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9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10 字数:3240 阅读进度:9/63

“喂,大叔。”

“……大小姐是在叫在下?”

“是。”

“……小姐有何吩咐?”

“你的名字叫什么?”

“……小姐忘了么,在下的名字是北村·麦斯。”

“……麦斯?为什么会取这样的名字?”

“唔……小姐真的忘了么,我的母亲是美国人,在三十年前时代和我的父亲相识,然后……”

“麦斯狗。”

“……诶?”

“然后一起去看了《高飞狗与儿子麦斯》,差不多是那个年代公映的吧。”

“……”

“为什么不叫高飞?”

“呃……”

“北村·高飞,听起来要拉风多了。”

“……”

Chapter.09人不八卦枉少年

牧绅一现在很害怕再次遇见森田碧流。

原因之一

——昨天下午那句“我喜欢你,总是远远的望着你,独自叹息”实在是太惊悚,引来了无数篮球落地声和倒抽冷气声。令他在那一瞬间产生了如同“一颗鸡蛋去碰篮球结果鸡蛋没碎篮球却漏气了”似的幻觉。好吧虽然这个比喻有点怪怪的,但当时的牧绅一,的确是处于某种混沌状态,而且这种混沌,直接导致他有失平时风范的愣住并且脸唰的一下变红。

原因之二

——虽然有预感那并不只是告白那么简单但也没想到那句话其实也复杂不到哪里去。究其原因是女生在说完那句惊悚的话以后迅速将头转向一旁正张大嘴的清田信长,一边说着“从心理反应上看这封信并不是写给我的而从生理反应上看这封信并不是你写的”这样的话一边甩手扔给清田一封信然后扬长而去。于是牧绅一继续混沌中,而加倍的混沌直接导致他继续有失平时的风范脸色由红唰的一下变白。

原因之三

——在清田红着脸看完信的内容并且无比震惊的说出“啊,这封信不是我写的!”以后,阿神竟然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感叹道,“我懂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阿神的大段分析中终于明白——原来是森田碧流收到了一封冒充清田信长写给她的情书……这么一件有够无聊的事情。

那为什么森田碧流要对着自己说那样的话……那副郑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森田同学只是在念那封信的内容而已。”神回答道。

呃……念也别对着我念啊……她到底有没有考虑到在那种场合下说出那样的话很容易引起误会啊……

——“牧前辈放心,大家应该不会误会的,别想太多了。”神继续回答道。

“呃……”

所以说,当时的牧绅一是极其郁闷的。

他郁闷的是为什么阿神能够洞悉自己在想什么并且微笑着回答自己。

所以说,之后的牧绅一也是极其郁闷的。

他郁闷的是阿神对自己说的那句“牧前辈放心,大家应该不会误会的,别想太多了。”

……配合着他脸上的微笑就像在说着“森田碧流怎么可能向前辈你告白嘛,别乱想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比被鸡蛋撞破的篮球还令人感到泄气啊……

什么?泄气!?

不不……我牧绅一的字典里绝对没有这两个字!

咳……算了,一个性格奇怪的小女生而已,何必在她的事情上纠结这么久呢。

……算了吧算了吧……

……牧绅一似乎终于想通了。

×××××

终于想通了的牧绅一,在这一天的中午,再次遇到了森田碧流。

地点是体育馆后面的一块空地。

天气好的时候,牧绅一习惯性的会在吃过午饭之后去那里一边翻篮球杂志一边晒太阳。

身为海南附中篮球队队长的他虽然平时以“严厉”“冷静”“果敢”而著称,但其实内心也有一些众所周知的浪漫情节。

比如他会在身上喷古龙水,酷爱看古典名著和听古典乐,以及……上面所说的,“在阳光的沐浴下思考篮球方面的问题”。

即便他是队长,即便他被称为“神奈川高中篮球界的皇帝”,但本质上,他只是一个17岁的少年而已。

于是,外表成熟17岁的少年,在春日阳光洋溢的温暖和煦的午后,于一安静的场所邂逅美丽的16岁少女这种事情……

……该怎么形容呢?呃……如同鸡蛋撞篮球一般么?

