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萧笛求婚

小说: 半温下午茶 作者: 清水一盏茶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5027 阅读进度:18/19

季节诗意人心浪漫,萧笛带着琳清在酒店邻近的山域悉数浏览了遍。

恰闻马克西姆在上海的演奏会,琳清兴奋着却也失落,看着萧笛喃喃着:“感觉听了他多年的曲子了,好想去听现场演奏啊”。

看着琳清小女人的神态,萧笛不忍笑了,?拿出手机倒腾了一会儿后,对琳清说道:“我们赶紧收拾一下吧,现在搭酒店的车还可以出山,今晚能到上海,可以去明晚的演奏场次,在上海待几天再回来。”

琳清兴致激动,手臂挽上萧笛脖颈双眼含笑娇柔着气息问道:“那请问帅哥,可否陪同琳清女士去博物馆看看呢?”。

萧笛揽着琳清抚摸着她的头笑应道:“当然,必须奉陪”。

琳清笑意蜜浓,贴上萧笛深情一吻,然后跳闪开了蹦出口的应声:“我马上收拾好了出门”。

萧笛沉醉着没料到琳清切换的速度,愣神的看着琳清开始了忙乎,可心着笑了。

这是琳清甚觉轻松欣慰的,萧笛能够懂得她的心意,尽能的实现她的所求;萧笛呢,所有的甘心付出同样获有了向往匹配的幸福,彼此能在相处构架中得以和谐的充实着。

俩人搭乘酒店专车出山,租了辆车开往上海,入住了演奏会附近的酒店。

次日早餐后,俩人便开车前往博物馆,整天时间与历史文物亲近了一回,琳清笑着打趣道:“如此……千年之后的我们也会成为文物之一吧?”

萧笛好笑着琳清这脑路,笑着回应道:“那这颗星球的文物可太多了……不过,我俩的故事会是我们的“文物”。

琳清睁大了眼睛看着萧笛,他的情话不经意着流淌出了女人乐见的浪漫,就能朴实的渗入到自己的心思里。

看着琳清圆睁的眼眸莹亮着,萧笛满足的拥紧了她。

晚间,音乐会更是让萧笛见识到了异于寻常的琳清,仅是一曲“野蜂飞舞”琳清就把萧笛的手捏握着出了汗,“古巴古巴”的拉丁调性更是激情的使琳清从靠背上坐直了身子,若不是在音乐厅,想来会是跟着摇摆的节奏了……

音乐会结束开车返回酒店,萧笛好奇的笑问:“清,怎么对这老马的音乐感兴趣的?”

琳清侧着头笑看了萧笛打趣儿道:“老马帅啊”,见萧笛额眉微皱着饶有趣味,而后了说道:“这个迷点有点儿通俗是嘛?………其实正因如此不委婉的接地气儿,带入感激荡饱满,能轻易的听懂并调动情绪,直接的识别并连通共识;既然古典的巴赫肖邦可以是清水白菜、星月诗情,滋味韵雅回味悠长;那老马也可以是水煮鱼和秋色彩林使人酣畅淋漓和心怀壮阔!注入了情感打动了人心即是值得美好的吧,我不会设限自己的欣赏感悟,如此而已。”

萧笛是认同的,琳清的思维惯以谨慎,却是很有容纳度,能够不致冲突的和谐着供以她善用,如此就不奇怪她对音乐的兴趣喜好不会偏执了,这也是萧笛发觉到并欣赏着琳清的一点。

“琳清老师,看来我得需要提升啊,不然以后没法陪你听音乐会了”,萧笛叫苦似的笑说着:“对了,看圈里发的这期间有个画展,若感兴趣明天可以去看看”。

琳清立马开心的反应道:“好啊,那明天我们就去”。

萧笛欣悦着琳清的情绪,享受着与琳清融融的气氛关系,这应该就是相伴的意义吧!

在上海的几天里,时间被俩人充盈着,而后又折返回了山间酒店,甚觉由繁华都市转换至僻静山林有份净化心境之感了。

时间从不断流,最不知觉着溜走的就是关及美好,俩人在山里已近半月。接连着收到艾羽关切琳清的归期,叨叨这期间的结婚季已把花苑的人忙得快挂掉,端木的语音也数落着琳清是不是跟什么人私奔去了……

罢后,琳清笑而不语的看着萧笛,他却无视的怪着表情只说:“嗯……山路蜿蜒,得需要过几天”,装着无知样儿的岔开了话题。

终是得要离开的,乐在其中的萧笛周身散发着不情愿,以致琳清应对他一本正经耍赖的种种理由要费着神经,统统被琳清驳回后,他无奈了环着琳清说:“清,那我们就再多待一天吧,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清闲过时间了,这么多年都把自己重心在了公司,生活都远离我太久了……我们就只迟一天返回,花苑那边我会去解释的,好嘛?”

