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7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07 字数:3122 阅读进度:7/63

“是这样的……著名心理学家S弗洛伊德在早期的精神分析论中呢提到过…………根据意识与无意识…………美国心理学家阿德勒也提到过…………在人格结构和新精神………………认知心理学…………”

“恩,原来如此”

“……到后来又被高尔顿-威拉德-奥尔波特也就是个性心理学的创始人之一…………在特制理论中…………G.W.奥尔波特鉴于对弗洛伊德主义过于强调人的潜意识的怀疑和不满…………认为个体和另一个体以一组普遍地质相互比较是无法获得个体间的独特性且无法专注于特殊的个体特质之模式或轮廓…………因为个体间重要的差距并不表现在普通地质上而在某些核心且组成其人格之特质上…………”

“……虽然怪怪的,但听起来不错”

“……近年来APA中心通过深入的研究发现通过动机理论…………成熟的人格必然具有一种自我扩张…………遇到突如其来的黑暗时…………黑暗效应…………精神上的压迫与反压迫…………容易沟通…………”

“森田小姐不愧是森田小姐啊……”

“……所以说,就是这样了。”

“恩,我明白了。”

Chapter.07潜于暗处的危机

“唔……停电了么?”房间内传来藤真爱未的声音。

“如你所见,的确停电了。”拽着一旁藤真健司的手腕的森田碧流,此刻正平静的回答道。

因为周遭是一片黑暗,所以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想必一定是……没表情的吧。

“哼,停电我也不出来!”

“哦。”

被碧流拽着手腕蒂真,虽然前一刻还处于女生那句“没关系的,别担心,我死也会拉一个垫背的”的惊愕中,但很快便在下一刻回过神来,小声问道:“碧流,是你叫上原伯伯关掉电闸的么?”

“是的。”

“你准备怎么办?”

“就这么办。”

“……”

碧流放开藤真健司的手,“呼……”长吐了一口气,似乎背过身,靠在了爱未房间的门上,“藤真爱未……”缓缓开口,“……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什……什么?”爱未的声音顿了顿,隔着门板传出来。

“事实上,我刚才到你家时,听闻了一件事情……”碧流继续平缓的说道,“……负责清扫的米妮小姐,今天早上在给你的房间打扫时,发现了……”

“等……等等!……什么米妮?我家里没这个人!”

“重点不是这个……”平缓的语气,似乎渐渐变得冷冽起来,“……重点是,她在打扫时,发现了一条……非常可怕的……虫子……”

“……”

空气似乎停滞了片刻,房间里随即传来女生倔强的声音——

“虫……虫子又怎样!肯定是扫走了吧!”……倔强,又带着剧烈的。

“呵……”碧流轻笑一声,“……可怕之处就在于此,当米妮小姐正准备将那条虫子拍死,然后扫走的时候,突然……”

如同在陈述着一个恐怖故事一般,碧流的语气充满……悬疑的氛围,令一旁蒂真健司也感到背脊窜起一阵凉意。

“……突然,那条虫子身上生出无数根长长的硬刺,而且在那些硬刺上,还附着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金黄色黏液……”

“……”

“……米妮小姐当时被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而那只虫子便乘机……”

“呜呜……别再说了啦!”房间里传来爱未害怕的声音。

“……便乘机,逃走了。”

“……”

既然已经逃走了……那……

抱着枕头卷缩在床上的爱未一下子松了口气,却听到门外再次传来碧流那阴恻恻的声音——

“其实接下来,我讲的才是重点。”

“……”

“……从米妮小姐那声泪俱下的描述中,我顿时了解到,那只虫子正是来自的具有特质的型生物。”

“……”

“在法国昆虫学家让-亨利-卡西米尔-法布尔的报告曾经说过…………主流昆虫学的真相探索研究思考谨慎的生活态度…………在根据昆虫形态学中的…………这种多样性是昆虫长期演化过程中对复杂多变的外界环境相适应的结果…………”

“碧……碧流……你……”

“……所以研究昆虫形态不能孤立地只研究某一个构造必须以整体的概念去分析局部构造的成因和功能进行生物学特性的分析…………然后结合到昆虫生理学中所指出的组织技能器官和代谢规律的报告…………”

