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章 四季美食节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6:17 字数:3362 阅读进度:207/364

“是红豆糕,我家公子最爱吃的。公子吃了两大块呢。”

来财的话一出,芸娘彻底明白过来。

“你傻啊,那羊肝和红豆相克,一起吃必然中毒,重则会丧命的,你家公子吃了羊肝,你怎能给他吃红豆糕。不要命了啊!”

芸娘指着来财,气的不行。

来财瞪大了眼睛,看着芸娘,不服气的道:“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这两样一起吃会中毒,你怎会知道。我不信。你定是诓我的。”

看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芸娘本不想和他辩白,可想了想,她还是道:“食物相生相克,有的放在一起是滋补身体,有的还能治病,可有的用在一起却如毒药一般,会让人耳聋眼瞎,腹疼如搅,重的会中毒丧命,效果不一,我学的是灶上的功夫,自然得先明白这些,不然相克的用在了一处,不是害人性命吗。”

芸娘的话让来财哑口无言,他真不懂这些。

林大公子却闭上了眼睛,他不知道这次的中毒是有心还是无意,若是有心,那来顺……

陈致远只静静的看着,芸娘临危不乱救下了林大公子,怕是也淌进了浑水,他只希望林大公子能看在芸娘救了他的份上,能放过芸娘,他不想和他对立。

屋内一下沉静了下来,都没有人说话了。

屋内没有了声息,各自都想着自己的心思,就在这时间外面起了响动。

芸娘出去一看,是舅舅引着林大公子的车夫和一个背着药箱的郎中来了。

芸娘把人让了进去,并没有让舅舅进去,她觉得这样的事舅舅知道的越少越好。

车夫也退走了,郎中诊完了脉。稍微出了口气。

他问过了芸娘救治林大公子的情况,轻轻点头,手指放血有解毒的功效,催吐也能把食物吐出,绿豆水解毒,这些都没有用错。

“公子确实是中毒。不过毒性不列,但若是不救治也会丧命,幸好花姑娘救治的及时,也算对症,现在大部分毒性已除,只稍微还有些余毒,却无大碍,老夫开两副药公子吃吃就好,不过这次公子伤了元气。怕是要静养一段时间了。”

华郎中把实情告知了林大公子,林大公子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又用余光微微看了看站在远处的芸娘,是那个丫头的一番折腾救了自己。

郎中开了药方,来财随着郎中出去了,他得交代车夫去镇子上抓药。

屋内就剩下了林大公子,陈致远还有芸娘。

芸娘微微皱眉,看这样的情况。林大公子怕是要吃了药才能上马车回去,现在他还很虚弱。自己也不能赶他走,可自己也不想他留下。他好了以后肯定又会和自己要菜方,看他那样坚持,不一定会因为自己救了他而手下留情的。

“花姑娘。”

林大公子嘶哑的喊了一声。

芸娘朝他望去,陈致远也看着林大公子。

林大公子已经思考了半天了,现在终于下定了决心。

“你可知道镇子上五年一度的美食大赛?”

林大公子的话一出手。没等芸娘反应,陈致远变了脸色,出声道:“大公子,你胡说什么。”

陈致远那急急的神色,让人一看就不对劲。

林大公子看了看二人。心里明白过来,芸娘应该是不知道的,陈致远肯定知道,只是没有告诉芸娘,也是,他是怕芸娘风头太大,以至身陷险境吧。

可现在不说不行了啊,要不芸娘把菜方交给自己,芸娘肯定是不甘心的,要不就让芸娘参与,只有这两个选择,他也无法。

芸娘却被林大公子的话怔住了,美食大赛,还五年一度?

美食大赛她知道啊,现代的时间电视上看过,就是比赛厨艺,她能明白意思,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陈致远为何又拦着不让他说?

是了,陈致远昨天不愿意告诉自己的定是这件事,林大公子要自己的菜方肯定是因为这个美食大赛,不过自己的菜虽然新奇,可并不奢华,也不够精美,能有用吗?

“林大公子,芸娘并不知道五年一度的美食大赛,可顾名思义,应该是比赛食物的,芸娘的菜虽然算是有新意,可我想这镇子上多的是大师傅,他们个个都有压箱底的绝技,那手艺定比芸娘强百倍,不知公子为何一定要我的菜方呢?”

