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小说: 碧色流年 作者: 井汐 更新时间:2015-12-11 14:19:03 字数:4236 阅读进度:4/63

照你这么说这个叫森田碧流的还真是有够娇贵的啊翱我什么时候说过她娇贵了你刚才不是说她从小就被宠坏了向来不参加体育课看到个蟑螂就会哆嗦半天嘛这不是娇贵是胆小怕事反正也是宠出来的据说在太阳底下站久了还会晕这不是娇贵是体弱多病还不是宠出来的据说看到喜欢的人会脸红这不是娇贵是少

“照你这么说,这个叫森田碧流的还真是有够娇贵的啊。”

“……啊?我什么时候说过她娇贵了。”

“你刚才不是说她从小就被宠坏了,向来不参加体育课,看到个蟑螂就会哆嗦半天嘛……”

“这不是娇贵,是胆小怕事。”

“反正也是宠出来的,据说在太阳底下站久了还会晕?”

“这不是娇贵,是体弱多病。”

“还不是宠出来的,据说看到喜欢的人会脸红?”

“……这不是娇贵,是少女情怀。”

“切,少女情怀还真是有够廉价的。”

“话不能这么说啊,这孩子也是可怜,父母常年不在家一直很孤独,又被喜欢的人拒绝,受不了打击便服安眠药自杀,真是……”

“太脆弱了,只是被拒绝而已。”

“对方可是个名人呐,还被称为神奈川县高中篮球界的……”

“切,与我无关。”

“……你倒是听我说完啊。”

“没兴趣。”

“唉……真是可怜啊……”

“喂喂,我还莫名奇妙的被花盆砸死,也很可怜好不好。”

“所以说,为了补偿你我才把你装进这具身体里啊……”

“哦,那完成使命的你,是不是可以消失了?”

“……呃,真冷淡啊。”

“喂喂……你是死神吧。”

“是啊。”

“在神面前,作为人类的我有必要用扮酷来维持尊严。”

“呃……”

“所以说啊……我真的,非常困了……”

“……”

Chapter.04狭小世界的羁绊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森田碧流的投篮姿势。

按照神宗一郎的说法是——很菜,毫无力量,……反正就是完全不对。

按照一年级的学弟高阪XX的说法是——轻轻的踮起脚尖,跳起来,如同要甩开什么似的将球扔了出去,但又扔的不够使力。

而来自另几位不知名的一年级学弟的描述则是——女生虽然长得可爱,但还是得说,……她投篮的姿势相当业余完全就是外行,但因为长得可爱呢,,那样的举动无疑就是……

所以说,对于那颗球会在如此的情况下投进篮筐,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但在惊讶过后呢,大家又以“肯定是运气好啦”作为合理的解释。

“运气很好啊!”一年级的高阪XX毫不保留的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很可爱呐。”另外几个一年级的学弟小声附和道。

“真是很意外呢。”阿神的声音里也满是感叹,“……能投进球。”恩,连起来就是能投进真的很出人意料啊的意思。

对于森田碧流来讲呢,出人意料,抑或是世事难料之类的词语,就像是沿着她的身体纵深的一张网,那么自然而然的融入其中,毫不突兀的延展开来,是那么的……

……她朝众人说了一句“过奖”之后,再次从学弟的手中接过球。

“有些事情,光用‘运气’来解释是行不通的。”就这样喃喃自语着,她再次抛……啊不,扔出了球,是和之前如出一辙的怪异动作。

“嗖——”……如出一辙的弧线。

“哐当——”如出一辙的……再次不偏不倚的落进了篮筐。

“啪、啪、啪、……”

球在地上弹了几下便滚到了一边。

“真是……”

“运气好。”碧流面无表情的打断正要发表感叹的学弟高阪XX,“谢谢。”朝他点了点头,便自己走过去将球捡了起来。

“呐,神君。”捡好球以后,碧流转头看向阿神,“……打篮球,最重要的是什么?”

