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11 字数:3934 阅读进度:10/63

“松本优作前辈。”

“啊?……呃,是你。”

“是我。”

“……如果是关于报道的事的话,我……”

“你无可奉告。”

“诶?……诶诶?”

“这种没创意的敷衍台词能不能换一句。”

“……”

“报道什么的没所谓,我来问你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什么?”

“拍这张照片之前,你有没有看到诸如‘女生不小心绊倒然后男生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之类的狗血桥段。”

“……哈?”

“哦,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没看到了。”

“……”

“那么,你的生命暂时没有危险了。”

“诶?”

“这把刀也就不需要了。”

“啊?什……什么刀!?”

“将你的腹部切成八卦阵的刀。”

“……呃。”

“你应该学着松田优作那样一边说着‘搞什么啊’一边仰望天空才对。”

“……哈?”

“实在太令我失望了。”

“呃……”

“不好意思,打扰你吃酱油便当的时间了。”

“……”

Chapter.10今日相遇在某处

整整一个早晨,二年五班的同学们都像商量好似的将那份八卦报收起来,也并没有谈论关于“森田碧流被牧绅一拒绝”的任何事情。

一切都一如往常,只是会时不时的对那个坐在靠窗户倒数第二排的女生报以类似于“打抱不平”以及“匪夷所思”的目光。

打抱不平——自然是因为如此漂亮的女生竟然会被拒绝,而且对方竟然还是那个严肃的要死的篮球队队长。

那么匪夷所思——正是指……向牧绅一这个对方告白这件事了。女生的眼光……还真有点那个啥啊……

虽说阿牧那篮球队队员的身份是很吃香的,再加上是队长,在神奈川高中篮球界十分出名,但却鲜有绯闻传出,……大抵是因为他这个人总是很严肃而且成熟过头了吧。

所以……向他告白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这么一想,大家看向森田碧流的目光中又多了一丝“崇拜”。

可是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纵使同学们再怎么善良的压抑着自己八卦的心情去问当事人这件事情。

纵使当事人因为习惯性的“狗眼看人低”而彻底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但当某人“一个不小心”的把那张报纸滑在了地上又“刚好”被当事人捡起来这种事情发生时……

“神君,你东西掉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碧流刚起身,便看到邻桌神宗一郎的座位下面有一张类似于报纸的东西,本来只是一边提醒阿神一边指了指,但在注意到报纸上熟悉的图片时,还是下意识的弯下身去——

“这个是……”

“呃……”反应过来的阿神,看到女生将地上的报纸捡起来,她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在看清报纸上内容的一瞬间突然转换成了……

“松本……优作。”咬牙切齿似的念着写那篇报道的人的名字,女生的眼里似乎满是愤怒。

“唔……”阿神愣了一下,“……森……森田同学……这个……”

教室里的其他人全将目光集中在了眼露凶光的女生身上,一脸“结果还是被她看到了啊”以及“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呢”的看戏似的表情。

……怎么说呢,面对八卦的时候,所谓的单纯善良都只是那天边的浮云呐……

“海南大学附属高中学生关系促进交流会与校园时事情报散播会会长,三年级的松本优作……”女生发出阴恻恻的声音——

“……神君知道吧,他们班的教室在哪里。”

×××××

神宗一郎从餐厅回来的时候,看到森田碧流已经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里了。

“森田。”他走到女生的面前,“……唔,你有去找过松本前辈么。”

“恩。”女生应了一声,抬起头,脸上竟挂着难得的微笑,“只是误会而已。”

“误会?”阿神一愣,“……果然是他乱写的吗?”

“是啊是啊!”回答阿神的并不是碧流,而是突然冒出来的文娱委员风间香奈。只见她很是愤懑的朝阿神点了点头,随即说道,“那个松本学长根本就是乱写的,森田君当时才不是对牧学长说那句话呢!”

“那是……”

“我是在对他说……”碧流微眯着眼,嘴角的弧度越勾越深——

“你走你的吧,我只是出来打酱油的。”

×××××

“……打酱油?”阿神完全不懂碧流那句话的意思。

倒是风间香奈一脸很懂的样子:“森田君说,‘打酱油’在他们老家就是‘散步’的意思。”

“这样啊……”阿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松本学长那样乱写,对森田君你还有牧学长……”

“我没什么。”碧流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这种无聊的谣言根本就是妄想去撞篮球的鸡蛋,一碰就破。”

“说的也是……”阿神笑笑,“我想牧学长大概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是啊……唔啊……”碧流眼里露出困倦,“这种事情……随随便便放上去的话心会变成蛋黄酱的……”

×××××

事实上,牧绅一的心情,比起蛋黄酱来说真的好不到哪里去。

一整天都只能用如同装酷一般的“我是清白的”的表情来应对众人“疑惑”的事件。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前两天森田碧流在体育馆说的那句“我喜欢你,总是远远的望着你,独自叹息”已经经由某种途径传到了一些人的耳中,之后又出现这样的报道……

……真是跳进相模湾也洗不清了啊。

可是谁又能相信自己呢?

