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章 考校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3-12 07:57:40 字数:3373 阅读进度:301/364

王老爷子出面为陈致远和芸娘的定亲宴请邀请客人,这也是给二人脸上长光的事。

“好,好,那日一定去。这是喜酒,怎能不喝哈哈。”

郑老爷子点头应下,众人也都应下,言说一定会去捧场。

又说了好久,众人才起身离去。

芸娘和月季还有林云飞把众人送到了门口,等各自上了马车,她们又返回了雅间。

没有了外人,几人都坐了下来。

“恭喜二位妹妹了。”

林云飞笑看二人,有了王老爷子的教导,芸娘二人定会更进一步。

并且几位老爷子对芸娘印象都好,要是没有意外,下次比赛芸娘发挥不失常,那么民食掌门人的位置必定是芸娘的。

芸娘要进京,那代表的是一个镇子,别说王老爷子了,就连郑老爷子都得偷偷的传授芸娘几招,有很多外人不知的事,他肯定会偷偷的告诫芸娘,毕竟芸娘若是真的拿了魁首,那是镇子的荣光,他们都跟着沾光。

“谢谢兄长。”

芸娘其实倒不是很激动,最激动地是月季,月季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呢。

“致远,也恭喜你了。”

林云飞眼内带着笑恭喜着陈致远,只是多少还带着那么一丝的羡慕。

陈致远可以娶他自己心仪的女子。而自己呢?

他暗叹了一声,出生环境不同,境遇不同,命运也是不同的。

“多谢云飞兄,那日还请云飞兄早点到来。”

陈致远虽然看着很沉稳,可仔细去看。他的面皮微微有些发红,不过眼内的光彩却很照人。

“那是一定,你只管请人。那日酒席的事包在我身上,别的不敢说。席面定不会让你丢人的。”

林云飞呵呵笑着,他请两个大厨过去主厨,一人再带几个徒弟,足够用了。

“那就劳烦云飞兄了。”

陈致远没有客套。

“哈哈,不用言谢,以后好好待我妹子就成。”

林云飞说完看了芸娘一眼。

芸娘脸上飞起两朵红霞,这些人真以为她不会害羞吗,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提起定亲那日的事。

她是当事人好不?说她的事呢,也不知道避讳一些,真是的。

芸娘不满的看了两人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

月季也呵呵的捂住了嘴,大姐现在的表情实在太好玩了。

看三人乐不可支的样子,芸娘有些无力,抚了一下额头,算了,不管他们了,随他们笑去吧。

几人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和林云飞告辞。

等到了赵家,芸娘和月季把二人拜师的事说了。

“你们这俩闺女,这么大的事也不说和家里说声。这拜师也那么儿戏,不过拜就拜了吧,听你们说,这姓王的老头应该是有真本事的人,你们也能多学点本事,不过咱们事先也没准备,也没说给师傅拿点东西,这点心果子,这酒。肉啊,啥都没带。可别让人家挑咱们的理。”

秦氏大嗓门的说了一大堆。

“没事姥姥,下次去带上就行。不过我觉得师傅他老人家不在乎这些,就算带再多的东西,要是不好好跟着他学,他也会骂人的。”

芸娘明白自己这个师傅肯定会是个严师。

“那怕啥!做人家徒弟的,被骂不是很正常,不骂人的师傅是没本事的,能骂你,你才能听的进去。咱们不拜师是不说了,现在既然拜了,你们就得好好学,听师傅的话,要能吃苦,要是累了,回来和家里说,可不能在人家面前喊苦喊累。”

秦氏的思想传统,这庄子里过不下去的时间,多的是人把儿子送去当学徒的,给人当学徒,那过的不是人日子,除了管你吃饭外,不给工钱,给师傅端茶倒水,甚至连夜壶都得倒,师傅高兴了给你个笑脸,不高兴了张嘴就骂,抬手就打,这都是正常的事,就这样,做师傅的都不一定会把手艺传给你,学个三五年,屁都学不会的多的是。

所以她不想芸娘和月季给人做徒弟,两个闺女,家里又不是过不去日子,不必要吃这样的苦。

不过既然拜师了,那就得好好学,受得了罪,只有受得了苦,才能学到本事,不然拜师一回,没啥意思。

“是啊芸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想比人家的日子过的好,比人强,背后就得受苦挨累。你们小姐妹俩,就是再累也的咬牙挺着,知道吗?”

