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5:43 字数:4936 阅读进度:17/63

(适合播放音乐 )

“砰——”

“啪——”

“……”

“…………”

“………………”

“……………………”

“喂,今次省略号用太多了。”

“汪汪!”

“……”

Chapter. 17 我摇你滚的世界

现在的情况是……

森田碧流在撞开牧绅一之后,因为身体失去了平衡……便倒在了他的身上。

简而言之,牧绅一被碧流扑倒了……

真要具体形容的话……一个身高162公分体重不到40公斤的女生压在了一个身高184公分体重79公斤的男生的身体上……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的大狼狗……在两声“汪汪”之后,踏着很是拉风的步伐离开了。

牧绅一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母亲以外的女性如此亲密的接触……因此脸不免涨红了。虽然皮肤较黑的他,即使脸红也很难看出来,但是……热的近乎冒烟的耳根与极具加速的续却提醒着他……大件事了啊!

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森……田……”牧绅一轻唤了一声,然后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女生……以稍显缓慢的动作爬了起来。

阿牧就这样仰着下巴看着森田碧流离开自己的身体(……),接着自己也跟着从地上坐了起来。

大概是运动员的直觉吧(?),牧绅一在一瞬间抛开那些XXOO的杂念,一眼便发现女生的手腕有擦伤的痕迹。

是出于耍帅还是什么?总之阿牧在发现之后迅速的拉起碧流的手腕:“我带你去保健室。”

……随即迎来碧流的视线。

……而她那迷茫的眼神,以及不知为何微微泛红的脸颊……令牧绅一的续更快了。

“呃……”阿牧一怔,手僵在碧流的手腕上,“唔……我是想……”

是想?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吧你!

空气仿若停止。唯有紫藤的香气弥漫在微风中浸入鼻腔。

坐在地上的穿着制服的男生,拉着同样坐在地上的……穿着T恤的女生的手,而女生的外套则仍在一边……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唔,这样的画面实在很难用确切的词语来形容。

“那个……”不知过了多久,女生开口打破沉默,“……牧学长,我发现一件事。”

男生愣了一下:“……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

“唔啊……”女生打了一个哈欠,随即伸出另一只手手,扶住男生的肩膀……慢悠悠的站起来。而被男生拉着的那一只手……在站起来的时候便自然而然的松开了。

男生愣在原地,仰起头,看着这个拽着自己肩膀的瘦小女生,微眯着眼,缓缓开口道——

“……我大概发烧了。”

×××××

牧绅一的内心……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疑似“挫败感”的情绪。

明明想在第一时间对她说“谢谢”,话却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口。明明发现她手腕上的擦伤时应该立刻起身带她去保健室的,却让她先自己一步站起来。明明在拉起她的手看到她的脸色怪怪时就应该察觉到她生病了……却在心里自以为是的觉得女生脸红的理由和自己一样。

明明……

有无数个“明明”,从过去到现在,一滴一滴的涌上来,呈点状聚集在一起,又汇成线,最后凝结成大片的质量厚重的物体,……一时间的打压下来。

……比女生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重多了。

“……症状是头昏鼻塞心烦四肢无力全身发热,这是因为天气炎热出汗较多汗腺消耗能量大于是觉得热便脱掉衣服一下子引起汗腺收缩导致排汗不畅引起的热感冒对吧。”

“恩。”海南附中的保健室老师,若叶弥生颇为赞许的点了点头,“……森田同学很了解呢。”

“切。”碧流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没用的身体,脱一下衣服而已竟然就发烧了。”

“唔……不能责怪自己的身体呐。”若叶老师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现在正处于春夏交替的时节,人本来就很容易生病的。”

“但本质上也是抵抗力弱的原因吧。”碧流皱起眉头,瞥向站在一旁正处于“若有所思”中的牧绅一,“……如果是他们这种运动员的话即使大量出汗以后用冷水洗澡也很难会感冒的吧。”

“……诶?”大概是发觉碧流正看着自己,阿牧终于回过神来,“咳……”轻咳了一声说道,“……大家在训练完以后也都是用热水洗澡的,用冷水……的确很容易生病。”

“哦哦。”碧流有些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轻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有够娇贵的。”

“呵……”若叶老师轻笑出声,“……森田同学自己不也是年轻人么?正因为年轻才更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呐。”

