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章 儿戏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3-11 13:38:12 字数:3601 阅读进度:300/364

芸娘看月季说的非常的认真,她只想着自己这个大姐,并没有考虑她自身,这样的妹妹,谁能不喜欢呢。他多少会有些失望。

等芸娘和月季出现在门口,王老爷子急忙打量过去。

上次他是见过这个女娃的,只是没怎么注意。

现在看来她比芸娘要矮半个头左右。

皮肤比芸娘要黑些。五官倒还可以,称的上清秀。

咳,自己又不是给孙子选媳妇,看人家长什么样做什么。

王老爷子暗暗笑了一声,然后打量月季的神态。

可能因为一直没有出现过大场合,小丫头是紧张的。

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芸娘一直很镇定,轻轻的握着她的手,微微的笑着。

那个小丫头好像得到了鼓励一般,背突然挺直了少许。脸上也平静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慌。不过却不至于失去了分寸。

他突然想起,那次白家的人奚落辱、骂芸娘。这个小丫头也是出来了的,她跪在那里,求大人做主,说若是为了保大姐的清、白,她可以撞死。

现在想想,这个丫头还是很有勇气的,加以时日,她不会比芸娘差,只不过是年纪小,缺少经历和锻炼而已。

王老爷子满意的点头。

月季则随着芸娘和众人见了礼。

她感觉自己的心一直在跳,跳的她觉得无法呼吸了,跳的她都听不到别人说什么。直到感觉大姐手上传来的力气,她才有了那么一丝感觉。

她又看到了陈大哥,林大哥,二人就坐在那里,冲她笑着,用眼神鼓励着她。

她又看到了几个面孔和蔼的老爷子,一个个神色都很友好。

月季突然觉得心定了下来。

她怕什么?

她什么都不需要怕。

大姐曾经说过,人,都是一个脑袋,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一张嘴巴,谁也不比谁多些什么,所以不用怕。

月季变的自然,虽然不若芸娘镇定,可看着也不会给人畏畏缩缩的感觉。

打量过后,屋内的几人都暗自点头,这丫头有很强的塑造性,将来又是一个芸娘,甚至比芸娘更强。

“你叫月季?”

王老爷子问着,语气比对芸娘要显得和蔼。

“是,回王家爷爷,我叫月季。”

月季还不会那些场面话,说话透着一股淳朴劲。

“恩。”

王老爷子点点头,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月季在他心里更像一个穷苦出身的孩子。比芸娘更合乎他的要求,芸娘身上有一种东西,总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一般的农女,有让人看不透的地方。

“你应该听你大姐说过了,我叫王成,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弟吗?”

王老爷子越发和蔼。

“回王家爷爷,我、我是愿意的。”

月季的小脸发亮起来,心跳加速,又多少有些紧张。

“好,好,愿意就好。”

期待的事终于落实,王老爷子也很激动,虽然有很多方面不够圆满,但哪可能事事如意,现在这样也算不错了。

月季看王老爷子点头也很激动,王老爷子确实是真心想收自己当徒弟的,说明自己跟着大姐说的不差,她心内欢喜,拉着芸娘就要跪下。

芸娘一看她这个架势有些无语,这么多人啊。给人跪下,她好不习惯。

可看月季这架势,芸娘又不好意思说不跪。

“不用跪了。不用跪了,等选个吉日。咱们再行拜师。”

王老爷子急忙摆手,拜师得正式的场合,得摆香烛,哪能这样简单。

“怎么?你还要摆香烛不成,又不是传你衣钵的弟子,争那大的排场作甚!要知道那些都是虚礼,正好趁今日我们都在,给你做个见证。”

郑老爷子嫌弃王老爷子事多。

王老爷子无奈的看了郑老爷子一眼。本来多严肃的事啊,让他这么一说,咋就这么儿戏呢。

也是,有他在,自己想严肃都严肃不起来,这老货,有事非得给自己搅合不可。

这边月季一听,更是使劲的拉着大姐往下跪。

芸娘也只得跪了下去。

“徒儿月季拜见师傅。”

月季先出了声。

芸娘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怎么听着这样熟悉呢,好像是西游记里面。孙悟空拜见唐僧就是这样的。

“芸娘见过师傅。”

芸娘也磕头拜见,都已经跪了,不差这个头了。再说对方也是她尊敬的人。她也是真心的。

“重在心意。只要你们有这份心意,不管摆不摆香烛,拜不拜祖师,我都是高兴的,今日我们师徒名分定下,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徒弟,天地君亲师,我不会过分干预你们的事,但若是你们跟着我学艺。我会严厉要求你们,你们得用心。若是做不到我说的,我定会处罚。你们听到没有!”

王老爷子说到最后声音也很严厉。听着让人心头害怕。

“是,尊师傅的教导。”

芸娘和月季点头应是。

“好了,好了,可别再板着脸了,这可是女徒弟,再这么大声,你吓坏了她们,小心她们以后不理你。”

郑老爷子呵呵笑着,调解着气氛。

他说完又对芸娘二人道:“芸娘,月季,你们两个还不赶紧给你们的师傅敬茶。”

他这样一说,王老爷子不好再板着脸,其实他只是严肃一些,并不是真的不近人情,只是希望他教授的徒弟有出息罢了。

陈致远这边早起了身,倒好了两杯茶水,头一杯他递给了芸娘。

“师傅。您请喝茶。”

芸娘接过茶杯双手举过头顶,递到了王老爷子王成的面前。

“好。”

王老爷子伸手接过,轻轻的喝了一口,放在了桌子上。

陈致远又把另一杯递给月季。

月季和芸娘一样敬茶。

王老爷子喝过,本想好好教导二人几句,可有郑老爷子在一旁打诨,他只得无奈的让二人起了身。

今日收了两个徒弟,虽然是他自己看中的,可他总有些儿戏的感觉,这样的收徒,还是首次。一点也不够正规。

罢了,只要这两个徒弟合心意,别的不用在意那些多。

“好了,这下你可得偿心愿了,那日请我们吃酒啊。”

郑老爷子真心替老友高兴。

“呵呵,请,一定请,刚才云飞不是说了吗,致远和芸娘十月初八定亲,那日你们都要来捧场啊。”

王老爷子一收下徒弟,立马就把芸娘和陈致远当成了自家人,替二人的定亲礼拉人助威。

“多谢前辈,致远在这里诚心请众位前辈莅临。晚辈不胜感激。”

陈致远站出来道谢,真心邀请众人光临。

芸娘则微微红了脸,那日她是不能去陈家的。

其实按说她和陈致远定亲以后都是不能见面的,可二人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避讳,该见面还见面。

以后要避嫌吗?

她觉得陈致远应该不会,肯定和以前一样正常来往,而这也是她想要的。(未完待续)

ps:谢谢光之风送的香囊,昨天晚上一直到快十点也无法更新,后台一直无法管理作品,连写个请假条都上不来,雪只好在评论区写了个请假条,这更是补昨天晚上的,今天还有两更是正常更新。(百味记../5/5969/)--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