他去解释,解释什么?于此,琳清更无力的是萧笛这种柔软着气息恳求,他像似扑捉到了琳清的软肋,轻描淡写的就会使她服软。

确实,琳清不由着笑呼了口气说到:“好吧,那就再多待一天好了,不然艾羽他们也蛮辛苦的,这期间婚礼多,本来就是店里疯忙的时段……哎萧总……整个花苑都在成全你的小幸福”。

萧笛心满意足着异常开心的拥抱着琳清,使了毕生力量般的怀拥着。

体觉到萧笛活力的情绪,琳清感同着,自己此时也是能够轻易的去成全。

午觉时分,琳清迷糊着被电话铃声叫醒,睁眼发现枕边不见萧笛,去哪里了?

顺着铃响赶紧拿起电话看是端木:“喂琳哒,这国庆期间赵科过来喝茶,可是爆料了惊天大讯,信息量太大,老实招来,这些日子在外是跟谁在一起混呐?”

从迷糊中过度到端木的质问,琳清瞬间无法脑回路出恰当的解释,支吾着:“嗯……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回去再细说啦”。

“琳哒,我可是给你做了些了解,以男人看男人呢这萧总也确实蛮适合你的,家庭关系简单不会琐碎的对你俩生活制造困扰,人品外在条件都挺不错,除了年龄差他没有婚姻家庭生活经验就基本完美了,你也终于遇上了心甘情愿的男人……不过还是得现实回来啊琳哒,他毕竟一直是独身,你别投入了感情耗了时间到时候没有结果,让自己又………哎呸呸呸,不提那些,反正你要为自己考量好,让自己开心最重要!”

“诶,你咋比我都操心的远啊,这年月了彼此合适就交往相处了,怎可能奢想对方会给予责任的结果,希望可是约等于失望的好吧,人的幸福跟婚姻也不是必然关系啊”,琳清淡淡回应着端木,心底却有些声讨着自己。

?“你啊,女人………你现在是沉醉其中想不到实际未来……作为男人啊,真心对你好就得清楚你的心意需求,这世上哪儿还有高尚的交往啊,必须要支付行动,甜蜜语只能是辅料,硬菜必须是给你安稳的未来,不然都是扯蛋……琳哒,话能糙点儿说,可实际是需要有品质的,你可别顾及了色相理智犯晕……”。

?“臭小子,瞎乱扯什么呐”,琳清怼了过去,可电话那头的端木小激动出了似乎的情感哲理也是认同的,只是………只能赶紧收尾话题:“好啦,我才是过来人吧,明白你的意思,过两天回去见了再聊好吧,我这有事儿呢,先挂了”,草草结束了电话,重又闭眼。

开门声响,想来是萧笛,琳清继续闭着眼沉乱在刚刚端木施予了的话意中。

《曲——青梅(漫夜星)》

稍后,只觉面前有呼吸的热气渐渐贴近,不及睁眼,萧笛的吻就已触盖上了琳清,耳语着:“清,我们再进行一次“物理与化学”的过程好嘛……”,琳清只来得及“啊”着一声……温存,又已成为房间里唯有的澎湃旋律。

窗外,云潮绵延,霞染温良。

良久,萧笛贴着琳清耳朵厮磨着呼气,引得琳清热燥笑颤,忽想起了问:“先前你不在,去哪里了?”

萧笛看着臂弯里的琳清笑着说:“我们明天要离开了,去前台交涉了一下,定好了出山到机场时间的车”。

“噢,对了,得需要酒店车送去机场…………那么请问萧总,对于这次休假做何感想?满意度如何呢?”琳清打趣的问。

萧笛作着思考状的侧头想了想说:“感触颇盛,足以影响我未来的一切,满意度方面,需要琳清女士参与配合才能得知”。

?“啊……”琳清圆着眼睛看着萧笛的神色猜想着他的话意。

这时,萧笛的电话闹铃响了起来,他关掉了闹铃说:“今晚是在这里的最后一次晚餐,我刚顺便也做了预定,我们准备出门吧”。

?“啊…噢……”琳清心奇这顿晚餐还需要如此守时嘛?便也起身了梳洗更衣。

收拾好后见萧笛定着自己看,琳清纳闷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哪里不妥啊,萧笛却是他那老牌笑容状的上前环着琳清说:“清爱的,我还是喜欢看你穿那条白色长裙”。

琳清笑了,看着他说:“干嘛要穿着跟你一样的?是不是我的衣着以后都得配合你来讨欢心呀?”

