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12 字数:5188 阅读进度:11/63

“这是携带电话,俗称手机,用英文说就是mobiletelephone,当然你要说成cellphone也行,因为它们是一个意思,这个是液晶显示屏,这个……看清楚没,这个是按键……”

“……”

“……说到它的来由呢,这要追溯到大约20年前也就是1973年4月,一名男子站在纽约街头掏出一个约有两块砖头大的无线电话…………手机的发明者马丁·库帕…………美国著名的摩托罗拉公司……”

“喂……”

“……第一代手机是指模拟的移动电话也有多种制式…………NMT,AMPS,TACS,但是基本上只能进行语音通信收讯效果与保密性不足无线宽带利用不充分…………无线通讯系统但是实际最终的结果是出现了多种不同的制式主要…………这些新的制式都基于码分多址技术在带宽利用和数据通信方面都有进一步发展……”

“喂……你……”

“……所有目前的手机都通过无线电波进行通信双频手机和多频手机是可以用于同一制式的两个或三个不同频段的手机…………双模手机和多模手机是可用于两个或多个不同的移动网络的手机…………G□和PHS,G□和CDMA,2G和3G等……”

“……你给我停下!”

“……别着急啊大叔,我还没说完呐。”

“你眼睛瞎了是吧!我不是……”

“……于是呢,由于手机发射了一定的无线电波其安全性经常受到质疑但为避免影响仪器的正常操作在飞机上是……”

“……”

Chapter.11谜之连环伤人案

身着红色滑板外套牛仔滑板裤黑色滑板鞋绑着马尾辫的漂亮少女,与身着黑色夹克泛白牛仔裤皮鞋留着及肩长发的……男子。

面无表情的少女一直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还时不时的将手里的黑色携带电话在男子眼前晃悠一下,而长发男子脸上的表情则类似于愤怒抽搐与无奈的结合,实在是复杂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

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微妙,如果没有突然出现什么人来打扰的话,真不知道男子会用怎样的方式来让少女闭嘴。

是干脆朝她大吼呢?还是直接一拳挥过去。是转身走掉算了呢?还是……

“三井,我说你怎么走那么快,原来是要见女人啊。”

“哦哟,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这个女的……哇,很可爱啊。”

“真的啊,除了打扮奇怪了点……不过,的确非常……”

不用还是了,因为突然出现的一群人打断了男子的思绪。

“……”他迅速转过身去,“……铁男,阿龙。”

“三井,她是谁?”走在最前面的长得高大壮硕一脸凶相穿着暗红色背心的长卷发男子开口了。

“一个路人。”还没等长发男子回答,少女就上前自我介绍道,“只是在机缘巧合下,和这位大叔相遇而已。”

“……大……大叔!?”其中一个金发男子一惊,随即大笑起来,“啊哈哈哈……三井……她叫你大叔……”

长发男子一脸尴尬的转过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大叔了!?”朝女生大吼道。

“啊……”少女这才看清楚长发男子的脸。

怎么说呢……看五官的话……还蛮……帅气的。

“其实呐……”少女嘴角一抽,“……在我的老家……有‘看到帅哥就叫他『大叔』啊!’这样的格言……”

“……”

慢慢将手机放进上衣口袋:“……也有‘看到丑男就叫他『大伯』啊!’这样的格言……所以……”

“……所以?”

缓缓俯下身,拎起脚下的滑板,少女朝众人嫣然一笑:“所以……”迅速转过身——

“大伯们,拜拜了。”

×××××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个成语叫“世事难料”。

“呃……”面对眼前的墙壁,碧流嘴角抽了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自己会脑子进水腿脚抽筋厉鬼附身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跑进这个死胡同里来……

“哼,看你往哪里跑。”

“……”

“真是有趣的女人,和我去约会怎么样啊。”

“……”

“呵,你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把手拿开。”碧流转过身,一把打开金发男子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满脸不耐烦。

“你这个女人,别不识抬举,呸——”男子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转头看向身后,“我说三井啊,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个女人可是你……”

