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5:42 字数:3672 阅读进度:16/63

(适合播放音乐 )

“……把自行车还给我。”

“……”

“……流川枫,这是怎么回事?”

“你给我闭嘴。”

“你竟然敢对前辈这样讲话!!!”

“……好了好了三井,冷静一点。”

“……把自行车还给我。”

“……”

“诶诶?流川枫怎么会也认识她的……”

“你给我闭嘴。”

“可恶的流川枫!你竟然敢叫本天才闭嘴!!!”

“……好了好了樱木,冷静一点啊。”

“眼镜兄……”

“……把自行车还给我。”

“少年,你认错人了吧。”

“少给我装蒜,把自行车还我。”

“不用装,我本来就是棵蒜。”

“……”

Chapter. 16 洒满狗血的青春

眼前的男生面容清秀,却眉头紧皱,眼神锐利。有型的短发乌黑光亮,冒着热气。与脸上凛然的表情形成反差。

碧流大概是受到了男生的影响,神色也变得冷冽起来,嘴唇微张:“少年,你果然适合走沉默路线。”

“……”男生一怔,眉头皱的更紧了,“懒得跟你废话,把车还我。”

碧流挑眉:“……少年何必苦苦相逼?”

男生脸上开始显示出不耐烦:“凭什么你要抢走我的车。”

“哈?”眉毛挑的更高了些,“……少年,别仗着你年轻就随便诬赖人,我什么时候‘抢’你的车了?那分明是你自愿的好不好。”

“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流川枫?”留着长卷发的湘北篮球队经理——彩子,上前一步,表情里充满疑惑,“……你和这位同学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谁跟他/她有误会。”碧流和被名叫流川枫的男生同时答道。然后又同时……横了对方一眼:“切。”

“呃……”彩子顿时语塞,愣在原地。

“……这位美丽的少女。”大概是彩子茫然的表情激起了碧流的同情心(?),她“呼……”的长舒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转过脸朝彩子说道,“……事实上,我和这位少年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攸关生死的……邂逅。”

“攸关生死!?”众人惊。

“这要追溯到一个月以前……”继续面无表情的向众人陈述着所谓的“事实”——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和我至亲的叔叔兴高采烈的走在大街上,当时我叔叔正指着一栋建筑物兴奋对我说‘日本国的发展果然很好啊你看楼都修的那么高了!’,而我当时也很是激动的开始沉思,沉思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建设环境保护人文地理……(中略)……正当我思索到最深入之时,突然看到从一旁的巷子里钻出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少年……”

似乎真的开始激动起来了,碧流看向流川枫的眼神越发凌厉:“……少年无视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章第●节第●条竟然以飞快的速度急行转弯朝着我那至亲的叔叔……撞去。”

“什么!?”彩子惊讶的大呼一声,又迅速用手遮住嘴,“……那你叔叔……没事吧?”

“唉……”碧流叹了口气,眼里挤出一丝哀怨,“……幸好我反应及时,推开了我叔叔。”

“呼……那就好……”彩子送了口气似的拍了拍胸口。

但碧流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虽然我那至亲的叔叔被我及时推开,可我却被这位少年撞飞了。”

“撞飞!?”众人再次惊。(众人是谁啊喂!)

“所以说……”碧流顿觉似乎站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有些烦躁的指了指流川枫——

“……我不计较这位少年在生理和心理上带给我的创伤,不计较他违反交通法完全可以送去警察局喝茶的危险,不计较他是否能够偿还巨额的赔款给我……我只是从他那里拿走他那辆罪魁祸首的自行车然后载着我叔叔去医院……难道我,做错了么?”

“没有错没有错。”众人摇头。(众人到底是谁啊喂!)

“那么既然如此。”后背离开之前紧靠碟门,碧流朝大家摆了摆手,“……我还要到医院探望我那位被撞的¥#@&%%@&×(×的叔叔,先失陪了。”

“……再见,路上小心。”

……。

…………。

………………。

直到碧流已经转过弯,才听到那边走廊的方向传来疑似三井寿的声音:“你的手机不要了啊喂!”

以及——

“……到底是谁被撞了啊喂!”

×××××

“森田学姐!”

刚踏进停车棚,碧流的视野中便迎来清田信长那张无比的脸,……以及,神宗一郎那张时刻挂着温和笑容的脸。

“哦。”碧流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走过去,“原来你们在这里。”

“看到森田君的自行车停在这里。”阿神笑着说道,“……就想着你应该还在体育馆吧。”

碧流走近:“比赛已经结束了么?”

