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21:16 字数:3963 阅读进度:12/63

(适合播放音乐 )

“……拜托……请务必……将我的骨灰……洒向大海……”

“……”

“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一般情况下不应该是一边仰望天空一边大吼‘别甩下我一个人离去啊’这样。”

“……”

“多少配合一点嘛大叔。”

“……铁男,我们走。”

“三井,你准备就这样饶了这个女的?”

“她应该的确身患绝症,否则不可能这么不正常。”

“呵,不正常到了极其欠扁的地步,我已经看不下去了。”

“阿龙,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弹簧刀而已。”

“……喂,你不会是要……”

“呵,既然身患绝症,那毁容什么的,对快死的人应该没关系吧。”

“……”

“大伯,你想干嘛?”

“把你这张嘴划烂。”

“哦。”

“阿龙,你住手。”

“三井,不好意思,这次我不会听你的,……因为我实在是很想看到啊,这个女人向我跪地求饶的样子。”

“……”

“大伯,你想干嘛?”

“同样的话,我不想回答第二遍。”

“哦。”

“竟然还是这副表情,你这个女人,真的就不怕么?”

“不怕。”

“……”

“别沉默啊,快问我‘为什么你不怕?’‘为什么为什么?’……快问啊。”(好欠扁……)

“你……”

“瞪什么瞪啊,不想问就算了。”

“……我不仅要把你的嘴划烂,还要把你的手折断。”

“哦哦,表情很有派嘛。……不过我好嗅醒下你,貌似你还未成年的样子,这么快上演高限制级镜头对你的未来是没好处的。”

“……”

“阿龙,你等等。”

“……铁男,连你也要阻止我?”

“不是阻止你,而是……”

“而是什么!?”

“这个女的从刚开始就镇定的不象话,总觉得不太对劲。”

“哼,一个小女生而已,难道还怀揣手枪不成?”

“……”

“手枪这种限制级的东西怎么可能带在身上,稍微不注意走火把我自己[哔——]掉岂不是很不划算。”

“你这个女人给我闭嘴!”

“喂喂,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多让我说几句话吧。”

“……”

“让我把最后的话说完吧。”

“……你他妈的……”

“快死的是你们。”

“……”

“知道我为什么不怕么?”

“……”

“你们这群没营养的不良啊,连自己已经被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

“……”

“转过头去吧,不过,要小心眼睛被灼伤了。”

“……”

Chapter. 12 置之死地而后生

黑西装。一群黑西装。一群戴着墨镜的黑西装。

大狼狗。三条大狼狗。三条眼露凶光的大狼狗。

“快放开我家大小姐!”

“……你们是……”

“听到没有,快、放、开、她。”

“……”阿龙完全愣住,左手仍然拽在碧流的衣领上,右手则拿着那把弹簧刀,离碧流的脸不到两厘米。

当然,愣住的不止是阿龙。……三井、铁男、XX……等等,也愣住了。

“喂,你叫阿龙吧。”碧流微眯着眼,小声对此刻正挟持着自己的黑发男子说道。

“唔……是。”阿龙一怔,点头。

“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碧流的声音充满寒气。

“……”阿龙完全语塞,但手似乎已经僵硬了,还是拽着碧流不放。

“很好,你就这样拽着吧。”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碧流看向站在最前方的黑西装——北村-麦斯(又名高飞)先生,抬高声音,“……高飞叔叔,你在那里也站很久了,看清楚细节了么?”

“属下该死!”北村-麦斯(又名高飞)先生立刻深感愧疚的低下头,“……因为顾虑到大小姐的安全,所以我们迟迟没有出击。”

“我明白的。”挑了挑眉,碧流接着说道,“……那就请你们继续站在那里摆POSE,我有一些话,想对这个叫阿龙的大伯说。”

——“诶?”

这声“诶”来自所有人。

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全都极为合拍的一怔。

“谢谢合作。”又笑了笑,碧流收回视线,再次看向阿龙。

“……”阿龙也看着他,一脸……不安的表情。

“让我猜猜看你现在在想什么。”正视着面前的黑发男子,碧流的语气极为缓慢与平静,“应该在想,可以把我当成人质什么的吧。”

“……”阿龙吞了口唾沫,“……你,到底是什么人?”

“尼士迪国的政务要员。”

“……诶?”

“……专门到贵国来考察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

“……”

“不过像你这种没营养的不良,应该没听过尼士迪这么高级的国家吧。”

“……”

“喂,大叔,你听过没?”碧流脸转向站在一旁(愣住)的三井。

“诶?”三井一怔,随即皱着眉头答道,“……没听过。”

“唉……”碧流叹了口气,“现在的孩子,都不关心国家大事的么。”

“……”三井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抬手扯了扯阿龙的胳膊,低声道,“你还不快放开她。”

“……可是。”阿龙肩膀一抖,“……放开她的话,我们就……”

“放不放都是死路一条。”碧流打断阿龙,声音冷冽,“……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手枪,即使你心一横试图用你手里那把水果刀挟持我当人质,你们全部的人,也都会□掉。”

“手……手枪……怎么可能……”三井很是惊讶的瞪大眼睛,“……在这里开枪,是犯法的。”

“哦,你也知道什么叫犯法呐。”碧流嘲讽似的笑了笑,“……我还以为拿着水果刀对着花季少女的脖子说什么‘毁容王道’在这个国家是合法行为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毁容王道了……”阿龙眉毛抖了抖,“……而且,这个也不是水果刀。”

“哦,不是啊。”面无表情的张了张嘴,“……那即便它是屠龙刀或者尚方宝剑,应该也抵不过67式7.62mm微声手枪的威力吧。”

“……哈?”

