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5:45 字数:4707 阅读进度:18/63

(适合播放音乐 )

在唱歌的时候,她又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迷迪士尼,迷极限运动,迷美国街头文化,迷摇滚……

在迪士尼爱之问答比赛中获得第四名。在滑板大赛中获得前八强(而且是八强中唯一的女性)。因为迷美国街头文化开始沉溺于三人篮球,最终学会了强大的投篮本领(至于为什么学会……大概只有用“命运”之类的词语来解释了……)。和志同道合的朋友组乐队,担任主唱和主音吉它,经常在街上进行LIVE表演。

但是。

但是迪士尼爱之问答比赛的第四名并没有奖金。滑板大赛的前八强也只有一座奖杯。玩篮球的话她除了投篮以外一无是处。组乐队……尽管在LIVE表演能挣一些钱但她的水准远没有到达被星探挖掘出道的地步。

因为。

因为她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耗在了这些“课外活动”上,导致成绩很差,差到被频繁的被请家长,差到老师对自己失望……说着什么“考大学太勉强了还是早点找个工作谋求今后的出路吧”。

父母虽然最开始并不反对自己的“青春生活”,可是在现实的面前……又不得不低头。毕竟自己的孩子学习成绩不象话实在是上不得台面的事情。而在所谓的“学习之外”又不见得取得了多大的成就。

所以。

所以她迷失了。在现实和理想面前,人总是无法确切的找到平衡点。……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

兴趣爱好经常更换,今天沉迷这个明天沉迷那个,几乎全是半吊子。嘴里可以说出一大堆的知识懵住别人,但真要付诸于实践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后。

然后高中就那样勉强的毕业。然后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工作,总之就是好的工作看不上自己差的工作自己看不上。然后开始混吃等死。

面对父母一而再再二三的宽容,她的迷茫急速生长到了已经接近绝望的地步。

有时候她会想——“要是自己死掉就好了,这样父母就可以拿到大笔的保险金,总比这样混日子吃白食好”。

……也只是想想而已。

然而那天,她却真的死去了。

灵魂寄居在了这具陌生的身体上,面对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以及周围陌生的人。

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一直提醒着自己。

一直提醒着,提醒着也许这样的人生会成为自己的“梦想的延续”。

于是她拍了拍面前的少年的肩膀——

“既然是熟人,那更要给钱了。”

Chapter. 18 大起大落才充实

“……”藤真健司完全性的怔住。虽然表面上还是平静的样子,但心里却一时无法反应过来。……什么钱?

看到藤真不语,碧流立刻将头转向一旁的花形透,……大抵是因为花形实在太高,碧流觉得拍他肩膀太累,便索性只是朝他伸出手:“诺,藤真少年没钱的话就你给吧。”

“……”于是花形透也怔住了。

这个时候吉泽拓人迅速的走过来:“这位同学好像是误会了,我并不是为了赚钱……”但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一旁伸来几只拽着钞票的手。

“诶?”然后吉泽拓人随大流的跟着怔住了。

还是碧流最机灵(?),反应极快的接过那些钱,朝着那些路人甲乙丙丁连连点头:“谢谢谢谢,你们都是好人。”

所以说,看到自家小姐如此厚脸皮(?)的从很多人的手里收钱的样子,连一向成熟稳重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啊!”的北村-麦斯先生也怔住了。

是的,事实上这只是小场面而已。

碧流一方面感叹着这个世界的人真是单纯的可怕啊,一方面在人群中传来“安可”的声音之后走过去塞了一千YEN给吉泽拓人(并顺便将吉它还给他),随即朝众人大声说道:“接下来就由我哥哥来表演,我要立刻赶去医院去看望我那被疾病折磨的&%¥#@×的&×(×¥#@¥。”

后面的话基本等同于胡话。于是在众人都在思索着少女话里的“&%¥#@×的&×(×¥#@¥”到底是谁的时候,碧流已经抱回自己的滑板快速冲出人群了。

唔……这算是留下一地狼藉便拍屁股走人么?