“明白了。”碧流亦朝若叶老师笑笑,“……人长得漂亮说的话果然比较有说服力。”

“呵呵,森田同学真是可爱。”

牧绅一看着这位在学生间极有人气的保健室老师在森田碧流的面前笑靥如花,顿觉十分的微妙。……唔,之前的烦闷似乎在一时间一扫而空,便不自觉的点头:“我也觉得森田很可爱。”

“哈?”碧流一怔,有些惊讶的看向牧绅一。

“呃……”阿牧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惊觉自己刚才的话实在是……

“呵呵。”看到阿牧的表情,若叶老师有些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牧君和森田同学……果然如传闻一般呢。”

“传闻?”僵直的表情在被老师的话SHOCK到之后立刻恢复原状,阿牧迅速看向若叶老师,“……什么传闻?”

“啊啦,不就是一直传的沸沸扬扬的……牧君是因为害羞才拒绝森田同学的嘛。”

“沸沸扬扬?”碧流挑起眉毛,“……哪个年代的沸沸扬扬?我怎么没听过?”

“我也没听过。”阿牧嘴角一抽,表示赞同(?)。

“呵呵。”若叶老师继续笑,“……果然是,当局者迷呢。”

迷你个头啊。

碧流打了一个哈欠,一脸若无其事的感叹道:“人不八卦枉少年呐,还是能理解那些发散传闻的人的。”

别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好不好!

牧绅一突然感到很无奈,……但在无奈之后,心里竟又产生了一丝……愉悦(?)的情绪。

也就是说,森田碧流并不排斥和自己传绯闻了,也就是说,自己在她的心中不仅仅是学长A前辈B的地位,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碧流抚了抚自己贴着纱布的左手手腕,站起来,用右手拍了拍比自己高很多的……牧绅一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那条狗长的很像我家的史高治。”

(史高治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喂!)

×××××

就因为热感冒的原因,便请了三天假。这令碧流顿时觉得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就是好啊就是好……

不过啊,既然是这么年轻的身体,……蹲在家里发霉不太好吧。

于是碧流在这一天的下午,走出内室,朝正在草地上练习射击的北村·麦斯先生说道:“高飞叔叔,陪我出去逛逛吧。”

“是的,大小姐!”

事实上,北村·麦斯差点感动的泪流满面,毕竟自家小姐自从那件事以来性情大变,几乎变得很不喜欢让人跟着她了,这次是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听到她亲自要求自己陪同,所以心情激动是必然的。

附带着很久没出场的老管家田中·唐纳德真的泪流满面了:“大小姐……果然还是大小姐啊……”

从以上两人的反应看来,有钱人的精神真的很空虚,空虚到为这种芝麻蒜皮大点的事情兴奋。

……甚至是,为芝麻蒜皮大点的事情,自杀。

“咕噜咕噜……”碧流面无表情的踩在滑板上,漫无目的的行驶(?)着。

而北村·麦斯先生则……骑着碧流那辆A来的红色限量版女式(……)自行车跟在一旁。

总之,两人微妙而和谐的搭配吸引了很高的回头率。

碧流显然是无视周围的一切的,而身经百战(?)的北村·麦斯先生自然也不会因为别人的目光而动摇。

……于是,神情无比凛然的两人,在装备(滑板VS自行车)、着装(卫衣牛仔裤VS黑西装)、长相(美少女VS帅熟男)的对比下……完全不输给对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如同在比谁更酷似的一直沉默着,直到快到某个地方时,北村·麦斯先生终于忍不住开口——

“大小姐,快到翔阳了。”

“哦。”碧流点了点头,视线移向了……一旁的街道。

北村·麦斯先生的也跟着自家小姐的目光望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翔阳制服的男生坐在地上,手里抱着把吉它,而吉它箱则放在前面,挡住了他的脚。

现在已经是傍晚,过了放学时间,除去还在进行社团活动的学生,路上穿着翔阳制服的人并不多。男生似乎刚刚抱稳吉他,开始拨弦。

哗哗几下,听起来像模像样的。

然后,北村先生看到自家小姐踩着滑板朝少年的位置滑过去,他自然是迅速从自行车上下来,也扶着车跟上去。

“少年。”碧流走近那个弹吉他的男生,从滑板上跳下来,“……你莫非是想尝试着自己挣钱?”

