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2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9:58 字数:3872 阅读进度:50/63

点击音乐——

碧流“哦”一声,转过头来:“说吧。”

牧绅一“恩”了一下,注视着女生,有些顿顿的继续开口道:“……似乎整个海南的人都以为我和森田你在交往。”

“哦?”碧流挑眉,“何以见得?”

阿牧怔了怔,上前半步:“……总之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哦。”碧流点点头,微眯着眼,移开视线,“其实我对外面的事情都不太清楚的说,多谢牧学长如此提醒。”

“恩。”阿牧先是应了一声,随即发现有些不对,“诶?……提醒?”

“恩,多谢。”碧流脸上扯出些许感谢的表情,又移回视线,“牧学长自降身份提醒我要多多注意流言带来的纷扰,实在是感激不尽。”

“……呃。”阿牧嘴角抽了抽,“……我不是这个意思。”

“哦,那是我会错意了,对不起。”

“呃……森田你没必要道歉。”

“恩,我知道了。”

“……”

牧绅一顿然语塞,明明之前就已经酝酿好了台词,怎么绕来绕去的还没说到重点上!

“那我先过去了。”

“呃?”回过神来,看到女生已经走出了几步。“等等!”……连忙叫住她。场景……仿佛又回到了刚才。

“……?”碧流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还有什么事么?”

“恩,还有……”阿牧点点头,再次上前几步,走到女生的身旁。隔着不到半米的距离,凭着身高差距而形成的俯视角度,注视着她那没表情的脸,神色郑重的说道:

“……和我交往吧。”

Chapter. 52 通往青春的彼方

一阵微风吹过,拂起她的发丝。

六月的风,夹带着夏日的燥热黏腻感以及大海的咸湿气味。

“阿嚏——”她不住的打了个喷嚏,随即皱紧鼻子,“唔……牧学长你……”声音像是蒙着一层雾。

“呃……我……”比她高很多很多的男生,长相老成的男生,有着褐色头发和黝黑皮肤的男生,表情略显羞涩的别过头去,“……我说,请你和我交往。”

“……”她重重的一怔,幽黑的瞳孔中顿时闪过一阵难以形容的光,“……我没听错吧?牧学长……交往?”

“恩……没听错。”男生的语气带着些许紧张,但这么一点点紧张显然不会影响全局,“……我就是这个意思。”他继续郑重的说着,目光再次和她交汇。

“这……真是……”她睁大眼睛,瞳孔中的那道光仿佛越聚越多似的,耀眼程度直逼头顶但阳。

“恩,森田你怎么想?”他的紧张好像一下子消失了,唇角微微上扬,“我想我,一定可以和你……”

——就在这个时候。

——就在,他本来该继续说出关键台词“我可以和你幸福/快乐/和谐/等等”的时候。

“牧学长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从她嘴里飞速蹦出胆词,打断了他的话。

他“诶?”一声,刚刚才消失的紧张感又顿然涌上了心间。

×××××

“非常的……了不起啊,啧。”碧流咂咂嘴,抬头望向天空,“牧学长你宁愿牺牲自己的未来,和我这样的人交往,我实在是……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呃?”阿牧一时有些语塞,但还是在心里松了口气,“……不,森田你……别这么说。

“给牧学长带来困扰,我深感抱歉。”碧流望着天,继续说道。只见一架波音757刚好从头顶飞过,留下的航迹云印刻在万里乌云的晴空中。她的眼底……似乎倒映着一丝哀伤,与愧疚。

……这令阿牧一下子茫然了。

“……困扰?”

“恩,牧学长是海南……啊不,是整个神奈川的明星人物,可以说是走在街上随便丢块石头都可能会打到牧学长的FANS,真是令人惊讶,令人羡慕。”

“……”

“这样的牧学长,有着博大的胸怀,冒着被那些八卦人士乱传绯闻的危险,冒然让我这样的人加入篮球队,真是令人敬佩,令人叹服。”

“…………”

“这样的牧学长,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即使绯闻传的纷纷扬扬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能够临危不惧,并敢于做出有悖自己真实情感的决意,真是令人崇拜,令人……我一时之间找不到形容词了,不好意思。”

“………………”

“这样的牧学长,有着……”

——“森田。”

这下……是换成牧绅一打断碧流了。

本来嘴巴正处于连珠炮状态的说着话的碧流,被阿牧这么一喊,立刻便很给男生面子的闭上了嘴。

“森田……”男生的脸上,是一贯的严肃表情……严肃的,令碧流一时之间感到有些发怔。

“……怎么?”

“我只想确定你的答复。”

“……答复?”碧流觉得,自己的目光……已经被牧绅一那双深褐色的眼睛,深深的吸住了。

吸住……无法动弹。

“是的,关于和我交往的答复。”

“啊?……哦,这个啊。”顿时反应过来,碧流是一脸的恍然大悟,“我知道的,交往嘛……”

“恩。”

“这可不行。”

“……诶?”

“不行啊,唉……”只见碧流叹口气。随即抬起手,拍了拍牧绅一的肩膀,神色凝重的说道:

“……要是我们真的交往的话,就正中那些八卦人士的下怀了。”

×××××

清田信长一脸不屑的将手里的校报揉成一团扔到旁边,转头看向正吃着鳗鱼饭团的碧流:“呐呐,森田学姐!你是什么星座的?”

