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章 花生芝麻盐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2-16 17:10:28 字数:3697 阅读进度:268/364

芸娘和陈致远的脸都有些红,陈致远本来觉得不好意思,怕芸娘觉得他唐突,有些不敢去看芸娘。

可又怕芸娘误会,还是扫了一眼过去。

这一眼过去不打紧,他就移不开目光了。

此刻的芸娘才哭完,双眼被清洗的很是明亮,黑黝黝的眼珠反射着人的倒影,是那样的清澈。

脸孔红晕,带着一丝的娇羞,看着是那样让人心动。

“芸、芸娘。”

陈致远喊了一声,嗓子有些干哑。

芸娘看他喊了一声后并没有说话,便好奇的抬起了目光,看着陈致远那如红布一般的脸,她明白过来。

芸娘心内像是被点着了一把火一般,脸也烧的厉害。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的气氛让人心慌。

芸娘急忙摇了一下头,让自己的心静了下来。

“不好意思,致远哥,我把你衣裳都哭湿了。”

芸娘微微扬起了嘴角,转移了话题。

陈致远听芸娘这样一说,怔了一下,不过刚才心里起的那丝涟漪倒是消散了。他低头看去,胸前有团水雾,这是芸娘的眼泪,烫的他心里生疼,他希望芸娘以后再无眼泪,脸上一直都是开心的笑容。

“无妨,一会儿就干了,饿不饿?我去让人给你端点吃的来吧。”

只要芸娘想通陈致远便安心,想起过了这么久了,芸娘还水米未进呢。

“好,致远哥也没吃吧?一起吃点。”

芸娘点头,她倒是没饥饿感。不过饭还是要吃的,不然哪里来的精力。

“想吃什么?”

陈致远询问芸娘,能吃下东西就好,他就怕芸娘心里难受有阴影,会不吃东西折磨自己。

“粥吧,来两个素菜,不行的话来一碗汤面也可以。”

芸娘本是不挑的。可现在却点了素的。

陈致远知道她现在心里还是有心结的。并不强迫芸娘。

“你先坐下,我去吩咐一声。”

陈致远怜爱的看了芸娘一眼,然后出去吩咐丫鬟。

不一会儿丫鬟端来了一个托盘。托盘内是两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和两碟小菜。

芸娘看了一眼,汤面是清汤的,里面有银芽。有青菜,加上面条和汤水。显得很寡淡。

不过她现在看到荤腥估计会吐,吃这样的东西正好。

二人坐下吃了起来,吃到嘴里芸娘没什么感觉,只是喝着热乎乎的汤。感觉身体里的凉气被驱散了不少。

“好吃吗?是不是太淡了?”

芸娘问着陈致远,怕他吃不习惯。

“还好,不过没你做的好吃。”

陈致远抬头笑着看了芸娘一眼。确实没有芸娘做的好吃,吃芸娘做的饭。他心里每次都别有滋味,觉得满足。

“呵呵。”

芸娘笑了一下。

“汤面清淡,不过我小时候家里穷,若是能吃上用白面擀的面条,里面放点豆芽,放点霜打的芝麻叶或者是红薯叶,出锅的时间再加点葱花,加一点点的香油,那真是享受。”

芸娘的目光带着一丝丝的回忆。

陈致远没做声,只是默默的听着,对于芸娘笑时间的一切他不知晓,不过他愿意听芸娘说。

“我奶奶很厉害。”

芸娘说到这里眼内闪着光芒。

“家里吃不上肉,她就尽量把饭做的好吃,没有菜的时间,她就把自己家里种的芝麻和花生炒熟,然后用蒜臼把芝麻和花生一起捣碎,花生不是特别的碎,然后里面加一些盐,奶奶管这个叫花生芝麻盐,非常非常的香,吃稀饭的时间,有这么一勺子花生芝麻盐,我就能不要菜吃下一大碗去,吃汤面的时间放进去一勺子,面条就变得喷喷香,我就能把满满一碗面条全部吃完。”

陈致远看着芸娘那满是光彩的小脸,她的脸上带着缅怀,带着一种很深刻的感情,这感情应该是对她奶奶的。

只是?

陈致远心里有些犹疑,他觉得芸娘虽然对马氏有感情,可却不是那样的深,最多是把她当成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那为何芸娘此刻却表现出了这样深刻的感情呢。

“等你以后想吃了再让奶奶给你做就是,再说了这东西也简单,我、我们也能给你做。”

陈致远有些不明白芸娘为何这样怀恋。

“呵呵,有些东西一旦逝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即便今日我自己也能做,可它再也不是奶奶的味道,奶奶她不在了,那种味道只能留在记忆内。”

芸娘脸上微微有些感伤,现代的奶奶对于她来说真的只是一份记忆了。

陈致远一惊,奶奶不在了?马氏不是好好的活着吗?并且身体已经见好,难道、难道芸娘说的不是她,那又是谁?芸娘为何有些奇怪呢?