“你穿什么颜色的我都喜欢,只是今天我特别想要看你穿那款白裙”,萧笛固执坚守着要求。

琳清无语他的坚持,罢了,今天暂且将就了他的怪毛病,去换成了那条白色丝绵蕾丝长裙,萧笛才满意的牵着琳清出门向餐厅走去。

《曲——bright?future?(peder?b.helland)》

山路一侧,云天处漫延的光晕渲映上了俩人,相视对笑。

俩人进入了酒店的小宴会厅,几盏古董琉璃灯温明着,却有数盏烛台上的烛光温柔了整个空间,旖旎之音使人心酵出了沉浸感。

在唯一的一张餐桌前相视对坐,半开的玫瑰鲜嫩,在烛光的微曳中柔润着,琳清有些惊奇的笑语:“没想到这山里还能有如此美妙浪漫的情境”。

看着对面被烛光映衬着的琳清,萧笛格外的神情专注:“不想被打扰,酒店就给提供了这里,我必须要给予五星好评才行”。

《曲—thelookoflove(sadkiabruin》

从未设想过如此境像中的自己与萧笛,充盈着真实的幻觉奇妙感。晶透的酒杯里,浓红色酒液与玫瑰宁静的交映着燃色。一道道菜品节奏的更换出专属气氛,俩人愉悦的默契着,美酒与曲音、眼神和语,享有和赋予着彼此。

此时,更换上了一份甜品,是琳清喜欢的芝士蛋糕,幼黄的心型上鲜红着两颗心交集的浮雕,琳清不免莞尔一笑了说:“我喜欢”。

萧笛看着烛光里气息娇韵的琳清,唤了声:“清…………”

琳清正感受着甜品的细腻绵滑,抬眼应对上了萧笛的眼神应着:“嗯?……”

萧笛异常认真的语气说:“我们结婚吧”。

琳清瞪大了眼睛:“什么………”意外,且不可置信他刚脱口而出的话、意,他这是………被这气氛给迷醉了嘛?

萧笛拿起摆放在一边的小纸袋,缓缓的推到琳清面前,说:“这算是我想要对你实行的第一份责任,婚戒我已请专柜在设计,款式和尺寸等回去后你做确定,婚房暂时预选了两处,看你的喜好再做选择,其它的事宜要怎么进行看你的想法”。

《曲——eros(chrisspheeris)》

琳清懵了心思………婚姻这件事,他就这么笃定自己?……此刻的乍然发生却是真正不确定了自己的确定性。

如此的,琳清强硬的镇定着身体里激动与纠结交杂的慌乱,捏着小匙一点一点挖着甜品抿吃,以掩饰会袒露出自己心思的眼神。

萧笛啜饮了口红酒握着杯颈专注着琳清,像欣赏着一幅待确定解析的画,空气里溢出了未知的玄妙气味来。

一碟甜品被琳清不知所觉的转移了它的存在,缓慢着搁置了小匙,喝了口红酒入喉,不明确是为了镇定还是积聚勇气,抬眼望向专注着自己的萧笛,正神色深邃的等待着,一脸坚定。

“萧笛,不明白怎么突然……你清楚婚姻内容是什么嘛?”琳清自持着最终的疑惑。

《曲——eros?(chrisspheeris)》

萧笛不作答,起身到琳清面前,伸手拉起了琳清挽揽着贴靠向自己,随着浪漫的音律缓缓和谐着身体的恣意,琳清不再追问。

萧笛贴近了琳清耳旁,稳着语气说:“清……我已经很确定了,我爱你,嫁给我!”

琳清心里晶亮,是这样嘛??琳清抬望着萧笛,眼里有彼此的光,自己是清晰着获得到了他的心意,确切着的。琳清聚以自己最深情的勇气呼吸着甜蜜吻上了萧笛……烛光……缱绻微曳。

撩人月色之下,深情成风,人影双依入怀。数些天的时刻内容在这山秋背景里永恒入驻了琳清与萧笛的过往,此时,凝成依恋。

《曲——蝶恋花(曹思义)》

山色微微,被萧笛环抱着的琳清感受着他心跳的温度,不语的俩人享有着山月笼罩的幸福。

琳清想起了萧笛给自己的纸袋,好奇了问:“刚才给我的是什么?是需要我打开的嘛?”

萧笛笑了,语气慎重的说:“它不值分文,却关乎我今后,代表我求婚的诚意”。

萧笛的话像似个引子,陡增了琳清的十分好奇,是什么无关却又重要到人生,于是进屋拿了出来取出一看,不禁噗呲着笑了起来,看着萧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惊人”之举:“只见过用戒指物品求婚的,也只有你才会可爱的用户口薄的了”,琳清好笑着他的非常规行为。

萧笛有点不好意思的上前环着琳清说:“来之前的情急之举,我身边只有它最能证明我的心意,交给你,是想要说明今后的日子我要跟你一起经历和承担,婚后我可能也会有忙的时候,但是入眠和醒来时我们都在一起,都在同一个屋檐里,这样我是安心的。过去的日子零散了太多不值得,现在我只想余下的岁月里跟你简单着过日子,你能让我体验到什么是幸福的内容”。

琳清自然着是句句入了心,可婚姻毕竟天堂地狱,萧笛愿景中的美好能否持久,面对如此的他,琳清根本就失却了心力退缩,冲动也好,欲念也罢,感情这件事不就如此永恒留传至今的嘛,便戏笑着说:“你要乖点儿,我才能好生琢磨出怎样好好养你”。

“就这么定了”,萧笛欣喜随应。

至此,天地山月,你情我愿!

s..book452632681164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半温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