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6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06 字数:3941 阅读进度:6/63

“所以说,为了补偿你我才把你装进这具身体里啊……”

“这句话好像你之前已经讲过了。”

“……是嘛,看我健忘的……”

“我看你存心是在挣出场率吧。”

“呃……咳咳……你看我对你多好,森田碧流长得比以前的你好看多了啊……”

“我以前的脸也长得不难看吧,况且长的好看又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了,连我都知道人间有这么一句著名的话——有脸就有钱,有钱就有脸。”

“哪个年代的著名啊?我怎么没听过。”

“你孤陋寡闻了嘛……”

“喂喂,你个死神欠揍么?别以为你是神就了不起,惹怒我的话,连神也一起砍掉。”

“呃……对不起……咳……话说回来,你看起来似乎很恍惚的样子啊?”

“遇到这种情况谁还能精神的起来啊。”

“……可是在我的印象中,你对生活向来都是随遇而安的啊……”

“没错。”

“那有必要这么恍惚嘛……”

“你不是神嘛,还需要问我?”

“好吧,我承认我知道答案……”

“……”

“你根本就是在装酷对吧……”

“对。”

“哇,竟然这么爽快的就承认了!”

“在神的面前,我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反正神什么都知道。”

“明理的人啊,看来你只是表面上死样了点,为人还是蛮不错的嘛。”

“多谢夸奖。”

“所以说啊,这段重新开始的人生,请好好珍惜吧!尝试着和人多打交道,别总是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这有点难度。”

“……怎么?”

“我已经习惯狗眼看人低了。”

“……”

Chapter.06此恨绵绵无绝期

“……”藤真健司完全性的怔住了,那感觉如同长谷川与花形突然站在一起表情郑重的对自己说“我们想要交往,请队长成全我们吧!”一般……不知为何脑中会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比喻,于是少年的肩膀轻轻的抖了抖。

没错,此时此刻,他的肩上正“黏”着一只毛毛虫,也就是刚才……森田碧流放上去的。

“唔……”努力甩掉脑海中花形和长谷川的脸,“你……”藤真健司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了声音,但却只有“你”而已,之后的内容变成省略号化在空气里。

“我……”倒是森田碧流很“善解人意”的接下男生未完成的话语,“我……并没有恶意。”附带的是非常诚挚的神情。

“……诶?”终于挤出第二个字,藤真的肩膀再次轻颤了一下。

“不好意思。”表情诚挚的森田碧流,又快速的将男生肩上的毛毛虫拿回来,捏在手指间,“……看来我理解错了。”说完,快速的挥手将手里的虫子朝旁侧的树丛一扔。

……只见那只虫子在空中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便如同流星一般的坠落了。

“啪、啪、”……扔完,碧流拍了拍手,随即对着还处于震惊状态蒂真说道——

“……我理解错了,似乎它并不是很想掉在你的身上来的。”

×××××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呢。

也就是说——森田碧流刚才所说的“不好意思”和“我没有恶意”都是对那条虫子说的……而不是对自己说?

……呃,不不,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

藤真若有所思的紧锁着眉头,用余光瞄着走在自己身旁的女生——那样的走路姿势,那样的讲话语气,还有对待毛毛虫惮度……

……碧流你,怎么会突然一下子变这么多的。

突然想起田中老管家之前的那句“绝望了,我对突然之间改变性格的小姐绝望了!”

——像是掉进了诡异的漩涡里,每挣扎一下便会有新的谜团出现。如果说把她变化归咎于自己的原因的话……

“喂,你家还有多远?”

“诶?”被女生的声音打断思考,回过神蒂真顿了顿答道,“……唔,就在前面了。”

“哦,这么一说似乎是看到轮廓了。”微眯着眼,女生看向正前方。

“……恩,碧流你……一向都是坐车,所以不认识路是正常。”

“哦,这么近的距离也要坐车,搞得像演电影似的。”

“……”

“说起来啊,男人就应该像松田优作那样。”

“……诶?”转的好快。

“对太阳吼着‘搞什么啊’……”女生懒洋洋的说着松田先生的著名台词,不过语气完全不是这样的吧喂!

“……”别怪藤真沉默,他除了沉默别无选择。

“所以说……”碧流对藤真的无语毫不在意,继续自顾自的说着,“……男人就应该像强尼戴普那样啊。”

“……”怎么又换人了……

×××××

于是,在女生的喃喃自语和男生的若有所思中,两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也就是男生的家。

——是一栋和森田家差不多感觉的独立式大宅院,整体上讲非常的有型。

“少爷,森田小姐,可把你们等到了。”门口站着一位穿着西装的管家模样老人。……哦,就是碧流早上才见过的,送藤真爱未上学的那位嘛。

“恩。”藤真微笑着朝老人点了点头,“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

“唔……少爷。”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老人的眉头紧锁着。

“怎么了,上原伯伯?”藤真健司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

“唉……”老人叹了口气,“老爷和太太突然有要事,所以……”

“又不能回来了?”

