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8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08 字数:4140 阅读进度:8/63

“我叫,职业是死神。”

“你之前已经介绍过了。”

“……是嘛,看我健忘的……”

“我看你是没台词了吧。”

“呃……咳咳……其实我再次出现呢,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哦,关于藤真健司和森田碧流之间的误会的?”

“哇!你很厉害嘛!”

“过奖。”

“恩,事实上是这样的,藤真家和森田家呢是世交,两家的…………所以森田碧流一直喜欢着藤真健司,但因为性格原因呢一直不敢告白,而藤真健司呢,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

“好狗血。”

“……我也这么觉得……咳,然后呢,森田碧流和藤真爱未经常一起…………

那天森田碧流终于下定决心要告白,于是她就…………结果遭到了藤真健司的拒绝……”

“不止狗血,还很无聊。”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恩,当时藤真健司是以‘我一直把你当作妹妹看待’这种很没创意胆词拒绝森田碧流的,然后森田碧流就很是受伤的跑掉了,跑到…………她当时还没想过要自杀,真正促使她涌上那样的念头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我说你能不能简洁一点?”

“呃……我都尽量用来敷衍了啊。”

“哦,那你继续。”

“接下来的几天里,森田碧流照样去看篮球队的练习。不过因为被拒绝过,所以只是躲在暗处偷看,然后有一天刚好,一个藤真健司班上的一直喜欢他的女生,被他不小心扔过的球砸晕了,其实不是藤真健司的错啊,谁叫那个女生要站在那里呢,而且那女的也太脆弱了吧!所以说啊…………藤真健司出于人道主义将那个女生背去了保健室…………女生的制服裙子被划的稀巴烂…………刚好在案发现场看到了森田碧流…………最后藤真健司对她说了一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抱歉,这种三流电视连续剧的桥段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呃……其实我也快讲不下去了。”

“那你快走吧。”

“呃……可是我还没说完呐,还有那个……”

“走吧,你今天的篇幅到此为止了。”

“……”

Chapter.08来吧甜蜜的告白

这一天,森田碧流极其的安分。

上课的时候安安静静谍课,下课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睡觉。中午去餐厅买了菠萝包、甜甜圈和可乐便折回教室,安安静静的吃完以后又继续睡。

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静谧感觉,让人……不敢靠近。

为什么不敢靠近?

按文娱委员风间香奈的说法就是:“总觉得她有心事的样子,令人不忍心打扰。”

按二年五班同学A的说法就是:“森田同学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的样子美好的像是一幅画,完全不想去破坏。”

按二年五班同学B的说法就是:“温和的神君和安静的森田君,呀……两人感觉好般配!”

唔……怎么又扯上阿神了?

“如果不是想到前一天的种种经历,这样的森田同学身上的确有一种超吸引人的魅力呢。”……此为神宗一郎的心理活动。

很漂亮、并且不聒噪的女生,实在是具备成为男生心中“憧憬对象”地质。

但也许这一切都只是假象,正宗的假象。

当神宗一郎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是放学时间了。

碧流从座位上起身:“呐,神君。”

“诶?”阿神抬起头,视野中迎来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漂亮脸孔,“森田同学有事么?”

“有。”女生淡樱色的唇瓣微张微合,“我和你一起去体育馆。”

×××××

神宗一郎没有问原因。

大概是意识到即使问出“为什么要去体育馆呢”这样的问题,也无法从森田碧流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便索性回了一声“好啊”,随即和女生一起去换鞋,然后走出教学楼,踏上去体育馆的路。

不过,看到女生胳膊下夹着的滑板,阿神还是忍不住的侧了侧头:“……很漂亮的滑板呢。”

“是啊。”女生淡淡的应了一声。

“森田同学玩这个很厉害么?”继续找话。

“还好。”又是淡淡的回应,附带着一个浅浅的哈欠,“……唔……啊……”

“森田同学是没休息好么?”阿神关切的问道,“……似乎一直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没精神?”女生挑了挑眉,“……是这样的嘛?”

“诶?”阿神一愣,有些尴尬的笑笑,“呵……我是这么觉得的……”

“这样啊……”点点头,碧流的神色突然严肃起来,沉下声,“……呐神君,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什么?”男生下意识的直了直背脊。

“如果你向喜欢的人告白的话……”碧流的语气缓慢又郑重,“会用写情书这么老土的方式么?”

“诶?”阿神重重的一怔,“怎么……突然问这个?”

“哦,看你的反应就知道不会了。”女生眯了眯眼,恢复一贯的面无表情,“……果然,实在太老土。”

“唔……”回过神来,阿神在思索了一下以后说道,“其实我并不觉得这种方式很老土呢。”

“哦,是嘛。”

“恩,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觉得……写情书,其实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所以……”

“所以值得推崇?”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笑着摆摆手,“……我是觉得写情书这种事一般男生不会干,男生的话,应该是亲口告白吧,而女生才会……”

“哦,我和你的经历刚好相反。”碧流打断阿神,“……我似乎遇到过女生亲口向男生告白而不是写情书的例子。”

“诶?似乎遇到?”顿时觉得两人之间的话题有些怪怪的,但阿神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她的告白成功没有?”

