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0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9:53 字数:4187 阅读进度:48/63

(适合播放音乐 )

流川枫扶着一台自行车站在阳光下。

——那从头到脚散发出的逼人的帅气令头顶的烈日也自愧不如,晒的越发的凶狠起来。

森田碧流双手插在胯裤口袋里朝流川枫走过去。

——那从头到脚散发出的慑人的怨气令脚下银白的柏油马路也自愧不如,被晒的越发滚烫起来。

三井寿扶着一台自行车站在树荫下。

——那从头到脚散发出的灵动的有型令方圆十米以内的灌木丛也自愧不如,“沙沙沙”的感叹起来。

在某个点,森田碧流蓦地停住脚步。于是,刚好形成等边三角形的三人,为这原本平淡无奇的路口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台自行车……”三角顶点之一的森田碧流站在那里。她的眼神中饱含着悲伤,她的声音里凝聚着哀愁:“……怎么会……如此的……”

“呃……流川……”三角顶点之二的三井寿站在那里。他的眼神中饱含着无语,他的声音里凝聚着无奈:“……你……又撞到什么了?”

“切,没什么。”三角顶点之三的流川枫站在那里。他的眼神中饱含着凛然,他的声音里凝聚着不屑:

“……一台运货车而已。”

Chapter. 50 三人行必有师焉

“而已”你个头啊!撞了运货车你还“而已”啊!

是不是要撞飞机你才能改成“竟然……呐……”这样的句式啊!

——三井寿一边嘴角抽搐着,一边推着碧流那辆“借”来的车走过去。

走出树荫的他,头顶着阳光,……竟然比阳光还要耀眼呐!

……喂喂,这个句式不是用在这里的吧。

“咳咳……”停止嘴角的抽搐,三井寿又轻咳了两声来缓解自己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的心情,目光遵移向站在路旁的碧流的侧脸上。

……那股悲伤,那份哀愁,是如此分明的……从女生的瞳孔中放射出来,并径直的抵达……流川枫扶着的那辆……已然残破不堪的自行车上。

“森田……”三井当然知道那台车是女生赔偿给流川枫的,也在心里思索着……女生对自行车似乎一直比较有执念,于是他一边唤着女生的名字,一边得出结论:

她肯定是在为这台车悲伤!

恩,没错了。——想到这里三井自顾自的点点头,随即看向仍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流川枫:“流川,你怎么会去撞运货车呢?你知不知道这台自行车……”

呃……不对!不是自行车的问题吧!

……话说到一半,三井的声音突然顿住了。因为他在想,因为他在想啊……

……应该先关心流川枫有没有受伤,再关心自行车吧!

恩,没错了。——想到这里三井又自顾自的点点头,继续对一动不动的流川枫说道:“流川,你怎么会去撞运货车呢?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不适合去和运货车……”

呃……不对!这种说法很奇怪吧!

……话说到一半,三井的声音又顿住了。因为他在想,因为他在想啊……

……应该先关心一下森田碧流的心情,再关心流川枫吧!

恩,没错了。——想到这里三井再次自顾自的点点头,随即看向站在身旁一动不动并且已经恢复面无表情的森田碧流:“森田,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毕竟这台车也算是……”

“寿终正寝”几个字还没说出口,一直想试图在“森田、流川与车”中找到平衡点的三井寿,……突然被沉默了许久以后终于开口讲话的碧流的声音打断了。

“流川少年。”只见碧流上前几步,走到流川枫的面前,视线先是在他扶着的那台“奄奄一息”的自行车上扫了一遍,接着,如同总结一般缓缓说道:

“……和运货车相撞竟然只撞成这样,非常不错。”

×××××

“……没什么。”流川愣了一下,别过脸去。

“真的很不错,流川少年你不用谦虚。”碧流微微眯着眼,就这么注视着他,“从整体轮廓上还能分辨出这是一辆撞坏的自行车,并没有撞的面目全非,这是一种境界。如果是我的话,估计会撞的连三井学长都认不出那原本是台自行车的。你说是吧,三井学长?”

碧流的头偏向三井。而本来……正处于某种心情复杂的难以形容状态的三井,被碧流这么突然一看,连忙回过神来,条件反射似的点头道:“是,森田说的没错。”

“呵……”看到三井赞同自己的观点,碧流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又看向流川,“枉我还自称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却总是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极限着……但是流川少年已经超越了人类本身的限制,达到了另一个高度,真是令我自愧不如。”

“……”流川的肩膀似乎颤动了一下,随即回过头来,与碧流的视线交汇。他的皮肤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是如此的光滑白皙,完全不像运动员,他的嘴唇在阳光的渲染下显得是如此的健康红润,完全不像刚撞过运货车的样子。“罗嗦。”这么喃喃的说了一句,目光遵移到三井寿……扶着的自行车上。

“这台车不是我的。”三井寿下意识的连忙摆手撇清关系,“……是森田的。”

“恩,是我借来的。”碧流在一旁点头,随即感叹似的说道,“完全没有米奇车骑着顺手呢。”

“哦。”流川应一声。随即……以冷冽的肯定语气,说出令三井寿感到十分惊悚令碧流感到有些惊讶胆词:

“你们在交往。”

×××××

“不,流川你误会了!”