“恩。”清田跳上前来,“牧学长还说森田学姐已经离开了咧,还好发现自行车。”

“这样……”碧流起手腕看了一下表,“……你们下午还有课吧,小心迟到了。”

“森田君不也一样有课吗?”阿神手搭在自行车车把上,“……我们可是一个班的哟。”

“我知道。”碧流撇了撇嘴,“……那么,现在回学校吧。”

“回学校前先去离这不远的那家拉面馆吃中饭吧!”清田信长一下子跳到阿神的自行车后座上。

“我没问题,看森田君吧。”阿神笑眯眯的望着碧流。

“我也没问题。”碧流点点头,眯了眯眼,“其实吧,我突然觉得……”上前一步,抬手拍了拍清田信长的肩膀——

“……清田君比牧学长还要像人猿泰山呐。”

×××××

本来想乘此机会给清田和阿神讲一下迪士尼的那部《人猿泰山》的,但之后才反应过来,那部动画要到1999年才上映。

碧流顿时觉得无趣,说完“维多利亚时代奠真少女珍派克远走蛮荒的非洲,想寻找她失踪到险家父亲,结果迷失在原始的里,并且认识了肌肉结实而又有几分害羞旦山……”这样的开头便开始沉默。

清田信长觉得她沉默的好,他才不想听那样的故事,而且还把自己联系起来……

神宗一郎也觉得她沉默的好,因为森田碧流迪滔不绝除了令他笑容僵在脸上之外没有任何功效……

……恩,相比之下,倒是很希望看到她在牧学长面前碎碎念的样子呢。

——这么一想,神宗一郎嘴角的弧度勾的更深了些。

一顿饭吃的还算欢乐。尽管森田碧流是沉默的,但清田信长的话多本性无论何时也隐藏不了,尤其是说到篮球,说到湘北的那个……流川枫的时候。

“流川枫?”听到这个名字,碧流下意识掉了挑眉。

“诶诶?森田学姐也听过吗?”清田信长的表情里充满不满,“只是打球花哨了点,什么新人王嘛,怎么可能比得过我啊!”

“哦。”碧流敷衍似的点了点头,“比赛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那个人。”

“没注意到!?”清田一惊,随即笑道,“啊哈哈哈……我说嘛,就那毛头小子,算哪根葱啊。”

你自己也是毛头小子好不好……

尽管心里这么想,但阿神表面上还是一脸赞许(?)的笑容。

“他的确不是葱……”碧流再次点头,迎来清田兴奋的大喊:“是吧!森田学姐也这么认为吧!”

“呵……”碧流轻笑一声,挑起面碗里的一根蒜苗,微眯着眼说道——

“……他不是葱,是棵蒜。”

×××××

回到学校的时候才1点多,时间还早。停好车,碧流朝阿神和清田说了一句“我去散下步”便摆手离开了。

因为正值午休,学校的小路和操场上都没见几个人。碧流就那样手插在胯裤口袋里,慢悠悠的到处乱晃着。海南附中不愧为私立学校,要把所有的边边角角都逛完不花个一天半天是不可能的,但毕竟来到这个学校已经有一个多月,乘着每日的午休时间,碧流把能晃得地方基本都晃过了。

春末夏初的暖阳洒在身上,泛起一阵热,碧流走近一条覆满藤蔓的长廊,将外套脱下来拿在手上,似乎是名叫紫藤的植物,散发出一股幽幽的香味。

“呼……”碧流深呼了口气,待走出长廊时,视野中迎来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的确是背影。

背对着他站着的人,海南附中篮球队的队长,三年级的牧绅一。

怎么又碰到他了?碧流皱了皱眉,正准备移脚离开,却突然看到了……

……牧绅一的前方,正站着一条眼露凶光的大狼狗。

“……”碧流一愣,视线迅速移向似乎已经僵在原地的牧绅一。

因为背对着自己,所以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想必一定是……正不知所措着吧。

“牧学长。”碧流轻唤出声,“……这条狗是怎么回事?”

“唔……”阿牧肩膀一颤,转过头,很是惊讶,“……森田!?你怎么在这里?”

“喂喂,问问题也分先来后到吧。”碧流撇撇嘴,“你先回答我。”

“呃……”阿牧嘴角一抽,“……我也不知道这狗是从哪里进来的。”

“你惹它了?”碧流挑眉,“……怎么用那样的眼神看你?”

“我没惹它。”阿牧无奈的摇摇头,突然反应过来,“森田你快走,这里危险。”

“危险?呵……”碧流笑了笑,“……你的确很危险。”踱步朝牧绅一靠近。

“喂,你别过来。”阿牧有些慌张的摆手示意碧流离开,“……小心它攻击你。”

“唉……”碧流叹口气,“……未成年人正面临危险,我可不能见死不救呐。”

“……”阿牧顿时语塞,一股感动(?)瞬间涌上心头,他看到女生缓缓的靠近自己,漂亮的脸上挂着非常平静的表情。

“&……×%……”碧流伸出手,嘴里发出类似于逗狗的声音。

“你干什么?”阿牧很慌张,脚僵在原地。

“你给我安静点。”碧流横了他一眼,继续逗狗。

牧回过头,看到那条狗眼中的凶光……似乎真的在森田碧流的逗弄下,渐渐隐去了。

可是……

当他以为终于没事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那条狗……

“前辈小心——”

……看到那条狗朝自己扑来。

“快蹲下——”

然后,身材瘦小的女生,奋不顾身的……挡在了,自己的前面。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