“咕噜咕噜……”穿着制服的女生,不像平时那样散着头发,而是梳成了马尾辫搭在脑后,漂亮的脸上仍然毫无表情。

她的手脚上绑着护肘和护膝,正脚踩着一个红色的滑板,在那片空地上,朝向她正前方距离大约20米的一个用很多石头搭建而成的障碍物滑去。

“咕噜咕噜……呜……”速度越来越快,女生渐渐的蹲下身去。

“呜……”在达到某一个速度时,完全蹲下的少女双脚一蹬,用力起跳。

“啪——”牧绅一只见女生在腾空以后迅速翻板,整个人越过了那个障碍物。

“砰——”却在落下的时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啪——”……脚下的滑板飞了出去,女生则趴在地上,头埋着,虽然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过应该很痛苦吧……

“喂!”牧绅一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快速的跑到女生身边,“你没事吧!”

不知是因为摔但痛还是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女生的身体重重的了一下。

“摔到哪里了?”牧绅一在此刻保持着应有的冷静,一边询问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办。

“唔……”女生的嘴里发出类似于哽咽的声音,这令阿牧浑身一紧。

完了……要是她突然哭的话……就……

这么想着,牧绅一心情复杂的吞了扣唾沫,然后准备伸出手,去触碰女生的手臂……

……可是,这一切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什么“摔痛了然后倒在男生怀里大哭”之类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森田碧流的身上。

女生在“唔……”完以后抬起头,那张漂亮精致的脸上,显现出的是愤怒到近乎绝望的表情。

她看着蹲在面前的牧绅一,如同看仇人一般,咬牙切齿的开口——

“刚才那一幕要是敢传出去就杀了你。”

×××××

早该想到的。

一个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在玩滑板这种事情已经很不正常了,又怎么能用正常的思维模式去想她在摔倒之后的反应呢。

牧绅一感到无比的震惊。

他震惊的并不是女生的所说的那句“杀了你”,而是她脸上的那种强烈的怨恨,这和前两天接触到的那个讲话古里古怪一脸懒散的森田碧流完全判若两人。

这样的震惊导致牧绅一完全说不出话来了,本来准备扶女生的手也悬在半空中,如同立体的省略号。

“谢谢。”然后碧流便就着他那只悬空的右手站起来了。

“……诶?”当阿牧回过神来时,看到女生只是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之前的一脸怨恨不见了,又恢复成了一贯懒散表情。

“切。”碧流撇了撇嘴,“唔……啊……”随即打了一个哈欠,“……太久没练过果然生疏了。”喃喃自语道。

牧绅一站起来,心情很是复杂的开口:“……森田你,没事吧?”

“会有什么事?”女生挑了挑眉,“只是摔一下而已,死不了的。”

“话不能这么说……”牧努力维持着学长的风范,“……还是去保健室检查一下比较好。”

“哦,有时间我会去的。”碧流点点头,扯掉护肘,“多谢牧前辈的关心。”又俯身扯掉护膝,走两步,将掉在一旁的滑板拿起来。

“……”牧绅一顿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哦,拜拜。”碧流抬起手朝牧摆了摆。

“恩。”

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但刚走出两步,牧便听到身后传来森田碧流那阴恻恻的声音——

“请务必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否则……会死的。”

×××××

要问那个时候,森田碧流的保镖北村·麦斯到哪里去了?

其实答案简单的毫无悬念——高飞先生并不会跟着碧流进学校,只是会在上学放学时到校外来等候而已。恩,要是跟着自家小姐进学校的话,会被误会成妄图对女高中生图谋不轨的怪叔叔的。

于是关于北村·麦斯的话题到此为止,我们来说森田碧流。

这一天放学以后,碧流在教学楼门口遭遇了三年纪某学长的搭讪。自称自己是“海南大学附属高中学生关系促进交流会与校园时事情报散播会会长”的……名为松本优作的少年拿着一个笔记本神色兴奋的问碧流:“……请问这位同学,你觉得牧绅一这个人如何?”

大概是因为松本优作和自己很喜欢的演员松田优作的名字相似的缘故,碧流毫不犹豫的便回答道:“是一个好人。”

两天过后,海南附中新学期的第一份校园报出炉。

头版标题:《铁石心肠的男子》

副标题:惊!面对美少女告白竟无动于衷!

搭配照片:一位少女正望着一位少年的背影说着什么,脸上的表情落寞而哀怨。

而照片旁边的配字则是——

“你是好人,我最喜欢你了。”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