芸娘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精力不济,让陈公子说吧。”

林大公子的声音很沙哑,他示意让陈致远开口。

陈致远瞪了他一眼,恨不得林大公子昏迷不醒才好,那样他就不会多话了,可现在已经被他说破,瞒是瞒不下去了,这林大公子真是可恶,非要把芸娘扯进来才开心了。

“致远哥。”

芸娘看向了陈致远,她明白陈致远不说是为了自己好,可现在已经这样了,总得让她明白,才好打算。

“镇子上五年一度举办美食大赛,已经是多年的传统了,这美食大赛不是比拼厨艺那么简单。”

陈致远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下,方才接着说道:“大赛分给两个档次,一为精,一为民。精是上品,所用食材无一不精,从食材到雕刻,再到摆盘,全都得精致非常,对参赛的师傅要求甚高。而民则简单多了,食材平常,只要味道独特,样式新奇,摆盘能过得去就行。但民间也不是没高手,有的做出来不次于精品。而且这比赛不是一回合就能定输赢的,要赛一年。”

陈致远沉声说着,看芸娘听的认真,他又道:“一年四节,喜食节,暖食节,寒食节,玉食节,这四个节日都要比赛,并且要根据当时的节气而做出相应的食物,在十人之中选出第一。而这第一不光是有银钱奖励,而且还会被封五年的民食掌门人。这五年之内,镇子的食物则根据掌门人的风格喜好流动,还有一定的特权,这镇子若是有红白喜事,若能请到掌门人到场,就算有天大的面子,得了这第一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陈致远的话说完了,芸娘大体明白了,林大公子要自己的方子,是冲着民食掌门人去的。

她的菜称不上精,可做民食足足有余了,到时间拿了第一,不仅有银子还有名头,民食掌门人啊,很高的荣誉啊,五年内都根据自己的喜爱流通,那定能赚个钵满瓢盈。

这是好事啊,自己也很有兴趣啊,若是能参赛,不仅能长见识,自己若是能夺魁,那多好,芸娘的眼睛闪闪发亮,可陈致远为何不告诉自己。

“还有……”

这时林大公子又插话了。

“够了。你要害芸娘吗?你别忘了今日不是她,你说不定已经死了,她救了你,你却要她身陷险境,我们的林大公子就是这样报恩的吗!”

陈致远的声音很严厉,根本就不顾及林大公子的身份了。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凶险不成,要不致远哥为何这样忌讳呢。

“她现在已经参与进来了,你不和她说个明白,她更不知道这其中的凶险。况且她救了我,我不问她要菜方子,那势必就只能她自己亲自上场了。我、我也是为她好。”

林大公子忍着喉咙的不适,说了长句。

“不行!我不答应,你死了那条心吧,我不会让芸娘出场的。”

陈致远想也没有想的拒绝了。

“致远哥,你不让我出场可以,你把实情告诉我吧,这样我才知道该如何做。”

芸娘不愿意听个糊里糊涂。

陈致远看着芸娘,好一会儿才长叹了一口子,芸娘的性子倔強,不让她明白,她是不甘心的。

“这赛到最后不仅仅是得一个掌门人的称号那么简单,这个掌门人还要代表这个镇子进京去,到时间会和别的地方评出的掌门人一起继续比赛,会有专门的人评出前三名,而这前三名会被圣上召见,到时间圣上钦点第一,会赐下牌匾表示荣宠,还会满足第一一个愿望,当然这个要求不能过,要是合理的才行。精食的第一一般都会进宫做了御厨,民食的圣上会问,若是愿意也可进宫,不愿意则可回乡,并不强求。”

芸娘听着陈致远的话睁大了眼睛,这?不会吧?她怎么听起来这样高大上的感觉啊,能进京,能见到皇上,让皇上品尝她的手艺啊,皇上啊,那可是九五至尊,一个国家最尊贵的人,想想,她都有些激动。

不过芸娘迅速冷静下来,先不说她能不能参赛,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想以后了,再说就是能进京见到皇上,对于他来说,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不过还挺吸引人的,牌匾不说了,能满足一个要求啊,到时间她提了要求,再有牌匾,那镇上就无人敢欺负她家了吧?自己一家就有安生和美的日子过了吧?这个倒是满吸引她的。

只是芸娘摇头。事情哪就这么简单啊。

“致远哥,你怕些什么?”

芸娘问着陈致远。她想知道陈致远这样担心的原因。(未完待续。。)

ps:今天领孩子出去玩,下午回来,好累啊,一动也不想动,也不知道孩子哪里来的这样大的精力。(..) ( 百味记 )