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8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9:50 字数:3747 阅读进度:46/63

(适合播放音乐 )

“牧学长,我载你吧。”

“……你……载我?”

“没错。”

“……”

“牧学长,请相信我骑车的实力。”

“……我相信。”

“那还扭扭捏捏什么,快上来。”

“呃……我的确相信森田你骑自行车的实力,可是……我不相信你载人的……”

“……”

“咳……森田,这辆车是……怎么回事?”

“哦,是我借的。”

“……借的?”

“恩,牧学长不是看见了嘛,从对面的便利店借来的。”

“呃……这么容易就借到?”

“嘛,算比较容易吧,我说的话谁敢不信。”

“……”

“……你说什么了?”

“恩,我对里面的店员说我大哥腿受伤了急需送医院但是我大哥有恐车症不能叫计程车只能用自行车送去。”

“……”

“别发愣了啊牧学长,时间宝贵,快上车。”

“可是……”

“……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

“恩?”

“我想……还是我载你好了。”

“……”

“唉,牧学长你怎么不早说。”

“……诶?”

“你早说你会骑自行车就好了嘛,我以为你不会骑车我才打算载你的啊。”

“……”

Chapter. 48 胜可骄败不可馁

怎么可能不会骑自行车呢?怎么可能嘛!?

……牧绅一在心里苦笑几声,但表面上……还是大致严肃外加嘴角抽啊抽的表情。

就这么看着碧流从自行车上下来,一个转身把车把交到自己的手上。

“牧学长,这辆车就交给你了。”

“……好的。”

牧绅一迅速扶住车把。差点脱口而出“请放心交给我吧!”这样的话了。幸好他是极为理智的人,立即就把这句话扼杀在了喉咙里,顺便转换成了更加拉风胆词:

“森田,上车吧。”

×××××

牧绅一动作无比帅气的跨上车。

然后碧流也动作非常利落的跨上去了!

看到女生以跨坐的姿势坐在后面,牧绅一不禁红了脸。虽然知道自己皮肤黑即使脸红也看不出来,但还是觉得有点那个啥,便马上收回视线,正视着前方被日光晒的银白扭曲的、无限延伸的柏油马路。

“森田,你抓紧。”

“哦。”

碧流点点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够懒散。就这么抬起手,拽住牧绅一的队服下摆。

“牧学长,出发。”

“……恩。”

大概是“司机”牧绅一心情太过激动,自行车果然如同发射一般的猛然前进了。在这股力的作用下,坐在车后座上的碧流因为惯性的缘故差点被甩下去。还好拽着牧绅一的衣服,便又就着那股力向前猛的一倾,……头重重的撞在了男生的背上。

“森田!?”

牧绅一吓一大跳,连忙转过头来:

“你没事吧!?”

“……唔,没事。”

碧流速速的坐直,朝前面的男生摇了摇头:

“牧学长,你小心前面。”

“哦!”

阿牧应了一声,收回视线。

只见视野的前方陡然出现了一个施工绕行的标志。

牧绅一再次一惊,车把着急的一转。

“唔……”

这回,后座上的碧流直接……抱住了牧绅一。

×××××

然后,就这么抱着了。

于是,就这么继续抱着了。

女生纤细的手环在自己的腰间,那种感觉真是微妙的说不清道不明。牧绅一的脸早就热的麻木,背脊也僵直的麻木了。

老实说,保持着上半身的僵直,与下半身有规律的蹬脚踏板,真的是一种很好靛育锻炼!

牧绅一嘴角勾了勾嘴角,突然想起高头教练在之前比赛结束的时候说道的什么“自行车锻炼法”……恩,想必就是这样的吧!

这么想着,牧绅一嘴角的弧度拉的更深了些。

就这么深啊深的……快深不见底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却是那种比较另类的熟悉……的声音。

仿佛突然扔进平静深潭的石子,在水面上绽放一圈一圈的涟漪的同时,水下也是同样的……暗潮汹涌。

“前方穿紫色运动服骑车载人的男子——快停下——停下——停下——!”

×××××

本来抱着牧绅一质感好的不得了的腰身陷入沉睡中的碧流,被身后传来的拉风声响瞬间的吵醒了。

“快停下——停下——停下——!”

……其实这样的声音根本不算什么。

真正的重点是……

“OVER——OVER——OVER——”

……那真的是,听起来像“OVER了OVER了”的……警车的声音。

“啊。”

转过头的碧流,看到身后的迷你警车。不住的张开了嘴,顺便睁大眼睛:

“……牧学长,我们被条子盯上了。”

×××××

逃是逃不掉的。什么极品飞车连环追之类的剧情,是不可能上演的。

尽管碧流在那一瞬间很想一边敲着牧绅一的背脊一边大叫“快啊快啊快逃啊”……但是,男生已经……非常遵守规章制度的……非常听话的,握紧刹车,停了下来。

……碧流又因此头撞到了牧绅一的背上。

阿牧知道……女生也许会生气。但是……他是真的没办法。

仍凭自己骑车水平再高也不可能载人逃过警车的追捕啊!万一把森田从车上甩下来那就全完了啊!