“……”

“……最后结合昆虫毒理学中说道的运用昆虫生理生化方法研究药物对昆虫的中毒机理以及选择性药剂的解毒机理昆虫的抗药性机理等为合成新农药和解决抗性问题提供依据…………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在密不透风的长篇大论之后,碧流终于做出了总结——

“也就是说,这种虫子其实并没有逃走而是附着到了温暖的地方也就是你的床上的某个位置然后因为突然停电的缘故经由黑暗收缩便会突袭人类的……”

“啊————————”

碧流的总结陈词还没说完,便听到房间内传来的尖叫。

而之后的过程,正像很多电影里演到过的,名为藤真爱未的少女从房间里逃了出来。

“啪嗒——”

此时,灯很合时宜的重新亮起来,只见少女依偎在自家哥哥的怀中,抽泣不止。

“呜呜呜呜呜……”

“爱未……别害怕。”

藤真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妹妹,一边以极为复杂的眼神看向森田碧流。而计划完成以后走上楼的的老管家上原则是满脸“森田小姐你实在是太厉害了!”的表情。

碧流面无表情了看了一眼正在上演兄妹相拥情感大戏的两人,便转过身,拍了拍老管家上原的肩膀——

“呐,差不多可以开饭了吧。”

×××××

这一顿饭吃的风平浪静。

在吃饭的过程中,森田碧流没有说过一句话,陷入思考中蒂真健司也没有说话,之前才受过惊吓蒂真爱未跟着不语,而老管家上原因为小姐少爷们不说话自然是不好说话的,至于米妮小姐……米妮小姐是谁?

……唔,反正,就这样一直沉默着,直到碧流先大家很多步吃光盘子里的食物:“我吃饱了。”

好快!……老管家在心里感叹道,他可是亲眼看着森田碧流如何消灭食物于无形之中的。

“那我回家了。”碧流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好困……唔啊……”附带着打了一个哈欠。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还没吃完蒂真站起来。

“干嘛要送她。”藤真爱未终于开口说话,“……碧流你家有车接送的吧。”

“没有车。”碧流摇摇头,“但有高飞叔叔。”

“高……高飞?”爱未一怔,藤真健司也一怔。

“对啊。”碧流指向站在饭厅门口的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子,“高飞叔叔是我的保镖。”

“恩……这样。”藤真健司点点头,“那好吧,路上小心。”

“哦。”碧流眯了眯眼,特意看向站在桌旁的上原管家,“……辛苦你了,辛巴伯伯。”

“不不,没关系。”上原管家立刻笑着摇头,随即反应过来,“诶?辛巴?”

“总之,再见了。”碧流不理会老管家眼中的茫然,朝大家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了。

“唔……哥,你觉不觉得碧流像变了一个人?碧流走之后,爱未转头问自己的哥哥。

“的确变了……”藤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所谓的,一夜长大么……”

“是啊!”老管家上原表情激动的凑过来——

“我觉得啊,碧流小姐变得比以前可爱太多了!”

×××××

第二天早上,碧流照样踩着滑板去上学了。当然,黑衣保镖依然尽职尽责的暗中保护着她。

本来应该也和像昨天一样,在教学楼——打开鞋箱——放进滑板——拿出换的布鞋——放入自己的球鞋——关上鞋箱——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开始她新一天的学习生活的,但是,这中间却出了一个故障。

这个故障出现在“打开鞋箱”这个步骤以后。

碧流看见自己的鞋箱里的布鞋上,躺着一封洁白的信。

自然是要先观察一下周围,然后再把那封信拿出来。

洁白的信封上只字未写。而拆开之后,里面滑出的浅蓝色信纸上,则写着——

“我喜欢你。

总是远远的望着你,独自叹息。

不知道该如何传达自己的心情,便写下了这封信。

你一定会觉得我是个胆小鬼吧……

我希望你能和我见上一面,我想亲口表明自己的心意……

放学后,我会在体育馆里面等你。

我会一直等着,直到你的到来为止。”

落款:一年五班清田信长

……唔……这人谁啊?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