芸娘看着陈致远那微微带着震惊的表情,她知道自己失言了。

“快吃吧,我就是随便说说。现在日子好了,再吃什么都不觉得香,肉都吃腻了,何况是花生芝麻盐呢,也就只能回忆一下。”

芸娘掩饰的说了一句,不过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恩,等以后你想吃了,我做花生芝麻盐给你吃,我们一起吃面条,吃稀饭。”

陈致远的声音不大,饱含着柔情。他可以给芸娘做花生芝麻盐,一起吃面条、吃稀饭,一辈子。

“好,我们一起做。”

芸娘点头,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欢快。若是以后真能过上一辈子平凡温馨的日子,她也会很满足的。

吃过了饭,喊人收拾完毕,又过了一会儿天就黑了。

林云飞回来了一趟,把他和林大人商量好的话告诉了二人,三人又说了不少明日升堂会发生的事。然后林云飞又坐着马车离开了。

“我让人打水给你梳洗,然后你什么都不用想,好好的歇息。”

陈致远并没有告诉芸娘,他准备在房门外守芸娘一晚上。他担心芸娘的安全,也怕芸娘今夜会睡不安枕。

“好。”

芸娘点头,没多说什么。

丫鬟送来了热水,陈致远已经出去了。看着空空的房间。烛光让一切显得朦胧。

芸娘用热水梳洗着身子,她把皮肤搓的很红,却始终搓不掉那份灼热之感。

芸娘把脸埋在水汽内。滴滴水汽滚落,不知道是水还是芸娘的眼泪。

梳洗完毕,换了衣裳,芸娘坐在床榻前。

有婆子进来收拾了一番。给芸娘铺好的床铺,道:“小姐。您歇息吧,等您睡下,老奴就熄灯。”

婆子劝芸娘躺下。

“不要熄灯,你下去吧。”

芸娘听说要熄灯有些惊恐。她怕黑,以前不怕,可现在怕。她觉得熄了灯。她会颤抖。

“那好,老奴不熄灯。老奴先告退了,小姐有事就喊一声。”

婆子退下。

芸娘躺在了牀上,现在天热,她倒是不用盖什么。

望着帐子顶,饶是还有烛光,芸娘也不敢闭眼。

芸娘眼开始发涩了,帐子顶渐渐开始变换,慢慢的汇聚成了一张人脸。

那张脸不是那样清晰,可芸娘却知道他是谁,他神情阴狠的盯着芸娘,慢慢的那张脸开始变动,七窍渗出血迹。

那血缓缓的流动着,流到了那张人脸的腮边,又慢慢的滚落,一滴一滴的滴落了下来,好像滴到了芸娘的身上一般。

那滚热的血迹让芸娘无法承受,她惊叫了一声。

合上眸子,芸娘的眼泪滚落,原来她是真的放不下,一闭眼郑师傅那张脸就出现在她的面前,睁着眼,他也会出现,他就像一个幽灵一般,跟随着自己,逃脱不了,放不下。

“芸娘,芸娘,你有没有事?”

门外突然传来了轻声的询问声,声音带着焦急不安。

是陈致远,他怎么会在这里?是听到自己的惊叫,然后才出声询问的吗?难道他一直守在外面不成?

“没事,致远哥。”

芸娘答了一声,然后翻身坐了起来,她睡不着也不敢睡,穿上了鞋子,她打开了房门。

陈致远果然站在门口处,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一直守在这里的,芸娘心里闪过了淡淡的感动。

“致远哥,你没去休息?”

她问着,眼眶有些泛红。

“我睡不着,也担心会有人来。”

陈致远就着烛光,能看到芸娘微红的眼眶,她可是又哭了吗?

“致远哥进来吧。”

芸娘侧身,让陈致远进来,既然他要守着自己,自己不能真让他在外面呆一夜啊。

“你进去吧,我在外面守着,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怕。”

陈致远微微摇头,白天还好说,晚上他进了芸娘的房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被人说闲话的,对于芸娘的名声不好。

“我也睡不着,致远哥进来陪我说说话吧。”

芸娘觉得现在看到陈致远很安心,有他在,她就不怕了。

陈致远犹豫了一下,然后迈步进屋。

他在桌子边坐下,芸娘给他倒了一杯水,也坐了下来。

“可是做噩梦了?”

陈致远柔声问着芸娘。

“恩,做噩梦惊到了。”

芸娘并没有说自己没睡觉,若是让陈致远知道自己睁着眼都会看到那张流血的脸孔,他一定会很担心的。她不想他担心,她现在自己一定能调节好自己的心态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未完待续)

ps:推荐风解我的《深宅旺妻》。重生回来,渣男却不一样了,这是为那般?

闲话两句,最近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怎么的,雪的**又长了肿块,上次长是开这本书的时间,吃了两个月的药好了,这才几个月又开始了,好疼。好不容易睡着了,自己咬自己的舌头疼醒了,一晚上两个地方都疼,几乎是睡半个小时就醒,早上起来头也疼,好悲催,查了下,自己睡觉咬舌头是精神太紧张的缘故,可能是雪整天晚上紧张了。不敢去医院,怕是癌啊,瘤啊什么的,过年呢,希望赶紧好吧,也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开开心心的!(百味记../5/5969/)--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