马氏也认真的嘱托二人。

芸娘和月季认真的点头,两位老人的心意她们是明白的,都是为了她们好。

赵氏有些不舍,在她眼内闺女的厨艺够好了,不必要再去拜个师傅,再跟着别人学了。

不过闺女决定的事,她不会反对,只能默默支持。

赵春生倒很高兴,他的眼界毕竟要广一些,知道拜了师傅和原来就不一样了,是好事。所以他出声支持。

不过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是不是心疼不舍,已经拜了,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到了第三日,赵春生帮着买好了四样的礼物,领着芸娘和月季去了王老爷子的家。

王老爷子住在镇上,他虽然是穷苦人家出身,可早就有了名声,银钱也是不缺的,很早就买了宅子。

宅子不算大,不过却很幽静。

在大门口,赵春生报了名字和来意。

门房的人一听之后,一边把人迎了进来,一边飞快的派人进去报信。

不一会儿就有管事的迎了出来,把几人迎到了厅堂。

王老爷子在厅堂等着几人。

赵春生急忙行了礼。

他是晚辈,虽然芸娘和月季拜了师,他和老爷子成了平辈,可身份在那里摆着呢。他谦恭一些,希望对方对芸娘和月季好些。

王老爷子点点头,和赵春生客气了几句,示意管事的收下了礼物,又把几人介绍给管事的,言说下次直接让他们进来即可,不必通报,因为芸娘和月季会成为府上的常客。

管事的点头,给几人上了茶。

虽然是客,可师傅在,就没有徒弟的座位,芸娘和月季都是站着的。

“芸娘、月季。”

王老爷子喊了一声。

二人上前几步,正中站好。

“今日你们是第一次登门,本来我不该问什么,应该先让你们熟悉适应一下,可为师是个急性子。有话像问你们,你们可能回答吗?”

王老爷子确实如他说的,是个急性子。

“师傅有话但请问。”

芸娘和月季站定,芸娘心里知道,他必定是要考校二人了。

“好,你们都是有功底的人,特别是芸娘,手艺已经很纯熟,有不少菜连我这个做师傅都自愧不如,不过既然进了我的门,便是我的徒弟,就要从头学起,我来问你们,猪肉,牛羊肉,鸡肉,这些肉要如何切?”

王老爷子问的这个是入门的知识,自然难不倒芸娘。

不过芸娘并没有答,她看了月季一眼,这些她是教过月季的,她让月季来答。

“回师傅,大姐教过月季,大姐说,横切牛肉竖切鸡。就是说切牛肉的时候要横着肉的纹理来切,切鸡肉时则要顺着纹理下刀,猪肉要顺着纹路斜切。”

月季这些都学过,是她会的东西,所以并不慌乱,答的很是镇定。

王老爷子点头,又道:“那你说说,为何要这样切。”

“回师傅,牛肉横切是因为牛肉的筋腱较多,且有着肉纤维夹杂其间,如果顺着切,里面的筋腱便会整条的保留在里面,这样炒出来的牛肉丝,就肉质柴艮,很难嚼得动。而鸡肉和兔肉较嫩,里面纤维较短,顺着鸡肉的纤维切,就能使成菜形整不散,不然做出来的肉就会变成粒屑状、而猪肉的纤维介于牛肉与鸡肉之间,肉中筋少,应斜着切为好,因为横切易碎,顺切又易老,切出来容易碎断,变成肉末,只有斜切,才可保证成肉的完好性及口感嫩滑。”

这些月季早已经背熟,并且这两年她也是按着这个练的,所以答的极为顺溜。

王老爷子微微有些皱眉,月季说的那个纤维,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意思他大概是听明白了,虽然个别的词答的不对,可说法是对的,大概是芸娘那丫头教她的,也不知道这丫头哪里那么多的词,也许是她的那个没有隐姓埋名的师傅教导的吧。

这些知识一般的切菜的都知道,不过能像月季这样有条理的说出来,也挺难得的,看来小丫头是没少用功。

“看你答的顺畅,理论还算可以,这些你要记好,这个算你通过,为师再来问你,这切菜最重要的是什么?”

王老爷子又问月季。眼神不似那日温和,带着一股严厉。

“这?”

月季微微蹙眉,看向了大姐,平时大姐并未说过这个,只是告诉她该如何切,如何用力,如何才能切的完美。她该怎样回答呢。

芸娘冲她笑笑,她是没说过那么多,可平时该教的都教给了月季,闲话中也说过不少。她不会替月季回答,她相信月季能自己想出来,有自己的理解的。(未完待续)

ps:保佑我能更新上去。(百味记../5/5969/)--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