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1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9:55 字数:4893 阅读进度:49/63

点击音乐——

“To lead a better life

I need my love to be here”

她轻轻拨着琴弦,淡淡的歌声紧随着琴声倾吐而出。

“Here, making each day of the year

Changing my life with a wave of her hand

Nobody can deny that there's something there”

三井寿前一刻还抽搐于女生的那句“仅以此歌,献给赋予我主角能量的三井学长”。

后一刻便被她的歌声与琴声震撼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There, running my hands through her hair

Both of us thinking how good it can be

Someone is speaking, but she doesn't know he's there”

而流川枫,无论是前一刻还是后一刻,通通都是面无表情的……大概在心里惊讶着吧。

“I want her everywhere

And if she's beside me I know I need never care

But to love her is to need her everywhere

knowing that love is to share”

在三井寿看来,森田碧流无疑就像是被什么难以形容的东西附体一般。

变得根本不像是……他印象中那个她了。

“Each one believing that love never dies

Watching her eyes and hoping I'm always there”

印象中的她,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I want her everywhere

And if she's beside me I know I need never care

But to love her is to need her everywhere

knowing that love is to share”

没什么表情,却总能说出一大堆令人头晕的话。

偶尔笑笑,接踵而至的往往是饱含惊悚质感胆词。

人长的漂亮,家世也很好,但气质却不像一般意义上的大小姐。

兴趣爱好蛮男孩子气,性格也比较男孩子气。

不……也许用“大叔”来形容更准确一点。

“Each one believing that love never dies

Watching her eyes and hoping I'm always there”

呃……怎么会是“大叔”呢。

到底在想什么啊……我。

三井嘴角抽了抽,目光在女生的脸上和拨弦的手指上来回的游移着。

……真的是,很令人惊讶,她。

“I will be there, and everywhere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或者说,……是“惊喜”才对。

Chapter. 51 捕捉闪耀的瞬间

“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唱完歌,碧流一脸黯然(?)的取下吉他,递还给大叔A,“……耽误了大家的休闲和修车的时间,抱歉抱歉……”

“不会啊,唱的很好啊!”大叔A表情兴奋的接过吉他,“同学你唱的很好!英文发音那个标准啊……真是令我自愧不如。”

“大叔过奖了。”碧流摆摆手,“接连弹错了几个音,承蒙大家给我面子,能坚持听完,真是感激不尽。”

“完全没听出来弹错啊!”大叔A继续兴奋,“同学你实在是太过谦虚了!”

“哪里哪里。”

“真的真的。”

“不敢当不敢当。”

“呵呵呵呵。”

本来也想说一些“你唱的很好”“弹的很不错啊”之类的话的三井寿,在森田碧流如此反应之下,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便侧过头去看流川枫。

……男生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原本冷冽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些难以形容的情绪。这情绪径直的定在正和大叔A谈话的碧流身上。

本来自己也不是的人,但细想一下的话……的确,流川和森田之间有一种奇特的气场,这种气场除去女生本身地质之外,更多的是……流川主动释放出来的。

是了,流川对森田……和对其他女生惮度完全不同。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同,总之就是不同嘛!

“恩……”三井寿微微眯起眼睛,就这么一边看着流川,一边赞同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开始点头。

流川倒是毫不在意三井的视线,他脸上的表情总是少的可怜,话也少,看来只有天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于是事情的发展按照例行的方向进行着。

碧流和大叔A结束谈话——大叔A和流川寒暄了几句(其间流川只是“哦”了一声)——大叔A开始和三井寒暄(三井倒是很给他面子的点头回应着)——寒暄完毕,大叔A开始为大家修车。

因为碧流的车只是爆胎而已,所以大叔A很快就修理完毕了。

碧流一边感叹着大叔A修车的技艺高超一边递上钞票,而大叔A则一边感叹着碧流刚才唱的歌一边拒收了她的钱。

“举手之劳,不收费!”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的。”大叔A很是爽朗的摆摆手,目光移向流川枫……那台车,“今天有幸让我听到了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弹唱我偶像的歌曲,又能够挑战这辆撞的如此惊悚的自行车,实在是上天给我的恩赐啊,要是收钱的话,我会良心不安的。”

“哦,原来如此。”碧流一脸了然的点点头,随即一下子跨上自行车,“那大叔,我走了。”

“好的,小妹妹慢走哈!”