“没有,直接被拒绝了。”

“诶?”有些惊讶。

“很奇怪么?”碧流的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演嘛,说着‘我只是把你当妹妹’‘我对你不是那种感情’之类胆词拒绝对方。”

“的确……”阿神点点头,又想了一下,“那女生拒绝男生的话,会说……”

“对不起,你是一个好人。”

“诶?”阿神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这句话?”

“对的。”碧流笑起来,“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这样,反正在我们那里,这句台词已经被用滥了。”

“你们那里?”

“一个就像没有蛋壳的鸡蛋一样的地方。”

“诶?”

“有着‘告白就是吞鸡蛋要连着蛋壳一起吞可是没有蛋壳怎么办’之类的格言。”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呼……”碧流长吐了一口气,笑容在一瞬间敛去,陷入思索状态,“所以说……”那样若有所思的,看向阿神,缓缓开口道——

“……吃鸡蛋请务必要剥蛋壳。”

×××××

已经习惯了……大概。

虽然已经勉强算是习惯了,但听完女生那句话以后,阿神还是觉得头顶在一瞬间拂过一阵冷风。

很冷,真的很冷。

……不过幸好,体育馆就在前面了。

“神前辈好!”

一走进体育馆,便听到有人向自己打招呼。……是今年刚进球队的一年级,名字是叫……

“神前辈还记得我吧!”留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的男生朝这边一蹦一跳的走过来,“我是清田!清田信长!”

清田信长?

碧流眯了眯眼,打量着这个脸上似乎写着“我有多动症”少年。

而清田,也迅速的注意到了站在神宗一郎身边的漂亮女生:“诶诶?神前辈的女朋友嘛?”激动的大吼道。

他的声音顿时吸引了体育馆内其他人的视线。

阿神连忙摆手:“不……不是的,森田君是班上的同学。”

“同学啊!”清田信长仍是满脸激动的,和森田碧流的视线交汇,“学姐好!”很有礼貌的朝碧流鞠了一躬。

“好。”碧流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说道,“你是叫清田信长没错吧。”

“是啊!”

“是姓清田名信长而不是中间有个‘丁满’之类的没错吧。”

“是啊!……呃,丁满?”

“是‘织田信长’的那个‘信长’没错吧。”不理会男生眼中闪现的茫然,碧流继续问道。

“是……是啊!”

“哦。”点了点头,碧流将手中的滑板扔给面前清田少年,“帮我拿下。”

“呃……”清田很是迷惑的一把接过,“啊……这个是滑板啊!”有些惊讶。

“如你所见,这就是滑板了。”碧流一边说着,一边在书包里翻找着什么。

而似乎已经完全被无视的神宗一郎,则是维持着微笑,好奇的看着两人。

看来森田碧流……是专程来找清田信长的?不过,为什么呢……

“清田君,拜托你一件事。”碧流从书包里翻出一支笔和一张纸,递给面前的清田信长。

“唔……什么事?”快速的接过,清田看着手里的纸……什么也没写啊。

“我来说,你来写。”

“诶?”

“就这样了。”碧流拍了拍清田的肩膀,从他的手中夺回滑板,然后蹲下,“放在地上写吧。”

“呃……哦!”尽管迟疑了一下,但清田信长还是很听前辈话的蹲下身,将纸放在地上,“……学姐……要我写什么?”

“唐老鸭的三个侄儿的名字。”迅速回答。

“诶?……诶诶?”清田愣住,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什么?我不知道啊。”

“哦,那就唐老鸭的叔叔的名字。”女生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

“呃……我不知道。”接着茫然。

“唐老鸭的女友的名字。”

“呃……我不……”

“米老鼠的两个侄儿的名字。”

“……”

“彭彭和丁满的关系。”

“……”

清田信长面临此生最大的危机,在形似“迪斯尼有爱问卷调查”的节目中未得一分!

茫然啊茫然……除了茫然还是茫然,正当清田信长觉得自己快被茫然之海淹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

“米老鼠的女朋友的名字。”

“……诶?啊!这个我知道!”

“那请写下来。”

“好的!”

终于获得一线希望的清田,手抖着在纸上写下了假名的“米妮”,然后很是激动的,将那张纸递交到森田碧流的手上:“学……学姐请过目。”

“辛苦你了。”碧流点点头,目光移向纸上的字。

与此同时,头顶突然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唔……”阿神抬起头,“……牧学长。”立刻站了起来。

“啊!牧前辈!”清田跟着站起来。

“……”看到大家都站起来了,碧流只好也站了起来,转过身,眯了眯眼,看清了来人的脸,“哦,高砂前辈。”

“呃……”本来惊讶于森田碧流出现在这里的牧绅一,在听到女生那一声“高砂前辈”之后嘴角迅速的抽了抽,随即正色道,“我不是高砂,是牧,牧绅一。”

“……对不起。”碧流怔了怔,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原来是牧学长。”

“恩。”牧点点头,看到如此有礼貌的森田碧流,不知为何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便强忍住微笑的冲动,冒出了“这里不允许闲杂人等入内”胆词。

呃……怎么会冒出这样的话……

牧说完就后悔,但似乎已经晚了。……因为他看到女生那张漂亮的脸上在顷刻间露出了“很受伤”的表情。

牧绅一开始迅速反省自己是不是严肃过头,思索着下一句该说什么,但还没想好,便看到一脸“很受伤”的森田碧流,一脸郑重的,朝自己缓缓开口道——

“我喜欢你,总是远远的望着你,独自叹息。”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