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毒之律者

小说: 崩坏三之我是弓箭死士 作者: 茅坑炸屎 更新时间:2020-02-10 13:10:27 字数:2341 阅读进度:10/47

严苏惊愕的看着门外那四个死士,神情无比惊愕。

“......”

而那四个死士也是在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着她后背一阵发毛。

她想伸手捂住额头,但刚一动1手里的蛋糕就开始晃,只得小心的托稳蛋伸手指向街外:

“你们这些家伙,我可没有时想收小弟的想法,你们还是哪里凉快就到哪里去好吧!”

“......”

四个死士依旧是盯着她,手中紧握着镰刀,娇小的身体上,那单薄的连衣短裙在风中吹啊吹。

“没听到我说...算了,忘了你们没有脑子。”严苏忍不住有些牙疼,她小心的将蛋糕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拿下背着的弓对准了它们。

“......”

严苏瞄准着它们的头,它们那黑黢黢的眼睛同时盯着自己,但是,并没有因为自己展露出要击杀它们的模样就攻击自己。

“唔...吱吱吱......”

看了一会,严苏忍不住磨了磨,有些牙疼的放下弓,重新背在了背后。

面对这些不攻击她,和人类也差不多的死士,再加上第一次与死士这么和谐的相处,让她心里有了一种相当微妙的感觉。

严苏忽然有点下不了手,但是没关系,等她拜访完‘邻居’,这些死士直接找个坑扔进去就行了。

虽然有小弟了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她可不想成为什么死士的头领。

严苏托起蛋糕,装作看不见它们的模样,走出店门,穿过它们之间,走向了千羽学园的大门。

而在走到了门口之后,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些死士依旧紧紧跟在她身后,但目光没有在锁定在自己身上了,这让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然后走进了千羽学园。

而在这时,原本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那些死士忽然都停下了脚步。

严苏没有听到脚步声,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随即便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奇怪,这些家伙怎么没有在跟上了?”

她转过头,看向校区思索了一下,在感受到那强大的气息后,猜测着这些死士应该是在怕那个律者的气息。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没什么感觉呢?

严苏疑惑的皱了皱眉,在确认了一下这些死士是不是放弃跟着自己了之后,便走了进去。

而在走进千羽学园内,她看到校园内的地上到处遍布着干涸的乌黑血迹,就像是一块块章鱼喷吐的墨汁一般。

草坪上,道路上,到处扔着手机,挎包,棒球棍,甚至还能看到一些上面都是牙印的人类的残肢。

‘看来在崩坏爆发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立刻变成了死士啊。’

严苏皱着眉,端着散发着诱人奶油香的蛋糕,从一截腐烂的手臂上跨过,心里有些不适。

尽管这一幕她已经看到过很多,但是,仍然摆脱不了心理上的恶心感。

严苏扫视了一圈里面那些教学楼,低声喃喃道:“是在哪栋教学楼呢。”

现在她已经被那强大的气息所覆盖,只知道那个律者就在这,但是,究竟在哪她根本不知道。

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她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教学楼走去,从一楼,一直走到二楼,几乎每一间教室中都像是人间地狱一般。

一路走来,严苏的心情有些沉重,鼻间缭绕的奶油味也忽然有些让她作呕。

不过,在走到四楼时,她终于看到了在一间教室中,地上正躺着四个少女,她们之中还有一个正跪在地上的。

而在她们的身体都被带着尖刺的藤条缠绕着。

严苏站在门口,目光从那些已经没有生命特征的少女尸体上扫过,看向她们之中,那个正紧闭着双眼,眉头皱着,面容痛苦的少女。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少女,应该是叫由乃,同时,也是毒之律者。

‘接下来,就需要和她接触了吗,她身为人类的意识,应该还在,只是正在被崩坏侵蚀。’

严苏思索了一下,抬脚走入了里面,刚一走进教室中,她立刻就看到那个少女眼睫毛忽然颤了颤,似乎有要醒来的征兆。

严苏的脚步顿了顿,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走进其中,手中托着托盘,跨过地上的尸体,来到了她面前。

在她没走几步的时候,由乃的眼睛,缓缓睁开,露出带着迷茫,还有痛苦和不解的神色。

她的眼睛无神的转了几下,然后就锁定在了自己身上,而她身体因为正被藤条所缠绕,所以根本无法动弹。

“不要动。”

严苏轻声说道,同时走到由乃身前,将蛋糕轻轻放下,放下蛋糕的时候,她的目光扫过她身上的藤条,神情有些复杂。

看着她,由乃疑惑不解的问道:“你...是谁?”

严苏转头看了看四周,寻找着有没有什么尖利的物品,但没有看到,只好拿下自己背着的弓,轻声对她说道:

“我是...我叫严苏,你先别动,我把你身上的藤条除掉。”

她并不打算多说些什么,将弓身锋利的一面对准藤条,切了下去。

“——吱吱!”

出乎她的意料的,锋利的弓身并没能将藤条割断,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是这样,反而发出了用指甲刮黑板的刺耳摩擦声。

没割几下,严苏眨了眨眼,发觉手感忽然有点不对,不由得停了下来,将弓反过来看了看。

而她刚一看弓身,立刻就看到在自己的弓上刚刚摩擦的那一面,竟然被磨平了一点!

而在看向藤条,上面连一道白印都没留下,一滴汁液也是没有!

“???”

看着被磨平的部位,严苏忽然间有种想抓狂的感觉。

深呼吸了几口气,严苏无比心疼,也非常无奈的将弓放下,看着露出愕然的神色的由乃,伸手直接摸在了她的身上。

“唔。”

由乃一愣,不由得发出呜咽,看着严苏,有些不解。

严苏轻声说道:“别动,我试试能不能把它从你身上拿下来。”。

“嗯...”由乃点了点头,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面色无比苍白,但是非常美丽动人的少女,慌乱迷茫,也十分无助的内心得到了抚慰,眼中不由得露出期盼和依赖的情绪

严苏没有察觉到她神色的变化,而是小心的握住藤条,藤条表面一些细小不易察觉的尖刺立刻刺破了她的肌肤,并且扎进了她的血肉里,像是泛滥的病毒一般迅速沿着血管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