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5:46 字数:3834 阅读进度:19/63

(适合播放音乐 )

“森田,你怎么了!?”

“唔……很明显是流鼻血了。”

“森田同学……怎么回事!?”

“谷川老师,森田她流鼻血了。”

“啊……快,快让她把头仰起来!”

“好……森田,快……”

“仰你个头啊。”

“……诶?”

“后仰会使鼻腔内已经流出的血液因为姿势及重力的关系向后流到咽喉部并没真正止血效果这是基本常识好不好。”

“呃……”

“阿牧,快带森田同学去保健室!让若叶老师用冰袋敷住她的额头!”

“是,谷川老师。……森田,我带你……”

“敷你个头啊。”

“……诶?”

“冰敷额头的作用是希望藉由额头的皮肤遇冷时能达到鼻部血管收缩以止血但其效果并不好因为距离出血的鼻孔部位太远且局部过于冰冷会引起头部不适所以正确的方法是应该直接冰敷在鼻根或鼻尖这是基本的常识好不好。”

“呃……”

Chapter. 19 怀念比不过相见

阿牧短暂的一愣,嘴角一边抽搐着一边从制服口袋里摸出随身携带的手帕递给碧流:“森田,先用这个止一下吧。”

“哦,谢谢”碧流点头接过,随即迅速的用手帕捂住鼻子。她的眉头紧锁,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我马上带你去保健室。”阿牧如同英雄似的一脸正义凛然的表情,抬手扶住女生的肩膀。

碧流倒也不反抗,就这样任由(?)牧绅一的手扶在自己肩上。……然后被他轻轻的推了推,移脚走出了办公室。

这一路上……本来就传绯闻传的“沸沸扬扬”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引来了无数人“八卦”的目光。

不过一向成熟稳重(?)的阿牧,显然是不会受这些视线影响的。他“光明正大”的扶着碧流朝保健室走。脸上的表情由凛然转变成了严肃……虽然看起来差别并不大。恩,阿牧是真正的在担心碧流的身体,毕竟她前几天才因为生病请假(阿神告诉自己的)……今天刚来学校又流鼻血。

他开始思索这难道是因为撞到自己的缘故?

呃……可她当时只是身体撞过来了……并不是头部啊。……而且那个时候自己竟然站在原地没躲开,还真是……

……然后他又顿时想起了女生在撞到自己的那一瞬间蓦地涌进鼻腔的一股桃子味……唔,应该是她用的洗发香波的味道吧,为什么之前她帮自己挡狗(……)的时候都没发觉?还有……她的肩膀可真是有够窄的,感觉一捏就会断掉似的……另外还有……上次她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靛重应该还不到40公斤吧,和自己比起来简直……

……越是想些有的没的,牧绅一的脸便越发的热,甚至连扶着女生肩膀的右手也开始不自觉的起来了……

幸好没抖多久,便走进了保健室。阿牧终于松了口气似的将手从碧流的肩上收了回来,随即看到女生侧仰起头望向自己,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显示出仿佛怜悯一般的目光,细弱而冷冽的声音隔着手帕传出来——

“……牧学长是得了帕金森么?”

×××××

“呃……”

我发神经才扶你过来啊!……牧绅一当即在心中怒吼(?)了一声。……不过表面上只是轻轻的抽了抽嘴角以示无奈,随即望着(除了自己和森田碧流以外)空无一人的保健室说道:“若叶老师好像不在。”

“唔……”碧流移开捂住鼻子的手,撇了撇嘴,“……不是好像不在,是确切不在吧。”

“没错……”阿牧有些深感无力的点了点头,凭借身高优势悄悄(?)的用余光瞄着碧流,……发现女生的鼻血似乎已经止住了,只是鼻子下方还残留着两道明显的红印子。“呵。”看到碧流的样子,他不自觉的轻笑出声。“我去找冰袋。”迅速的收回视线,迈步朝窗户旁的冰箱走去。

“真是麻烦牧学长了。”碧流盯着手里那张已经被鼻血弄脏的手帕说道。

“没什么。”因为背对着碧流,牧绅一便不加掩饰的微笑着,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差点就把“这是我应该做的”这种惊悚胆词说出口了。

真要说出来的话就太惊悚了……阿牧按捺住内心诡异的兴奋,深吸了口气:“呼……”

碧流将那张手帕捏成一团,抬起头,看到牧绅一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包医用的冰袋:“用这个就可以了吧。”

“恩。”碧流点头,走上前去,朝阿牧伸出手,“谢谢。”

“没关系。”牧绅一连忙将冰袋放在碧流的手中,转手从身后扯出一把椅子,“森田,你坐下吧。”

“哦。”用冰袋捂住鼻尖,碧流迅速的坐到椅子上,指了指旁边的三角凳,“牧学长你也坐。”

“好的。”看到女生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阿牧颇感安心的坐下,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转换成了放松的模式,于是他便放松过头的开口问道,“……森田你,似乎对医学很了解的样子。”

“……何以见得。”碧流面无表情的盯着不远处的柜子,缓缓开口。

“呃……”阿牧自然而然的愣了一下。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大概就是想和碧流多说几句话吧,这么一想……他又继续放松的说道,“……之前发烧的时候也是,这次流鼻血也是……恩,算懂很多吧。”