“……”叫三井的长发男子,眼神犀利又复杂,他就那样看着女生,欲言又止的样子。

“喂喂,大伯。”还没等三井开口,碧流便继续不耐烦的对着金发男子说道,“……我说你,倒是有点不良的样子好不好。”

“……你,你说什么!?”金发男子回过头来,“你竟然叫我……”

“所谓的不良啊……”碧流根本无视男子的满脸怒意,指着自己的胸口,“……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仿佛刚下出来的鸡蛋一样热乎乎的东西。”

“……”男子一怔,“……你……什么意思?”

“就是说……”碧流俯身将滑板放在地上,随即起身,“……这是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大伯你身上完全没有。”

“再叫我大伯的话小心我对你……”男子很是生气的走上前来,举起手,似乎是准备打碧流。

“对对,就是这样。”但碧流完全没有躲,依然面无表情的正对着男子的视线,“刚才那一瞬间,这种气质有出来那么一点点了。”

“诶?”男子的手悬在半空中,“……你……你给我闭嘴!”

“不错不错。”看到男子越来越愤怒的样子,碧流似乎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看来你还是有资质的,恩,请继续努力。”

“……”

“我说隆太……”正当金发男子愣住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某黑发男子走上前来,他那冰山一般的面部表情和碧流有得一拼,只见他嘴角顿勾起一丝冷笑,“……别再和这个女人叽叽歪歪了,要我是你,就直接把她的衣服扒掉。”

“……是,龙哥说的对!”男子回过神,本来举在半空中的手迅速朝碧流的脖子移去。

“唔……”碧流一怔,立即闭上眼睛,然后在男子的手触碰到自己衣服的瞬间开口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隐瞒了。”

×××××

大概是因为她的表情和声音都有够……冷的原因,金发男子的手再次停住了。

然后碧流睁开眼睛,向后退了一步。

“这次你又想说什么?”声音来自那位长得高大壮硕一脸凶相穿着暗红色背心的长卷发男子。

“非常严重的事情。”碧流看向卷发男子,冷冷的开口。

“哦?有多严重?”男子的嘴角竟勾起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笑容。

“你们这群人是经常混这里的?”没有回答他,碧流反问道。然后将目光移向了那个叫三井的长发男子。

三井先是一愣,随即出声:“……是又怎么样?”

“那你们应该知道了。”视线又扫向那个冷冰冰的黑色短发男子,“……这一带,最近所发生的事情。”

“你是指……”短发男子微眯了眯眼,一脸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表情。

“……连续两个星期了,一到晚上……”如同制造某种气氛一般,碧流把声音压低了些,“……就不断有尖叫声传出。”双手□滑板裤的裤兜里,本来面无表情的脸越发冷冽起来,“……被害者大部分是女性,当然,也有男性……”视线扫向三井……以及那位一脸凶相的长卷发男子,“……他们的共同特征是……”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发出低鸣似的恐怖声音——

“……长发。”

×××××

空气在大致上停顿了三秒。

金发男子吞了吞口水:“……你……你说的被害人……是指什么?”

“原来你们不知道?”冷冽的眼神看向他,“……也对,这件事情在已经被内部封锁了消息。”

“被害人是什么意思?”卷发男子开口了。

“被害人……”碧流眯了眯眼,“……虽然只是被伤害,并没有被杀……”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一丝怜悯,“……可是,那种伤痛,却比死还令人难过。”

“所以问你,被害到底是哪里被害!”三井上前一步,声音里透着不耐烦与……,“到底是什么回事!?”

“根据受害者的描述……”碧流以充满悬疑感的语气继续说道,“……寂静的夜晚,当他们走进类似于这种没什么人的小路的时候,会听到身后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以及‘哐当哐当’的金属撞击声。”看向卷发男子,“……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

“自然是把那个跟踪我的人打的头破血流。”卷发男子很是冷静的回答道。

“恩。”碧流点了点头,“受害者里,也有像你们这样的打架很厉害的不良人士,只是……”

“只是?”