“……唔,水瓶座。”吞下包在嘴里的米饭,碧流喃喃回答道。

“哦哦!水瓶座啊!”清田脸上的表情从不屑转为八卦,他就这么很是八卦的一边将手搭在另一旁吃着炒面面包的神宗一郎肩上,一边看着碧流说道,“……我昨天晚上有看一个节目!说是水瓶座的人本月会遭遇意料不到的人的告白哦!”

“呃……”正咬下第二口饭团的碧流,嘴角抽了抽,差点呛住,“唔……这样啊。”

“恩恩!”清田猛地点头,又看向阿神,“神学长是天蝎座的吧!?”

“是的。”阿神应了一声,脸上的温和表情和平时并没多大区别。

清田心里一急,又接着说道:“昨晚那个电视节目还说啊!天蝎座的人最适合在这个月告白哦!”

“呵,这样啊。”神笑笑,从回答来看……和碧流很像,似乎都对这个话题没兴趣……

清田更加着急了,收回搭在阿神肩上的手,捶了捶拳:“水瓶座的人啊!据说会被三分球投的很好的人告白哦!”

“诶?三分球?”碧流微微一怔,……阿神的表情也变了一下。

“是啊!”发现自己的编的说辞似乎终于有了成效,清田变得激动起来,“三分球投的很好奠蝎座在本月告白的话绝对不会被拒绝的!”

“这样……那要是水瓶座向天蝎座告白呢?”碧流的语气比起之前稍显急促了些,这令清田的激动加倍:

“水瓶座反过来告白的话也绝对能够成功的哦!”

×××××

托清田信长的福,碧流终于从“牧绅一不会喜欢我吧,我不会这么自恋吧”的纠结心情中恢复过来,转换成了另一种……

……另一种,促使她恨不得马上瞬间移动到湘北的情绪。

瞬间移动是不可能的,唯有加快步伐。

翘掉最后两节课,碧流像被神明附体似的……穿着直排轮,飞一般的驶向了湘北高中。

和海南附属高中的距离距初步估算大约有将近十公里。终于到达目的地时,碧流近乎断气的俯下了身子。

“呼……”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手撑着发酸的膝盖。

真是……青春啊……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大大的“青春”二字,在头顶阳光的渲染下,闪闪发亮。

“呼……”

又喘了口气,直起腰,顿觉眼前一阵黑。

完全就是脑内供血不足的正常反应。这么想着,她便闭上眼睛,用手抚着胸口,调整着呼吸。

与此同时,她开始思考……该如何,进湘北呢?

……自己身上,可是穿着外校的制服啊。

“恩,就这么办吧。”

睁眼以后,她从书包里摸出……那盒剪辑的带子。随即,缓缓的走向……正前方的湘北高中校门。

×××××

“请问你要找……”

“我哥哥忘记带录影带了,我是来给他送录影带的。”

“呃……录影带?”

“恩,就是记载着爱与青春与汗水的传说中的录影带。”

“……”

“喂喂,到底放不放我进去啊。”

“……请等一下,我马上开门。”

其实碧流完全就似乎仗着自己那张无害的脸才被放进学校的。有着这样的样貌……即使说出“我哥哥忘记带迷你裙了,我是来给哥哥送迷你裙的”这样的理由……也不会有人质疑吧。

通常情况下,大概会是……一边说着“啊拉,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可真是爱玩笑啊,呵呵呵”一边为她开门吧……

“啧。”碧流咂咂嘴,将剪辑带塞回书包。面对着曾有幸来过一次的湘北高中,心中顿然涌出一阵熟悉感。

现在的时间……应该是在上最后一节课吧。

还是直接去体育馆等着算了。

这么想着,碧流稍微活动了一下酸胀的小腿,抬起脚,将直排轮在地面上蹭了蹭。“呼……”长抒一口气,随即慢悠悠的,朝着教学楼旁侧的小树林滑了过去。

×××××

有一句话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样的石板路根本不适合溜直排轮啊……

碧流皱起眉头,撇了撇嘴:“切。”

……身为极限运动爱好者,不能被在这种小障碍面前屈服。

胸中燃气一股熊熊的斗志的她,继续与凹凸不平的石砖做着拼死的抵抗。

大概是她的决心与决意深深的感染了脚下的石砖,平日里被运动鞋踩习惯的它们,在难得出现的“咕噜咕噜”转动的轮轴的折磨下,终于爆发了一直以来积蓄的……对人类的怨恨。

在某个点,突然冒出的大块凸起令碧流失了神。

“啊……”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那块大石头绊的摔在了地上。

“痛……”

咬着嘴唇,碧流首先做的事情是……迅速扫视一下周围,看有没有人看到这一幕!

……如果被人看到的话就太丢脸了。

……不过,这种地方,一般都不会被看到的吧!

“呃……”

可是,所谓的“天不遂人愿”“祸不单行”……就是这个道理了。

当她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树丛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

一个……仿佛很熟悉的人。

“……是你。”

那人先是一愣,在看清碧流以后……立刻快速的走过来。

接着,便是这样的一幕。

在透过树叶的缝隙摇曳着洒下来的阳光的渲染下。高个子的黑发少年俯下身,朝正坐在地上的少女伸出手:

“……我看到你内裤了。”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