“67式7.62mm微声手枪知道么?”

“……”

“看表情就知道你们不了解了,所谓的67式7.62mm微声手枪啊,就是指……”碧流就这样,一边被人拽着衣领,一边镇定自若的自说自话起来。

“……一种特殊用途手枪主要装备侦察人员及其他特工人员用于执行特种战斗任务……(中略)……该枪于1956年开始研制1967年设计定型发射67式7.62mm微声手枪弹……(中略)……初速为230∼250m/s枪口动能为138J有效射程为……(中略)……自动方式采用枪机旋转与惯性闭锁两种可以非自动或半自动方式射击……(中略)……特别是消声装置采用了与枪管整体配合式结构比较紧凑体积较小……(中略)……实际使用表明枪口噪音……(中略)……总的来说,该枪结构紧凑、外形尺寸较小、携带方便、射击精度较好、操作简单……”

缓了口气,碧流脸上突然露出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

“……实属外出旅行,杀人灭口,必备良枪。”

×××××

绝对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绝对不能。

管她是什么尼士迪国派来的政务要员,还是国际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怪物。

总之,这个女的,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当森田碧流笑着说出那句诡异胆词之后,三井寿顿时在心里这么想。

然后,他迅速的,掰开了阿龙拽在女生上的……那只似乎已经僵掉的手。

阿龙如同解脱一般的重重喘了口气,扔掉手里的弹簧刀。

“啪嗒、”

获得自由的碧流理了理自己的衣领,随即走上前去,抬手拍了拍三井的肩膀:“谢谢了。”

“呃……”三井立即退后半步,转头看向还站在那边摆POSE的黑西装和大狼狗,皱了皱眉。

“别这么苦大仇深的好不好……唔啊……”打了个哈欠,碧流弯腰捡起地上的滑板,起身时朝三井笑了笑,“放心,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

“走了,拜拜。”摆了摆手,向POSE群走去。

“大小姐!”看到碧流终于回归,北村-麦斯先生脸上立刻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你没事吧!”

“我像有事么?”碧流一把将滑板扔给站在北村旁边的黑西装,“走吧。”

“就这么走了?”北村先生显然有些不情愿,随即一脸怒意的看向三井一行人,“大小姐,我看应该把这帮人送去警察局才行。”

“算了,都是些误入歧途的未成年人而已。”碧流很是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转身摸了摸大狼狗的头,“心智不成熟,送去警察局有个屁用。”

“诶?……咳,小姐,注意形象。”

“我可是劫后余生啊。”继续揉着大狼狗的头,“……所以,这条狗就叫辉儿吧。”

“……辉儿?”

“恩。”点点头。碧流又指向另两条狗,“这条是杜儿,那条是路儿,就这样了。”

“诶?辉儿、杜儿、路儿……大小姐,这有什么典故么?”

“典故啊。”拍了拍北村先生的肩膀,碧流无视身后的那几个不良少年,穿过那群黑西装,走到阳光直射的……小巷口,转过身来,仰起下巴说道——

“它们是唐老鸭的侄子。”

×××××

“大小姐,这次说什么属下也要跟着你了。”

“哦,能不能就高飞叔叔你一个人跟啊?其他人都走吧,太惹人注目了。”

“行。”北村先生点点头,手一挥,其他的黑西装以及三条大狼狗便迅速离开了。

“话说回来。”踩在滑板上,碧流慢悠悠的在街上滑着,“高飞叔叔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北村先生一脸严肃的走在她的身旁:“恩,田中先生在给你第二次打手机时,因为你没接所以很是担心,便让我出动森田家的警卫队出来寻找你。”

“哦,警卫队,很高级嘛。”

“恩,能找到大小姐多亏了约翰……不,多亏了辉儿杜儿和路儿。”

“这样啊,狗果然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唔……我记得大小姐以前很怕狗的,但现在……”

“怕狗?”碧流眉毛一挑,“是嘛……你误会了。”

“误会?”

“恩,其实是太喜欢,所以害羞了。”

“这样……”

“对了,说到手机。”碧流摸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好像摔坏了。”

“诶?坏了?”

“是啊。”点点头,碧流突然操起手将手机朝街上一扔。

“啪嗒、”

“小姐你干什么!?”北村先生一惊,随即立刻走过去捡。

“以毒攻毒而已。”碧流撇撇嘴,“……看能不能摔好。”

“呃……”

就在北村先生一边无奈的笑着,一边掏出手帕擦拭摔脏的手机屏幕的时候。从街边的一个巷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少年。

他就那样以极快的速度转弯了。又,以极快的速度……

“小心!”

碧流二话不说,下意识(?)的,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一把了推开正站在那里的北村先生,然后……

“砰——”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人,飞了出去。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