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章 疯狂的郑师傅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2-16 17:10:24 字数:3561 阅读进度:259/364

芸娘知道事情不对,不再往里去。

“小姐?”

捕快见芸娘站着不动了,他回头喊了一声。显然是不明白芸娘为何停下。

“刚才你赶车太快,我这会心里难受的紧,恶心的厉害,你先进去和公子说一声,我怕是要吐,等我吐了就进来。让他等我。”

芸娘说完,捂住嘴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捕快愣了一下,可立即就反应了过来。

芸娘的动作快,他的动作更快,芸娘只跑了三步就被他超越了。

他拦住了芸娘,脸色也阴沉下来。

“小姐还是进屋吧,外面太脏,小姐想吐的话,小的给您拿盆子就是。”

捕快那阴沉的表情和他的话让芸娘明白自己的打算被对方看破了,她本打算借口晕马车要吐跑出院子求救的。可现在被拦住,她跑不出去。

自己该怎么办?喊人吗?要是她大喊的话,声音能传出很远去,肯定会有人听到,到时间过来询问什么事,那自己就可以走脱了。

“我劝小姐还是不要喊的好,虽说小姐出声喊能把人招来,可招来了人,等待小姐的是什么,小的就不敢保证了。”

捕快此刻明白芸娘起疑也不再装了,威胁的话也说出了口。

芸娘看了他一眼,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既然把自己带来,肯定是安排好的,肯定不怕自己叫喊,肯定安排了后招等待自己。

“屋内的人是谁?”

芸娘要是到此刻还不明白自己是被人诓来的那她就真是傻子了。只是她没猜到是谁要见她?郑师傅的话,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支使动衙门的人,这个人一定是有身份地位的。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小姐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捕快并没有告诉芸娘。

芸娘杨头注视着她。神色并不慌乱,现在慌乱解决不了问题,对方既然用这样的法子请自己来,那肯定是有目的的,现在目的没达到,他是不会动自己的。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就在芸娘和捕快对视的时间,屋内走出一个人来。

芸娘听此人出声倒真愣了一下。这竟然真是郑师傅的家。

“郑师傅。真是想不到啊,原来郑师傅竟然还是个人物,竟然能指使捕快为你做事。真是小瞧你了,不知你请小女子来有何要事。”

芸娘回过头认真的打量着郑师傅,今日的事真是透着古怪。

“呵呵,我一个百姓如何指使得动他们。他们不是为我卖命。”

郑师傅自嘲的笑了一下,又看了芸娘一眼。眼内的神色很是复杂。

“进来吧,放心,你的命值钱呢,我不会害你的。要是想害你。也不用把你拉到这里,早就动手了。”

郑师傅说完不待芸娘答话然后进了屋。

确实,要想害自己。那捕快只需把马车赶到没人的地方就能行凶了,自己是个女子。对方是男子,还会些功夫,又有武器,自己肯定是逃脱不了的,现在看来对方不是要自己的命,那就是想谈条件了。

知道自己没有性命危险,芸娘安下心来,她轻轻拉了下自己的衣裙,然后挺直了脊背走进了屋子内。

现在走脱不了,那只能看看对方是什么打算了。

捕快并没有跟进屋子里去,而是守在了门口。

出乎芸娘的意外的是,屋内并没有别人,没有出现那个她想象中的boss,那个主使之人并不在。

“请坐。”

郑师傅一指凳子让芸娘坐,他自己也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芸娘环顾了屋内一眼,屋内的摆设不多,看得出郑家的日子过的并不是多好,比现在的赵家要差一些。

他的厨艺不错,想在庄子里过上等的日子应该不难啊。芸娘有些不明白他的家为何看着这样不起眼。

她又看了郑师傅一眼,现在的郑师傅和那天见到的郑师傅不太一样,好像多了一些暮气。

只是他既然把自己请到了这里,不应该是计谋得逞吗?为何看上去他并不高兴,反而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芸娘坐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她听听对方的目的。

“请喝茶。”

郑师傅看芸娘在这样的情况下并不惧怕慌乱,倒是对她多了几分佩服,只可惜啊,自己注定要和她站在对立面。

芸娘看了看她旁边茶几上的茶杯。

她轻轻的打开了盖子,这是一杯沏好的茶,茶汤的颜色看上去还不错,闻起来有淡淡的幽香。

这茶估计不便宜呢,应该不是郑家所有,是别人拿来待自己这位“客人”的吧。

芸娘并没有吃,谁知道这里面放没有放料。

郑师傅看她不吃,眼神闪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端起了他自己的那杯茶。

他定定的看着自己的这杯茶,茶是好茶,以前自己都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茶,他闻了一口,清香扑鼻,可这香气却让他觉得心寒。