“只是他虽然打架很厉害,可是当转过身却发现后面并没有跟着任何人,……这种时候……你会怎么办呢?”

“……”卷发男子一怔,随即说道,“肯定是躲起来了,这种伎俩我见多了,所谓的障眼法,称人不注意的时候……”

“说的好。”碧流打断他的话,“……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不好意思,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哦?”卷发男子微眯着眼,这令他看起来稍微显得不那么凶了。

“……如果犯罪者,并不是人类的话,你说的这些就……”

“……胡……胡说!怎么可能不是人类的!?”金发男子声音着反驳碧流。

“大概是在胡说吧。”碧流看向他,“……只是据目击者和受害者称,犯罪者总是突然从上空飘下来,又突然消失。而且,最重要的是……”再次用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发出低鸣似的恐怖声音——

“……他没有脸。”

×××××

空气在大致上又停顿了三秒。

金发男子吞了吞口水:“没……没脸是指……”

“……就是指他整个脑袋上都是头发,完全看不到脸在哪里。”

“是被头发遮住了吧!”

“据被害者的描述,在与那人的过程中,有拨开他前面的头发,但……”

“……但?”

“头发里面,仍然是头发。”

“……”

“完全没脸。”

“……”

“所以说,只有一个解释……”嘴角勾起嘲讽似的笑容,碧流朝旁侧移了两步,斜靠在墙上,缓缓开口,“……犯罪者并不是人类。”

“呃……我有个问题要问。”

“说。”

“那些被害者……到底被害在哪里了?”

“呵,问的好。”碧流朝着金发男子轻笑一声,再次看向三井……以及那位一脸凶相的长卷发男子,“所有的被害者,都被犯罪者……”又一次用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发出低鸣似的恐怖声音——

“……剃光了头发。”

×××××

这次已经不是空气大致停顿的问题了,而是……

“呵。”那个黑色短发的男子突然走到碧流面前,冷笑一声,抬手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你说够了吧。”

“说够了。”碧流没有动,只是面无表情的和他直视着。

“你以为这些胡言乱语对我们有用?”男子挑起眉毛。

“是的。”

“真有趣啊。”男子的脸凑向碧流,“长得这么惹人怜爱,性格却是……”越凑越近,似乎快要贴到了,“……真想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你闭嘴呐。”

“……”碧流皱了皱眉,“……如果是要上演KISS戏码的话,我拒绝。”

“哦,原来你知道。”用声音挠着碧流的耳朵,“……那么既然如此的话,我就……”

——“我身患绝症。”

——“阿龙!”

碧流的声音,和……某人的声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

某人就是……三井了。

“阿龙,放手。”三井上前一步。

“三井,你……”短发男子转过头,“……你这是在命令我?”

“没错。”三井一脸严肃,语气强硬。

“为什么?”男子眯了眯眼,“……难不成,你喜欢她?”

“……”三井一怔,随即冷哼一声,“……调戏女人很有意思么?”

“因为对象是她……”叫阿龙的男子笑了笑,“……所以有意思。”

“喂,你……”

——“我说啊……”

碧流再次开口,似乎对刚才自己的声音被三井的话掩盖而感到不满,表情里透着愤懑:“其实,我身患绝症。”

“……”

“脑子里长着奇怪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然后暴毙而亡。”

“……”

“所以啊,我现在就……”

在众人顿时变得茫然的表情里,碧流的话还没说完,便咬着嘴唇,倚着墙倒了下去。

“砰——”

“喂!”名叫三井的少年,如同被什么附身似的,迅速上前一把拨开阿龙,然后俯身扶住碧流的肩膀,“……你没事吧!?”

“唔……”碧流发出哽咽一般的声音,似乎是极其吃力掸起头来,抓住三井的衣服袖子,缓缓开口——

“……拜托……请务必……将我的骨灰……洒向大海……”

ToBeContinued

好吧鉴于大家对之前那张图意见比较大于是我换图了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