不过,毕竟北村-麦斯先生也好,藤真健司也好,花形透也好,……都不是省油的灯呐。

他们发愣的时间总比一般人要少很多,所以说……自然是在碧流冲出人群之后及时反映过来跟了上去。

……呃,貌似,就只剩下吉泽拓人君一人遭殃(?)了。

×××××

碧流拐进一家回转寿司店,刚一坐下便看到北村叔叔藤真少年以及不知名的高个子眼镜少年走了进来。

三人长得那是引人注目到一种境界,一进门便吸引了店里其他客人包括店员的视线……

“高飞叔叔,自行车锁好没?”这是北村先生走过来以后,碧流问的第一句话,……随即还横了藤真和花形一眼:“切。”

“回大小姐,锁好了。”北村先生点了点头,站到一旁,朝藤真和花形伸出手:“藤真少爷,花形少爷,请坐。”

“恩,谢谢。”藤真笑了笑,拍了拍花形的手臂,于是两人一同坐下,然后迎来的是……坐在旁边的碧流那深不可测的……目光。

沉默。沉默。

有太多的情绪堵在藤真的脑子里,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对碧流说什么。……毕竟弹吉它唱歌也好,向路人要钱也好,踩着滑板快速涤跑也好……这都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森田碧流。

差太远了,虽然一个月前就这么觉得了……但那个时候只是想着她性格的突变应该是自己的原因。但现在呢?……感觉是整体都变了。

至于花形透。藤真不语……他自然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他和森田碧流只是一般的学长与学妹之间的熟识度,附带着知道森田碧流一直喜欢藤真,告白被拒绝之类的……

对了,还有在印象中,森田碧流应该是那种很含羞胆怯的典型的小女生形象……可现在的样子……

……除了迷惑,还是迷惑吧。

“高飞叔叔你也坐。”碧流开口打破沉默,转过头扯了扯北村先生的衣服。

“没关系,属下站着就可以了。”北村先生一脸正义凛然。

“坐下。”碧流回以北村先生更加凛然的目光。

“是!”……于是,在心里想着“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啊!”“什么大场面都没有自家小姐可怕啊!”的北村先生妥协了。

“你们随便吃,我请客。”待到北村先生坐下,碧流很是爽快的指了指面前缓缓转动的传送带,“……两位少年请不要客气。”

“……恩。”藤真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点头,越过碧流对北村先生说道,“能麻烦北村叔叔能给我家和花形家打一个电话么?告诉家里人我们今晚在外面吃饭。”

“是!”北村先生迅速接到指令,从包里摸出手机。

碧流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藤真:“打电话这种事情也要劳驾高飞叔叔么?”

“高飞叔叔?”藤真一愣,立马想到现在的碧流似乎有给人取外号的习惯,比如自家的上原伯伯,于是平静的回答道,“我和花形都没有手机,所以只好劳烦北村叔叔了。”

“你们没手机?”碧流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大少爷的话应该人手一部才对吧。”

“翔阳的校规中新加入的一条就是,学生禁止携带通信工具。”这是花形透进门以后说的第一句话,附带的是一脸严肃的表情。

“这样……”得到回答的碧流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喃喃道,“……在手机开始普及之初,的确很多学校都有这样的硬性规定,虽然不清楚是为什么……”

“是怕影响学习吧。”花形下意识的接过话,瞥到一旁蒂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碧流看,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

“……可悲的措辞。”碧流撇了撇嘴,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伸手拿起一盘鳗鱼寿司放到面前——

“我要开动了。”

×××××

碧流吃东西的时候一向不喜多言,所以这一顿饭吃的那是安静又平和,除了面前的盘子以惊人的势头增长以外……

好能吃!……藤真健司和花形透同时在心里感叹道。

因为花形对以前的森田碧流并没太多了解,所以看到外形瘦小的女生能吃如此之多的寿司只是很感慨而已,但自以为自己很了解碧流蒂真,除了感叹和惊讶之外,心里则被更多的复杂的情绪充斥着。

“碧流,海南那边的生活还能适应吗?”藤真以一贯温柔的语气,问一旁正将食物迅速消失于无形之中的碧流。

碧流吞下一个金枪鱼寿司,转头道:“还好,大家都是好人。”

“恩,那学习上应该没问题吧。”尽管藤真知道碧流的成绩一向好,但还是习惯性的问出了这种例行的问题,但哪想到碧流的回答竟然是……

“糟透了。”

“诶?”糟透?