“恩,后会有期。”

……。

…………。

………………。

“呃……森田你……”

“啊……”

在三井的声音响起之际,碧流突然回过神来。迅速跌下自行车,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很是无奈的说道:“……看我差点把三井学长和流川少年给忘了,真是脑袋被门夹了。”

“呃……”三井嘴角继续抽搐着,“如果森田你有要紧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我等下也要回学校的。”

“唔……也不算有什么要紧事。”碧流顿了顿,看向流川枫。男生正看着自己,眉毛瞥的紧紧的,仿佛□裸的表达着……类似于“你快滚吧”的情绪。于是立马了解流川眼神的碧流朝他撇了撇嘴:“切,我马上就走。”

“……”流川一愣,似乎是不明白女生在说什么。但又懒的深究,便皱着眉头移开了视线。

“对了。”这边厢的碧流,如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拍了拍三井的肩膀,“三井学长还记得吧,当初我们比赛投篮的时候,说过输的那一方要答应赢家一件事情的。”

“诶?”三井双肩一颤,心也强烈的悸动了一下,“还记得……森田你……当时说没还没想好……那现在……”

“……现在也没想好。”碧流收回手,接过三井支支吾吾的话说道,“因为的确不知道该让三井学长做什么呢……”

“……好……好的……”三井在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咳,如果森田想到的话,尽管来找我就是了。”

“恩,我会的。”碧流点点头。随即仰起脖子,望向天空,嘴角仿若勾起了一个微弱的弧度:

“其实我觉得,只要能看到三井学长就够了,真要做什么的话,也该是我来才对。”

×××××

如果是以前的话,三井寿定是脸瞬间一红红至耳根,一边毫不掩饰羞涩的情绪一边摆手说“唔……森田你……”抑或是“森田你……唔……”之类的话(有什么区别啊喂!)

但现在……

因为已经了解女生对自己的“喜欢”,所以尽管那份羞涩仍然会持续不断的出现,但已经不会……不会再……“唔”……或者“森田你”了……

大概吧……三井胆词变成了拉风帅气更多倍的:

“呵,森田你讲话还是这么令人难为情。”

喂喂!很好啊……

……把内心的想法全盘供出来了。

“哪里哪里,因为对方是三井学长,所以我一时之间有点控制不住。”碧流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视线从空中遵移回三井的脸上,“还请三井学长别太在意。”

呃……怎么可能不在意啊!话说回来……你说这种话明摆着是要让我在意嘛!

三井嘴角抽了抽,一边在心里感叹着“女生就是口是心非啊,即使是森田也不能避免啊”,一边朝碧流点了点头:

“放心,我不会在意的。”

×××××

三井寿顿时觉得自己的脑袋也被门夹了。

……别问他为什么要用“也”字。

望着女生骑着自行车远去的背影,三井慢慢的收回视线。先是收到那台正被大叔A“噼里啪啦”一阵乱敲的惊悚自行车上,叹了口气“唉……”,然后又遵移到流川枫的脸上。

此刻,流川正盯着自家那台自行车,脸上的表情是绝对的……冷冽。

“流川……”三井缓缓开口,迎来与流川枫视线的交汇。

“干嘛?”唇角轻启,仿佛在空气中织起一层清冷的薄雾。

“唔……我是想问你……”三井挠了挠头发,“你觉得……森田……怎么样?”

“……”流川一怔,别过头去,“……什么怎么样?”

“唔……就是……作为一个异性来说的话,感觉如何?”

“……”流川又一怔,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脸来,再次正视着三井的视线,“原来如此。”总结着什么似的开口道:

“原来你一直把她当男的。”

×××××

“高飞叔叔。”

“是,大小姐!”

“这台车,帮我还回……”

“我明白的!”

“很好。”

“米奇伯伯。”

“是,大小姐——!”

“帮我订一双直排轮,颜色和轮子……”

“我明白的!”

“我还没说完,你明白什么……”

“……我真的明白的!”

“……”

就这样,碧流终于得以清闲下来。

一边观看着之前摄的比赛录像,一边用录像机剪辑着。

“混蛋!你们愣在那里干什么!?”