“诶?”阿神一愣,其实他之前也在感叹森田碧流的运气真是好来的,被她这么突然一问,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重要的,肯定是坚持不懈的努力吧!”高阪XX见神学长一时语塞,立刻上前自顾自的回答道。

“哦。”碧流仍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随即眯了眯眼,“……努力么。”

“恩,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终于想通的阿神笑着点了点头。

“是嘛,我倒觉得……”若有所思的,碧流视线移向篮筐,“……最重要的……”,再次双手举起球,“……是身体素质呢。”一边说着一边将球扔了出去。

“嗖——”“哐当——”

面对再次以极其诡异的姿势投进的球,几个一年级的学弟全都张大了嘴。阿神的脸上也露出了很是惊讶的表情。

倒是森田碧流,一脸理所当然的拍了拍手,随即自言自语道:“突然好想喝可乐。”

“……诶?可乐?”学弟们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阿神也是一怔。

“恩啊。”碧流点点头,嘴角勾起笑容,“……心情,需要调节一下。”转身,走两步,拍了拍学弟高阪XX的肩膀,“……3Q你的球。”又摆了摆手,“我先告辞了。”

×××××

“其实吧。”碧流拉开可乐的拉环,转头看向比她高很多的阿神,“……我篮球打的很烂。”

“诶?”阿神一怔,随即笑着点头,“恩。”……看的出来是外行。

“但又其实吧。”可乐拿在手里摇了摇,“……我投篮的命中率很高。”

“……”阿神再次一怔,随即又笑着点了点头,“恩,看的出来。”……不过为什么呢?

“有时候……咕噜咕噜……”碧流话说到一半,便拿起饮料起来。……在阿神的眼里,女生那白皙的喉咙很是微妙的滚动着

有时候,怎么?

“呼……”喝完以后长吐一口气,碧流继续说道,“有时候吧,我对这个世界很绝望。”

“诶?”阿神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新同学的面前,“诶”的次数比过去一年还要多……

“所以说啊……”摇着手里的可乐拉罐,女生突然走两步将其扔进了小路旁的垃圾箱里,转过头,朝阿神一笑——

“耽误神君的午休时间,真是不好意思了。”

×××××

看来,阿神已经完全接受森田碧流这个人奇特的讲话方式了。

面对女生诡异的语句衔接,阿神除了会习惯性的“诶?”一下,大多数时间还是保持着笑容的。

阿神不愧是阿神。

于是,他就那样笑着,看到一只彩色的蝴蝶停在了女生的头发上——彩色与墨黑的搭配,再加上女生那面无表情的漂亮脸蛋,……那场景甚是美好。

下午上课的时候,森田碧流不再像早上那样睡大觉了,而是不断的在作业本上写着什么。阿神时不时的会瞄邻桌一眼,发现女生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苦恼着。

为什么事情苦恼呢?……让我们来看看碧流到底在纸上写了什么吧。

“VANS、CONVERS、DEFFS、KASTEL、ADIO、2FISH的滑板鞋。DC、Element、Vans的滑板裤。Element的滑板背包。头盔、护膝、手套、护腕、护肘。87A、95A、99A、101A轮子……”

——阿神在课间时分一个不小心便看到了女生在纸上写的东西,真的只是碰巧而已,因为他正准备……

“什么事?”碧流仰起脖子,看向站在她桌前的阿神。

“唔……”阿神顿了顿,视线迅速从女生面前的作业本上移开,“……是这样的,森田同学要是有想参加的社团的话,就填这个。”将一张纸递给碧流。

“哦。”女生抬手接过,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没有X-GAME的社团么?”

“诶?X-GAME?”想了一下,“森田同学是指……极限运动?”

“对。”女生点头,“看来是没有的吧。”

“的确没有。”阿神保持着微笑,“原来森田同学是极限运动的爱好者啊。”……和外表也太不符了……

“诶诶?极限运动!?”耳尖的文娱委员风间香奈咋听到以后立刻走过来,“是在说那个攀岩、冲浪,还有蹦极什么的嘛!”