台词虽然没有创意,但是从三井的嘴里说出来,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恩。”碧流很是赞许的看了三井一眼,接着便扯出一个异常严肃的表情,“确实是误会,三井学长如此优秀的人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呢。”

“呃?”三井嘴角一抽,“森田你……别这么说……”

“我说的是实话。”碧流眉头瞥起来,摆出一副无比正直的姿态,“我和三井学长之间只是崇拜与被崇拜的关系而已。嘛,虽然流川少年说的那种关系作为一种梦想来仰望一下是不错的,但要实现的话……现实,总是如此残酷。”

“呃?”三井嘴角继续抽,眉头跟着碧流一起瞥起来。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对自己没信心么?是没信心和我交往么?

怎么可能啊!

这么想着……

“森田,不……并不是你说的那样……其实……”三井开始想要表明自己惮度,即使流川枫这个外人在这里,也要表明自己的立场!那就是……

“与我无关。”流川枫一袭冷冽的口气打断了三井正在组织着的话语。只见他推着车,身体跟着车轮同时一转,甚是潇洒的……离开了。

“哦,对。”看到流川离开,碧流顿时也反应过来。便拍了拍话卡在半空中的三井寿的肩膀:

“我们也该去修车了。”

×××××

“对了,三井学长。”

“诶?”

“三井学长,有喜欢的电影么?”

“……哦,电影啊!……北野武的吧。”

“不愧是三井学长,品味很高尚呢。”

“……哪里哪里。”

其实北野武是胡说的啊……因为他比较出名……

这么想着的三井,觉得有些惭愧,便反问一旁的女生。

“那……森田你喜欢的电影是?”

“……迪士尼的所有。”

“……”

“迪士尼,三井学长知道吧。”

“唔……当然知道,小的时候去过很多次东京迪士尼乐园。”

“不愧是三井学长,品味很高尚呢。”

“……哪里哪里。”

其实东京迪士尼乐园并不是自己想去啊,是赶流行才去的啊。

这么想着的三井,觉得有些无奈,便再次问道。

“……森田,很喜欢迪士尼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说自己是尼士迪国的政要什么的……”

“哦,没想到三井学长还记得呐。”

“咳……当然……不会忘记……”

“那时三井学长长发飘飘的样子,也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心中。”

“……”

那段过去是我人生的污点啊!不想再去回忆啦!

这么想着的三井,觉得有些悲伤,便继续说道:

“森田……我已经摆脱那段过去了,现在的我,只想好好打篮球。”

“恩……非常非常了不起。”

“咳……不敢当。”

“没什么不敢当的,因为,我和三井学长一样。”

“诶?”

“我也,告别了自己的过去。”

“……”

什么过去呢?你……

时间仿佛停顿了一小下,三井寿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女生,陷入某种思绪中。直到……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歌声,才回过神来。

“I want her everywhere

And if she's beside me I know I need never care”

是一个成熟的男性的声音,伴随着悠扬的吉他声。

……话说……这首歌……蛮耳熟的啊。

“But to love her is to need her everywhere

knowing that love is to share”

走近,才发现歌声来自那家自行车修理店。

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正抱着一把吉他,坐在门口胆阶上唱着歌。

“I want her everywhere

And if she's beside me I know I need never care”

而三角形顶点之一的流川枫,扶着那辆残破不堪的车,站在中年男子正前方约莫三米处,一动不动。呃……似在聆听?

“Each one believing that love never dies

Watching her eyes and hoping I'm always there”

三井只是觉得,男子的英文发音实在很差。

当然,要是自己去唱的话,会更加的……

“But to love her is to need her everywhere

I will be there, and everywhere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唱完最后一句,琴声也随着歌声停止。男子抱着吉他站起来,一脸和善的对面前的流川枫说道:“呵,车又被撞坏啦。”

……很明显是熟人了!

三井在心里肯定着,便推着自己手上这辆爆胎的车走上前去。走两步,突然想起森田碧流,又连忙的转过头去:“森田……”

只见女生脸上的表情……真是难以形容的……凛然?

凛然的森田碧流,正直的森田碧流,严肃的森田碧流。就这么快步的走上前去,走向……流川枫……

……啊不对,是走向流川枫前面的中年男子。

“The Beatles的《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碧流紧瞥着眉头,对男子说道,“大叔,你勾起了我的回忆。”

“呃?”男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些兴奋,“哦!这位小妹妹也听The Beatles的歌啊!”

“没错。”碧流点点头,“《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以及《Yesterday》,这两首是最爱。”

“哦哦哦!”男子更为兴奋了,“我也最爱这两首啊!”

“恩……”碧流又点了点头,“一首是回首过去,一首是展望未来。”

“哦哦哦哦!小妹妹很了解嘛!”

“恩。”碧流仰起下巴,“不仅了解,我还会……”朝男子伸出手,“吉他借我一下可以么?”

“诶?小妹妹你会弹吉他!?”男子显然很吃惊。

当然,同样吃惊的还有三井寿以及……流川枫(大概)。

“森田,你……”三井推着车快速上前,“你……会弹吉他啊?”

“嘛,算是会吧。”碧流撇撇嘴,从男子手里接过吉他,“不过弹的一般就是了。”

“!!!”三井脸上的表情……已经显示了他心中的所有想法。

至于流川……兴许,是在思索着什么吧。就这么……默不作声的,看着碧流将吉他带绕到肩上。

“呼……”碧流长吐一口气,连拨几下弦,视线从满是兴奋的男子脸上,移向面无表情的流川,然后……再与满是期待(?)的,三井寿的目光交汇:

“……仅以此歌,献给赋予我主角能量的三井学长。”

To Be Continued

于是接下来小三的表情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