“太糟糕了。”碧流正视着藤真惊讶的目光,面无表情的缓缓说道——

“……选择题实在太少,害我根本无法发挥优势。”

×××××

所谓的震惊。所谓的无奈。所谓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就是指……

“日本现行教育行政制度的原则和特点……宪法宣称教育是人民的权利规定依据民主政治的原则和地方自治的原则建构教育行政制度……属于中央权力与地方权力合作型……”

从“教育行政体制”到“学制结构”,从“各级各类教育”到“职业技术教育”,从“地方行政”到“中央行政”,从“低等分级”到“高等分级”,甚至还说道了日本的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

……其中对于日本90年代泡沫经济的观望(?)与评述似乎完全可以懵住在座的所有人……

总之,碧流就这样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些粗听似乎很专业有很道理但细听之后就发现完全没有逻辑性东扯西扯不知所云的理论……

所以说,还是藤真聪明,他压根没认真听碧流在讲什么,只是望着她不断颤动的嘴皮子微笑。而花形,因为太执着于碧流口中的“泡沫经济时代”……而被碧流的话绕的完全找不着北了。

“你刚说日本的经济会在接下来面临严峻的考验?”花形透一脸学术的表情,似乎想要和碧流深入探讨一番。

“是啊。”碧流点点头,一只手拽着桌子,另一只手伸出去,越过藤真的背脊,拍了拍思索中的花形少年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事实上,明天就是米奇的生日了。”

×××××

是前一晚说的话灵验了么?或者说是早有预料?

总之,碧流病假三天以后回学校所面临的第一件事,就足以用“糟透了”来形容。

当然,这个“糟透了”,是指别人觉得……

……而所谓的“别人”中,就有牧绅一。

“英文90分,国文60分,其他科目通通挂红灯而且离及格线甚远……”

牧绅一刚踏进办公室,就看到二年五班的班主任谷川老师手里拎着一张成绩单,满脸无奈对着一个女生说道:“……森田同学,你转学过来的时候考试成绩很优异的啊,这次的月考怎么会……考成这样。”

尽管女生背对着自己,但聪明的阿牧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背影是碧流。(呃……事实上是谷川老师的话里有说“森田同学”吧……”

“老师……”阿牧听到那个方向传来……碧流那语气十分郑重(?)的声音,“所谓的人生,就是要经历大起大落才充实。”

“呃……”阿牧眉毛抖了抖,心想这可真是很有她的风格的语言啊,然后看到谷川老师赞同似的点了点头。“……有道理呐。”

“恩。”女生似乎跟着点头,“……所以说,这种事情老师就别放在心上了,会影响身体的。”

“恩恩。”谷川老师继续赞同的点头,……却又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嘴角一抽,一脸“到底是谁别放在心上啊喂!”的无奈表情,轻咳了一声说道——

“……森田同学能够想通就好,……恩,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兴许是还不适应这边的学习环境,我已经嘱咐过班长神君特意关照你,学习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找他吧。……咳,老师期待你尽快恢复正常水平,……不不,应该是超过以前的自己,明白吗?”

“明白。”

“那好,你可以走了。”

“是,老师拜拜。”

“……呃,拜拜。”

牧绅一站在原地,心里正思索着“原来森田成绩不好啊”“原来老师让阿神帮她啊”“要是自己帮她也可以啊……”之类的想法时,便看到女生转过身来。

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尽管自己的背脊已经挺的够直了。

但碧流似乎根本没看到他,而是将头埋的低低的,径直的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走过来了……走过来了……

牧绅一竟然完全没有闪躲,就这样任碧流……以毫不倾斜的角度,撞到了自己的身上。

“唔……”他后退一步,随即看到女生抬起头……

有两行红色的液体从碧流的鼻子里流出来,附带着的是她惨白的脸色。

“诶?”阿牧惊讶的一愣,迅速的扶住碧流的肩膀,一脸焦急——

“森田,你怎么了!?”

To Be Continued

团长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