“不完全是。”碧流微妙着眼看向漂亮的风间,“X-GAME分很多种,我的兴趣仅限于滑板、直排轮和自行车。”

“滑板!?”风间很是惊讶掸高声音,“好……好帅!”

“还好。”似乎对风间的大声有些不满,碧流皱了皱眉,将那张社团申请的表格递还给正一脸若有所思的阿神,“不好意思,这些社团我都没什么兴趣。”

“唔……”阿神连忙接过,“……这样啊。”

“恩。”碧流点了点头,随即手一张,便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

“诶诶?森田同学你怎么了?”

“困了。”碧流的声音朦朦胧胧的传出来。

“呵。”阿神轻笑一声,“快上课了。”朝风间说了一句,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

神宗一郎发现,森田碧流对每个人都爱理不理的。除了和自己的话比较多些……也是因为自己主动去搭话的缘故。

这不,放学铃声刚响起,邻桌便提起书包站起来。……似乎那书包早就收拾好了。什么时候收拾的?

“再见。”神微笑着,主动朝起身的女生道别。

“哦。”女生瞥向他,“拜拜了。”

右手拎起书包甩在背后,左手插在制服裙的口袋里,森田碧流姿势……很是帅气,但步伐却又极为懒散的,踏出了教室。

×××××

换好鞋,从鞋箱里拿出那个红色的滑板,随即夹在胳膊下面。

快出教学楼的时候,碧流碰到了牧绅一。

牧绅一自是在更早之前就注意到了她……胳膊下的滑板。

“哟。”擦肩而过时,森田碧流朝牧绅一打起了招呼,“下午好。”

“……恩。”阿牧怔了怔,才点头,心里顿时涌上一股诡异的喜悦情绪,但这股情绪很快被女生的下半句话冲散。

在“下午好”过后,衔接的主语竟然是——“高砂前辈。”

呃……我姓牧……而不是高砂啊喂!

×××××

走出校门以后,碧流立刻将滑板放下来。踩在上面,“咕噜咕噜”的,慢悠悠的朝回家的方向“行驶”着。

她无视着一路上看向她的视线,一脸……自得其乐的表情。

直到一栋豪宅展现在她眼前时,脸上的喜悦顿时消失,变成了复杂的,复杂的……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管家田中·唐纳德一直在门口等候着自家小姐的归来。

“你这么兴奋干嘛?”碧流眉毛一挑,将滑板拿起来夹在胳膊下。

“呃……我担心小姐你啊,你可是从来都……”

“没什么好担心的。”将滑板一把扔给站在一旁的某个黑衣男,“你不是一直在派人监视我嘛。”

“诶?”老管家一惊,“咳咳……”缓解慌张般的轻咳了几声,随即说道,“原来小姐知道啊……”

“是啊。”碧流点点头,从书包里摸出一张纸,递给老管家,“这些东西,明天之内给我买齐。”

“啊?”连忙接过,“这些是……对了小姐!”还没来得及看纸上的内容,田中管家又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小姐啊,你猜猜看今天谁来了?”

“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小姐啊,你肯定会很高兴的,今天啊,藤真少爷可是专程来……”

“藤真?”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很耳熟,“……藤真爱未?”

“不不,不是藤真小姐,是少爷,少爷啊!”老管家的声音里充满激动。

“哦。”仍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小姐啊,看来你是误会藤真少爷了,他可是……”

“哦。”

就这样走进客厅,碧流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一位穿着墨绿色制服的少年。

“藤真?”碧流一怔,看到栗发少年抬起头。

有些眼熟的,精致的五官,以及,有些眼熟的,“我和你有羁绊!”的表情。

……这一切怂恿着碧流的嘴角抽了抽——

“藤真爱未,怎么才一天不见你就变成男的了。”

ToBeContinue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