所以说,牧绅一的做法,是绝对正确的。

“很好嘛,还以为你们会继续往前骑的,哼哼哼。”

从迷你警车上走下来的女警,身着深蓝色的制服,一头及肩短发令她看起来神采奕奕。

“十分,抱歉。”

牧绅一一脸“我是这个女生的监护人”模样,脸上的表情和讲话的声音……都稳重的不可思议。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女警张大嘴,表情有些气愤:

“……你不知道道路交通安全法吗骑车载人有多危险知不知道这位先生你自己要飚车也就算了何必要载着这么一位……唔,可爱又娇弱的小女孩飚车呐!”

呃……先生?

——牧绅一嘴角一抽,显然是被女警对自己的称呼囧到了。

呃……可爱又娇弱?

——碧流肩膀一抖,显然是被女警对自己的形容囧到了。

于是一抽一抖的两人,如同商量好似的,同时点头道:

“知道知道,下次再也不敢了。”

×××××

话虽是这么说。在女警心满意足的开着警车离开以后,碧流再次跨坐到了自行车后座上:“牧学长,继续出发吧。”

“……恩。”牧绅一愣了一下点头,随即又思索片刻说道:“……走大路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走小路吧。”

“嘛,无所谓大小远近,快走吧。”

于是,再次踏上征途的两人,拐进了一条窄巷。

两侧是高高的围墙,而围墙内则是旧式的公寓楼。

……安静的只听得见自行车轮转动的声音。

大概是实在太过安静,而自己又因为睡意全无而变得非常无聊。碧流便开始喃喃自语起来:

“比赛嘛,有输就有赢的,你也不要太过在意,毕竟对方是主角嘛,人说主角不败就是这个意思了,一般什么连续XX年连胜的超强BOSS队伍,在遇到主角以后都会OVER掉的,更何况我们还不算BOSS队,之后还会有更BOSS的队伍出现对吧?所以说,真的不要太过在意,失败是不能气馁的,要重新振作,男人嘛,就要……”

“等……等等!”

在后座上的女生碎碎念出一大串以后,牧绅一终于沉不住气的打断了她:

“……森田……你在,说什么?”

“诶?”

碧流先是一愣,随即撇撇嘴:

“切,不就是些老古董的安慰话嘛,爱听不听。”

“呃……”

牧绅一嘴角一抽,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降低声音问道:

“……森田你,不会是准备把这些话说给湘北的……三井吧?”

×××××

“哈?……牧学长你在开玩笑吧,三井学长怎么会需要我去安慰。”

“呃……不好意思,是我乱猜的。”

“原来牧学长也喜欢乱猜啊。”

“呃……”

“没关系,我理解,毕竟刚刚才……比赛结束嘛,心情复杂是正常的。”

“……我的心情的确蛮复杂。”

“恩恩。”

“虽然海南最后胜利了,但湘北的实力……真是令人惊讶。”

“恩恩。”

“……今年的全国大赛,会比往年更精彩吧。”

“恩恩。”

……在连着“恩恩”三次以后,碧流终于从某种臆想中回过神来:

“什么!?你说海南胜利了!?”

×××××

牧绅一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归结于……森田在生病,要谅解。

因为在生病,所以她可以让他立即停车,并迅速从车后座上跳下来。

因为在生病,所以她可以让他快点下车,然后自己骑上去。

因为在生病,所以她可以对他说“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先走一步牧学长你自己看着办吧”,接着……便骑着车飞也似的离开了。

恩,因为在生病。

所以……

“森田……路上小心。”

牧绅一把碧流的身体状况放在第一位,其他的……就都不需要去考虑了。

×××××

碧流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混乱,那些混乱如同熬糊的粥,粘住了大脑皮层,粘住了紧握车把的手,粘住了踩在自行车踏板上的脚掌,粘住了……她的嘴巴。

就那样,憋着气……以全力的速度,朝湘北冲去。

然后,在一段十分熟悉的路上,在一段……快要到湘北的,因为曾经发生过某两件事情,而十分熟悉的路上……

“砰——”

……自行车,又爆胎了。

所以说,那曾经发生过的某两件事情……的其中一件就是车胎突然爆裂。

“他妈的。”

碧流皱起眉头,一边踢着自行车的车轮,一边咒骂着。

骂完,迫于无奈的……还是要扶着车把继续前进。

再然后,在这段十分熟悉的路上,在这段……快要到湘北的,因为发生过某两件事情,而十分熟悉的路上……

“三井,听说你们今天的比赛输掉了嘛。”

……不良少年集团,又出现了。

所以说,那曾经发生过的某两件事情……的其中一件就是在一旁的小巷子里看到阿龙他们那群人。

这次调戏的人,不是那个叫水户洋平的,而是……

“他妈的。”

碧流皱起眉头,“啪”的一下把自行车摔在地上,一边将手□短裤口袋,一边走进巷子,扬起下巴,拽的二五八万的开口道:

“你们这群人,想对我家三井学长做什么?”

To Be Continued

小三你终于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