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3:38 字数:4710 阅读进度:15/63

(适合播放音乐 )

“……你踩碎了我的青春,我诅咒你被达菲鸭附体。”

“……”

“少年、你、知、道、么。”

“……唔,知道什么?”

“知道、达菲鸭、么。”

“……唔,恩……听过……好像还有……兔八哥什么的……”

“哦,不错嘛。”

“……呵,毕竟是迪士尼的经典形象……”

“迪士尼?……明明是、华纳兄弟的、好不好。”

“……诶?”

“没文化、也要给我、有个限度。”

“……”

“达菲鸭英文是Daffy Duck又叫‘大活鸭’最早出现于1936年动画片《波基猎鸭》中当时名叫‘那只该死的蠢鸭’是一个被猎人追踪的‘逃犯’……(中略)……一年后在动画片《达菲和书呆子》中第二次露面时就定名为‘达菲鸭’……(中略)……很快成为华纳公司固定的动画角色并有了自己的卡通系列片经常与兔八哥波基猪一起出现在动画片中……”

“……”

“达菲鸭具有鲜明的性格泼辣疯疯癫癫极为自信同用心险恶的坏蛋周旋时它常能使对手自食其果1939年在动画片《达菲鸭在好莱坞》中它扮演了一个专横的电影导演1940年在动画片《达菲鸭在飞行器中》中它又成了一个胆大冒失的飞行员……(中略)……只有在和兔八哥的许多较量中这只语速奇快喋喋不休的鸭子才时常感到傲气受挫……”

“……”

“所以说,这只连兔八哥都比不过的鸭子凭什么和唐老鸭相提并论?”

“……诶?”

“讲话快有什么了不起的?很明显为了生活劳苦奔波有所收获总是运气不好脾气火爆好与人争执喜欢夸大事实经常抱怨生活中的小事和不如意生活中的各方面总是屡遭不顺内心脆弱爱面子却真实善良美好灯老鸭更加可爱更容易得到人们的共鸣……”

“……”

“少年,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呃……恩。”

Chapter. 15 英明神武的假象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拽你的。”一大段碎碎念之后,大概是手脚感得累了,碧流终于放开了高个子刺猬头男生的衣领。

“……没关系。”男生蛮有风度的摆了摆手,脸上维持着微笑。

碧流后退半步,仰起头:“少年,你有190公分吧?”

“……对。”男生愣了一下,点头。

“哦,不错。”碧流眯了眯眼,“刚拽你的时候,我发现一件事情。”

“唔……什么?”

“你靛重大概在77公斤到80公斤之间。”

“诶?”男生一怔,又点头,“……恩,是79公斤。”

“脚上的鞋是黑色CONVERSE NBA球星系列之波士顿凯尔特人……”碧流的视线移向下移,“……而且还是92年的版本。”

“恩,你很清楚啊。”男生嘴角的弧度深了些。

“还好。”碧流面无表情掸起头来,“……这个时候还没停产。”

“诶?停产?”

“是的,就像你刚刚踩到的汽水易拉罐一样。”

“……”

“用停产的鞋踩烂停产的饮料……”碧流挑起眉毛,“……这算什么,讽刺?”

“呃……”虽然不太明白女生在说什么,但看到她那犀利(?)的眼神,刺猬头的男生除了语塞还是语塞,将那罐踩变形的汽水从脚边捡起来,起身时又重复了之前胆词,“……真是,不好意思。”

“嘴上的话就免了。”板着脸,碧流抬手撩了撩额前的刘海,“……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行动。”男生迅速领悟了碧流的意思,随即笑道,“恩,我马上去重买一罐。”说着便动身朝自动贩售机走。

男生一离开,碧流立马看到了正站在之前男生所处位置后方的……熟悉的人。

“哦,牧前辈。”面无表情的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朝着牧绅一点了点头,“你回来了。”

“……恩。”牧绅一的也点头,心里想着“你终于注意到我了”,然后目光越过碧流的头顶,朝她身后的自动贩售机移去。

其实他在这里站很久了,从森田碧流放开那个刺猬头的高个子男生……陵南高中的仙道彰的衣领开始。

牧绅一当时甚是疑惑。于是抱着疑惑的鞋,将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然后凭借自己的聪慧,牧绅一很快便领悟到——原来是仙道彰把森田碧流买的汽水踩坏了啊……(并且附带着知道了森田碧流似乎好像大概有可能是对篮球有一定了解的)

唔……如此一件小事……为什么之前会有拽仙道衣领的动作?