“是的……”

“我知道了。”藤真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高兴,脸上仍然挂着微笑,“……他们还特意让我把碧流叫过来,看来只有等下次再见面了。”

“是啊……真是不好意思了……森田小姐。”

“哦,没关系。”碧流一脸不以为然的朝老人摆了摆手,“……大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微妙的。”

“……”老人有些惊讶的一怔,随即笑道,“呵,几天没见,森田小姐倒像一下子长大了不少。”

“大伯真是过奖了。”碧流严肃的点了点头,“有一个说法叫‘一夜白头’,差不多就是您说的这样了。”

“诶?呃……应该是‘一夜长大’吧?”

“恩,差不多就是您说的这样了。”

“……”再次一怔,“呵呵,森田小姐不止长大了不少,似乎也变有趣了不少呐。”上原管家似乎已不再为老爷太太不回来的事而烦恼了,神色顿时变得喜悦起来,“……小姐您来的正好,我们家的大小姐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呢。”

“爱未又在闹情绪了?”藤真的视线移开“一夜长大”的碧流,看向上原管家。

“是啊,说老爷太太要是不回来,她就一直不出来。”

“这样……我去看看她。”藤真说着便朝里面走。碧流自然是跟了上去。

“就等少爷您和森田小姐一起去把她劝出来了……”老管家跟在旁边,“……要是又像前几次那样不吃不喝……该怎么办才好……”

“您还真是辛苦了。”看着又恢复烦恼状态的上原老管家,碧流不自觉的拍了拍他的背,“别太担心了,藤真少年会有办法的。”

“诶?”老管家先是被碧流的动作吓了一跳,而后又因为她的话愣了一下,“……森田小姐你,称呼少爷……什么?”

“藤真少年。”

“诶?怎么变成……”

“上原伯伯。”藤真打断老管家,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碧流,有些无奈的说道,“……碧流既然说她已经‘一夜长大’了,改变称呼什么的……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可……可是……”

“好了。”藤真笑笑,“……别拘泥在这些问题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爱未劝出来。”

“……是,是的!”

×××××

“不出来,就是不出来!呜呜呜呜呜……”

“爱未,别闹小孩子脾气了。”

“我不管……爸妈每次都是这样!哥你还特意翘掉篮球队的训练回来的说……”

“……我没有翘掉训练,我是请假。”

“你还特意请假的说……”

“……”

碧流背靠在墙上,手插在裙子口袋里,面无表情的聆听着这两兄妹隔着门进行的十分之没创意的对话。

“……我希望你能理解爸妈。”

“理解?我已经够理解他们了!……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我已经快崩溃了!”

“……爱未。”

碧流嘴角抽了抽,……心里想的是这位大小姐啊,以为自己在拍电影么。……崩溃,你现场崩溃试试啊,怎么没听到崩的声音啊……

“森……森田小姐,你也劝劝我家小姐吧。”看到碧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上原管家忍不住说道。

“哦。”碧流点了点头,看向一脸无奈蒂真,“……你这样劝是没用的。”

“诶?”藤真转过头,“……碧流你,有办法么?”

“……大概吧。”碧流眯了眯眼,“呐,布鲁诺大伯,我有话要问你。”

“……诶?”空气像是凝滞了片刻,上原管家反应过来,“……森田小姐是在……叫我?”

“对。”

“呃……可是我不叫……”

“头凑过来。”碧流打断老管家的话,朝他勾了勾手指。

“……是。”老人连忙将头凑过去,“……森田小姐,有何吩咐?”

“是这样的…………&×……&%×¥%……”只见碧流叽叽咕咕的对老管家上原说着什么。而老管家上原则是连连点头——“恩,原来如此”“……虽然怪怪的,但听起来不错”“森田小姐不愧是森田小姐啊……”

藤真健司很想知道森田碧流到底在跟老人说什么,无奈自己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耳背了。

竖起耳朵也听不见啊听不见……手扶在自家妹妹房间的门把上,藤真健司的心情很是复杂。

“所以说,就是这样了。”

“恩,我明白了。”

老管家上原在碧流作出总结台词之后便直起身来:“少爷,我现在就按照森田小姐的吩咐去办了。”

“……好的。”藤真愣了一下点头,正想问出“是什么吩咐?”……但上原已经快速的下楼了。

“其实也没什么。”看到藤真健司转过头,以迷惑的眼神望着自己,碧流开口了,“……非常非常,简单的办法。”

“是什么?”

“唔……你等下就知道了。”

“……”

说了当没说。……藤真仍是十分迷惑的看着森田碧流一脸若无其事的撩着耳侧的头发。

然后……就在半分钟过去之后……

“啪嗒——”

头顶灯光突然熄灭,黑暗瞬间覆盖视野。

停电了?藤真立马反应过来,心里想着“糟了碧流最怕这种突如其来的黑暗了”……便下意识的去牵身旁的女生的手。

哪知道手刚伸过去,却被一阵温暖先拽住。……顿了半秒,才察觉到那正是碧流的手。

“别害怕”……于是这样胆词自然而然的在喉咙里迅速酝酿好。

但当藤真正准备说出口时……

……却听到旁侧黑幽幽的空间里,传来森田碧流那细嫩的,镇定的,沉着的,……又十分诡异的声音——

“没关系的,别担心,我死也会拉一个垫背的。”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