着,碧流瞥起眉头。

注视着流川枫的侧脸,注视着……然后……

……听到,他的声音终于响起。

“没有。”

像是两边翅膀都坏掉的滑翔机,直接从空中坠落下来,坠入碧流的耳中。

“……我没有看你不顺眼。”

×××××

碧流突然发觉,流川枫很适合去饰演那种表情冷冷的甩出一句拉风胆词随即转身拉风的离开的拉风角色。因为他这个人从上倒下从里到外就透出一股拉风的气质,光是站在那里就有够拉风,如果在综上所述的表演的话……那简直就是拉风中的拉风,可谓风一样的男子!

于是,果不其然,剧情正按照碧流心中所想的状况上演着。

流川在说完那句“我没有看你不顺眼”之后,迅速的转过身去,他的步伐洒脱而灵活,走的那是完全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拖家带口(?)。尤其是在透过树缝的星点阳光下映衬下,他那有型的背影如同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画出的工笔画,是绝对可以得满分的那种!

所以说,这个时候,碧流难免会想到三井寿。

别问她为什么是“难免”,既然都“所以说”了,那么原因自然是暗藏在时代的洪流之中。

碧流抬起手,摸了摸下巴:“恩……”一边注视着流川离去的背影,一边在脑中联想着三井的身姿。

是了,三井寿不愧是主角级别的,光是从身材上说,瘦瘦的流川就比不过,而曾经那个被自己误以为是主角的樱木花道,身材又太壮实了点,况且还顶着一头招人议论的耀眼红发,完全没有三井学长来的低调。

如此看来,三井学长……可谓是综合了外表与实力的典范。

“呵……”想到这里,碧流轻笑起来,眼看着……流川枫的背影马上就要消失在小路的尽头了!嘴角的弧度便越拉越深。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那个本该走出小路“咻——”的一下转弯的流川枫,却突然“嗖——”的一下转过头来。

“……”碧流的笑容……就这样僵在脸上。

只见男生不仅转了头,还迅速转过身,然后是洒脱而凌厉的步伐,再次的……走向自己所站的位置。

碧流的嘴如同慢镜头一般的缓缓合拢。……正好!在刚刚闭上的时候,流川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仰起脖子,碧流默默的注视着比自己高很多的男生。

而流川……则以绝对俯视的姿态,盯着碧流……

……的……下半身!?

“诶?”发觉这点以后,碧流十分警觉的退后半步。但因为脚上还穿着直排轮的缘故,惯性的绊了一下。

下意识的拽住离自己最近的流川的胳膊,脚下“啪”的一声……好歹站稳了。

“呼……”轻轻喘口气,碧流迅速收回了手,再次仰头看向流川时,发现男生依然盯着自己下半身,“呃……”嘴角抽了抽,她的视线也跟着移了下去。

白皙小腿上有一道割伤的小口子,正浸出鲜红的小血珠。红与白就这么交相辉映……这令碧流不由得想到了红白歌会。

“流血了。”流川的声音从上空响起,直直的落下来。

“哦……”碧流点点头,“……没什么,小伤而已。”

“切。”

“呃……”

又被他“切”了……

肩膀一垮,碧流十分潇洒的用手指拭去小腿上的血,起身的同时,也朝着流川“切“了一声。

流川的面部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那么冷冽的:“你的手是脏的。”

“……啊?”

“伤口会感染。”

“……诶?”

“会死的。”

“……”

碧流语塞了。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流川也陷入了沉默中。周遭的空气仿若凝滞。

良久以后,碧流终是发出声音:“我……我知道了……”

“恩。”流川竟然点了点头,“保健室在那边。”抬起手,指向碧流身后的方向。

“哦!”立马转过头去,发现自己的后方……除了树丛什么也看不见啊喂!

“没看见么?”流川难得的使用了疑问句。

这令碧流双肩轻轻一颤:“……是的。”

“白痴。”就这么紧接着碧流的话,流川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句。

然后……绕过女生站的位置,迈步走到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带你过去吧。”

×××××

“嘎啦嘎啦……”

直排轮磨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发出惊悚的响声。直到终于转变成“哗啦哗啦”的平顺声音时,碧流的头顶已经迎来了毫无遮掩物的阳光。

微微眯起眼睛,碧流跟在流川的后面。

男生走的很快。

仿佛是不想输给碧流的直排轮似的。

而碧流,就这样随他心意的,与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应该是上体育课吧。

碧流想起上次来湘北的时候,也是礼拜一,流川枫所在的一年十班最后两节课的确是体育来着。

耳畔传来球类运动的声音,令碧流回过神。注意到不远处的操场上,少年少女们正奋力的挥洒着青春的汗水,毫不畏惧炎热奠气。

但碧流还是很怕热的,便抬起手遮住眼睛。随即瞄到手心里的污垢,就是刚才摔到地上留下的。

撇撇嘴,碧流叫住前方的流川:“请等等,我去洗一下手。”

转弯滑向不远处的洗手池,十几个并排的银色的水龙头,闪着晃眼的光。

“哗啦。”

当冰凉的水流出来的那一瞬间,碧流仿佛看到了天堂的大门在自己眼前敞开。

中国那句古诗叫什么来着?

……啊!飞流直下三千尺!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了。(与天堂有什么关系啊喂!)

“呼……”

碧流长抒了一口气,用洗干净的手拍了拍脸。顿觉有些口干舌燥的……便再次拧开了水龙头。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也许是她的手指不小心掐住了水管口。

总之……那一瞬间,从水管里冒出的水,全部“嗖——”的一下射到了碧流的脸上。

“啊……”

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后退。

却殊不知……又是因为自己脚上的直排轮……

……一个踉跄,身体控制不住的倒了下去。

先是一声“啊”,再是……一声“唔”,然后是……“呃。”

当碧流察觉到自己好巧不巧的栽进了一个人的怀里……而且这个人刚好就是流川枫的时候……

……她的嘴角无可遏制的抽搐起来。

就像是肥皂剧里经常出现的桥段,完全可以列入狗血的级别。

“流川枫……?你在和谁……”

碧流听到后方传来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令她……浑身一震。

“……诶?……森田!?”

To Be Continued

这回换我被捉J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