“快!快给我拦住那个11号!”

“武藤!你快给我跑起来!跑啊!”

不得不说的是,这盒带子的声音完全不能用。

因为……基本上被高头教练一个人的大嗓门给覆盖了。

“唉……”碧流叹口气,继续调整着影像的帧数。

怎么说呢。如果光是感慨的话。

这帮少年,明明也不是什么职业篮球选手,却能在这样的比赛里……奋力的拼搏。

在她的那个时代,在她……曾经生活的环境下。

这样的状况……不是不可能发生,只是她确实没见过。

是了,在她的那个时代。

……大家做任何的事情,都会去计较回报。

……即使初衷的发自内心的爱,却总会被现实打磨的失去最初的本质。

好比她沉迷于极限运动的时候,家里人对此的反应永远是“会影响成绩”或者“又不能赚钱”。

其他的……也是一样。

迪士尼的片子看得多有什么了不起?

会滑滑板溜直排轮有什么了不起?

会弹吉他会唱歌有什么了不起?

……会给学习带来帮助么?可以赚钱么?

不能……又怎样?

青春和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无价之宝。

“呵……”想到这里,碧流笑了笑。手指轻轻一按,画面定格在那位黑发少年流川枫……身后的三井寿身上。

“喂,你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和我很像的人。

×××××

“奋力拼搏”了一个晚上!碧流将三井寿的所有影像剪辑成了一个完整的带子。

说实话……这可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因为身为“主角”的三井实在是太低调。不仅被自家队友比如流川樱木之流抢镜头,还频繁的被海南这边的阿牧啊阿神啊甚至是宫益之类的人遮挡住身躯。

……能从那些各式各样的抢镜者中,将三井学长那挺拔的身影“抠”出来的自己。

……也是……很厉害的啊。

所以说,今天的计划就是,翘掉最后两节课,又去一趟湘北……把这盒饱含对主角崇敬之心的剪辑带交到三井学长手中!

碧流面无表情的握了握拳,穿着新买的直排轮,在米奇伯伯高飞叔叔的注视下,“哗啦”一声穿出了家门。

所谓的巧合就是——在学校门口,碧流遇到了牧绅一。

“哟,牧学长,早安。”碧流顿然停住了脚步(?),朝阿牧摆了摆手。

“……恩,早。”阿牧点点头,看了一眼女生脚上的直排轮,“今天,没骑车……”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旨在提醒女生……你的车还在我家啊,你到底要不要啊?

于是碧流立刻领会了阿牧话里的含义,连忙回应道:“牧学长,今天下午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不会来体育馆了,先跟你说一声。”

“诶?……哦。”阿牧愣了一下,点头,“那你的车……”

“我明天去你家拿吧。”

“我家?”别过头,阿牧控制不住的扬起嘴角,“……恩,好的。”

他“好的”完毕过后,女生陷入无语之中,而他自然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便祈祷着……这个时候是不是又该来个巧合什么的,打破这份沉默啊?

至于是什么“巧合”……

“新一期的校园报出炉咯∼”

……仿佛听到了阿牧内心的想法一般,一份新出炉的滚烫校报,就这样落在了……呃……森田碧流的手中。

头版,毋庸置疑的是海南获胜的消息。

而作为头版的调剂……安放在一旁的副版则是……

“牧绅一与森田碧流,由篮球紧紧维系着的唯美爱情!”

……。

…………。

………………。

“切。”

对于如此难以形容的标题,以及用以配图的那张牧绅一搂住自己肩膀的照片。碧流只是撇了撇嘴,便将报纸叠好塞进书包,随即侧仰起头看向一旁的牧绅一,神色严肃的开口道:

“那个松本优作前辈写的新闻一向很惊悚,牧学长别放在心上。”

“呃……别放在心上么……”阿牧嘴角轻轻的抽了抽,目光有些……复杂?

“诶,为牧学长带来困扰了,真是。”碧流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不过所谓清者自清,解释就是掩饰,我们就是应该用平静惮度来面对这种八卦的波澜,才能……”

“森田。”

碧流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牧绅一的声音打断了。女生头也不抬的“诶?”一声,迎来了阿牧顿然停住的脚步。

“……森田,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