呃……管那么多干什么。

反正森田碧流那个人……即使看到她用刀架在仙道脖子上也不奇怪吧……

不奇怪吧……不奇怪才怪了!

牧绅一心里抽搐了一下,嘴角再次一抽。

而他嘴角一抽的动作似乎被买好饮料转身的仙道彰刚好看到了。

大概是对牧绅一竟出现在这里感到意外,所以仙道只是很是惊讶的开口道:“你是海南附中的……牧前辈。”

总的来说是一句没有任何建设性胆词。

但这句没任何建设性胆词在牧绅一耳中听起来就像是——“海南附中的牧前辈……为什么嘴角在抽?”

……想太多了吧喂!

牧绅一很快恢复平时的稳重(?)表情,嘴角由抽搐迅速变换成不可一世(?)的笑容,淡淡的应了一声:“你好吗,仙道。”

“呵,承蒙牧前辈的关照。”被称作仙道的刺猬头少年漫不经心的笑着,并以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场面话,而且还以漫不经心的动作……转手将手里的汽水递给正站在一旁的森田碧流。

“怎么是可乐?”碧流皱了皱眉,并没有接过男生递来的饮料。

“唔……”男生脸上维持着笑容,“……不好意思,那种葡萄味的汽水刚好没有了。”

“哈?”原本皱着的眉毛迅速挑了起来,“……所以少年你就准备用可乐来打发我?”

“呃……”笑容似乎僵在了脸上,名叫仙道的男生抿了抿嘴唇,“……那,柠檬茶怎么样,我再去买……”

“不用了。”碧流有些不耐烦似的摇摇头,伸手拿过男生手中的易拉罐,上前一步,将它扔给牧绅一。

“呃……”还好阿牧及时的反应过来,才没让那罐可乐掉在地上,嘴角再次抽搐着,“……森田,你这是……”

“我很不爽。”面无表情的努了努嘴,碧流转过身,“……牧学长和这位少年是认识的吧。”朝两人摆了摆手——

“那我就不当第三者,打扰你们叙旧了。”

×××××

“啪——”、“嗖——”、“咣当——”

手扶在栏杆上,正站在看台楼梯口的碧流,在这一段时间里,接连看到那位名叫三井寿的少年在与队友的亲密无间(?)的合作下,屡屡投出漂亮的三分球。

“三井……寿……”嘴里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心里似乎有某种莫名的情绪在滋生着。

而当那种情绪正顺顺当当的滋生到某种程度的时候,却突然被斜上方出现的一个声音硬生生的截断——

“流川枫……还太嫩了。”

哈?

碧流侧仰起头,一下子便看到了牧绅一那张不可一世(?)的,成熟稳重的脸。

“牧学长叙旧完毕了?”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碧流。

“呃……我和仙道没什么旧好叙的。”嘴角微抽,表情复杂的牧绅一。

两人就这样……在楼梯口的栏杆处……再次相遇了。

很明显是牧绅一主动走过去的——刚一走上楼梯便看到女生的背影。

瘦弱的,微驼的背,……以及那懒洋洋的站姿。

便不自觉的靠近。

实质上在她旁边站了一段时间,只是陷入某种情绪中的女生没发现自己。

所以才会在看到流川枫花哨十足的耍帅上篮之后情不自禁的说出那句话。一方面是真的觉得那小子还太嫩,另一方面则是……下意识的,不自觉的,希望森田碧流能注意到自己。

结果……果然马上就注意到了。

注意到的同时,却像打扰了她似的换来她一脸不爽的表情。

所以牧绅一才会嘴角微抽,表情复杂。

“牧学长在篮球界好像很有名的样子。”

“诶?……MA,大概。”

“别谦虚了,有名就是有名。”

“……”

“我想问牧学长一个问题。”

“什么?”牧绅一的眼中闪过一道希望之光。

“牧学长对只会投篮的人怎么看?”

“诶?”

“就是……”碧流的视线再次和牧绅一交汇,“……那种不会运球传球,不会跳球不会上篮不会抢篮板……却单单只会投篮的人,你怎么看?”