“……学长你大概是产生幻觉了。”碧流一副快要睡着的表情,“……这些都是常识好不好。”头转向阿牧,“……如果知道这些鸡毛蒜皮的知识就算是对医学了解的话,那么日本医学界的未来将会是一片深不见底黑暗。”

好吧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牧绅一嘴角抽了抽。

虽然他很明白自己问的问题毫无营养又无聊至极,但确实……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这样问的,所以……

……所以,还是保持沉默好了。

于是就真的陷入了沉默。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洒在女生的头发上,泛起小小的光圈。背着光的女生的脸,尽管面无表情,尽管鼻子还被冰袋捂着,但即便如此……她看上去也仍然是个美人。

长长的睫毛包围住漂亮的杏眼,淡樱色的嘴唇轻轻的抿着,有几根乌黑的发丝散落在白皙的脸颊上,……这样的一个女生。

正是这样的一个女生……刚刚竟然说自己是得了帕金森来着……

突然回想起“往事”的阿牧深深的预感自己再在这里坐下去,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想太多了吧你!),于是他迅速的站起来,恢复了一贯的严肃表情,一脸郑重的对上下眼皮正在打架的碧流说道:“既然森田你已经无大碍,那么我先走了。”

一番话说的那是帅气拉风,威严十足。威严的令女生缓缓的转过头来,快要合拢的双眼微睁,形状美好的唇瓣轻启——

“……学长,我等你这句话等很久了。”

×××××

“森田学姐听说你流鼻血了!没事吧!?”午休时间,教学楼楼顶。清田信长一上来就对着正啃着甜甜圈的碧流大吼道。

碧流皱了皱眉:“这消息传播的可真快啊。”

“呵。”跟在清田后面的阿神轻笑出声,“……大家都在谈论森田君和牧学长呢。”

“是嘛,神君你好像很高兴似的。”

“……呵,没有。”

“有吧。”

“森田君你想太多了。”

“是你想太多了吧。”

“呵。”

不应该是这样的吧!……看到森田碧流和神宗一郎这么“若无其事”蹈话,清田信长心里很是不满。

神学长!你应该露出悲伤的表情才是啊!在我心里……森田学姐应该和你传绯闻!……啊不,是真正在一起才对!

清田迅速跳到两人中间:“那个啊……明天有篮球比赛,森田学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啊!?”

“好啊。”碧流很是爽快的答应,“……又是县体育馆么。”

“恩!“清田兴奋的点头,“是湘北和角野的比赛!”

“湘北?”听到这个名字,碧流下意识掉了挑眉,“怎么又是这个学校?海南的比赛呢?”

“唔……”阿神上前一步,站到碧流旁边,侧头道,“海南是种子球队,直接进8强的。”

“这样……”碧流点了点头,“……那么,还是骑车去吧。”

“诶?可是神学长的自行车坏掉了诶!”清田也跳了过来,站到阿神的旁边,“……我和神学长准备乘电车,森田学姐你也……”

“我要骑车。”碧流蓦地打断清田,语气坚定。

“唔……好吧。”清田信长颇为无奈的妥协了,心想自己的“乘电车的时候不小心把神学长往森田学姐身上推过去”的计划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

次日,神奈川县大会预选赛,湘北高中VS角野高中的比赛正式拉开帷幕。

因为上场比赛中的优异表现,导致湘北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许多知名学校的球队纷纷来观望这只曾经默默无闻……如今却有黑马之势的队伍。

……当然,这些都是碧流不知道也不关注的东西。

她只知道……今次自己骑车的速度又登上了一个新胆阶,竟然提前了一个小时……就到达县体育馆了。

实在是无聊至极的碧流,骑着车围着体育馆的周围闲转,最终决定去电车站等阿神和清田……好给他们一个惊吓。

很快到达站口,观望了一下时刻表,似乎下一班车还有五分钟就到了。碧流打了个哈欠,蹬几下自行车,移到站台旁的自动贩售机那里买了一罐葡萄味的汽水,又“呼啦呼啦”的退回来。

……就这样,她一脸闲散的坐在自行车上,边喝着汽水边等着电车到站。

日本的电车果然准时,只见电车刚好在那个时刻站前的轨道,一阵“轰隆轰隆”“叮咚叮咚”过后,停在了碧流的面前。

她将喝光的汽水罐扔进车筐里,看着电车的车门打开,……一个接一个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之后,她的视野中并没有出现神宗一郎以及清田信长的身影……而是,被一片熟悉的红与黑所覆盖。

“唔……”她静静的注视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一群……穿着红黑队服的高个子男生,然后……

“森田迪士尼!?”男生中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认错人了。”碧流嘴角抽了抽,目光扫到红与黑中另一个……一脸凛然的少年,她先是一怔,随即反应极快的踩着踏板准备开溜。

“啪——”

可是还没等自行车开动,她的前方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

“呃……”碧流抬起头,看到那个……表情冷冽的黑发少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注视着自己,缓缓开口——

“……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再跑掉了。”

To Be Continued

话说被碧流A走的自行车就是这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