芸娘看郑师傅并没有把茶送到嘴内,反而是拿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抖了起来。

“郑师傅请小女子前来不是吃茶的吧,有什么话就说吧。”

芸娘开门见山了,她不想继续墨迹下去,也不想猜。

听了芸娘的话,郑师傅端茶的手不抖了,他深深的看了芸娘一眼,然后喝了两口茶,把茶杯放在了桌上上。

“你很聪慧,也很有胆色,若是别的女子怕早就吓坏了。”

郑师傅并没有说他的目的,反而赞起了芸娘。

芸娘淡淡一笑,道:“若是那样的女子,也不会让人费心请来。”

她觉得郑师傅喝完茶后脸上倒是出现了淡然,好像情绪平复了下来。先前出现的那股暮气已经消失了,是何道理?

“你说的也是,若你是那样的人,也就不值得人费心了,其实啊,人有时平凡一些没什么不好,起码能安稳过日子。不遭人惦记。”

郑师傅像是在发着感概。

“平凡人自有平凡人的难处。谁不想过安稳日子呢?小女子就很想,可麻烦不断找来,安稳的日子啊。不是那么好过的。”

既然他要感概,芸娘就陪他感概。

“你说的不错,你的心胸不似你这个年纪。只可惜啊……”

郑师傅说完叹息了一声。

芸娘没答话。

“你很想知道我为何对你有敌意,很想知道是谁安排这一切的吧。”

郑师傅问着芸娘。只是他不等芸娘答话,又道:“你肯定更想知道那人安排你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吧?”

“是。我很想知道。”

芸娘点头,她确实想知道这一切。

郑师傅看着芸娘干脆的点头,看着她神色认真而郑重的看着自己,他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郑师傅充满嘲弄的看着芸娘。神色间满是怜悯,就像看一个傻子一般。

“既然找我来肯定有你的目的,不管是为了什么。肯定要说出来,即便你不说。我早晚也会知道。”

芸娘稳稳的坐着,陈致远快来了吧?舅舅应该找到了他,还有林云飞,他要是得到了信肯定也会赶来。但愿他们快点,她不想呆在这里,她觉得这个郑师傅很不对劲,让她心内非常不安,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都让她无法预测,这种感觉让她难受。

“呵呵,目的?目的!”

郑师傅说完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他恶狠狠的看着芸娘。

“你的命格克父克夫,你克死了你的生父,又克死了你的继父,你害的你娘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你就是个祸害!”

郑师傅忽然变了嘴脸,脸上满是戾色,指着芸娘又道:“你自己仗着会一些新鲜的菜式把日子过好了,又凭着你有几分模样到处勾引富家的公子,赚取黑心钱,你自己倒是有好日子过了,可你忘了生你的花家,忘了养你的张家,你这样不孝的女子还活着做什么!你竟还有脸参加美食大赛,凭你也配!你这个贱人,你就该去死,你为何不去死,为何要活着害人!”

郑师傅指责着芸娘,他虽然指责,虽然屋内就两个人,可他并没有对芸娘动手,只是怒骂。

芸娘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这人好反常,这是要翻脸吗?可把自己叫来只为了怒骂自己一顿,只为了说自己不孝克人,这不对劲。

忽然芸娘的头皮发麻起来,因为她看到了郑师傅从怀内拿出了一把匕首。

他不仅拿了出来,还把匕首抽了出来,那寒光闪闪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很是锋利。

不!他要杀自己吗?芸娘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怎么?怕了?”

郑师傅嘲弄的看着芸娘。

“你要怎样?”

要说芸娘一点也不怕那是唬人的,自己一个弱女子,对方可是一个壮汉,外面还有一个呢,她如何对付的了二人。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要是想动手,也不会和你这么多废话了。”

郑师傅冷冷的说完,可他还是逼近了芸娘。

“要是我把你这害人的脸蛋划花了,你说还会有人喜欢你吗?你还能勾引爷们吗?”

郑师傅眼内的光芒很是疯狂。

这是个疯子!芸娘开始后退,这人肯定疯了,神智不正常的话,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自己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未完待续)

ps:谢谢凉子88投的评价票,谢谢大家的支持。推荐本新书《喜气盈门》简介:重生喜事连连,努力争取做个“福”二代

推荐本网游《打倒女神》。简介:重生一次,踢掉渣男,打倒白莲花女神,和真大神比肩而立。

...(..)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