“……”牧绅一震住了。不是因为女生的问题,而是因为她的表情……和平时看到的懒散与偶尔看到的愤怒不同,……竟透着一丝,难以形容的,悲伤。

“你的脸上写着,这种人是废物。”看到阿牧没有回答自己,碧流便自顾自的说出了答案。

“呃……不……”

“我先走了。”直接无视牧绅一若有所思的脸,碧流抬手拍了拍阿牧的肩膀,“牧学长无论身高体型还是气质长相,都很适合站在这么高的地方摆POSE……”随即转过身去,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

“……就像人猿泰山一样。”

×××××

碧流并没有离开体育馆,而是在内部晃荡着。

又想到了很多事情,比如以前学校靛育馆因为修建的比较拉风有型,常吸引很多其他学校的队伍过来比赛,虽然并不见得有多专业,但却有不逊于专业队伍的人气。

很多女生喜欢挤到下方的调控室外去拍照,看自己喜欢的那谁谁谁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样子。

……匪夷所思的青春。

虽然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对那样的行为她都无法了解,但是因为被冠上了“青春”的前缀,那它的存在无疑是美好的。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美好”渐渐膨胀出类似于腐败的酸涩气息,就像所有的食物都会过期一样,现在……已经无法再品尝到当初的美味了。

脑子里想着些有的没的,碧流不知不觉就沿着记忆走到了传说中的调控室外的走廊上。因为几乎每个篮球馆都是这样的修建架构,所以当看到不远处墨绿色碟门以及外面所贴着的“XX学校控室”时……毫无疑问的产生了强烈亲切感。

原本早已渐行渐远,又在最近如同拉伸似的扯回记忆中的熟悉。

思考似乎到了□,但视野中突然出现的……一个行踪可疑的人,瞬间将碧流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碧流反应极快的躲到了墙后,然后撇过头——

穿着灰色的连身工作服,留着平头,长相猥琐的中年人,正蹑手蹑脚的靠近某间控室,并且不时的观察着四周。

因为大家都在看比赛的缘故,所以控室周围自然是没什么人的。

中年人在观察一阵子之后,便打开了那道墨绿色碟门,随即快速的闪进去并将门合上。

——走廊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清,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当然,这一切都尽收碧流的眼底。

她眯了眯眼,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走过去。

走近之后,看清了上面的字……“湘北高中控室”。

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碧流迅速的从包里摸出那只……被折断的手机,插在门把上。

……于是这道门相当于是从外面锁上了。

“呵……”忍不住的笑出声,过了一阵子之后,碧流听到门内传来焦急(?)的开门声。

挣扎没用呐……

就那样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碧流背靠在门上,一边感受着从里面传来的震动,一边心满意足(?)的笑着。

……直到,湘北篮球队的队员们满载着胜利的喜悦归来时。

“森……森田!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三井寿大概不是第一个发现那个正靠在自家队伍控室的门上怪笑的女生,但他是第一个喊出来的。

碧流在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迅速收回笑容,恢复一贯的面无表情,看向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大队人马。

“三井君……”碧流缓缓开口,将右手从裤袋里抽出来,敲了敲身后的门,“这里面闯进了可疑的人,大概是小偷吧。”

“小偷!?”红发的男生跳到前面来,满脸惊讶,“什……什么小偷!”

“鬼知道。”碧流撇撇嘴,懒洋洋的说道,“反正已经被我关在这里面了,想怎么解决是你们的事。”

“……同学你说的是真的么?”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也走上前来,有些难以置信。

“呵。”碧流轻笑一声,“……根据日本民事法第●章第●节第●条,此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但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算是犯罪未遂……”微眯着眼看向三井寿,“……如果三井君愿意的话,可以直接把他带到警察局去喝茶。”

“呃……管我什么事……”三井寿嘴角一抽,瞥到了正挂在门把上的……黑色手机,心里的某个不好(?)的回忆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嘴角抽的更厉害了。

然后,正当他准备上前去把那个手机拿下来打开门的时候,突然看到……

……流川枫……闪到了自己的前面。

“就是你。”他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是对着那个说自己叫森田-迪士尼的女生说的——

“……把自行车还给我。”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