相信照片上的那一幕里,森田碧流根本就不是在说什么“你是好人,我最喜欢你了”而是在说“请务必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否则会死的”那样阴恻恻的话。

当时背脊泛起的阵阵凉意牧绅一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唔,虽然也没过去多久。

不过啊,不过,那个报道也错但离谱了吧!

似乎只要一遇到那个叫森田碧流的女生,就不会有好事发生——牧绅一在心里这么想着。

然而森田碧流却不这么觉得。因为她压根没把牧绅一这个人放在眼里,差不多就是学长A前辈B的等级。

所以当她在放学之后遇到牧绅一时,只是如以往一般的朝他打了个招呼:“下午好。”

那不以为然的面无表情的样子令阿牧感到十分的无奈。

本来已经被搅成蛋黄酱似的心情像是又加上了一层粘稠登霜,实在是有够恶心的。

“对了,牧学长。”碧流突然回过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牧绅一,“关于那篇报道,我已经向相关人员解释过了。”

“诶?”阿牧一愣,“什么解释?”

“就是事实了。”女生抬手撩了撩额前的刘海,“事实是……”露出如麦芒一般的尖锐眼神“……我拜托你去打酱油。”

“……”

完全搞不懂她在说什么!?

这一刻,牧绅一突然有暴怒的冲动,之前所维持的理智仿佛在一瞬间坍塌,顺着密密匝匝的缝隙流出来。

汇聚成嘴角抽搐似的笑容——

“随……随便你了。”

×××××

翌日。森田宅内。

“小姐!这万万不可啊!”面容正直的管家,对着面前的少女大吼道。

“切。”身着红色滑板外套和米色滑板裤的少女转过头来。漂亮的脸上挂着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大惊小怪的吵死了。”

“呃……小姐……”六十岁的老管家,田中·唐纳德很是受伤的沉下脸,“小姐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老爷太太在临走的时候在三嘱咐过我要照顾好小姐,要是出了一点差错的话,我……”

“能不能换一句。”少女打断管家老头,皱起眉头,“换点新鲜胆词,比如‘老爷太太在临走的时候再三嘱咐过要听小姐的话,要顺从小姐说的一切’之类的。”

“诶?”老管家一怔,随即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不是我不顺从小姐,我是一切都以小姐的安全考虑的啊,小姐这样单独行动,可是……”

“够了。”少女再次打断管家的话,“少女情怀这种东西呐,就是这么微妙的,希望你能理解。”

“唔……小姐……”管家一脸无奈,“……你也该换句台词了吧。”

“好,我换。”少女挑起眉毛,抬手指着一旁的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说道——

“谁要是敢跟着我的话,就等着看我的尸体登上明天报纸的社会版头条吧。”

×××××

威胁的确有用。

老管家田中·唐纳德终于在最后妥协了,并递给碧流一个黑色的东西:“这是新上市的手机,上面有家里的电话号码,小姐遇到什么事的话请务必打电话回来。”

“哦,知道了。”碧流接过,有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真老土啊,这款式。”

“呃……老土?这可是最新的产品啊!”

“哦哦,高级的。”

“小姐……路上一定要小心啊。”

“知道了,你们也要记住我说的话,否则……”

“我们明白!”

于是,将手机放进上衣口袋以后,全副武装的森田碧流终于踏上了今天的旅程……

……目标,这个城市里的所有迪斯尼专卖店!

咕噜咕噜的滑着滑板,看着手里拜托管家做的地图,碧流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放松感。虽然从来没对大家说过,但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几天里,她一直过着像是幻觉一样的生活。

对于生存毫无实感,依旧是那么的……浑浑噩噩。

“唉……”叹了口气,突然听到口袋里传来“滴滴滴”的声音。

碧流摸出手机,翻开盖子:“喂。”

“喂,小姐啊,你现在在……”

“再见。”

电话那头的米奇管家的话还没说完,碧流便极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难得静下来想好好思考一下人生的思绪被打断了。

不知道顺着地图朝着目的地滑着,过了不久,又听到了“滴滴滴”响起。

……有完没完啊。

皱了皱眉,碧流再次从包里摸出手机。正准备接电话,突然发现了视野前方的某一障碍物。

迅速反应过来,然后蹲下,起跳,翻板。

落地的时候……

……这次并没有摔倒。

“啪——”

而是稳稳的降落地面。

但……虽然身体是稳的,手里的携带电话却飞了出去。

碧流的目光顺着那道抛物线望过去,看到它正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一个长发男子的头上。

“啊!”被砸中的男子立刻发出吃痛声。

……黑色的手机从那名男子的头上反弹回来以后,“啪嗒”一下落到了地上。

“谁!?”男子转过头来,瞥到了地上的黑色物体,立刻愤怒的用脚踢了一下。

“喂喂。”看到男子的举动,碧流踩着滑板快速的滑过去,“别乱踢啊大叔。”

“……”男子一愣,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少女,微微怔了怔,“你说谁是大叔!?”

“就是你啊。”碧流从滑板上跳下来,随即以极为不满的表情说道——

“掀开你心灵的窗帘好好看清楚吧,这可是高级货。”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