“……”男生抬起头,面容清秀的他望着碧流浅笑,“……同学,要听歌的话就坐旁边吧。”

“哦。”碧流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在一旁坐下,而是蹲下身,对男生说道,“……吉它能不能借我弹一会儿。”

“诶?”男生一怔,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你会么?”

“会一点。”碧流脸上扯出一个微笑,“……只是很久没弹过了。”朝男生伸出手。

“唔……这样。”男生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终于将吉他从身上取下来,递给了碧流,“……小心点。”

“3Q。”碧流道了一声谢,抱着吉他站起来,迅速将其挂在身上,瞥向一旁的北村·麦斯先生,“……高飞叔叔有想听的歌么?”

“……” 北村·麦斯先生愣了一下,“……大小姐,你会弹吉他么?”

“问问题分先来后到吧。”碧流挑眉,“……你先回答我。”

“呃……” 北村·麦斯嘴角僵了一下,摇头,“……大小姐唱什么都好。”

“哦,那我就随便唱了。”转过头,碧流翘起嘴唇吹了一下刘海,随即挺直背脊,拨了两下弦,“……听到翔阳就不免想到死神呐。”嘴里喃喃的说着,手指开始在琴弦上……轻快的飞舞起来。

“沾满尘土无法适应的都市

无法表露同样的笑容垂着头前行

互相交错的人们急步行走着

你的梦想实现了吗?我依然彷徨”

清脆的、薄薄的声音,唱起他们从未听过的歌曲。

“比起能回到童年时光

我更想过好现在的每一天

但恐惧是与生俱来的”

的确是从未听过的旋律。有些……难以形容的歌词。

“来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如果我张开双手的话

我也能穿过那片天空吗?”

难以形容的……似乎暗藏着某种力量。

“为了展翅飞翔我还没能看见的双翼

我总是那么想着

正是由于不能轻易地走下去所以我将继续生存下去”

北村·麦斯先生的的确确是第一次知道,自家的小姐竟然会弹吉他,而且,唱歌也蛮不错。

“只是捡回了被雨淋湿的小狗罢了

眼泪却夸张地流下稍微有点可笑吧”

不过啊,要说的是……小姐你那面无表情弹唱的样子,真是有够微妙的呐。

“希望被爱希望被爱总是说着这一句话

我说过了只是渴求被爱而不去付出是不行的”

碧流的歌声吸引了很多路人驻足聆听。

而其中就包括……刚结束社团练习的,藤真健司和花形透。

“小时候也曾有过伤透妈妈心的时候呢.

真想将现在的一切都改变”

“诶?拓人的声音……怎么变成女生了?”花形扶了扶眼镜,有些迷惑的看向藤真。

“……”藤真不语,只是认真谍着从不远处传来的歌声。

“这个声音有些耳熟……”花形继续说道,“……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来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想紧紧的握住这只手,

将那个地方,那个时间破坏

i can change my life”

“啊……她是……”个子高高的花形透一眼望见人群中央正边弹吉他边唱歌的女生,一脸难以置信,“……不会错的,是森田碧流。”

“可是心中的一切无法完全传达

正是由于生活是不简单的所以我将继续生存下去”

藤真自然也发现了,脸上惊讶的表情并不逊于花形。他挤到人群的最前面,目光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女生。

“来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打开地图寻找

i knowyou know

迷失方向是无可奈何

I can change my life ”

穿着灰色的卫衣和深蓝色牛仔板裤,熟练的弹着吉它,面无表情的……唱着陌生的歌曲。

……是他从未见过的,她的另一面。

如此……匪夷所思的,另一面。

“森田碧流……怎么会……”花形站在藤真的旁边,满是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有已经过去的日子

才构成了今天的我

正是因为不能简单走下去我将继续生存下去”

唱完了最后一句,女生在吉它上拨出清脆的尾音。旋律戛然而止,……随即迎来一阵掌声。

“拓人!”在掌声中,花形不自觉的喊了一声站在森田碧流旁边一脸欣喜(?)的,同班同学吉泽拓人。

吉泽拓人迅速望了过来,……接着,森田碧流也望了过来。

似乎是望向了藤真,然后……朝这边走来了。

“碧流……”藤真尽量在脸上维持着平静的表情,缓缓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哟,藤真健司少年。”碧流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好久不见。”走到两人面前, “既然是熟人……”抬手拍了刨真的肩膀——

“……那更要给钱了。”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